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海南省 > 白沙人物

王公护


[公元1898年-1943年]

   王公护(1898~1943),黎族,元门乡暗村人。白沙起义前是元门峒著名的“奥雅”。白沙起义时是一区方面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他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由于家庭人口多,生活十分困难,只好分家居住。分家时,他除了得1亩地外,没有别的财产。24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后,他定居暗村。在左邻右舍和亲人的帮助下,开垦3亩田地,从此起早摸黑,辛勤劳动成家立业。
  王公护为人忠诚老实,公道正派,热心公益事业。他曾集资选送较有才能的青少年进入到暗村小学学习,乡长王高形看重他,1932年任他为民防中队长。1942年乡长被害后,王公护接任元门乡长。他虽然是个黎族小首领,但经常遭受国民党辱骂和欺压。驻扎在元门乡志口村的国民党通讯排官兵,经常在他的面前打人抢物0妇女。胁迫他征集猪、牛、竹笋、鸡、酒、蜜糖及光洋等送给国民党官员。还规定凡是猎获到鹿和熊,要将全部鹿茸、鹿胎、熊掌、熊胆上送国民党官员,不得私自留存,如有隐瞒,首先抓乡长问罪。
  王公护目睹广大黎民百姓的财物被国民党官兵抢劫,苛捐杂税名目繁多,生活无法保障,人身受到摧残,他真想和国民党官兵拼个死活。正在这时,他的结拜兄弟王国兴来到他家商议聚众反抗“-”,带领群众爆动造反的事。对此他极力支持,全力以赴地发动和组织群众。王国兴、王玉锦等人在他家里饮鸡血盟誓,砍箭表决心。王国兴当即指定他为元门峒起义军的首领,负责联络细水、牙叉、白沙等乡的民众,约定1943年农历7月15日举行全县大暴-动。
  可是,白沙、牙叉、细水的群众忍不住对国民党残酷压迫的怒火,于7月12日提前起义,驱逐了国民党县长曾祥训、游击大队长陈文才。他当机立断,于7月13日;带领几百名起义军捅了驻在志口村的国民党通讯排,吓得通讯排抱头鼠窜。随后,在王国兴、王玉锦的指挥下,各区起义群众相继行动,白沙起义的狂飙席卷全县,势不可挡。白沙县境内的国民党驻军,几乎全被驱逐出县境。
  同年9月底,国民党 派重整旗鼓,兵分三路向白沙疯狂反扑。向红毛、元门、白沙、牙叉、细水这一路反扑的敌人,由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自卫大队长邱岳观带领。敌人进入元门峒时,他率领100多名起义群众,埋伏在南耐岭迎击,从上午9点到下午1点多钟,先后击退敌人几次进攻,打死打伤国民党兵10多人。由于群众的武器装备落后,用的是粉 、弓箭、大刀等,难于久战,只好从南耐岭撤退到黄猄岭。通向元门峒的屏障失守后,国民党兵很快占领了整个元门峒,开始对元门峒群众进行血腥-。他们叫嚷:“斩尽黎仔,杀死苗人!”王公护居住的暗村共有27户人家,100多人,其中30多人被杀害,走散了24户,所有财物被洗劫一空。
  盘踞元门峒的国民党军队为了活捕起义首领王公护和王打亲,四处张榜安民,伪善地宣传:“我们进来时对村民秋毫无犯,对于暴-动的黎民、头人、愿意归顺的可以安居乐业,一律不咎既往”,企图引诱山上的起义群众下山一网打尽。敌人张榜7天以后,仍然没有起义首领下山。一计未成又施一计,国民党军队凶相毕露,一边加紧破孩黎民,一边威胁说:“如果王公护再不下山,就血洗元门峒,3斤重以上小孩都要杀光斩尽”。村里群众将情况报告给公护和王打亲。当时他们和王国兴已失去联系,他寝食不安,心里十分焦急。他深知国民党破孩乡亲,目的是想抓到他。如果下山,乡亲可能减少灾殃。为保全村同胞的生命安全,他宁愿牺牲自己。于是,他召集山上的保甲长,将自己下山救同胞的想法告诉大家。山上所有的起义军都劝他不要下山,但他主意已定,坚定地说:“为了全峒同胞的生存,我不怕冒险,如果国民党不杀我,可用假归顺的办法瞒过他们,等到救军来时,我们再反过来,如果我被杀害了,听说西边(指临高澄迈一带)有红军,(群众习惯称独立队为红军),你们就去找红军,为我报仇”。说完,他带着10多名保、甲长同起义军挥泪告别。
  果然不出所料,公护等人下山后,由于王正保(后任元门乡长)的出卖,国民党兵把王公护和10多名保、甲长全部抓起来,召集全峒民众大会,宣布了王公护的所谓“罪状”,并当场杀害了10多名参加起义的保、甲长,以威吓群众。王公护和王打亲被押往加钗审讯,因始终得不到口供,最后惨被剥皮剖腹,挖肝取胆,暴尸示众。时年45岁。
  


同年(公元189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黄秀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