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 > 襄阳市 > 襄州区人物

薛映华


[公元1914年-1942年]
   在随州市柳林镇附近的白兆山上,有一座墓碑,上面刻有新四军抗日阵亡烈士“薛映华”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那鲜血染红的英名不仅镌刻在碑石上,而且更铭刻在人民群众心里。柳林镇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清楚地记得,1942年4月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在白兆山上高声呼喊:“冲啊!杀啊!追啊!”在与凶恶的日寇拼杀中倒在血泊中……他,时年28岁,时任新四军五师随南游击支队副支队长。1978年,被追任为团级烈士。
  薛映华,又名大光,于1914年,出生于襄阳县薛集区前薛家的一个农民家庭。家有兄妹四人,映华居长。其弟天喜,妹妹大芳、芸香。父亲薛正豪,生于1896年,酷爱习武,古式的枪、刀、剑、戟无所不通,舞狮子,耍铡刀,拎钢鞭是他的绝活。1928年,经侄儿薛斌和张岗的张星若介绍,薛正豪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四·一二”-政变后,蒋介石叛变革命,到处捕杀共产党人。襄阳驻军张联升也公开叛变革命,薛家集一带处在白色笼罩之中。他外逃后,避难于伪警察局当警士数月,得知侄儿薛斌从黄埔军校回来,组织襄北农民自卫军,他速将手中掌握的20多支门枪拿出来支援革命,并参与薛斌领导的襄北农民自卫军,参加攻打薛集寨的战斗,击毙师爷张保金,活捉匪首梁信子,缴获大批0弹药。抗日战争时期,他先后以甲长、保长等伪职做掩护,领导农民抗粮抗税,并掩护中共薛家集特支书记孙碌在他家避难,护送地下共产党员褚玉恒过卡。1940年5月21日,日军窜扰白河西岸,企图寻歼第五战区主力。第五战区暂编第一师剑南旅某营奉命西撤至东排子河西岸的石桥子,5月21日下午3时许,日军骑兵小分队30余人经薛家集西犯,他同侄儿薛大有带领地方武装在程家营(位于薛家集西2公里处)鸣枪牵制日军,日军误以为进入伏击圈,乱作一团,被一举歼灭,使得“老河口外围保卫战”大获全胜。1947年,薛正豪以做马贩子生意为借口给解放军和地下党组织送情报,1948年,地下共产党员刘海波筹集一些药品和两千发“403”子弹,由他和大布衫队队员姜占魁通过敌人的-线经李食店送到在董王家驻扎的中原桐柏军区85团副团长洛克、政委宋匪石手中。1951年土改时,薛正豪被错误关押批斗,判刑8年,于1972年病故。1982年11月26日,根据(1982)襄法申字第(028号)文件,撤销原判,评反纠正。
  薛映华是从一个革命家庭成长起来的,因受父亲和堂兄薛斌革命思想影响,活泼爱动,爱舞刀弄棒,爱听革命故事,立志要当一名战斗英雄。他边读书,边跟薛斌一起闹革命,大会上常听到他那又脆又尖的喊声:“打倒军阀!打倒反动派!”。1931年,李自修、薛斌、张星若领导的红九军第二十七师攻打仙人渡,映华要求报名参战,因他年龄小,个子矮,未被批准。后来,知道李自修、薛斌、张星若牺牲后,他悲痛万分,立志要为烈士报仇。1934年,在报打不平中,他将一地皮流氓打死,决心外出参加革命。
  1939年,经地下共产党员刘海波(黄家集黄山洼人)介绍,薛映华到樊城“东方旅社”(系李先念领导的鄂豫挺进纵队驻樊秘密联络点)与共产党员朱明哲结识,辗转到戴焕章右路游击纵队任上尉副官,从事军需供应工作。在刘海波的安排下,薛映华为新四军提供大量国民党制服和0弹药。当时,戴焕章的游击大队受第五战区国民党部队的领导,又是新四军的-力量,很多情报都是由李先念陈少敏派遣的敌后侦查员刘海波记录后安排薛映华传送,薛映华又通过父亲薛正豪辗转到达目的地。有时,薛映华把刘海波交给他的情报设法交给朱时达和廖光国,然后到达目的地,从未延误。
  有一次,薛映华和朱明哲从大洪山护送新四军鄂豫挺进纵队副政委陈少敏和联络员朱明达,越过国民党军-线到达白兆山新四军鄂豫挺进纵队抗日根据地。途中他们被国民党巡逻兵发现,双方发生激烈枪战。他们边打边走,忽然有一条河流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这时,薛映华让朱明哲在后面掩护,他背起陈少敏渡过河,使陈政委和朱明达安全回到新四军抗日根据地。
  1941年1月,由刘海波推荐,薛映华参加了鄂豫挺进纵队随南独立营任副营长。当时,新四军鄂豫挺进纵队司令李先念交给他的主要任务是带领独立营在随南白兆山柳林店、刘店、古城畈、圣场、洛阳店、永兴店一带打游击。以牵制日伪军和国民党顽军对新四军五师主力和党政机关的威胁。
  随南白兆山,为大洪山向南延伸的一条支脉。以白林寨为轴心,向北伸展到牛角尖、十九山、花山、老虎岭、毡帽寨、蜂子山等为一支系;向东连接偏头山、狗迹岭、软脚岭、罗山、围山、太平寨、月落岭、自由山等为支系。制高点为白林寨,海拔575米,中心区在太平寨、罗山寺、围山一带。地跨随县、安陆县、京山县。方圆数百里,其中大部分在随县南部。这里山峦起伏,丛林茂密,地理位置十分险要。对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十分有利。
