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四川省 > 广元 > 苍溪县人物

邓世军


[公元1916年-1951年]
  邓世军,又名邓仕均,1916年生于四川省苍溪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全家五口人,只有几亩山地,仅靠父亲一人耕耘,生活十分艰难。邓世军只读了四个月的私塾,就因生活所迫而辍学了。7岁时,他便跟着父亲到地里学做农活。
  1933年,邓世军参加了当地的工农红军,当了一名勤务员。革命大熔炉的熏陶,党的教育,激发了邓世军的革命热情,使他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阶级觉悟不断提高。他担任过看护员、司号员、通讯员。不论做什么工作,他都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空隙时间,还常到炊事班帮助挑水、劈柴、做饭。在一次战斗中,敌人的子弹穿过了他的右脸,但他仍然坚持不下火线,直到战斗取得胜利,受到了上级的表扬。他的右脸颊上从此便留下了一条月牙状的伤痕。
  1935年2月,邓世军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他所在部队编入了红一方面军,参加了长征,历尽千辛万苦到达陕北。西安事变后,组织上派他到随营学校学习。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他随一一五师到前方,曾参加过著名的平型关战斗。1938年2月,一一五师主力转移时,他留在了晋察冀军区工作,编入到了八路军第五团。
  1938年4月,日本侵略军以三万余人的兵力分九路围攻晋察冀。晋察冀军区学兵营被优势的敌人压迫后退,情况异常紧急。邓世军已担任了排长,他所在的连队奉命增援。他们越过白兰镇,占领陈家庄,与据守在千佛寺及南坡村高地的敌人形成了对峙。南坡村是一个制高点,敌人一个小队携一挺重机枪和一挺轻机枪扼守此处。上级命令他们连在当天晚上一定要夺取南坡村高地。连长接受任务后,带领连、排干部实地察看地形。从陈家庄沟仰攻南坡村是不可能的,因为此处山势非常峻峭,找不到一条可以冲锋的道路。邓世军提出从悬崖陡壁上攀登上去,给敌人以突然袭击。连长接受了他的建议。
  黑漆漆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邓世军带着一条准备好的长绳子,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攀到三丈多高的土坎子上面。他迅速把绳的一头拴在土坎上的大树上,另一头放下坎去,让战士们拉着绳子往上攀。经过努力,全排终于到达了南坡村高地顶头。这时,据守山头的敌人,由于白天战斗的疲劳,同时依仗着这个险要地形,警戒放松。队伍一直进到战壕前,敌人都没有发觉。邓世军和他的战友似神兵从天而降,一阵猛烈的手榴弹和白刃格斗,便把一个小队的敌人全部消灭在战壕里。
  占领了南坡村高地后,八路军的火力便完全压住了千佛寺的敌人。第二天拂晓,大部队顺利地发起进攻,敌人仓皇退却,被八路军消灭了三四百人。
  1940年的百团大战时,八路军五团攻占了山西娘子关,日寇的铁甲车被困在隧道内。这时,邓世军已担任了一连连长,他所在的一连接受了攻夺磨河滩的艰巨任务。磨河滩旁是水深而又宽阔的冶河,敌人修筑有坚固的防御工事,经常驻有几百人防守此地。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邓世军率领50多名精悍而又灵活的战士,0冶河,逼近了车站。这里驻扎着500多名敌人。晚9时许,战斗打响了,邓世军指挥战士们猛冲。鬼子在睡梦中被惊醒,仓皇应战。敌人死伤几十人后,凭借重火器优势开始组织反扑。在激烈的枪声、手榴弹0声和雷雨声中,足足恶战了两个多小时。突然山洪暴发,河水猛涨,部队前进的道路被截断,使一连处于三面受敌、一面背水的危险境地。邓世军沉着冷静地判明敌情后,发出了坚决打退敌人、巩固阵地、以待时机的命令。在邓世军的指挥下,大家信心百倍、英勇顽强,又杀伤了一批敌人。天渐渐亮了,邓世军队撤退到村边固守,依托房屋为工事,顽强地抗击敌人。凌晨,敌人组织了100多人冲锋,被一连密集的火力击溃。阵地前沿堆积了越来越多的敌人尸体,一连的伤亡也不断增加。邓世军及时调整了战斗部署,指挥大家从敌人尸体上搜集武器弹药来补充自己,以对付敌人新的进攻。果然,中午时分,敌人又发动了第二次进攻。敌人用大炮、机枪摧毁一连的房屋工事后,从三面包围过来,并施放了烟雾弹。在这万分紧急的情况下,邓世军让大家把文件等东西焚毁掉,紧定地说:“我们只要还有一个人,就要和敌人血战到底!”西南的敌人冲上了阵地前沿,邓世军带着几名战士赶过去增援,端起刺刀与敌人拼搏。战士们激昂的呼号声与敌人尖厉的嚎叫声、刺刀的撞击声响成一片。经过20多分钟的厮杀,敌人终于丢下十多具尸体,又退了下去。一连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与日军反复搏斗,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下午,从阳泉又增援来一批敌人。他们用五六门大炮向一连阵地轰击,把房子全部摧毁。敌人在炮火掩护下,又包围上来。面对敌众我寡、兵力悬殊、弹药已尽的情况,邓世军果断决定迅速突围。队伍在黄昏时分,分四批开始渡河,邓世军担任后卫。在渡河时,他左脚负了伤,但仍然坚持着泅过了没顶的冶河,胜利地率队回归主力部队。战斗结束后,一连荣获“血战磨河滩英雄连”的光荣称号,邓世军被授予晋察冀边区“特等战斗英雄”的称号。
  1941年,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