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开封市 > 杞县人物

郦食其


[][?-前203年,楚汉传奇]
郦食其
  郦食其(yì jī)(?~公元前203年),秦朝陈留县高阳乡(陈留,今河南开封市开封县东南。高阳,今河南开封杞县西南)人少年时就嗜好饮酒,常混迹于酒肆中,自称为高阳酒徒。郦食其投奔刘邦时,已经年过六旬,堪称是“书生老去,机会方来”。他献策攻下陈留,使沛公的西征军获得许多粮草和辎重物资,解除了后顾之忧。在楚汉两军相持苦战难解难分情势被动的局面下,他建议汉王夺取荥阳,占据敖仓,获得巩固的据点和粮食补给,为日后逆转形势反败为胜奠定了基础。
  一天,刘邦正在洗脚,忽报乡里有位儒生要求见。刘邦一向轻视儒,曾经拿儒生的帽子当尿盆,以此来污辱儒生。今天忽听有儒生求见,非常愤怒,他说:“我以天下大事为重,没有时间接见读书人。”在外等候已久的郦食其瞪大眼睛,手握利剑,呀叱骂看门人说:“你再进去对沛公说,我是高阳酒徒,不是读书人!”看门人报告刘邦,刘邦一听是高阳酒徒,连脚都来不及擦,赶忙起身迎接,赐酒款待。
  郦食其见了沛公,只是拱一拱手说:“你不是想要诛暴秦吗?为何用这样傲慢的态度对待长者?你是想助秦攻诸侯呢,还是率领诸侯破秦?”刘邦被责问得不知所措,马上谢罪说:“过去听人说过先生的容貌,今天见面才知先生的来意,不知如何破秦?”这位高阳酒徒慷慨激昂地说:“你带领的乌合之众,还不到一万,现在竟然要攻打强秦,这不过是羊入虎口罢了。陈留这个地方,是天下的要冲,交通四通八达。城中又积了很多粮食。我又认识县令,让我来劝说他投降,如不投降,你可以举兵攻打,我作内应,大事就可成功。”刘邦觉得有理,就采纳了郦食其的建议。
  郦食其回到县城,向县令陈说利害,希望他能投降刘邦。县令因惧怕秦法的苛重,不敢贸然从事,予以拒绝。就在当天,郦食其率众杀死了县令,并将县令人头抛到城下。一面又派人报告刘邦。刘邦见大事已成,就引兵攻打县城并大所疾呼:“将士们赶忙投降,你们的县令已被砍头了!要不然,你们也要被砍头的。”城上守军见县令已死,无意再守,遂开城投降。刘邦进城,得到了许多兵器和粮食,投降的士兵也有一万多,这样,为刘邦西进,提供了物质条件,这全是高阳酒徒郦食其的功劳。
  公元前204年楚汉相争时,郦食其又建议刘邦说:“楚汉相争久持不下,这样百姓骚动,海内动荡,人心不安。希望你急速进兵,收取荥阳,有了粮食,并且占据了险要地方,天下就归属于你了。”并说自己愿意去说服兵众将广、割据一方的齐王田广。高阳酒徒的这一建议,成为刘邦夺取天下的战略思想。
  郦食其到了齐地,向齐王晓以利害,齐王欣然同意。罢兵守城,天天和郦食其纵酒谈心。这时由于韩信乘机攻齐,为田广所误解,认为这是郦食其出卖了他,遂将郦食其烹杀。临死前,田广对他说:“你能阻止汉军,我就放了你。”郦食其说:“举行大事,就不要顾及细小的事,大的德行,我不会推辞,你也不必多说了。”说罢就慷慨就义。郦食其为汉朝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的名字却往往不为人所知道,但只要一提起“高阳酒徒”,则家喻户晓。
  -详细经历
  郦食其投奔刘邦时,已经年过六旬,堪称是“书生老去,机会方来”。他献策攻下陈留,使沛公的西征军获得许多粮草和辎重物资,解除了后顾之忧。在楚汉两军相持苦战难解难分情势被动的局面下,他建议汉王夺取荥阳,占据敖仓,获得巩固的据点和粮食补给,为日后逆转形势反败为胜奠定了基础。更有甚者,郦食其一介书生,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单骑出使齐国,游说齐王田广归顺汉王并获得成功,强大富庶、拥城73座的齐地眼看即可不战而下,这简直是不世之功。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算不如天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韩信误听蒯彻的煽惑,趁齐国防备松懈,发动突然袭击,使齐王田广误以为被骗,置郦生于百口莫辩的死地,功败垂成,以身殉职。这是韩信平生最大的一次不厚道作为,也是刘邦指挥协调方面的一大失误。
