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人物

司马穰苴


[春秋战国]
   司马穰苴(生卒年不详),本姓田,名穰苴,春秋时齐国人,齐大夫田完的后裔。初为将军,因军功被尊为大司马,后因称司马穰苴。精通兵法,是我国早期著名的军事家。
   齐景公十七年(公元前531年),晋-队大举进攻齐国都邑阿(今东阿)、甄(今鄄城一带)等地,燕国也乘机派兵占据齐国黄河南岸部分地区,令齐国相顾不暇,齐军节节失利。那时,齐国虽然仍保有太公吕尚封国和灭莱后占得的千里沃野,经济、文化也较发达,但距齐桓公改革政治、振兴经济、霸主中原,毕竟已有百余年历史;其间由于对外战争和国内经济、政治的多次动荡,国力已渐次衰微,大有被邻国吞并的危险。齐景公对此十分忧虑,急切期望能迅速扭转军事上的失利,稳定国家局势,于是十分注意在国内广募将才。当时,担任国相的晏婴郑重地向他推荐了已沦为布衣百姓的田穰苴晏婴说:“穰苴是田氏后裔,虽身为庶民,但却有文才武略,而且文能服众,武能威敌。”齐景公于是召田穰苴,同他探讨了用兵作战的许多问题。穰苴机敏的谈锋,精妙的见解,以及沉稳洒脱的大将风度,令齐景公十分欣悦。于是任命他为“将军”,让其率兵抵御晋、燕两-队的进攻。
   临危受命,田穰苴既为得到能够施展军事才能、为国效力的机会而欣喜,又为齐军军纪松弛、自己人微权轻而忧虑。于是,向齐景公要求说:“臣原是一个平民百姓,承大王错爱,一下子当上了将军,恐怕士兵和百姓们不服、信不过。大王最好派一个您所宠信而又有威望的大臣,来做监军。”齐景公觉得有理,便派大夫庄贾任监军,并命他们立即出征。
   田穰苴拜谢出来,就对庄贾说:“明天出征,请中午准时到军营会齐。”第二天,穰苴早早骑马赶到军中,令人立木杆、下漏水记时,自己在帐中等候庄贾。庄贾平素很得齐景公宠信,骄横惯了,根本没把穰苴这个虽统领自己却又被自己监督的将军放在眼里,也不把出征的军令当回事,只顾同为自己送行的亲友、同僚饮酒作乐。约定的时间一到,田穰苴立即出帐点兵,同时申明军纪。傍晚,一切准备停当,庄贾才跚跚而至。穰苴追问为什么迟到,庄贾不经意地说:“许多大夫、亲戚都来送别,所以晚了一会儿。”穰苴神情严峻,说:“将帅一旦受命就要忘其家,整装待发就要忘其亲,战鼓一响就要忘其身。现在大敌当前,人心浮动,士兵们在边境浴血奋战,大王为国家前途寝食不安,救国救民的责任就靠我们承担了,你却有心饮酒作乐相别!”庄贾被指责得哑口无言。田穰苴又将司法军官召来,问道:“将士延误军机,依法应当如何处置?”回答说:“当斩。”听说要处极刑,庄贾顿时惊恐不已,慌忙派人骑-告齐景公,请大王救他。然而,不待信使返回,庄贾便被斩首示众,三军将士无不为之震惊。这时,齐景公的信使也带着赦免令到,急切之中,竟驱车直闯军营。穰苴看过赦令道:“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受!”随即又问:“在三军营中驾车硬闯的,该当何罪?”司法官回答说:“当斩。”来使立刻慌作一团。穰苴说:“国君信使可以不斩。”于是,杀了使者仆从和左边驾车的马匹,拆了车子的左半边,以代替使者。三军将士因此对田穰苴更加敬畏,再也没有敢视军纪为儿戏的了。
   田穰苴于是遣使禀报齐景公然后出发。这时的齐军,已经军容整肃,军纪严明,能够令行禁止了。穰苴又亲自到士兵中间,从住宿、饮食、衣着到健康状况,详细了解询问,发现患病的立即送医送药,并将自己的粮饷拿出来与士兵们平分。很快赢得了将士们的信任和拥戴,军队士气高昂,愿随其慨然赴命。三天后,连伤病号都纷纷请求随队出征,发誓效命疆场。消息传到晋、燕军中,晋、燕将士都为齐军的军威所震慑。于是,晋军慌忙撤离阿、甄,燕军渡黄河北逃。穰苴挥师追杀,很快便全部收复了被占国土城池,班师回朝。这一仗,粉碎了晋、燕灭齐的企图,保卫了国家安宁。齐国朝野,一片欢腾。齐景公亲率诸大夫,到郊外隆重迎接、犒赏胜利之师,并任命田穰苴为掌管全-队、军事的大司马。司马穰苴的名字,从此遐迩皆知。
   -的威胁消除后,齐国统治集团的内部斗争又变得剧烈起来。齐景公也渐渐忘了被侵略的切肤之痛,忽略军事,轻视将官。这时,大夫鲍氏和高昭子、国惠子,趁机诬陷司马穰苴,齐景公于是将其废退不用。遭此打击,司马穰苴十分抑郁,他一面为生计操劳,一面总结自己的治军、作战经验,研究军事理论,撰写兵法策论。终于积愤成疾,发病而死。田氏家族因此对高昭子、国惠子等异常痛恨。其后,田常起兵,得势后立即灭了高、国二族。田常的孙子田和自立,号太公。到了太公的孙子因齐掌权时,便自立为齐威王。这时,距司马穰苴故世约有150年左右。齐威王念念不忘这位威名赫赫的同宗祖先,在组织士大夫追论古人兵法时,将司马穰苴的兵法附于其中,并将兵书的名字定为《司马穰苴兵法》,亦称作《司马法》。
   《司马法》据载共有155篇,今存本只有“仁本”、“天子之义”、“定爵”、“严位”、“用众”等五篇,虽不全为司马穰苴所著,但却反映了他的基本军事思想。首先,司马穰苴的军事思想有着朴素的辩证法因素。他认为,战争中存在着“轻”、“重”两个互相制约的、也就是对立统一的因素。他说:“凡战以轻行轻则危,以重行重则无功,以轻行重则败,以重行轻则战,故战,互为轻重。”因此,在他看来,掌握战争规律的关键在于处理好“轻”、“重”两者的关系,做到有主有次,主次分明,才能抓住重点,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其次,司马穰苴的军事思想中,有着机动灵活的战术意识。在练兵上,他主张“教惟豫,战惟节”。也就是说,平时训练要从严,战时用兵要从宽、要有节制。在军事指挥上,他认为应讲究策略,不能轻重不分,要“上烦轻,上暇重”。将领的指挥只具体也就是所谓“轻”,就容易陷于繁琐;只抽象地管管战略上的运筹也就是所谓“重”,则又易流于空泛,所以,只有“轻”、“重”有节,才能指挥有度,保证战争的胜利。再次,司马穰苴的军事思想中,还有着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的战术原则。他说:“攻战守,进退止,前后序,车徒困,是谓战参。”在他看来,进攻与防御应该相互补充,前进与后退应该各有限度,队伍排列行进应该保持前后秩序,车兵、步兵应该互相倚重。他将这种互相对立与渗透的军事方法,称为“战参”,加以突出强调。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使军队行动有度、强弱互补,从而立于不败之地。
   总之,司马穰苴以其卓著的军事活动在我国古代军事史上占据有显要位置,而其《司马法》,也成了我-事思想史上的宝贵遗产。
  [以上内容由"xfqq"分享。]


下一名人:田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