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省 > 沈阳 > 辽中区人物

谢荣策


[公元1931年-1948年]
  谢荣策,1931年11月13日出生在辽宁省辽中县茨榆坨镇茨榆坨村一个贫苦家庭。父亲谢有信给地主扛活,积劳成疾早世。全家人只靠哥哥给地主做长工,艰难度日。
  谢荣策6岁那年夏天,为谋生计,给人当个“小帮工”。第二年,为偿还地主徐普光10元豆饼钱,忍痛将全家赖以栖身的一间半破草房卖掉,寄居在村内亲戚家的一铺北炕。不久,他家仅有的二亩水丘地又被日伪以修国道为名,强行占用。从此,谢荣策家生活更加贫困。他经常利用工余时间跟随母亲下地挖野菜充饥。
  谢荣策自幼就有一股向上、要强的劲头。他见同龄的小朋友上学,便央求母亲送他去读书。谢荣策8岁那年秋天,他的小妹妹出生不久得了重病,因无钱医治而夭折。母亲悲痛已极。但为了全家人的生活,母亲只得含泪给村内姓宋的一个官宦人家当奶妈。就这样,谢荣策靠着母亲和哥哥的微薄收入上了一年小学。第二年,母亲被解雇只能靠哥哥一个人给地主扛活度日,哪还有钱交学费?谢荣策被赶出了学校。
  谢荣策9岁时,先后给三家地主放猪、放牛。有一次,谢荣策给一个外号叫“赵三抠子”的地主家放猪。天忽然下起大雨,谢荣策冒着雨,艰难地把猪赶回院里,可是猪被雨浇的四处乱跑,不肯进圈。谢荣策气急了,抄起秫秸照猪身上打了几个,被地主婆看到了就破口大骂,谢荣策气愤地讲理:“人被雨浇着不管,打几下猪你就心疼了……”老长工急忙帮着把猪赶进圈,拉着谢荣策进了屋。一边帮他烤衣服,一边说:“孩子,现在哪是咱讲理的时候……”谢荣策懂得老人家的意思,心里暗想:地主是狠心狼,等着瞧吧。他多次对母亲说:“我宁肯饿死,也不再给地主赵三抠子去放猪!”
  1945年八一五光复后,谢荣策的哥哥谢荣谦参加了八路军,他非常羡慕。心想:长大了,也要像哥哥那样参加八路军,去打反动派。
  哥哥走后,家里生活重担,都落在谢荣策一人身上。他只好又给本村地主张景普家放牛。这时,他家搬到西山脚下谢家坟的看瓜窝棚居住,同一位看瓜的老人住在一起,靠糠、菜度日。
  生活之艰难,使他幼小心灵受到很大损伤,从而产生了反抗压迫的力量。
  1947年冬,我军在全国战场开始战略性-。尤其是东北各线进军更是神速,打得国民党部队丢盔卸甲,溃不成军。村里的大地主纷纷逃往沈阳。乡亲们拍手称快,奔走相告:“八路军快来了!”谢荣策高兴极了,恨不得一时见到亲人共产党、八路军。
  12月18日,我军主力部队开进茨榆坨村。很快又来了工作组,谢荣策高兴极了。他积极热情地为八路军带路、送信,帮助工作组发动群众、开仓济贫,深受群众的好评。工作组的老郑经常给他们讲要建立自己的政权,要成立儿童团,使谢荣策懂得许多革命的道理。不久,他被选为本村儿童团长。一天晚上,老郑把谢荣策找到农会,告诉他站岗放哨可不是小事,要认真负责,不能马虎大意等等关于儿童团工作的重要性。谢荣策受到很深的教育。他率领儿童团员,不畏数九寒天,日夜站岗放哨,监视坏人。
  一天早晨,谢荣策和儿童团员们冒着严寒正在村南站岗放哨,突见一个陌生人鬼鬼祟祟地走来。谢荣策机灵地告诉大家:“做好准备,等我盘问一下再说。”那人走到跟前,被谢荣策盘问得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掉头逃跑。谢荣策把手一挥,高喊:“抓住他!”儿童团员们一拥而上,把那个家伙扭送到农会。经审问,原来这家伙是国民党派来刺探情报的特务。
