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北 > 衡水 > 武邑县人物

苏定方


[][公元592年-667年,十七史百将传]
  
苏定方
  苏定方(592年—667年),名烈,字定方,以字行世,汉族,冀州武邑(今河北武邑县)人,唐朝杰出的军事家。他从一员普通战将,靠战功累迁为禁军高级将领,深受太宗和高宗的赏识与信任,屡委以重任,是唐初朝廷的一员得力干将。十五岁时,以骁悍多力,胆气绝伦的气魄追随父亲作战,先登陷阵,乡里依赖他得以安定。隋朝末年,投奔建德刘黑闼义军,乱世中屡建战功。先后迁任左骁卫大将军、左武卫大将军,封邢国公。晚年受命担任安集大使,全面负责对吐蕃的军事防御。乾封二年去世,年七十六岁,追赠幽州都督,谥曰庄。
  人物生平
  少年悍将
  苏定方是冀州武邑人(今河北武邑),后来迁居到始平县。隋炀帝大业末年,父亲苏邕率领家乡几千人众,为自己的州郡讨伐贼寇。
  苏定方骁勇彪悍,力气过人,胆气超群绝伦,十五岁时,跟随父亲征战,多次率先冲锋陷阵。苏邕死后,信都郡(冀州)郡守令其接替父亲,统领部众。
  苏定方在郡南大破贼首张金称,杀死了他,又在郡西打败了杨公卿,追击逃兵二十多里,杀死俘获很多,从此叛军们不敢挨近州县边境,乡亲们都靠他保护。
  不久,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席卷全国,隋朝统治土崩瓦解,各路英雄逐鹿中原,苏定方遂投奔建德帐下,窦建德的大将高雅贤很喜欢定方,收其为养子。嗣后,他又随从高雅贤为刘黑闼大军攻城略地,每次都立有战功。等到刘黑闼、高雅贤败亡后,苏定方便归隐故乡。
  征-厥
  贞观初年,苏定方被唐廷重新启用,任匡道府折冲。
  贞观四年(630年),随从定襄道行军大总管李靖前往碛口(今内蒙古善丁呼拉尔)袭击-厥颉利可汗。二月初八夜,李靖派苏定方率领二百名手持弓弩的骑兵为先锋,乘雾秘密行进。离贼大约一里远,大雾突然散去,苏定方望见了突厥的牙账(将帅所居的营帐),纵马突袭杀死了几十上百人,颉利可汗和隋朝的义成公主狼狈散逃,余众俯伏在地。李靖大军赶到,-厥溃不成军,唐军斩首万余级,俘虏男女十余万,获得杂畜数十万,斩杀义成公主,擒其子叠罗施。颉利率领残兵一万余人想要渡过大漠,被屯于道口的李勣部堵截,没能通过。不久其部落酋长均率众来降,李勣部俘五万余人而回。阴山之战,唐军大获全胜,彻底击败-厥。颉利可汗阿史那咄苾败走后,投奔位于灵州西北的苏尼失,被大同道行军副总管张宝相率众俘获,-厥遂亡,其地尽归唐境。
  在唐朝灭-厥的大决战中,长驱直入攻破颉利可汗牙帐的苏定方以战功授左武候中郎将,后又迁任左卫中郎将。
  永徽六年(655年)春,高句丽联合百济、靺鞨进攻新罗,攻占其北境三十余城。新罗向大唐遣使求援,苏定方和程名振讨伐高句丽,得胜而归,拜授右屯卫将军,封临清县公。
  五百破阵
  永徽六年(655年)五月十四日,苏定方随从葱山道行军大总管程知节(即程咬金)征讨西突厥,被任命为前军总管。次年大军到达鹰娑川(今新疆开都河上游裕勒都斯河谷),西突厥两万骑兵前来抵御。两军展开恶战,总管苏海政激战连场未能决出胜负。西突厥的分支鼠尼施等又率领两万多骑兵前来增援,形势相当危急。
  苏定方所部正下马休整,隔着一座小山岭,离大总管约十里远,看到远处尘土扬起,于是率领五百名精壮骑兵,翻越山岭飞驰直捣敌人军营,贼众大败溃逃,唐军追奔了二十里,斩杀一千五百多人,西突厥军所丢弃的铠甲兵器、牛马纵横交错地散布在山坡原野上,无法统计。
