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南省 > 常德市 > 石门人物

龙在前


  1926年4月8日晚,常德市救国义勇队队长滕代远、省立二师学生义勇救国队队长龙家泉从桃源回到二师,在理化教学楼上-,介绍声援省二女师(桃师前身)-情况,孙文主义学会的右派学生肆意扰乱会场。待散会时,一伙身强体壮的右派学生,手待木棒和小刀直捣会场,狂喊乱打,30多名左派学生身负重伤。混乱中,滕代远用梭标剌死右派学生邓永祥,龙家泉和一个姓马的学生戳瞎右派学生邹子宽的右眼。顿时,楼上楼下的学生撒石灰的,甩石头的,用棍棒乱扫的,和哭哭叫叫的,乱成一团。滕代远和龙家泉趁机跑进省二中宿舍,扮成小贩,连夜向长沙方向逃去。-当局当即逮捕了0常德地委委员蒋兆骧和党员许和均、李光文四人,并悬赏捉拿滕、龙二人。这便是名噪一时的“二师-”。
  二师-的主要当事人之一的龙家泉,号龙在前,化名龙思奇、覃事齐、张再平、张树平、绰号龙勾子,1903年7月出生于石门县新关镇新关村一个农民家庭。
  龙在前少年丧父,在母亲的抚养下,念完高等小学,1924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立二师,1926年由蒋兆骧、许和均介绍入党。“二师-”以后,龙在前转赴长沙,考入湖南省立长沙中学高师部就读,在省总工会兼任教育总干事。从此以后,二十多年内,他历任石门县委委员、红四军一师一团-表,五(峰)长(阳)鹤(峰)石(门)桑(植)五县联合0代主席,慈利县委-(未到职)、红四军特派员、湘鄂川黔省0肃反委员等职,在湘鄂边区革命的舞台上曾主演过一幕幕威武雄壮的活剧。
  率先- 威震津澧
  1923年寒假,在省高等师范读书的龙在前邀集在长沙、常德读书的石门学生组成“石门旅外学生回乡工作团”,自任副团长,回乡发展群众闹革命。当时,石门政治腐败不堪,把持县政的头号劣绅是晚清举人盛贤庭、秀才龚星伯、王渠吾等,他们鱼肉农民,武断乡曲,新上任的县太爷如不首先拜谒他们,他们便暗下绊子。农工运动兴起,这些劣绅所在乡村农民慑于其淫威,不敢结社-。龙在前深感“欲求石门民气高涨,必须剪除盛和龚王”。时机终于来临。“工作团”接到县党组织通知。1927年正月十二,旧0走卒王裕元请年客,借此巴结龚王等头面人物。龙在前和同志们商量,立即定出方案,决定组织学生联合新关农民协会迅即扣人。这天清晨,龙在前即派新关农协会员埋伏在县城西北角夹板峪,以防事发,土劣们组抢人,另带一批学生“恭侯”王家屋后,早饭过后龚星伯雍雍走下城东的红土坡,前来县城王家赴宴,一群学生出其不意,蜂涌到龚的面前将其-。旧0录事曾茂斋正在王家作客,学生们一见这个平日为虎作伥的帮凶,怒从心起,一同将他逮捕,东家王裕元奴性不改,出面为他们说情,惹怒了学生,干脆三个坏蛋一索牵。押解土劣的队伍行至夹板峪,与埋伏在那里的会员汇合,声威大振,沿途又是唱歌又是喊口号,浩浩荡荡,到安乐桥就处决了这三个坏蛋。接着龙在前又同县委委员曾庆轩等领导学生和工农群众捉拿唐鸿章、郭笏卿等石门大土豪,大大震慑了石门的反动势力。长沙《大公报》就此发表了消息。这几把火一烧,一向闭塞的石门山乡,农工运动如火如荼地燃烧起来。