  在大汉开国谋士群中,郦食其稳健不如萧何,战略眼光不如张良,机智不如陈平。他大抵跟随何陆贾是一个级别。然而,郦生纵酒使气,疏阔狂放,跟刘邦很对脾气,很可能是汉王私心最喜欢的一个。大汉立国后,“高祖举功臣,思食其。食其子疥数将兵,上以其父故,封疥为高梁侯”,也算是不忘故人照顾烈属有始有终了。
  郦食其是陈留高阳(今河南杞县)人。平生喜欢读书,但家境贫寒,一直零落漂泊,没有丁点儿可以依靠过活的产业,混得很不如意。为了糊口,他只得放下身段,对付着找了一份看门的差事。乡里的贤士豪杰都知道郦生狂放豁达而又博学雄辩,倒也不敢小看他,县里的人都称他为“狂生”。光阴荏苒,转眼间六旬已过。
  秦二世元年(前209),陈胜项梁先后发难,起兵抗秦,一时间风起云涌,兵荒马乱。带兵巡行经过高阳发号施令的将领,犹如走马灯一般,居然达数十拨之多。郦食其知道机会来了,但他能沉得住气。他冷眼旁观,见那些将领们一个个卑微拘谨私心自用,知道他们只是过眼烟云,难成气候,便隐居不出。后来,沛公刘邦带兵攻打陈留到了郊外,而沛公手下有个亲侍骑士恰好是郦生的小同乡,沛公时常向他询问陈留一带有哪些贤豪。骑士回家探亲,见到郦生,将他的主子大吹特吹了一通。郦生见猎心喜,当下对骑士说:“我听说沛公一向高傲自大,看不起人。不过据你所说,他倒是足智多谋有大见识的伙计,这才是我愿意追随的人。老弟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下?”骑士连声说:“那简直太好了!我已经向沛公推荐过贤昆仲。沛公最看重的,就是老先生这样的奇才。没问题,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郦生说:“你就说,我家乡有位郦生,是个有学问的读书人,六十多岁年纪,身高八尺,大家都叫他狂生,他自己却不认账。”骑士说:“沛公不喜欢读书人。有些书生头戴儒冠前来拜访,沛公常常摘下他们的帽子,往里面撒尿。他跟儒生讲话,生气了就不管不顾破口大骂。你老先生要以儒生的身份去见他,那可真是哪壶不开偏提哪壶了。”郦食其说:“你尽管按我说的那样转述就是,我自有计较。”骑士点头应允。他回营后,找个机会一五一十地把郦生的话学舌了一遍。
  沛公军次高阳,驻扎下来,便派人去招郦生。郦食其到达大营的时候,刘邦正坐在床边让两位美女替他洗脚。郦生进来,看到这副模样,眉头微微皱了皱,长揖不拜,朗声说:“足下是打算帮助秦朝攻打诸侯呢,还是想率领诸侯攻灭暴秦?”
  刘邦歪着头斜着眼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郦生,却见此人“貌奇古,其额如螳螂,声音苍哑”,“眉楞骨奇高,是最特别处”。他心里说,老子本以为真是什么人物呢,原来是这么一个奇形怪状的鸟人。于是骂道:“书呆子!有首流行歌曲唱得好:‘告诉你我等了很久!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你丫难道连这个都没听过?天下人苦于嬴秦的苛政实在已经太久,诸侯们相继而起,都巴不得早点灭亡它。你却问老子是不是想帮秦朝,莫非脑子进水了?”
  没料到郦食其却笑了,说:“果真要聚集人马率领义师诛灭暴秦?瞧你那样,成吗?这可不是待客纳贤之道!”
