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北省 > 邢台 > 威县人物

杜存典


[公元1923年-1949年]
  杜存典,1923年出生于河北省威县一户贫苦农民家中。8岁时,上小学,由于读书成绩突出,同学们给他起了外号叫“小鬼头”。
  杜存典初中快要毕业时七七事变爆发。不久,鬼子打到了威县城,国民党中央军一个团,还没见着鬼子的面,就跑的不见了影,国民党县政府官员也携家眷争先恐后地逃往大后方,只把那本乡本土的老百姓扔给了鬼子。鬼子进城后,烧杀奸掠,无恶不作,离城近的老百姓都逃往乡下避难。杜存典耳闻目睹日寇的暴行,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使杜存典决定投奔八路军,抗日保国。
  1938年5月,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三四四旅在威县消灭了鬼子一个中队。杜存典知道后,立即找到村里几个平时要好的伙伴,跑到县城,报名参加了八路军。
  杜存典入伍后,被分配到第二营担任通信员,此时第一一五师第三四四旅第六八九团被临时编入八路军东进纵队,在第一二九师-副师长率领下,进入冀南地区作战。1938年11月,第六八九团随主力回师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在高平地区进行了军政训练。杜存典被团部抽调到侦察排当侦察员。这年底,杜存典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9年初冬,邯(郸)长(治)路总迫击战及黎(城)涉(县)战役结束后,第六八九团奉命进至武乡东南西营镇附近保卫八路军总部,在团长韩先楚的带领下,打响了一个又一个出色的诱伏战斗。
  一次,杜存典所在侦察排接受了襄垣城东占领有利地形,埋伏诱敌的任务。韩先楚团长亲自带领第一营和团警卫连、侦察排参加战斗。中午时分,杜存典和部队侦察员穿上从乡亲们那里借来的女装,扮成大姑娘,暴露在伏击阵地前的田间佯装劳动,以诱敌出动。城墙上的日伪军从望远镜中见到如此多的“花姑娘”在地里干活,不尽喜上心头,立即出动30余名日伪军前来抢人。可当敌人接近时,这些“女人”突然不知去向。敌人发觉上当,“哇哇”地乱叫,伪军吓得直打哆嗦。为了不惊动襄垣城内之敌,韩团长一声令下,杜存典和战士们闪电般地冲入敌群,与日伪军展开白刃格斗,不到10分钟即结束了战斗。除俘敌一名外,其余全部当场击毙。战后,朱德总司令高度赞扬了他们,杜存典也由于战斗表现出色,被提升为侦察班长,此后,又任侦察排副排长、排长。
  1940年3月,杜存典所在部队奉命改编为八路军第二纵队新三四四旅第六八九团。杜存典随部队东进,越过平汉路,由大名、楚旺两地的间隙通过卫河,进入豫北。5月下旬,第六八九团为支援新四军,随第三四四旅南下,于6月30日在苏北涡阳县北的新兴集与新四军彭雪枫的第六支队胜利会师,改编为八路军第四纵队,杜存典所在的团改编为第四纵队第四旅第九团,杜存典任团司令部侦察参谋。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八路军第四纵队改编为新四军第四师,第四旅改编为第十旅,第九团改编为第二十九团。杜存典调任第二十九团第二营五连副连长。10月14日,新四军主力在代军长陈毅的指挥下,发动了围歼国民党顽军韩德勤部下王光夏部的陈道口战役。杜存典随部在大兴庄一带狙击敌人的增援部队,18日守敌余士梅部被我二十九团击溃,我军攻占大兴庄,杜存典率领第五连冲锋在前,受到团队的好评。