  副大总管王文度嫉妒定方的功劳,对程知节说:“敌军虽然逃跑了,官军死伤也很多。现在应当结成方阵,将辎重安置在军阵中间,四面列队,人马披甲,敌来就迎战,这才是万全之策。不要让士兵轻率离阵,以致造成损伤。”王文度假称另有诏命,说程知节恃勇轻敌,让王文度替他指挥部队。随即集结大军,下令不许深入西突厥腹地。唐军每日骑马,披甲结阵,因此战马大多瘦死,士卒疲劳,没有战斗的意志。苏定方心急如焚,对程知节说:“天子下诏征讨敌人,如今却只是防守,如何能立功呢?再说您是大将,然而领兵在外打仗的事都不能自己做主,要看副将的眼色才能决断,按理不能这样!何不把王文度关押起来等待朝廷发落?”程知节没有听从。大军到达恒笃城,有胡人归降。王文度又说:“这些胡人现在投降,等我军撤回后,他们还会反叛,不如全部杀死,夺取他们的资财。”苏定方说:“如果这样处置,那便是自己当贼,又怎能说是讨伐叛逆?”王文度不听。等到瓜分财物时,唯独苏定方一点都没拿。
  显庆元年(656年)十二月,唐军最终无功而返,王文度矫诏该当判处死刑,后特除名为民;程知节逗遛不前追贼不及亦遭撤职处分。
  灭西突厥
  显庆二年(657年)春,朝廷任命苏定方为伊丽道行军大总管,再次征讨西突厥,任雅相、回纥婆润(即药罗葛·婆闰)等人为副将,又派已归附大唐的步真及弥射为流沙安抚大使,自南道招集旧众。苏定方从金山(今蒙古国西部阿尔泰山)以北出兵,大破西突厥处木昆部,俟斤懒独禄率领兵众一万多帐投降。苏定方加以安抚,从中调发了一千骑兵,共同进军至曳咥河(今新疆北部额尔齐斯河)。西突厥沙钵罗可汗阿史那贺鲁闻讯,率领十万大军前来应战。苏定方率汉军及回纥兵一万余人同西突厥展开战斗。
  沙钵罗可汗因苏定方人马太少而轻视他,军队左右翼展开包围苏定方。苏定方让步兵占据制高点,集中长矛一致朝外,亲自率领强劲骑兵在北边的平地上摆好阵势。西突厥军向步兵阵地发起了三次冲锋,均不能攻入,苏定方乘敌人混乱进攻他们,在三十里的战线上展开激战,斩杀人马数万,并杀其大酋都搭达干等二百人,贼众大奔溃逃。
  第二天整顿军队继续进兵,胡禄屋等五弩失毕举众来降,阿史那贺鲁独自与处木昆屈律啜率数百骑向西逃走。余下的五咄陆部听闻沙钵罗可汗兵败,也分别奔往南道降于步真。苏定方命令副将萧嗣业、回纥婆润率各部虏兵赶赴邪罗斯川(今伊犁河西)追击败兵,自己和任雅相率领新附之众拦截贼军后路。适逢天降大雪,积雪“平地二尺”,部将请求稍事休息,苏定方说:“敌人依恃大雪,以为我军不能前进,必休整兵马,现进军乘其不备则可以追赶上,如果迟缓放纵让他们远逃而去,那就不能擒获了!”于是领兵踏雪进发,昼夜兼程,到了双河,同弥射、步真会师,唐军士气饱满高涨,长驱直入,距离贺鲁驻地一百里时,下令摆好阵势前进,大军逼近金牙山(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以西)。此时贺鲁正准备打猎,苏定方趁其无备,纵兵进击,打败了他属下几万人,全都让他们回到了自己的部族。
  贺鲁率其残部继续逃亡,唐军穷追不舍,定方追贺鲁至碎叶水(今吉尔吉斯和哈萨克境内楚河),尽夺其众。沙钵罗可汗仅率其子咥运、婿阎啜等十余骑连夜逃往石国(今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一带)西北的苏咄城,部众饥饿困乏,遂派人携带珍宝入城买马。城主伊沮达官假意以酒和饭菜出去迎接,引诱他进城后,关门将其拘捕。苏定方派遣副将萧嗣业一路追击至石国,石国人将沙钵罗交给他。