  刘邦是何等机灵之人。他知道遇到了高人,于是立刻停止洗脚,挥退美女,端正衣襟,恭请客人上座,并貌似诚恳地说了声“对不起”。刘邦又打量了郦生两眼,不无疑惑地问:“你难道不是儒生?”郦生大声回答:“什么0儒生,俺是高阳酒徒!”两人哈哈大笑。
  郦生一下子来劲了。他本来就熟知历史,精通时务,能言善辩,口若悬河。进入了状态,更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绘声绘色引人入胜。郦食其跟沛公神侃起他倾心研究颇有心得的六国合纵连横的策士们如苏秦张仪的故事,刘邦听得如痴如醉。
  沛公一见郦生果然有料且不俗,不由大喜,当即令侍从奉上精美的酒菜,两人开怀痛饮,极平生之欢。末了,刘邦请教道:“依先生看,我们下一步棋该怎么走?”郦生说:“你虽说收罗了万儿八散兵游勇,其实那不过是些乌合之众,战斗力有限。如果想贸然倚靠这支力量西征灭秦直捣虎穴,无异于暴虎冯河以卵击石,实在毫无胜算。陈留这地方是交通要冲,四通八达,现在城内又积存了许多粮草。我和陈留县令交情不错,愿意替你跑一趟,去劝说他归顺。万一这厮不肯,你就发兵攻打,我设法里应外合,肯定可以得手!”刘邦拍案道:“好计!”两人一边喝酒,一边鬼鬼祟祟咕咕哝哝商量好相关细节。
  战略要地陈留果然不战而下,沛公西征的后顾之忧得以解除,并获得了大量军资粮秣和兵员补给,力量大增。
  牛刀小试,克奏肤功。刘邦尝到甜头,更加喜欢和信任郦生,封他为广野君,郦食其就此成为兴汉集团的重要谋士,为刘邦帮忙帮闲。有事时,他经常作为说客出使各方,发挥了武力有时也难以奏效的作用,而且除了费一点唾沫星子之外,几乎是无本生意。没事的时候,他便陪刘邦喝酒吹牛,日子过得逍遥自在,不亦乐乎。
  秦二世三年(前207)底,沛公攻克南阳,抢占武关,打开了由东南方向进入关中的门户,周勃郦商率前锋部队直抵峣关。峣关地形险要,易守难攻,驻有重兵把守,是秦军从武关到咸阳之间的最后一道重要防线。刘邦准备乘胜强攻。张良说:“秦军战斗意志尚未崩溃,仍然具有相当强的战斗力,强攻代价太大,弄不好就会旷日持久僵在这儿,让项王或者别人得了先机。这不是上策。不如派人在山上多张旗帜虚张声势作为疑兵,同时派郦食其、陆贾一起去游说秦将,威胁利诱因势利导。”刘邦对张良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自然照办。两大谋士联袂出使,果然不辱使命,秦将被他们说动,想与西征军联合。刘邦打算照准。张良又说:“这恐怕只是守将贪利叛秦,他手下的将佐士卒还不一定会服从。不如乘着秦军麻痹大意突施攻击,一定可以大获全胜。”郦生、陆贾都附和张良的意见。于是刘邦率兵悄悄绕过峣关,越过蒉山,乘其不备,发动突然袭击,取得大胜。这其实不妨看作是郦生使齐故事的另一种版本,只不过这次是喜剧而后来是悲剧而已。刘邦部楚军又连败秦军于蓝田(今陕西蓝田),逼近秦都咸阳。高阳酒徒郦食其再建新功。
  汉三年秋天,楚军猛攻荥阳,终于得手,汉军退守巩、洛。项王听说韩信攻破赵国,彭越又在梁地搅得四处冒烟,便分派军队前去支援,没能集中全力因利乘便全歼正面汉军主力,错过了一个难得的一举奠定胜局的良机。刘邦屡战屡败狼狈不堪甚至一度逃回关中,但他与项羽性格正好相反,沉静坚韧,在最危急的当口,宁可自己苦苦撑持,仍然决不放松在北线的战略攻势:他将希望寄托在韩信身上。韩信七月间即已奉命挟连胜之威势,准备攻打齐国,但却迟迟没有行动。汉王长期处于被动,老胳膊老腿都好几次挂花,师老兵疲,看不到胜利的曙光,一时间心灰意冷,打算放弃成皋以东地盘,与楚国讲和。
  郦生建言说:“我听说知道天道的人,帝业可成;不知道天道的人,痴心妄想而已。王者,以民众为天;民者,则以食为天。敖仓这地方,早就是天下粮谷的集散地,我听说那儿储藏的粮草简直吃用不完。楚军攻下荥阳,竟然不知坚守敖仓,却引兵东进,只留部分士卒分守成皋,坐失地利,这是老天爷在帮助大汉啊!现在,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楚军已形同强 之末,攻破它不是难事,大王却要自行撤退放弃这样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我真是搞不懂!再说,两雄不并立,一个鸡笼关不住两只-公,楚汉相争迟迟难决胜负,百姓因此长期骚动不安,海内为之动荡不已,农夫不能下地耕耘,女工不能上机织布,普天之下人心惶惶无从安定没有归属。”
  刘邦说:“别跟老子废话!你倒是拿出具体办法来啊!”