  入冬后的一天,抗日根据地的一位老乡跑到部队报告:前几天夜里,国民党顽军保安旅长孙-(绰号“孙大牛”),带了140多人潜入我抗日根据地来抓丁,扩展势力。团参谋长张竭诚立即命令杜存典带五连向孙-奔袭包抄,将村子团团围住,发现敌人已在村子围墙的外面拉上了一圈铁丝网,还架设了密布针刺树枝构成的“疙针围子。”杜存典仔细观察了敌情之后,将部队布置在靠村边的地方隐蔽起来。翌日,天刚蒙蒙亮,杜存典下令扫清障碍物。他拿了一把大刀,带领第五连向着铁丝网一阵猛砍。随后,吹响了冲锋号,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战士们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向村庄。经过两小时激战,顽军死伤过半,其余的人举手投降,连孙大牛本人也成了五连的俘虏。
  1942年,为了适应对敌斗争的需要,主力部队地方化。杜存典所在的部队改编为淮海军分区第二支队独立第六团,杜存典调第二连任连长。
  1943年,杜存典率部队在淮阴海州地区加入了战斗。5月16日,兄弟部队开始围攻塘沟守敌。敌军为解塘沟之围,沭阳淮阴和钱集的日伪军同时出动,在赵庄、小张庄一线遇我顽强狙击。杜存典率领部队跑步进入阵地,行进间发起冲锋,将敌人打了回去。一部分伪军企图从我军设防的两座村庄间穿过。杜存典发现后,立即报告了上级,并亲自带领部队向敌军发起反击。杜存典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带头冲锋,与敌人进行白刃格斗。战士们争先恐后,一路猛打猛冲,将敌人顶了回去。战斗中杜存典的手指负伤,大拇指小拇指,疼痛钻心,但他没吱一声,直到击退敌人后,才让卫生员包扎了伤口。三个月后,在进攻胡集敌人的据点的战斗中,杜存典用兵得当,机智果敢地率第二连第一个攻入敌据点内。后来由于其他部队没有按期突入,导致第二连孤军深入敌人防御纵深,被守敌四面包围。危难之时,杜存典沉着镇静,组织突围,被兄弟部队接应出据点。战斗结束后,杜存典被部队选送到淮海军分区(新四军第三师第十旅)整风中层干部教导队学习。学习结束后,杜存典被提升为第三师第十旅第二支队独立团副团长。
  1943年9月,杜存典率独立团参加了解放林公渡据点的战斗。6日黄昏,团长和杜存典率领第三营从裴圩、里仁集一带出发,星夜奔袭林公渡,拂晓前渡过运河,将守敌包围。7日,杜存典亲自带领主攻的第三连提前向敌阵地中穿插,接近敌林公渡据点的西角,发现密布着许多地堡。其中的一处地堡群与敌人其他地堡之间有一定的空隙。杜存典和连长碰头后,决定对地堡群实施突袭。杜存典命令第一、二排对敌人发起突然攻击。敌人做梦也没想到新四军会神兵天降在地堡群中,一下子被打懵了,第三连很快突破了前沿阵地,杜存典率尖刀班接连攻下了几座碉堡,他的身影第一个出现在地堡顶上。战士们发现副团长上了地堡顶,个个更加拼命杀敌,第三连指导员首先带第三排攻入围墙,杜存典随后进入了第一道院墙。连指导员报告道:“副团长,能不能给我调一挺机枪”?杜存典说:“好!”不一会儿,从一排将机关枪调来了,杜存典和连指导员带着战士们以机枪开路,一阵猛打,连续又攻下三座院落。守敌认为新四军已发起了总攻,立即调集重兵重新-了突破口,将我突击分队截为两段,杜存典以下50多名战士被敌人包围在据点里,并于8日清晨发起攻击。杜存典把干部召集起来,镇定地说:“大家不要急,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我看这几间民房挺结实,敌人一时很难调来重武器,只要我们不急于冲出去,敌人也拿我们没办法。现在敌人腹背受敌,比我们更不利。我们组织战士们把门堵住,枪上刺刀,做好白刃战的准备,敌人真的攻进来,我们就拼刺刀,用不了坚持多久,天黑时分,我军就会开始总攻!”干部们听了杜副团长的话受到了鼓舞,带领着战士们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杜存典还教育大家注意节省弹药,瞄准了敌人打,他们边打,边用刺刀、小洋镐在墙上挖了一些射击孔,从不同的角度打击敌人。一天很快过去了,黄昏时刻总攻开始了,刘团长带着主力杀进敌据点,杜存典带着战士们由里向外打。激战至9日早晨,守敌全部被歼。
  1945年9月10日,独立旅整编,独立团改编为独立旅第一团第三营,杜存典任副营长。10月4日,独立旅结束南下六个月的战斗,奉命返回淮海。
