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海南省 > 文昌人物

许如梅


[公元1919年-1943年]
  许如梅烈士,1919年生于海文昌县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律师。许如梅从小聪明伶俐,是父母掌上明珠。父母在她身上倾注无限的爱和心血,从小给予精心培养。除在校学习,父亲还在家里给她讲授中国古典文学等。由于家庭环境的熏陶,促成她从少年起便具有较丰富的知识,敏捷的思维,以及对事物爱憎分明的高尚品德。
   许如梅的中学时期,中国正处于内忧外患、困难当头之际。国家民族的险恶形势,促使这位思想早熟的女性在政治上的早熟,她的脉膊与时代的脉膊一起跳动。在学校她就参加党的外围组织“前哨社”,积极参加抗日宣传活动,根据她平时的表现和自己的申请,1938年底,她被接纳加入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
  1939年2月,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进了海南岛,海南顿时狼烟四起,鬼子兵到处烧杀抢掠,使海南变成阴森恐怖的人间地狱。在这民族危亡的关头,许如梅毅然请求到部队参加抗战,并很快得到党组织的批准。过去父亲对她苦心栽培,原盼她能继承自己的职业,想不到女儿竟然投笔从戎,母亲平时受女儿的影响,明白抗日的大义,支持女儿出征,但却担心她薄弱的身体经不起风霜雨露,放心不下,哥哥是国民党某部副官,则极力反对。然而父亲的希望和母亲的眼泪,还有哥哥的反对,都阻挡不住许如梅的坚强意志和决心。
  许如梅到了琼崖独立队总部,被分配担任随军服务团副团长,团长是祝菊芬。与她共事的还有符蕙英、张运华、傅云英、陈娟等一批女同志。许如梅带领团员深入部队和文(昌)琼(山)两县的村村寨寨,进行广泛的抗日宣传活动。
  1939年8月,许如梅与红军干部,当时任琼独一大队政冶委员的符哥洛在独立队总部驻地结为伉俪。
   1940年,中共琼崖特委、独立队总队部在澄迈美合建立抗日根据地,随军服务团撤销,许如梅调中共琼崖特委参加妇委会的工作。她的丈夫符哥洛去万宁,任独立总队第三支队政治委员。
   1940年12月,国民党背信弃义,发动-0,向我抗日根据地进攻(即“美合事变”)。我领导机关-撤上山与敌顽周旋。尔后又-东返琼文抗日根据地。这时许如梅已怀孕8个月,随领导机关撤退,路上不断遇到敌军追袭,但她一如继往,斗志高昂,在大山中日夜行军,风吹雨打,忍饥受冻,从不叫苦,也没有掉过队。因途中跋涉辛劳,小生命将提前出世。根据组织安排,她留在澄迈花场等待分娩,小千金生下刚满月,如梅便急于归队,把她托付给农民收养,自己徒步赶往琼文,找到了领导机关。这时候,她的一家3口分别在3个地方,直到牺牲时已3年未见丈夫,也从未再见到自己亲爱的小女儿。
   1943年起,日寇实行“三光”政策,向我抗日游击区进行疯狂的扫荡。一天夜里,许如梅宿于东阁流源一革命群众家里,突遭敌人包围,她参杂在群众中被一起押到村边大榕树下实行集体-。当夜幕降临,泡在血泊中的许如梅奇迹般地苏醒过来,目睹全村人都被敌人杀害,悲痛与仇恨一并涌上心头:“要报仇,要雪恨!向鬼子讨还血债!”0的意志支持她移动发抖的双腿,走上村边大道,但因流血过多昏倒在大路旁,当她再次苏醒时,发觉自己躺在昌洒乡韩荣华大娘家里。大娘目不忍睹地帮她擦洗全身的7处伤口。许如梅咬着牙。全身直冒冷汗也不吭一声,大娘含泪赞她是一个“女关公”。原来敌人用机枪扫射后,还在每具死尸上扎上几刺刀,子弹和刺刀都没有伤着她的要害,她意外地幸免于死。 许如梅在养伤期间,仍然做着大量工作,向群众宣传抗战必胜的道理。被群众誉为“我们的贴心人”。
   1943年,琼崖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苦的时期。领导机关与主力部队挺出外线作战,只留部份地方武装牵制敌人。许如梅重伤初愈,即到第一医务所担任指导员。她和同志们带领伤病员日夜周旋文昌的罗马、昌洒等几个乡的山村之间,担子十分繁重,要保证伤病员们的医疗、医药、口粮和安全,多次与敌遭遇或被包围,他们都化险为夷。
   这年秋,许如梅奉令调往三支队接受新任务,在定安雷鸣乡与县委书记周春雷汇合,在往岭口、黄竹途中的一个村子突遭敌人包围。突围时周春雷等同志不幸中弹牺牲,许如梅负伤逃入山中,被敌人沿血迹跟踪俘获押回村中。
   许如梅被五花大绑在村边大树上.
   “自古人生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许如梅入党宣誓那一刻起,便把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都献给了党,献给了革命。她双目怒视着这群狼心狗肺的日本鬼子和汉奸。
   突然,人群中一阵骚动,尖叫声骤起。原来,杀气腾腾喝的鬼子走到群众面前威吓群众,然后又来到了许如梅跟前喝问:“谁是共产党?那一家接待你?说不说?不说,没有好的下场!”
   一个汉奸走到许如梅跟前,假腥腥地说:“你年轻轻的,来日方长,何苦受这样的罪,不要犟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你说出哪些是共产党员,我保证放了你……”
   “呸!臭不要脸的汉奸,-贼!”
   “臭娘们,真不识抬举,再给你点颜色看!”
   兽兵们一拥而土,把她的衣服全撕掉,并将她“大”字形钉在大树上。
   “嘿嘿,现在还来得及”,那汉奸奸笑着说,“如果你说出哪些人接待你们?哪些人为你们提供食宿?哪些人为你带路?就立刻放你,否则……哼哼!”
   许如梅昂扬起头,狠狠地盯那汉奸一眼,忍着痛楚,咀唇咬破了,咀角淌着血。当那汉奸再度走近想逼问她时,一口带血的口水狠狠地吐到他的脸上:
   “呸!禽兽,走狗,0!”
   恼羞成怒的敌人割下了她的乳房……,许如梅又一次昏过去了。一桶凉水淋在她的头上,她又苏醒过来,任敌人再施毒刑,许如梅不再开口。敌人失望了,最后,一个鬼子用木棍惨无人道地折磨她,一声悚然尖叫,她垂下了从不向敌人屈服的头……。
  几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许多往事如过路烟云,都变得淡薄了。然而,许如梅那坚强革命女性的光辉形象,却无法使人淡忘,她的光辉名字永远镶嵌在琼崖几百万人民的心中。
  [以上内容由"有线的风筝"分享。]


同年(公元1919年)出生的名人:
魏佑铸 (19192006) 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山东省莱芜

同年(公元194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王公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