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北省 > 沧州市 > 泊头人物

白坚武


[公元1880年-1937年]
  白坚
  白坚武字馨远,号馨亚,亦作兴亚。一八八○年出生于直隶交河县常家庄。其祖父系清朝举人,大挑知县分发河南,累官至知府。其父无功名,家居。白坚武幼年时,随祖父就读于任所,二十岁时,即有才名于乡里,曾以小三元进学,由是渐露头角。迨至一九一○年考入天津法政学堂,与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同学,一时有“法政二杰”之称。与此同时结识民党名人孙洪伊,二人交往密切,均加入同盟会,鼓吹君主立宪。
  民国成立后,孙洪伊为之引见孙中山先生,中山先生曾赠手书“博爱”二字横幅。后去广西谒见护法总裁之一陆荣廷,并被聘为顾问。一九一八年徐世昌任大总统,主张南北议和,各省分派代表在上海开会,白充当直隶代表。滞沪期间,经其同乡刘熠(江苏督军李纯之军法处处长)介绍,去南京李纯,被李聘为顾问。一九二○年李纯死后,议和之举因政局变乱而解体,白遂投入吴佩孚麾下。
  一九二一年吴、佩孚任两湖巡阅使,同年兼任直鲁豫巡阅副使,驻节洛阳,吴任命白为政务处处长。白向吴进献武力统一中国之策,由此深得吴之倚重。同年底在奉系支持下梁士诒出而组阁,白竭力怂恿吴反对梁组阁,并通电反对梁内阁,不久梁阁垮台。吴佩孚直系势力日益壮大,与各省军政要员来往频繁,白坚武时常代吴接见各方代表。当时盘踞四川的川军二十一军军长刘湘四川省杨森,与白坚武结为盟友,其他如刘文辉邓锡侯等,无不奔走其门,用以结交吴佩孚,巩固他们在四川的互相争夺的势力范围。白坚武号称吴佩孚之“小内阁”,成为一时的风云人物。
  一九二三年吴佩孚在洛阳庆贺五十寿辰,时各省军政要人,或亲去或派代表,齐集洛阳为吴祝寿。其中康有为借祝寿之机,企图通过白坚武顺说吴佩孚拥戴君主立宪,扶持溥仪复辟,并书赠一副对联:“牧野鹰扬,百岁功名方一半;洛阳虎视,八方风雨会中州。”(按:牧野原系殷朝倒戈的古地,暗示吴应倒戈复辟。)康之计谋未逞,临行前又赠一诗,内有“人尽穴居犹上古,地成沙漠愧中华”之句,讽刺吴、白标榜以《周礼》复古的荒谬主张。白坚武不解其意,还连口称赞是咏尽洛阳风光,遭到识者的暗笑。
  一九二三年十月,曹锟经过贿选,当上了大总统,白坚武曾奔走于京、保、洛直系三派之间,进行疏通斡旋,拥戴曹、吴为首,为此获一等文虎章勋二位。一九二四年直奉战争前夕,白坚武跟随吴佩孚在四照堂点兵,并于当夜谒见总统曹锟,吴亲口许诺,俟东北平定后,保荐白组阁。及至二次直奉战争曹、吴失败后,吴蛰居湖北,白坚武来天津暂居,组阁成为泡影。
  一九二五年吴佩孚再起,在武汉沙家墩自任为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白坚武赶赴武汉,再任政务处处长。惟这次有名无实,军政措施一筹莫展,威风也非昔比.。迨至一九二六年吴的主力被北伐军击溃,一九二七年吴逃往四川时,白坚武亦辗转去日本
  白坚武认为吴佩孚的失败,是由于过分依赖英美所致,他曾说:“英美是国际绅士派,日本是流氓,如果打起仗来,绅士们会袖手旁观,而流氓却会帮助你。”为图谋吴之东山再起,白曾竭力交往日本军政人物,希望觅取援助。因活动无结果,不得已返回天津,住英租界求志里,虽扬言退居林下,实则仍在暗中,联络亲日派人物,鼓吹拥戴吴佩孚重起掌权。当吴佩孚入川以后,时常托人给白带来书信,这些信件都是用三、五寸长的绸子写成,藏在衣服内,交信时须把衣服拆开才能取出来。
  白坚武出资在天津河东创办货栈,其友陈湘帆(曾与白同考秀才)介绍陈松乔任经理,希望以此筹措政治活动的资本,俟后因不善经营而关闭。不久经亲日分子吴蔼辰介绍,结识日本天津驻屯军少佐参谋、后调参谋部第二课的三野友吉。三野专事网罗在天津的下野军政失意人物及地痞流氓,搜集情报,制造纷乱。一九三一年六月,白坚武在三野友吉及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的唆使下,协助李际春飞张璧等在天津发动-。他们纠集数百名社会渣滓,在日本军队及在乡军人配合下,冲出日租界闹事,刚冲出交界处,就被中国保安队迎头痛击,狼狈逃窜。这次-失败后,白坚武与三野友吉密商拥吴(佩孚)反蒋(介石)。白扬言说:“中国新旧军人中,得民心者是旧军人(指北洋系旧军人),新军人(指国民党军系)不得民心。”在此同时白纠合同党组成“正谊社” (专拉拢文人)及“兴北会” (专拉拢武人),声称“招揽北方军人,振兴北方军威(暗指拥护吴佩孚重整旗鼓)”,号召“北方军人联合起来,反抗南方人的统治,在华北搞出一个新局面来。”