  郦食其接着说:“我建议立马进兵,再占荥阳,牢牢占据敖仓的粮库,扼守成皋的险要之地,塞断太行山的道路,控制蜚狐口要道,掌握白马津渡口,向诸侯们显示汉军已占据有利地形并形成克敌制胜的态势,让那帮随风倒的家伙见识厉害知道趋归。如此一来,天下人都会弃楚投汉,江山就是大王的了。现在燕、赵已经平定,东方的敌对势力除楚国外,就剩下齐国了。目前齐王田广拥有沃野千里的齐鲁大地,田间又率兵20万驻守在历城,厉兵秣马。诸田根深蒂固势力强大多诈善变,齐地背海面河地势险要,济南又靠近楚都彭城,你即使派几十万军队去攻打,也很难计算猴年马月才能克奏肤功。我倒是愿意试一试,看能不能凭三寸不烂之舌,劝说齐王归顺,争取兵不血刃不战而屈人之兵,把那个失之交臂的万户侯弄到手。”汉王大喜,道:“真有你的!”当即吩咐为郦生打点行装。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刘邦、郦食其这对物以类聚异常投契的君臣当晚放开心怀,痛饮狂歌,尽欢而散。谁都没料想到的是:这居然是泗水亭长与高阳酒徒共享的最后一顿晚餐。
  郦生来到齐国,受到去意徊徨找不着北的齐王田广和齐相田横的盛情款待。他一见便知有戏,更加来劲,酒足饭饱之后,便摇动如簧之舌,款款而谈。
  他问田广:“大王可知道天下的人心所向吗?” 齐王说:“难说,不知道啊。依先生高见呢?” 郦食其说:“当然是归向汉王!” 齐王说:“敢问你这样说的依据何在?” 郦生就将他精心准备的一大套长篇说词和盘托出。他说:汉王率先攻入咸阳,但项王却违背成约,让他改王汉中。项王随后又迁徙并杀害了义帝,大逆不道。汉王闻讯,即率军还定三秦,东出函谷关,讨伐项王,伸张正义。同时收集天下各方的力量,扶立六国诸侯的后裔,攻下了城邑土地就把它们赐予有功的将领做王侯,获得了财物就都赏给手下的士兵,与天下人分享利益,绝不独吞独食过为己甚。因此,英雄豪杰和才人贤士都乐于为他所驱使。而项王则刚好相反,他本来就有背信弃义的恶名和杀害义帝的罪责,又对人家的功劳视而不见毫不上心,对人家的过失却耿耿于怀,将士们打了胜仗得不到奖赏,攻拔了城池得不到赐封,任人唯亲,一意孤行,不是他本族项姓的人压根别指望当权主事,结果导致天下人都反叛他,贤士豪杰都怨恨他,无人愿意为他效力卖命,逐渐成为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失败是迟早的事。所以我说,江山将归属于汉王,是坐着就可以算定的啦!汉王从汉0兵,平定关中,翦除三王;北渡黄河,攻灭魏豹;东出井陉,阵斩陈馀;北向幽燕,传檄而定:这些并不是单靠人的力量,而是仰赖上苍的洪福啊!现在,西部的正面战场,汉军已经牢牢占据大粮库敖仓,又刚刚重新夺回并扼守住了战略要地成皋,控制了白马津渡口,塞断了太行山隘道,掌握了蜚狐口要冲;南边,英布的力量正在集结;东面,彭越刘贾让项王麻烦不断疲于奔命顾头就顾不了尾;北线,战无不胜的韩信正在厉兵秣马,下一个攻击目标眼看就轮到大王你了。所以说,依我看,天下大势的走向已经十分明显。为大王计,不如及早归顺汉王,齐国可以保全,一切实际利益都不会受到影响,有万利而无一弊。否则,大军压境,玉石俱焚,危亡的结局顷刻而至,那时后悔就来不及了!愿大王深思。
