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天津 > 北辰区人物

朱彭寿


  朱彭寿,天津著名爱国知识分子,抗日战争前任天津电活局总工程师,具有高度爱国主义思想觉悟和民族气节。天津沦陷后,他积极参加了党领导的拒绝把租界区电话局交给日伪接管的“抗交’,斗争,发挥了重大作用。为此,1938年4月在上班途中。被日军劫持押往日本宪兵队,在拒绝敌人诱降后遭受多次毒刑,最后惨死敌人手中,为我国抗日民族解放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给天津人民留下永远的怀念。
  朱彭寿,字杰夫,1892年出生于江苏松江县,自幼勤奋好学,聪颖过人。少年就读于苏州英文专修馆,后转上海南洋公学读书。l913年考取官费留学美国,在美国佑凝大学学习电气工程,获硕士学位。毕业后,先在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实习,后任西方电气公司工程师,l919年返回祖国。
  朱彭寿回国后来到天津,任天津电话局副总工程师,由于成绩卓著,1929年升任总工程师。他在工作中注重实践,团结群众,在电话局广大职工中享有很高声望和影响。
  1937年7月底,天津沦陷,日本侵略者建立了殖民统活,对此朱彭寿胸中怀着强烈的民族义愤。当时天津电话局共有6个分局,其中2个分局设在租界区。天津沦陷初期,租界区属于中立区,日伪殖民统治不能伸入租界区内,但日伪殖民当局以电话局属于一个系统为名,强要接管租界区内电话局。在当时打入电活局工作的中共党员朱其文发动领导。和国民党电话局长张子奇支持下,租界区电话局广大职工发起了一场拒绝日伪接管的“抗交”斗争。这是天津沦陷后领导的第一次以公开形式进行的群众性抗日斗争,朱彭寿积极参加了这场斗争。
  日伪殖民当局为达到接管租界区电话局的反动目的,不但在政治上施加种种压力,而且在技术上也采取了各种破坏手段,使租界区电活局的业务工作不能进行。在这方面,朱彭寿始终站在了斗争的第一线。
  日伪在技术上进行破坏的手段之一,就是在租界区外大量逮捕扣押电话局职工,制造恐怖气氛,使租界区电话局不少职工-离开工作岗位,破坏电话局的技术力量。当时租界区电活局技术力量已感不足,在日伪破坏下许多技术职工离开电话局,技术力量呈现奇缺的状态。为了回击敌人的破坏阴谋,朱彭寿毅然在局内成立了短期技术训练班,动员职工家属参加训练班,亲自进行培训,结业后立即上岗补充缺额。很快解决了这个问题,粉碎了敌人的破坏阴谋。
  日伪在技术上进行破坏的手段之二,就是收买一些民族败类和坏分子,破坏电话局的技术设施,中断租界区电话局的业务。一次他们派遣坏分子潜入法租界马家口,破坏了一条300对中继电缆。又派坏分子在今新华路与重庆道交口处的一个300对接头箱内倒入硫酸,将电缆芯线烧毁,使全线电话中断;他们还将电话线。
  与电力线连通。企图制造电死抢修人员的事件等等。但是这些破坏事件,都被朱彭寿亲自处理迅速解决,使敌人破坏目的始终不能得逞。
  此外,日伪当局还采取种种收买利诱手段,破坏电话局职工的“抗交”斗争。在敌人利诱下,当时管理股一名主任有投敌意图,职工向朱彭寿眨映这一情况后,朱立即与局长张子奇研究,撤销了这名主任的职务。另育一名无国籍的职工,与日伪华北电报电活公司有秘密联系。职工反映了这一情况后,朱彭寿立即将这名职工解雇。敌人收买利诱的手段甚至伸向朱彭寿本人,一次日方派人向朱彭寿游说,要他提供租界区电话局机线图,给以重酬,朱彭寿闻听后大怒,立即将该人厉声斥逐。
  朱彭寿坚定的爱国立场和高超的技术,成为阻挡日伪在技术上破坏租界区电话局的中坚,广大职工进行“抗交”斗争的有力后盾。敌人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又无可奈何,最后决意张开黑手置他于死地。
  朱彭寿当时家住黄家花园,电话总局在今四川路与烟台道交口处,他每天上下班步行必经当时的墙子河桥(现已铺成南京路)。敌人对他每天上下班时间和行动路线侦查清楚后.便雇用原电话局一名电话机匠暗中盯梢。1938年4月5日,朱彭寿早晨上班行至墙子河桥头处(今公安医院住院部门前),被几名日本宪兵劫持,用汽车押往日本宪兵分队(今多伦道和新华路交口,时称花园宪兵队)。
  朱彭寿被劫持到日本宪兵队后,开头敌人仍企图加以利诱收买。第一天,日本特务头子亲自接待待他烟、茶、糖果招待,声言“只要交出电话局机线图立即可以送回。并给重酬”,朱彭寿愤然拒绝。敌人碰了钉子并下死心,隔一天又来提审,日本主审官拿出一张由伪天津市市长潘毓桂签名、盖有伪市公署大印的委任书,委任朱彭寿为天津市电话局局长兼总工程师,满脸奸笑地向他道贺,遭到朱彭寿的断然拒绝。敌主审官马上换成一副铁青面孔,警告朱彭寿说:“你要好好想想,下要自讨苦吃!”旋即被押回牢房。朱彭寿回牢房后向同牢难友讲述了提审情况,愤然说:“鬼子玩的这套把戏早在我意料之中,但他们看错了人,打错了算盘!”
  敌人见软的不成.就露出凶残的真面孔,企图用残暴的毒刑征服这个坚定的爱国者。转天一早,朱彭寿又被敌人提走,先是绑在“好汉架子”上,用马鞭、军棍猛烈抽打,打昏后用水泼醒又灌辣椒水,折腾了一整天,朱彭寿始终坚贞不屈,直至天黑,才由两个日本宪兵将他抬回牢房,这时他全身血肉模糊已成血人。
  敌人见来硬的也不行,更加兽性大发,决定置他于死地。再提审时。便用各种灭绝人性的手段往死里折腾他,如用整殴的香火烧炙他的两肋和后背,用烧红的铁丝插进他的尿道等。最后,这位铮铮铁骨的爱国志士,惨死在敌人牢中,为祖国的抗日民族解放事业,为中华民族的尊严,奉献出自己的宝贵生命,终年46岁。
  朱彭寿壮烈殉国的消息传开后,激起电话局广大职工无比悲痛,他们决心继承烈士遗志,把“抗交”斗争进行到底。从1937年8月开始的“抗交”斗争,直至1940年9月天津租界区被日伪接管为止,一直坚持了三年之久。
  朱彭寿烈士英勇殉国后,国民党政府和交通部先后于1939年1月3日和21日发出了褒扬令,并给予遗属以抚恤,以慰忠灵。
  朱彭寿烈士作为一个爱国知识分子,尽管当时他不是一个共产党人,但在国难当头之际,由于他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民族气节,同共产党人走上了共同的革命道路,积极参加了党领导的抗日斗争。在敌人收买利诱和死亡胁迫面前,他同一切优秀的共产主义战士一样。表现了“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坚定立场和献身精神。他不愧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中国知识分子的楷模。中国共产党的忠实战友。天津人民将永远怀着崇敬的心情缅怀烈士的光辉事迹,学习烈士崇高的革命精神。把它作为推动今后祖国建没事业的精神动力。
  [以上内容由"不醉山翁"分享。]


同年(公元193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赵天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