  10月底,蒋介石美国政府的支援下,开始海运原驻九龙的全机械化部队第十三军,第五十二军共五万多人至秦皇岛登陆。国民党军队依靠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运兵,而杜存典的部队靠的是两条腿——步行。杜存典带领战士们,每天以40—50公里的速度急行军,11月15日终于先敌到达冷口,完成了挺进东北的任务。出关后,杜存典任东北民主联军独立旅第一团第三营营长。
  1946年2月13日,杜存典率部在广裕泉地区狙击蒋军第十三军之一部。激战一小时后敌军逃跑,杜存典即率部边打边追,又消灭了部分敌人。3月,国民党军队重兵进攻四平,独立旅奉命从通辽出发,东进至八面城附近的大洼一带地区集结。4月8日,杜存典率部与兄弟部队一起将蒋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新一军第三十八师包围在泉头西北兴隆泉、柳条沟一线。当日夜晚,我军向被围之敌展开进攻,经一夜战斗,大部分敌人被歼,余部逃跑。杜存典受命追击,一路下来俘获敌人许多武器装备。4月15日,国民党第七十一军第八十七师沿昌图、金家屯公路向民主联军的八面城阵地进犯,在金山堡被我军包围。上级电令独立旅第一团立即从正面转移到侧翼,打敌增援部队。杜存典部跑步出发,星夜兼程,向大洼以南作迂回运动。行进中,杜存典发现远处的一个山坡上也有一支部队和我军作同向移动。杜存典脑中一闪,不好,是敌人!杜存典立即命令部队边走边做好战斗准备,同时向团里报告了敌情,并建议对行进中敌人给予一次突袭,团长立即批准了杜存典的建议,命令他打击敌人侧翼,第二营配合打敌尾部。杜存典立即带部队对准敌军行军纵队的中央猛打过去。一时间,-齐鸣,敌军的队形中轰轰的0声接连不断,弹雨倾盆,打得敌人溃不成军,指挥系统全部失灵,不长时间即被全歼。
  1946年9月,在通辽(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地区整训的过程中,独一团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第六师第十六团,杜存典仍任营长。10月中旬,第六师主动放弃通辽,进入鲁西南的沙漠地区建立地方政权,下旬到达哈尔套街。第六师第十六团奉命歼灭驻守哈尔套街的蒋军新编第六师一部。27日,杜存典率部向哈尔套街东北角的敌人阵地发起进攻。敌人依据坚固的城墙和碉堡等工事固守待援,我军三次冲锋都没得手。杜存典将部队撤下来重新组织兵力,哈尔套的东北角出现了少有的寂静。敌人误认为民主联军无法突破他们的阵地,得意忘形地嚎叫道:“共军兄弟们,别白费劲了,-的主力就要到了,快投降吧!”杜存典从团里调来两门火炮,对山炮营副营长交待了任务,要求炮兵以平射的方式,直接射击敌人的碉堡和城墙,然后再调高射角向敌人纵深猛轰,把敌人的指挥系统打乱。随后杜存典召集突击连的干部做了简要布置说:“我们炮火准备好后,突击连立即准备好登城用的梯子,还有大刀、刺刀、手榴弹、掷弹筒:冲进城后,要迅速扩大战果,保证全营的胜利。”为了确保成功,杜存典将全营的轻、重机枪集中起来,由机炮连长统一指挥,集中火力压制敌人火力点。一切布置好后,杜存典对战士们说:“这回是咱报仇的时候了,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听我口令!”杜存典一声令下,两门山炮准确地将炮弹射进城墙,城墙被炸开了一个缺口,随后机枪子弹雨点般地向敌人扫去,火炮又开始逐个轰击敌人的碉堡。在响亮的冲锋号声中,第三营的战士从突破口杀进城去,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很快敌人,就被我军打垮了。