  此次唐军征伐贺鲁“收其人畜前后四十余万”,息兵后苏定方令西突厥诸部各归所居,开通道路,设置邮驿,掩埋尸骨,慰问疾苦,划定部落地界,恢复生产,并将沙钵罗可汗掳掠的财物、牲畜等,全部归还原主,十姓部落像原来一样相安无事。安西都护府迁回高昌故地。
  凯旋归来的苏定方在都城长安举行了隆重的昭陵、太庙献俘礼仪。唐高宗亲临殿前,定方身穿军服押着贺鲁献上。西突厥灭亡后,大唐划分那里的土地为州县,一直到达西海(今咸海东经60°北纬45°)。苏定方因功升迁为左骁卫大将军,封邢国公,另封其儿子苏庆节武邑县公。
  显庆三年(658年)五月二日,安西都护府又迁至龟兹,升格为安西大都护府。“西域既平,遣使分往康国及吐火罗国,访其风俗物产及古今废置,尽图以进,因令史官撰西域图志六十卷”。原臣服于西突厥的中亚诸国纷纷降附,整个西域置于唐朝的掌控之下。唐依两厢分治的策略,在西突厥故地分别设置濛池都护府和昆陵都护府。并将西突厥“其所役属诸国皆置州府,西尽波斯”(今伊朗)。
  显庆四年(659年)九月,“诏以石、米、史、大安、小安、曹、拔汗那、北拔汗那、悒怛、疏勒、朱驹半等国置州县府一百二十七”,并隶属于安西大都护府。
  中亚河中地区府、州分布:康国置康居都督府(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石国瞰羯城置大宛都督府(今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米国钵息德城置南谧州(今乌兹别克斯坦朱马巴札尔)、史国乞史城置佉沙州(今乌兹别克斯坦沙赫里夏勃兹)、安国阿滥谧城置安息州(今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东安国(小安)喝汗城置木鹿州(今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东北)、拔汗那国渴塞城置休循州(今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东南)、何国置贵霜州(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西北)。
  苏定方对西突厥实行分化和重点打击相结合的方略,攻守兼施,出其不意,穷追猛打,终获大胜,大唐帝国的势力也因此延伸至中亚。其踏雪夜追沙钵罗一幕堪称唐代著名边塞诗《塞下曲》的真实写照:“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平定葱岭
  显庆四年(659年)冬,葱岭(今帕米尔高原)以西的思结阙俟斤都曼原先统制众胡,率所部和疏勒(今新疆西南部喀什一带)、朱俱波(今新疆西南部叶城一带)、喝般陀(又称葱岭国,今新疆西南部塔什库尔干一带)三个国家再度反叛,攻破于阗(今新疆和田一带)。唐高宗诏令苏定方为安抚大使,再度西征。大军经过长途跋涉抵达叶叶水(今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境内的锡尔河),而敌军在马头川筑营据守。
  苏定方便挑选一万名精锐步兵、三千名骑兵飞驰突袭,一天一夜急行军三百里,天明时到达城西十里远。都曼大惊,率军在城门外抵抗,仓促应战,被打得惨败,逃到马保城。苏定方又挥师速攻,唐军进逼城门之下。到了夜间,后续部队陆续赶到,把城池四面包围起来,并伐木制造攻城器械,遍布城下。都曼无计可施,于是把自己-起来,出城投降。