  茨榆坨村有个自称“染匠”的外乡人郭作启,绰号“郭侉子”。谢荣策见这个人可疑,早对他存了戒心。1948年初春的一天,谢荣策冒着风雪查完岗,直奔郭侉子家。正巧郭家的大人都不在屋。谢荣策机敏地对郭侉子的小儿子说:“你参加儿童团吧!你看穿大衣,拿红缨枪,多神气!”不料,郭家小子却说:“俺爹的黄大衣比你的好。”谢荣策听后,心里一琢磨,带着试探的口气说:“你爹的黄大衣好,那你拿出来咱们比比。”郭家小子立刻从箱子里翻出一件黄呢子大衣。谢荣策一看,原来是国民党军官穿的,不禁打了个寒噤。于是他表面上装做不在意的样子看了看,然后帮着把黄大衣送回箱子里,离开郭家。他像脱弦的箭一样,飞也似的向农会跑去,把情况报告给工作组和农会干部。他们研究决定:“罪证俱在,马上把郭侉子抓来”。从郭家搜出了国民党军官服和特务证件。经审问,这个冒充“染匠”的人,原来是潜伏的国民党特务。他供认1948年2月4日是他打暗号,使国民党飞机轰炸了茨榆坨关帝庙,造成16人死亡的惨重事件,这个罪大恶极的国民党特务,在大量事实面前,供认不讳,最后被处决。
  一天晚上,谢荣策到住在地主宋长义(外号叫“宋四坏”)后院的大伯家串门,想顺便观察一下宋四坏的动静。他走到宋家门口时,看到宋四坏正在埋东西,立即跑到农会汇报了这个情况。第二天农会干部带领群众涌进院内,斗争了宋四坏,大家追问:“你把东西藏到哪里了?”宋四坏装出一副可怜相,说:“我,我什么都没有了。”谢荣策当众揭发了他的阴谋诡计,然后高喊:“走啊,跟我起东西去!”一群年轻的农民和儿童团员,跟着谢荣策,在宋四坏的东厢房炕洞里和猪圈底下,起出了大量财物。
  谢荣策除了负责检查岗哨,监视敌特破坏活动外,还负责看管胜利果实。在农会院子里,翻身农民从地主家挖出来的各种各样衣物,布匹堆积如山。谢荣策身穿一件开花的破棉袄,头戴一顶破旧狗皮帽,冻得直打寒颤,和他一起看管胜利果实的农会会员说:“这里有这么多衣裳,你就拣一件披着吧!”谢荣策严肃地说:“那怎么行呢?这是大家的东西,我不能乱动。”
  1948年春,驻辽中一带的我人民解放军,根据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战略部署,陆续开往前线。龟缩在沈阳城里的国民党军队,妄图打通沈辽要道,遂命令一个骑兵团,乘机对辽中东部和茨榆坨一带进行试验性的武装骚扰,敌我斗争激烈,形势危急。在这严峻时刻,刚满16岁的谢荣策经过斗争的锻炼,更加成熟起来,总有股使不完的劲,他不顾疲劳,日夜坚守战斗岗位,同敌人进行英勇的斗争。
  3月11日早晨,工作组暂时离开茨榆坨村外出执行任务。临行前工作组长郑宝库嘱咐农会干部和儿童团员:“一旦敌人来了,要坚决,至死也不投降,不叛变,要向刘胡兰同志学习。”工作组刚一撤离,国民党骑兵团就突然窜进村子,小英雄谢荣策和武装队长肖洪义不顾个人安危,掩护农会干部、土改积极分子和儿童团员安全撤出农会大院后,俩人才分头走出。与谢荣策同时离开农会大院的还有他的叔伯哥哥谢荣环,二人直奔西谢家坟走去。当走到村西一座小土岗时,突然从村西北窜来三个国民党骑兵,发现了他俩,便快马加鞭地追了上来,枪口对着他俩凶狠地叫嚷:“你们是儿童团吗?快说,不说实话老子就崩了你们!”谢荣策不慌不忙地说:“我们是学生。”一个国民党骑兵不耐烦地说:“学生?管0干什么的,带走!”于是这三个骑兵把谢荣策与谢荣环倒背双手-起来,拴在马缰绳上,带到农会。
  地主宋四坏听说国民党军队窜进村子,便又穿上他的长袍,得意洋洋地走出家门,随着窜进村的国民党骑兵来到农会大院,他看见了谢荣策,便得意忘形地说:“噢,是你呀!”谢荣策愤怒地瞪着他,几乎气炸了肺。接着,宋四坏有意地,高嗓门说:“唉呀!这不是我们茨榆坨村大名鼎鼎的儿童团长谢荣策吗?”宋四坏这番带有示意性的话,提醒了那些正在院子里、屋子里抢东西的国民党骑兵。他们像恶狼似的朝谢荣策扑来,一个军官装束的家伙疯狂地叫嚷:“把这小子带进来,给我打!”几个士兵把谢荣策拉进屋,用皮鞭抽打,谢荣策怒不可遏,咬牙切齿大骂敌人。当天下午,这伙骑兵押着谢荣策和一些群众,回到骑兵团部驻地——四方台村。
  国民党骑兵团长尚其悦以为谢荣策年龄小,只要用严刑拷打就可以从他口中得到我军情报,迫使他投降。当天晚上便下令:“先给我狠狠地打这个小穷人头子!”狡诈凶残的国民党骑兵团副官,指挥着士兵拷打谢荣策,那个副官问:“你们的八路军工作组跑到哪去了?”谢荣策怒视敌人,坚定地回答:“不知道!”这家伙恼羞成怒,疯狂地叫着:“来呀!给他上刑!”几个士兵一拥而上,给谢荣策上老虎凳,又用竹筷子夹手指,酷刑一招接一招。他咬紧牙关,怒目横眉,一声不吭。那个副官暴跳如雷,扯破嗓子问:“谢荣策,你们的部队上哪去了?你们那帮穷人头子都跑到啥地方去了?!”谢荣策愤怒地连声回答:“不知道!不知道!”敌人用尽酷刑,使尽绝招,他仍未-滴真情。