  一九三三年于学忠来津就任河北省主席。白坚武与于有金兰之好,白母病逝于湖北时,于学忠曾披孝守灵,交谊深厚。白坚武在日本特务土肥原唆使下,屡次劝说于学忠“独立”成立“华北国”,遭到于的拒绝。日本特务便唆使白坚武、何庭鎏分化于学忠的部队,亦未能得逞,以后三次派人暗杀于学忠。白坚武买通于的传达长傅鉴堂和司庖人巫献廷,在食物中下毒,事为一汤连长发觉,密报于学忠,傅飞巫二人被处死。死后,傅母、巫妻同来找白坚武哭闹,要其偿命,结果白给每家一千元了事。
  白坚武经三野友吉牵线,与皖系反蒋首领张敬尧(字勋臣,曾任湖南督军兼省长)会面。日本人企图促成直、皖两系反蒋代表人物合作。以实现“华北国”的计划。二人商谈后,一个拥护段祺瑞,一个拥护吴佩孚,各为其主,会谈无结果,终于分道扬镳。白坚武对皖系防范甚严,皖系人物王揖唐、曾毓隽请白吃酒,白恐遭暗算,坚辞不往。不久,有曾任吴佩孚秘书的吴天民,与天津日本特务机关联络,突然被刺身死,白坚武得悉甚为恐慌,不敢住英租界,遂移居日租界一家旅馆内,并将其正谊社也移到日租界办公。这时白坚武活动至为猖狂,招兵买马,上街-,要求“华北自治”,为日本帝国主义侵吞华北制造舆论。
  一九三三年以后,何应钦黄郛相继主持华北政局,并先后与日本帝国主义签订《何梅协定》、《塘沽协定》等丧权辱国条款。黄郛带来的亲日派,如袁良、程克、殷同、殷汝耕,被称为“日本通四巨头”,他们受到日本人的重用,取代了直、皖两系张敬尧、白坚武等人的亲日-地位。在日本特务机关的安排下,白率领其正谊社骨干分子崔可亭、崔乐平等五、六人离津前往大连,居于卧龙台。不久迁居沈阳,旋赴长春觐见溥仪,并和郑孝胥张燕卿会晤。郑对白表示冷淡,张对白则有所企图。白临辞行前,溥仪赠送六千元,张蒸卿送给一万元,并告知设法回天津开辟活动基地,为溥仪全面复辟做准备。
  一九三五年白坚武回到天津以后,在日本特务土肥原策动下,与石友三组织“华北正义自治军”,白任总司令, 日本浪人栖琦一良也参与共事。他们阴谋策划,以潘毓桂在北平为内应,由天津、丰台出动,攻打北平,夺取政权,拥护吴佩孚出山掌权,脱离南京政府,成立“华北国”。经过多方准备,提前派曹华扬、刘佩臣两支土匪队伍,约几百人,化装进入北平,潜伏于东交民巷日本兵营,委任前在直鲁联军曾充师长的李瑞清,串通原石友三旧部段承泽(当时任铁甲车第六队队长,驻防丰台),并授段任“华北正义自治军”第二路总指挥名义。一九三五年六月二十七日由天津东车站出动,约一百多名日本浪人及便衣土匪,到丰台与段承泽会合,进抵永定门外,向北平城内发炮。因北平当局事先得悉这次扰乱活动的情报,加之早有防范准备,所以这次叛乱迅速被消灭。段承泽见事败,只率三百余匪徒向香河县方向逃窜,香河县县长赵葆真(字锤朴)率团队堵截,将段承泽捕捉,日本顾问松井兼三也一同落网 (后被日军引渡回津)。经审讯后将段枪决。这时白坚武尚在天津未及出动,见阴谋败露,立即由日本军方护送至塘沽登轮逃往东北。
  不久,白坚武见风波平息,再度返津,伺机进行活动。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宋哲元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恐白坚武勾结日本势力捣乱,委任白为冀察政务委员会参议名义,月送车马费二百元。
  一九三七年七月芦沟桥事变爆发后,潘毓桂出任伪北京市警察局局长,曾邀白坚武出来做官,白表示“现在还不能做官”。白的用意何在,外人不得而知。
  天津沦陷不久,白坚武去青岛,又辗转赴济南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会晤,随后去河北大名往见宋哲元。这时宋统率的第二十九军已撤退至河北大名、南乐、清丰一带。会面后,宋待之甚好,时已届冬季,宋送给二百元购置皮袍。据说白坚武还带有几名化装的日本顾问。迨至同年底,宋哲元卸职赴后方养病,脱离部队,时冯玉祥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以通敌叛国罪,将白坚武逮捕,在南乐县南门外枪决。
  [以上内容由"leeshan"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第二次直奉战争 (公元1924年)

同年(公元1880年)出生的名人:
马歇尔 (18801959) 美国陆军五星上将 美洲美国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 (18801964) 美国著名军事将领 美洲美国

同年(公元1937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朱彭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