  显庆五年(660年)春,大军押着俘虏回到东都洛阳,唐高宗亲临乾阳殿,有关-请依-处。苏定方叩头请求说:“臣先前已经晓谕陛下旨意,答应免他死罪,希望饶其性命。”唐高宗说:“朕为卿保全信义。”便赦免了都曼。自此葱岭以西全部平定。苏定方因功加赐在邢州巨鹿收纳五百户租税的实封,迁任左武卫大将军。
  龙朔元年(661年)六月十七日,吐火罗道置州县使王名远进西域图记,唐朝对原属西突厥势力范围内的葱岭(今帕米尔高原)以西诸国再次进行大规模建制行政区划。“自于阗以西,波斯以东,凡十六国,以其王都为都督府,以其属部为州县。凡州八十八,县百一十,军、府百二十六”,均隶属安西大都护府。“仍立碑于吐火罗以志之”(按:《通鉴》记州七十六,《旧唐书.地理志》与《唐会要》记州八十)。至此大唐帝国统辖的西部疆域臻于极致,为中华历代之最。
  十六国都督府分布:吐火罗国阿缓城置月氏都督府(今阿富汗东北部昆都士)、厌哒国活路城置大汗都督府(今阿富汗马札里沙里夫西)、诃达罗支国伏宝瑟颠城置条支都督府(今阿富汗加兹尼)、解苏国数瞒城置天马都督府(今塔吉克斯坦境内)、骨咄施国沃沙城置高附都督府(今塔吉克斯坦境内)、罽宾国遏纥城置修鲜都督府(今阿富汗喀布尔河北)、帆延国罗烂城置写凤都督府(今阿富汗巴米扬)、石汗那国艳城置悦般州都督府(今阿富汗兴都库什山北)、护时犍国遏蜜城置奇沙州都督府(今阿富汗北境希巴尔干南)、怛没国怛没城置姑墨州都督府(今乌兹别克斯坦捷尔梅兹西北)、乌拉喝国摩竭城置旅獒州都督府(今阿富汗北境)、多勒建国低宝那城置昆墟州都督府(今阿富汗穆尔加布河流域)、俱蜜国褚瑟城置至拔州都督府(今中亚苏尔哈布河流域)、护密多国摸逵城置鸟飞州都督府(今阿富汗东北伊什卡什姆)、久越得犍国步师城置王庭州都督府(今塔吉克斯坦卡菲尔尼甘河下游库巴的安),同时在波斯国末代王子卑路斯驻地疾陵城置波斯都督府(今伊朗扎博勒)。(按:此时萨珊王朝已被大食所灭)
  讨平百济
  百济恃仗高句丽支持,多次侵犯新罗,新罗王金春秋上表求救。
  显庆五年(660年)二月十日,苏定方随唐高宗巡幸太原,三月十日,被任命为神丘道行军大总管(韩国《大唐平百济国碑铭》记“使持节神丘嵎夷马韩熊津等一十四道大总管”),率左骁卫将军刘伯英等水陆大军十万人征讨百济国。又以新罗国王金春秋为嵎夷道行军总管,率领新罗兵协同唐朝大军作战。
  唐军从城山(今山东荣成市北海边)乘船横渡黄海,直抵熊津江口(今朝鲜半岛南部锦江口)。百济军沿江屯兵据守,苏定方从东岸出兵,依山摆开阵势,与百济军交战,唐朝海军扬帆前行,覆盖了整个海洋,相继到达。百济军战败,死了几千人,余众奔逃溃散。唐军大部队乘潮而上,兵力更盛。战船首尾相连而前,驶入江中,飞桨击水,擂鼓呐喊,苏定方率步、骑兵夹江并进,直逼真都城。
  距城约二十里,百济举倾国之兵来战,苏定方迎击,一场大战,打败了百济军,斩杀一万余人,唐军乘胜攻入外城。百济国王扶余义慈及太子扶余隆向北境逃去,苏定方进军包围百济都城泗沘城(今韩国忠清南道扶余郡),义慈次子扶余泰自立为百济王,率众坚守。义慈的孙子扶余文思说:“国王和太子虽然都出了城,但依然活着;叔父统领兵马,就擅自称王,如果唐军撤退,我父子性命就无法保全了。”于是文思率其左右从城上缘索而下,很多人追随他,泰无法制止。苏定方趁势命士卒登上城楼,树起唐朝旗帜。城中人心惶恐,扶余泰处境窘迫,开门请命。其大将祢植又带着义慈来降,太子隆与众城主皆前来奉表归诚。