  齐王田广本来就与项羽之间存在杀父深仇。他的父亲,就是最先起兵反叛项羽的田荣。项羽亲征齐地,田荣兵败被杀,其弟田横拥立乃兄之子田广继位,继续与楚军抗衡。正是因为齐军吸引了楚国的注意力和力量,才让刘邦有机会乘虚而入回定关中。而刘邦长驱直入一度攻占楚都彭城,迫使项羽不得不从齐地抽调楚军精锐回救根本,从而大大减缓了齐国的危机和压力。汉、齐两国客观上起了战略策应作用,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反楚同盟。在感情上,诸田无疑是倾向刘邦的。如今楚河汉界,非此即彼,审时度势作出选择,自然以投靠汉王的可能性大得多。这也是郦生经过精算后有恃无恐志在必得的缘由。
  田广与叔父兼丞相田横对了个眼神,当时没有说话。经过反复计议,这对叔侄认为郦生言之有理,并非危言耸听,就采纳了他的建议,派遣使者向汉王致意。东线无战事,心里的一块石头终算落了地,诸田放下心来。他们很喜欢也很感激郦生,就留他多住些日子,天天置酒高会寻欢作乐。郦食其更是以为大功告成,万户侯行将到手,志得意满,乐不思汉。正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一个偶然的变故,改变了一切。
  韩信在刘邦的一再敦促下,率军东征,正准备从平原渡口渡越黄河,对齐国下手。他这时得到情报,说郦食其已经成功劝说齐国归降,毋庸动武;而齐国原先为了抵御汉军东进的兵锋,派大将华无伤、田解率重兵驻屯于历下,严阵以待,这时也解除了戒备,一片和平气象。韩信认为既然没有仗可打,便打算停止前进。
  好事之徒无所不在,策士蒯彻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个。他挑动韩信说:“汉王诏令将军攻打齐国,催得很急,他只不过是另派密使进行劝降活动试试运气罢了,与你何干?难道明令你停止进攻了吗?你怎么能不打了呢?再说,郦食其这个人,不过是个摇唇鼓舌的好大喜功之徒,他单骑入齐,卖弄三寸不烂之舌,如果真的做成无本生意单凭口舌便降服了拥有70多个城池的齐国,那也会反衬出你很没面子。将军统兵数万,历时年余才攻下赵国50多座城池。这样看来,你做了好几年大将军,反倒不如一个书生劳苦功高了!”这番话具有很强的煽惑力,韩信听进去了,他决定继续进军。其实这个时候,刘邦派来传达最新命令的使者已经在半路上了。
  蒯彻自己就是著名的舌辩之士,曾有过堪称辉煌的成就,创造过一项记录。他在群雄起事之初,成功说服秦朝的范阳令徐-诚陈胜派去攻略赵国故地的部将武信君武臣。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燕赵之地闻风而降的城池达30多座,蒯彻一时间风光无限。眼看这项记录就要被郦生成倍地打破了。他之所以极力说动韩信出兵搅了郦生的好事,很难说没有一种同行之间的嫉妒心在当中作怪。
  汉四年(前203)冬十月,汉军渡过黄河,突袭历下。毫无戒备的齐军措手不及,一败涂地,汉军前锋直薄齐都临淄。这样,就让郦食其的处境一落千丈,被视为“死间”,陷于百口莫辩的苦境。田广得悉汉军逼近的消息,紧急召见郦生,正颜厉色地说:“天地良心,我待先生不薄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如何解释?你如果能让汉军撤退,就一切好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油锅都为你准备好了,就在那边!”