  残暴的国民党骑兵团长,见谢荣策不怯硬,便耍起软招。当天晚上,狡诈的副官到关押谢荣策的地方,假惺惺地装出一副笑脸,轻轻地拍一下他的肩膀说:“受苦了吧?!小小的年纪,应当放聪明点儿,干么要跟共产党跑呢?!”谢荣策一听气愤极了,理直气壮地大声说:“是共产党救了我,我就要永远跟着共产党,死也不向你们投降。”
  就在这同一天深夜,一个身材魁梧,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被国民党兵推进关押谢荣策的屋里,谢荣策借着微弱的灯光,定神一看,原来是他的战友——茨榆坨村武装队长肖洪义,老肖吃力地拖着一条被国民党骑兵打伤的腿,支撑着身体,悄悄地爬到荣策身旁说:“荣策,我们要记住工作组的话!对地主坏蛋和国民党反动派要做坚决地斗争,千万不能上敌人的当。”谢荣策立刻坚定地回答:“老肖,你放心,党的话我一定牢牢记住,死也不变心;我一切都准备好了!”老肖发出无限信任的声调赞许着说:“好样儿的!”老肖这种手足般的情感,同志式的信任,使谢荣策激动万分,热泪盈眶,他看到老肖,就想到工作组的老郑同志,想到了党,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激励着他。他更加坚强,誓死斗争到底!
  第二天早晨,国民党骑兵团副官又请吃饭,被谢荣策严词拒绝了。但敌人并没有死心,晚上,他们把谢荣策带到团部,谢荣策虽身受重伤,疼痛难忍,仍坚强地直着腰板走。一进屋,那个副官假献殷勤,对谢荣策说:“请坐!请坐!”谢荣策没理他,怒目环视四周。国民党骑兵团长尚其悦来到跟前,哈哈大笑:“好啊,你这个小孩子长得确实不错啊,哦!这样吧,我看你很年轻,又聪明能干,以后就给我当个勤务兵吧。”谢荣策满腔怒火,他蓦地闯到尚其悦跟前,大声喊:“你说什么?你是国民党团长,我是共产党的儿童团长,你这个团长当不多久了!等大部队回来抓到你,我还要审雁呢!”尚其悦的脸色刷地变了。他凶相毕露,尖叫着:“好厉害的小兔崽子!你不想活了吗?”谢荣策正言厉色地回答:“为什么不想活,是你们不让我活!”尚其悦恼羞成怒,歇斯底里地对部下狂叫:“把这个小穷人头子给我拉出去,枪毙!”
  1948年3月13日早晨,天气突变,乌云压顶,北风怒吼,四方台古庙前杀气腾腾。人们意识到刽子手要行凶了。敌人押着谢荣策和肖洪义绕过人群,来到庙前广场,这两位英雄昂首屹立,视死如归。尚其悦来到谢荣策面前,冷冷地说:“你不怕死吗?”谢荣策慷慨激昂地说:“怕死就不当儿童团!”“我们的军队一定会打回来,共产党一定会给我报仇!”国民党反动派无计可施,把谢荣策和肖洪义带到庙西刑场,罪恶的子弹穿透了小英雄谢荣策和肖洪义的胸膛,不屈的英雄倒下了,他们为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1949年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辽中县委员会追认谢荣策为团员,辽中县人民政府追认谢荣策和肖洪义为革命烈士,他们的遗体被安葬在茨榆坨烈士陵园,并为谢荣策立了纪念碑,上写着:“谢荣策小烈士千古!”
  (辽中县委党史办)
  [以上内容由"浪迹三镇"分享。]


同年(公元193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朱瑞 (19051948) 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江苏省宿迁宿城区
梁士英 (19221948) 舍身炸敌堡的特等功臣 辽宁省锦州古塔区

下一名人:袁天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