  百济平定后,其国被分为五部,唐朝“以其地置熊津、马韩、东明、金连、德安五都督府,并置带方州”。五都督府下辖三十七州,二百五十县纳入唐朝版图。左骁卫郎将刘仁愿受命率领万名唐军并联合新罗王子金仁泰所率的七千新罗军,共同守卫百济府城(按:刘仁愿后来继任熊津都督,与检校带方州刺史刘仁轨留守百济)。
  显庆五年(660年)十一月一日,百济国第三十一代国王扶余义慈及太子隆、泰等五十八人被苏定方献俘于东都洛阳天门。至此苏定方前后消灭三个国家,都活捉了他们的国王,赏赐的珍宝无法统计,唐廷“赐天下大酺三日”,并加授其子苏庆节为尚辇奉御。
  大唐攻灭百济,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罕见的跨海两栖作战,规模空前,体现了唐朝初年强大的水军建设和先进的航海造船技术。高句丽失去盟国,从此陷入孤立境地,而唐朝却以百济故土为战略据点,对高句丽形成南北夹攻之势,为后来高句丽的最终灭亡打下坚实基础。
  攻高句丽
  早在贞观十九年(645年),李世民率李勣、李道宗等多位将领亲征高句丽,但围攻安市城(今辽宁海城一带)至九月仍未攻克,随着冬天临近,草枯水冻,大军难以久留,没有达到灭高句丽的最终目的。苏定方回国献俘后不久,唐高宗开始策划第二次征伐大战。
  显庆五年(660年)十二月十六日,诏以契苾何力为浿江道行军大总管,苏定方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刘伯英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程名振为镂方道总管,率兵分道进击高句丽。
  龙朔元年(661年)一月二十二日,又以萧嗣业为夫馀道行军总管,率回纥等诸部兵进军平壤。四月二十九日,李治欲效仿父亲率军亲征,被武后谏阻,未能成行。五月二日,唐军作战部署发生重大变化,朝廷改“命左骁卫大将军、凉国公契苾何力为辽东道大总管,左武卫大将军、邢国公苏定方为平壤道大总管,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宰相)、乐安县公任雅相为浿江道大总管”,统率大军及诸胡兵“水陆分道并进”,以讨伐高句丽。
  龙朔元年(661年)八月十一日,苏定方在浿江(今朝鲜大同江)大破高句丽军,屡战皆捷,于是进围平壤城(高句丽首都)。北线的陆路唐军进展却相对缓慢,高句丽权臣盖苏文遣其长子泉男生率精兵数万,固守鸭绿江,唐军无法渡江,双方一直僵持到九月底。天气开始寒冷,鸭绿江水结成坚冰,唐军在契苾何力的率领下踏冰而过,鼓噪奋击,高句丽军大溃,唐军追击数十里,斩首三万级,其余部众全都投降,泉男生仅以身免。正当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契苾何力率领的北路唐军顺利推进,将南下与苏定方会师平壤的时候,唐高宗下诏班师,于是撤军,很快漠北铁勒九姓发生了叛乱,回纥比粟毒与同罗、仆固进犯大唐边境。十月十一日,萧嗣业回国改任仙萼道行军总管并加入铁勒平叛大军。两人班师后,唐军南北合击高句丽的战略部署落空,战争陷入了持久战。
  入冬后高句丽冰天雪地,气候及其它因素再次成为唐军进攻的羁绊。此前唐高宗让新罗王子金仁问回国“举兵相应”,同时敕令新罗共同向唐军输送军粮,但新罗军在翁山城(今韩国忠清南道境内)受阻,没有按期抵达高句丽进行军事支援。新罗军士不至,粮道不继,唐军开始出现粮草、冬衣的补给问题,进攻的最佳时机已不复存在。