  郦食其的心情异常复杂。他先是在心里埋怨韩信不该多此一举,也略略有点责怪汉王的命令与信息衔接不够及时,又觉得愧对诸田。但事到如今,作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而且既然已经开仗,就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岂是说收就收得住的?田广那番不由分说而且带有明显威胁口吻的斥责,更是让他产生了强烈反感。郦生想:反正老子问心无愧,只是已经无须解释了。不就是一个死吗?吓唬谁呀!老子吃你这一套?人生自古谁无死?活一百岁最后还不是一个土馒头打发了事?这样阴差阳错功亏一篑死于非命,也算是奇人奇死破天荒吧?如此好彩,认了!汉王日后会不会想俺?韩信心里头有没有愧?……
  郦生的心情转而异常平静,他什么都不去想了。他笑着对齐王说:“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老子懒得与你废话了!”说完,他提起衣裾,奋力一跃,自己跳进了沸腾的油锅!
  勇哉郦生,悲哉郦生,壮哉郦生,惜哉郦生!
  -后人评价
  王夫之对其评论
  毒天下而以自毒者,其唯贪功之人乎!郦生说下齐,齐已受命,而汉东北之虑纾,项羽右臂之援绝矣。黥布,盗也,一从汉背楚而终不可叛。况诸田之耿介,可以保其安枕于汉也亡疑。乃韩信一启贪功之心,从蒯彻之说,疾击已降,而郦生烹;历下之军,喋血盈野,诸田卒以殄其宗。惨矣哉!贪功之念发于隐微,而血已漂橹也。
  挽联
  后人为高阳酒徒郦食其写下这样一幅挽联:
  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 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
  清代的吴保初
  谁为天下奇男子? 臣本高阳旧酒徒。 正则怀沙终为楚, 子胥抉目欲存吴。
  -文言文
  郦生食其者,陈留高阳人也。好读书,家贫落魄,无以为衣食业,为里监门吏。然县中贤豪不敢役,县中皆谓之狂生。
  及陈胜、项梁等起,诸将徇地过高阳者数十人,郦生闻其将皆握龊好苛礼自用,不能听大度之言,郦生乃深自藏匿。后闻沛公将兵略地陈留郊,沛公麾下骑士适郦生里中子也,沛公时时问邑中贤士豪俊。骑士归,郦生见谓之曰:“吾闻沛公慢而易人,多大略,此真吾所愿从游,莫为我先。若见沛公,谓曰‘臣里中有郦生,年六十余,长八尺,人皆谓之狂生,生自谓我非狂生’。”骑士曰:“沛公不好儒,诸客冠儒冠来者,沛公辄解其冠,溲溺其中。与人言,常大骂。未可以儒生说也。”郦生曰:“弟言之。”骑士从容言如郦生所诫者。
  沛公至高阳传舍,使人召郦生。郦生至,入谒,沛公方倨床使两女子洗足,而见郦生。郦生入,则长揖不拜,曰:“足下欲助秦攻诸侯乎?且欲率诸侯破秦也?”沛公骂曰:“竖儒!夫天下同苦秦久矣,故诸侯相率而攻秦,何谓助秦攻诸侯乎?”郦生曰:“必聚徒合义兵诛无道秦,不宜倨见长者。”于是沛公辍洗,起摄衣,延郦生上坐,谢之。郦生因言六国从横时。沛公喜,赐郦生食,问曰:“计将安出?”郦生曰:“足下起纠合之众,收散乱之兵,不满万人,欲以径入强秦,此所谓探虎口者也。夫陈留,天下之冲,四通五达之郊也,今其城又多积粟。臣善其令,请得使之,令下足下。即不听,足下举兵攻之,臣为内应。”于是遣郦生行,沛公引兵随之,遂下陈留。号郦食其为广野君。
  后,使郦生说齐王。淮阴侯闻郦生伏轼下齐七十余城,乃夜度兵平原袭齐。齐王田-汉兵至,以为郦生卖己,乃曰:“汝能止汉军,我活汝;不然,我将亨(通“烹”) 汝!”郦生曰:“举大事不细谨,盛德不辞让。而公不为若更言!”齐王遂亨郦生,引兵东走。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有删改)