  哈尔套战斗结束后,第二纵队第六师奉命北涉辽河,向腰力毛都方向运动。敌七十一军第八十八师迎头进行拦截,企图合击我军,形势对我不利。上级命令杜存典带第一团第三营做全师后卫,掩护主力脱离战斗。杜存典率部迎面拉开决战的架子,将敌人的注意力吸住,师主力撤出战斗。杜存典命令营部和战斗中损失较大的第八连、第九连先撤,自己和赵副营长带第七连掩护。此时,敌人已从三面包围了第七连,杜存典决定由赵副营长带第一排、第二排断后,自己带第三排在前探路。将全连的六挺机枪都留给了赵副营长。杜存典带第一排向前走出一公里多地后,按约好的信号脱下帽子,晃几晃,赵副营长也开始后撤,如此交替掩护,边打边撤,使后边的蒋匪军摸不清虚实,不敢猛追。第三营终于摆脱了敌人。12月,杜存典升任第二纵第六师第十六团副团长。
  1947年1月至3月,杜存典率团参加了三下江南的战斗。
  1948年4月,第十六团在公主岭开始了新式的整军运动,杜存典被调到本师第十八团任团长。
  10月初,杜存典率第十八团挥师西进,渡过大凌河,经四天急行军,于7日到达苏家沟进行攻打锦州战斗的准备。锦州守敌为东北“剿总”副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部共10万余人。敌人在城外设置了坚固据点。城西北的合成燃料厂、团管区、十二庙地与其东南侧的配水池、白老虎屯相呼应,是锦州城西北外围的重要屏障。10月10日,我野战军第二纵队开始肃清敌外围据点。当晚,杜存典率团利用挖掘的交通壕接近合成燃料厂。次日,第六师师长张竭诚和杜存典亲自到一线研究进攻方案,决定以第六连、第九连为第一梯队发起攻击,并组织强有力的炮火支援。经激战。第十八团于11日下午将守敌第三十四师第五五○团一个加强营歼灭,终于攻下了城西北敌外围据点合成燃料厂。尔后又加入城内战斗,抓到了大批俘虏。
  我军攻克锦州震撼了敌人,19日,敌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及新编第七军投诚,长春遂告解放。东北国民党军全军覆灭的命运已成定局。但蒋介石仍不甘心失败,严令廖耀湘兵团向锦州开进,企图策应锦西、葫芦岛之敌夺回锦州,夺路南撤。敌增援锦州的行动,为我军在运动中歼灭其有生力量提供了有利之机。10月21日,杜存典率部参加围歼廖耀湘兵团的战斗。26日晚,从胡家窝棚出击,向东猛打猛追了20多公里,捉到一批国民党散兵游勇。31日黄昏时分,第十八团到达沈阳西郊姚家屯一带,第二天到沈阳南郊,立即加入肃清市内守敌的战斗。经过半夜的战斗,沈阳守敌举白旗投降,沈阳宣告解放。
  1948年11月,辽沈战役胜利结束后,80万东北野战军奉命入关,参加平津战役。第二纵队沿北宁线兼程南下,经山海关、滦县、芦台、塘沽,于12月30日抵达天津西北地区。第六师集结于南运河南岸之马家庄、锅店子。
  平津战役打响后,杜存典率部参加了解放天津的战斗。1949年1月8日,杜存典团攻占了天津南运河南侧的敌外围据点三亢村。使敌天津城防要地和平门(现西营门)完全暴露在我军阵地前。
  此刻,第二纵队党委常委会议刚刚结束,研究确定由杜存典率团主攻和平门,同时通过了任命杜存典为第六师副师长的命令。当日下午,杜存典带团参谋长等一行四人,亲自到天津的和平门前沿阵地观察敌情了解地形,以便确定进攻的方位和路线。杜存典等四人边看地形,边研讨作战方案,没有在乎敌人不时打来的冷枪冷炮。杜存典等人的行踪引起了敌人的注意。就在杜存典等人围成一圈儿,用小树棍在地上划图,准备最后敲定进攻方案时。突然两发炮弹飞了过来,一发落在他们四人的不到两米处0了,杜存典不幸牺牲,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荆南进)
  [以上内容由"天使爱美丽"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辽沈战役 (公元1948年)
平津战役 (公元1948年--公元1949年)

同年(公元192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达列力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