  是月上旬,国民党豫鄂边区游击总指挥王仲廉所部第二十九师及三专署的游击队、保安团等地方武装,开始在 潭、均川一带集结。1月16日,蒋介石的嫡系新二军(军长大庆)一一O师、一九六师、暂十六师和独立团十四、十九旅自桐柏山南下,配合二十二集团军一部和4个游击纵队共3万多人,向鄂中地区进攻,矛头直指中共边区党委和纵队首脑机关所在地随南白兆山。其先头部队已占领随南柳林店、刘店等地,所到之处烧杀抢掠,疯狂破坏。中共鄂豫挺进纵队出于自卫,以三团一部配合随南独立营在刘店一带打游击,以迟滞顽军的推进。李先念则带领主力部队,节节阻击,中转移至京山、安陆地区,伺机反击。
  2月1日,新二军的预备15师的一个团正在刘店花天酒地过春节。傍晚,在鄂豫挺进纵队二团、三团配合下,薛映华带领随南独立营出其不意地迂回包围,消灭该团的警卫班。接着,在刘店西南白兆山上激战,半个小时结束战斗,歼灭该团主力,且击溃顽军六纵队的两个支队,浮敌500余人,活捉副团长、营长各一名。并于永兴店将安陆县日伪县长王定邦活捉后就地镇压。战斗结束后,薛映华带领战士打扫战场,抢救伤员。由于伤员较多,山路陡峭,行程艰难,他亲自背负重伤员翻山越岭,行进达二、三里之遥。柳林镇的肖大福所带领的担架队的老乡们都敬佩不已。
  1941年4月5日,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命令,鄂豫挺进纵队改建为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任师长兼政委,陈少敏任副政委,这天下午,在九口堰孙家大湾北的河滩上,临时用木板搭起一座高台,悬挂毛主席画像。薛映华带领随南独立营官兵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雄壮的战歌,前来参加新四军五师建军典礼。会后,在陈少敏的领导下,薛映华带领战士们深入随南柳林店等地动员青年参军,出现“母亲送儿上战场,妻子送郎打东洋”的动人景象。白山土地村任运英姐妹及其侄女三人同时参加新四军。此次扩军1000余人。
  1942年3月15日,鉴于顽军的全面清剿使鄂中形势迅速逆转,边区党委和随枣地委下达了准备撤离白兆山的指示,随南独立营改为随南游击支队,席利民任支队长,冯伯涛任政委,薛映华任副支队长。支队下辖3个连队。共130多人枪,其主要任务是配合五师四十五团阻击顽军,掩护主力部队和党政机关转移。
  3月22日,蒋介石令第五战区对新四军第五师进行分区“围剿”。4月8日和29日,李宗仁连续下达密令,以四十五军军长陈鼎勋为“清剿”司令,二十七师师长许文耀为左纵队指挥,暂编第一师师长王认曲为右纵队指挥,集两个正规师及六纵队,九纵队计6万人,于4月16日起,分三路对随南白兆山根据地进行清剿。其中,第六游击纵队充当-急先锋,先于2月中旬攻占柳林店。2月18日,薛映华带领100余名支队战士配合五师抗大分校学员大队,于白兆山之蜂子山进行反击,毙伤其大队长余琪以下官兵30人,收复柳林店。战斗中,抗大十分校副政委黄春庭牺牲。
  4月上旬的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200多日伪军向白兆山新四军五师抗日根据地侵犯,企图围剿驻守在洛阳店九口堰孙家大湾的新四军五师党政机关。当时,随南游击支队只有130多人枪。面临强悍之敌,薛映华与支队长席利民、政委冯伯涛商议,决定用打游击的办法,在柳林店蜂子山截击敌人,以保护五师领导的安全。
  是夜,随南游击支队急行军向南推进。当行至蜂子山半腰时,日伪军已侵入蜂子山西南侧。一声令下,战士们猛虎一般,翻过山头,长短枪齐射,仇恨的子弹象雨点般射向凶恶的敌人。走在前面的伪军被这突如其来的天兵天将吓破了胆,顿时喊杀声、哭叫声,乱作一团,伪军伤亡残重。狡猾的日军则分成东西两路,左右夹攻,向游击支队包抄过来。随南游击支队支队长席利民、政委冯伯涛立即调整战术,由席利民带领一连从右翼阻击敌人,薛映华、冯伯涛则率领二连、三连冲向左翼的日军,由于巷战,日军的小钢炮,重机枪无法施展。激战半个小时,日军突然撤退,向西溃逃。这时,薛映华端起机枪一阵扫射,三十多个鬼子应声倒下。接着,薛映华甩掉机枪,掏出手枪一连消灭三个鬼子,一边冲,一边高呼“冲啊!杀啊!追啊!”只见他挥动着驳壳枪,冲在最前面,不幸被流弹击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薛映华同志是一名热爱党、热爱人民、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而英勇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他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视死如归,英勇杀敌;他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女,他是襄阳人民的骄傲!
  (黄集镇:尹荣华)
  [以上内容由"小真"分享。]


同年(公元1914年)出生的名人:
马三立 (19142003) 相声艺术家 天津河西区

同年(公元1942年)去世的名人:
左权 (19051942) 共和国36位军事家 湖南株洲醴陵

下一名人:刘伦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