  参考译文:
  郦食其是陈留高阳人。他非常喜欢读书,但家境贫寒,穷困潦倒,连供自己穿衣吃饭的产业都没有,只得当了一名看管里门的小吏。(尽管)如此,县中的贤士豪强却不敢随便役使他,县里的人们都称他为“狂生”。
  等到陈胜、项梁等人反秦起义的时候,各路将领攻城略地经过高阳的有数十人,但郦食其听说这些人都是一些龌龊、喜欢烦琐细小的礼节的人,并且刚愎自用,不能听宏伟的抱负之言,因此他就深居简出,隐藏起来。后来,他听说沛公带兵攻城来到陈留郊外,沛公部下的一个骑士恰恰是郦食其邻里人家的儿子,沛公时常向他打听他家乡的贤士俊杰。骑士回家,郦食其看到他,对他说道:“我听说沛公是轻慢的人,但他有许多远大的谋略,这才是我真正想要追随的人,只是苦于没人替我介绍。如果你见到沛公,可以这样对他说,‘我的家乡有位姓郦的书生,已有六十多岁,身高八尺,人们都称他为狂生,但是他自己说并非狂生。”’骑士回答说:“沛公并不喜欢儒生,许多人头戴儒生的帽子来见他,他就立刻把他们的帽子摘下来,在里边撒尿。在和人谈话的时候,动不动就破口大骂。所以您最好不要以儒生的身份去向他游说。”郦食其说: “你只管照我教你的这样说。”(骑士回去之后)就不慌不忙地把郦食其嘱咐的话告诉了沛公。
  沛公来到高阳,在旅舍住下,派人去召郦食其前来拜见。郦食其来到旅舍,去拜见沛公,沛公正坐在床边让两个女人为他洗脚,就叫郦食其来见。郦食其进去,只是作了个长揖而没有倾身下拜,说:“您是想帮助秦国攻打诸侯呢,还是想率领诸侯灭掉秦国呢?”沛公骂道:“你这个没用的儒生! 天下的人同受秦朝的苦已经很久了,所以诸侯们才陆续起兵反-秦,你怎么能说帮助秦国攻打诸侯呢?”郦食其说:“如果您下决心聚合党徒,召集义兵来推翻暴虐无道的秦王朝,那就不应该用这种傲慢的态度来接见性情谨厚之人。”于是沛公停止了洗脚,起身,把郦食其请到了上宾的座位,并且向他道歉。郦食其于是谈了六国合纵连横所用的谋略。沛公很高兴,命人端上饭来,让郦食其进餐,然后问道:“那您看我们该用什么计策呢?”郦食其说道:“您把纠合之众,散乱之兵聚集起来,也不满一万人,如果率领他们直接和强秦对抗,那就是探虎口啊。陈留是天下的交通要道,四通八达的地方,现在城里又有很多存粮。我和陈留的县令很是要好,请您派我到他那里去一趟,让他来向您投降。他若是不听从的话,您再发兵攻城,我在城内又可以做内应。”于是沛公就派遣郦食其前往,自己带兵紧随其后,这样就攻取了陈留。赐给郦食其“广野君”的称号。
  后来,派郦食其游说齐王。淮阴侯韩信听说郦食其不用武力已拿下齐国七十多座城池,就夜里带兵渡过黄河,到达平原(地名),偷袭齐国。齐王田广听说汉兵到了,认为是郦食其出卖了自己,就说:“你能制止汉军,我就让你活下来;否则,我就烹了你!”郦食其说:“能干大事的人都不拘于细节,有高尚道德的人做事从不推托不前。我不会再替你游说了!”齐王于是烹了郦食其,然后率兵向东逃跑。
  [以上内容由"我还是恶人"分享。]


郦食其相关
经历历史事件:
成皋之战 (公元前205年--公元前203年)

相关成语:
相关人物:
张良 (前250前186) 秦末汉初杰出的谋士
汉高祖刘邦 (前256前195) 汉朝皇帝,中国古代十大贤君
郦食其 (?~前203) 楚汉传奇

相关影视:
电视剧《楚汉传奇》 2011年 石维坚 饰 郦食其

同年(公元前203年)去世的名人:
龙且 (?~前203) 项羽帐下五大将 江苏省宿迁宿城区
周苛 (?~前203) 西汉开国功臣 江苏省徐州沛县

下一名人:李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