  龙朔二年(662年)初,沃沮道总管,蛮酋庞孝泰率岭南兵战于蛇水之上,“贼知其懦,袭破之”,与其子十三人皆战死。同月,浿江道行军大总管任雅相在军中病逝。孤军围城的苏定方没有办法得到友军的协同作战援助,又正逢大雪,攻克平壤已不可能,遂解除包围,于二月班师回国。
  安定吐蕃
  龙朔三年(663年)五月三十日,唐朝西北边境局势又告不安,吐蕃与吐谷浑互相攻伐。此后吐谷浑被打败,吐谷浑可汗慕容诺曷钵与弘化公主率领数千帐部众放弃国土投奔凉州,请求移居唐朝内地。唐高宗任命凉州都督郑仁泰青海道行军大总管,率领右武卫将军独孤卿云、辛文陵等分别屯兵于凉州(今甘肃武威一带)和鄯州(今青海乐都一带),以防备吐蕃。六月二十六日,又任命左武卫大将军苏定方为安集大使,“节度诸军”,以定吐蕃、吐谷浑。年逾古稀的苏定方在西北边陲啸啸马鸣、瑟瑟寒风中,度过他戎马生涯的最后时刻。
  乾封二年(667年),苏定方去世,终年七十六岁。唐高宗闻讯后悲伤痛惜,责备侍臣道:“苏定方对国家有功,按例应当褒奖封赠,卿等不说,致使死后荣宠未能及时颁下。言及于此,不禁哀伤悲叹。”于是立即下诏追赠苏定方为幽州都督,谥号为“庄”。
  人物评价
  总评
  他是保卫家乡、先登陷阵的少年英雄,是开疆拓土、老当益壮的一代名将;他是大军事家李靖麾下骁勇前锋,亦是唐高宗朝中杰出统帅;他是窦建德、刘黑闼旧部,天下安定后,又成为拱卫国土、平定四方的大唐军魂;他在演义中是受人唾骂的大反派,在中国历史上却又是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
  苏定方一生驰骋疆场数十年,北击颉利,西灭突厥,东平百济,南镇吐蕃,纵横万里,“前后灭三国,皆生擒其主”,西域诸国震慑降服。唐朝立国二百八十九年,其广袤疆域至高宗朝达到了巅峰,大唐的声威随之播及西北边隅和东方遐邦,既为中原的稳定繁荣奠定了基础,同时也促进了各民族的经济文化交流,对今天中国版图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
  苏定方不仅英勇盖世,且为人正直。王文度杀降谋财时,“唯定方一无所取”;在灭亡西突厥后,定方让“诸部各归所居,通道路,置邮驿,掩骸骨,问疾苦,画疆场,复生业,凡为沙钵罗所掠者,悉括还之,十姓安堵如故”;都曼投降时曾答应饶他性命,于是定方又信守诺言,顿首乞求唐高宗免其死罪,以保全信义。更难得的是,苏定方在人生的最后时光却依然被委以重任,“为诸将节度”,以七十多岁高龄默默镇守在吐谷浑战场的最前线。
  苏定方善于提携后俊。早年遇上才德兼备的青年裴行俭时,直感叹“吾用兵,世无可教者,今子也贤”,于是倾囊相授,“尽以用兵奇术授行俭”。定方去世后,裴行俭也成为了唐高宗后期的著名将领,兼任礼部尚书、检校右卫大将军文武二职,史称“儒将之雄”。裴行俭后来多次平定东西突厥的叛乱,为大唐重置安西四镇。唐朝建中三年,师徒二人双双配享武庙,在代表古代武将至高荣耀的圣殿享受祭祀,在中华历史上前后辉映。
  历代评价
  《旧唐书》:“邢国公神略翕张,雄谋戡定,辅平屯难,始终成业。疏封陟位,未畅茂典,盖阙如也。”
  赞曰:“五将雄雄,俱立边功。张、苏二族,功名始终。郭、薛、务挺,徼功奋命。垂则穷边,兵无常胜。”
  《新唐书》:“唐所以能威振夷荒、斥大封域者,亦有虎臣为之牙距也。至师行数千万里,穷讨殊斗,猎取其国由鹿豕然,可谓选值其才欤!”
  《大唐平百济国碑铭》:“悠悠遂古,茫茫厥初,人伦草昧,造化权舆,冬巢夏穴,壳饮鹑居,以结以刻,或畋或渔。淳源既往,大道沦胥,爰及三五,代非一主,揖让唐虞,革命汤武,上齐七政,下均九土。屡扰干戈,式淸区宇,未渐西掖,岂覃东户?奥我圣皇,德叶穹苍,莹镜千古,牢笼百王。逖矣远徼,遐哉大荒,咸禀正朔,并预封疆,蠢兹九种,独隔三光,叛族泽国,凭凌水乡。天降飞将,豹蔚龙骧,弓弯月影,剑动星芒,貔貅百万,电举风扬,前诛蟠木,却翦扶桑。冰销夏日,叶碎秋霜,赳赳武夫,明明号令,仰申庙略,府齐军政,风严草衰,日寒江净。霜戈夜动,云旗晓暎,□戟前驱,吴钩后劲,巨猾授首,逋诛请命,威惠四海,边隅已定。嘉树不翦,甘棠在咏,花台望月,贝殿浮空,疏钟夜铿,淸梵晨通,刊兹宝刹,用纪殊功,拒天关以永固,横地轴以无穷。”
  魏元忠:“臣闻帝王之道,务崇经略;经略之术,必仗英奇。自国家良将,可得言矣。李靖破突厥,侯君集灭高昌,苏定方开西域,李勣平辽东,虽奉国威灵,亦其才力所致。古语有之:‘人无常俗,政有理乱,兵无强弱,将有能否’。由此观之,安边境,立功名,在于良将也。”
  杜祐:“国朝李靖平突厥,李勣灭高丽,侯君集覆高昌,苏定方夷百济,李敬玄、王孝杰娄师德、刘审礼皆是卿相,率兵御戎,戎平师还,并无久镇。”
  曾公亮:“苏定方骁悍多力。”
  张预:“孙子曰:‘微乎微乎,至于无形。’定方乘雾行而破颉利。又曰:‘速乘人之不及。’定方见尘起而驰捣贼营。又曰:‘出其不意。’定方知虏恃雪而追掩是也。”
  陈元靓:“邢公御侮,阚如虓虎。生执都曼,钳驱贺鲁。暨平百济,凡攻皆取。伐国之功,焜耀千古。”
  黄道周:“苏子定方,少年骁勇。乡里贼侵,赖之不恐。突厥从征,乘雾一涌。诛者不胜,降者接踵。贺鲁再征,攒槊殊猛。大雪不休,砍几绝种。后袭诸敌,三路云拥。面缚而降,献俘丹甬。论法应诛,苦求恩宠。葱岭以西,因而朝拱。”
  毛泽东:“苏定方,名将亦大将,年七十六。”
  金庸:“《说唐》这样的小说跟历史相去很远,比如历史上苏定方是一个很好的大将,打了很多漂亮的仗。但《说唐》最大的歪曲就是把苏定方这么好的大将写成坏人,完全不对。我就指导她,去看《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
  [以上内容由"xfzqg"分享。]


经历历史事件:
唐灭高丽之战 (公元666年--公元668年)
唐灭百济之战 (公元660年)

同年(公元592年)出生的名人:
许敬宗 (592672) 唐朝十八大学士,唐朝宰相 浙江省杭州富阳

同年(公元667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俞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