  “马日事变”后,龙在前从长沙返回石门,参加了-石门整理委员会,任组织干事,实际上以此掩护仍从事地下革命工作。这年秋,湘西特委组织秋收-和年关-,龙在前被任为石门-队长,参加石门县委。
  年关逼近,石门县委决定首先在新关、南圻-。腊月二十八、二十九,龙在前即在新关自己家内秘密-,二十多人参加,议定了-的12件事。除夕晚上,大家吃罢团圆饭,就开始行动:脸上抹黑灰,头上缠头巾,手提马刀,肩荷鸟枪,直往南圻进发,准备去杀石门警察所所长上官嗣西和其父不法土豪上官纯斋。岂料,他们闻讯先逃,队员们将上官家放了一把火。回新关途中,碰上了反对0而力主抹煞斗争的“亲爱党”组织委员喻耀先,即将他杀掉。回到新关又准备去杀新关自治局长邓楚庆和新关区区长喻云廷。队员们来到他们住宅,其人已经逃走,队员怒不可遏,烧掉了他们的房子。回头又去找区大队长熊清河算账,此时,熊清河在床上抽大烟,被我队员拉下,一刀结果了性命。与此同时,县委在磨市,渫阳先后举行了-。
  -发生后,-县0迅即饬派警察密拿我-队员。先后有三人被捕。龙在前尚不知内情,仍若无其事,信步在石门城街,被人“点水”,捕进衙内。正待关进监狱,守门狱卒向龙使了个眼色,龙在前会意,拔腿就跑,越墙而逃。恰遇地下党员陈绍庆的母亲关门去洗衣,龙趁机躲进她家,狱警赶来已不知去向。龙在前星夜逃往石门西北乡,与曾庆轩、陈奇谋继续执行-计划,扩大了年关-战果。
  跟随贺龙 驰骋湘鄂西
  石门年关-遭到了敌人的残酷镇压,制造了“石中惨案”,查封了龙在前的老家,将龙的财产全部充公,且悬赏捉拿龙在前,龙在前潜入石门地方武装罗效之部。入秋,罗效之被川军招抚为团长,龙在前愤而离开,化名张树平,暂避慈利岳父家,好友劝他不搞0了,他说:“砍破脑袋我也要干”!小住几天,他把大女寄养下来,就带着妻子和小女扮成难民,去桑植找贺龙。他们餐风露宿,暗中打探,迂回寻找。一个月后,终于在桑植石堤溪找到了贺龙部队,这时贺龙正率主力在施鹤一带转战,贺龙驻桑植的部队便把龙在前三人和其他青年学生暂时安排在贺大姐(香姑)部队中,龙任政治指导员,搞宣传工作,经常在桑植内半县五道水、毛坝一带开展打土豪劣绅活动。1928年冬,贺大姐派龙在前、温练之回石、慈收缴民间散枪,因形势险恶,未能完成。1929年元月,龙在前回到贺龙部队,受到了贺龙的热情接待,被委为红四军第一路一团-表。龙在前决心跟贺龙干一辈子,冲锋在前,并将自己的名字由龙家泉改为龙在前。2月,鹤峰县委成立,为巩固新政权,贺龙抽调一批干部到地方,龙在前就是其中一员,他出任鹤峰县委委员。5月,红四军从鹤峰回师桑植,再次解放了桑植城,建立了苏维埃。-惊恐万状,派十九师师长陈渠珍、驻永顺团长向子荣进犯桑植。当时,红军仅2000人,一师一团团长贺桂如、政委龙在前奉命驻西门外河街口。6月27日,贺桂如、龙在前获悉陈泽勋派营参谋长刘汉元前往永顺向子荣处策划“进剿”红军事宜,即派兵追赶到苦竹河,将刘捕获审讯,押到桑植处决。7月初,向子荣、周寒之进犯桑植,我一团设伏龚家嘴,沿河向上堵截。二、四团也相应布防,专候敌人前来。待敌人刚过完渡,我军凭借有利地形,向敌人发起猛烈冲锋,敌人措手不及,乱成一团,大部分被打死、淹死,敌副团长周寒之当场击毙。一、四团战功突出,受到贺龙嘉奖。向子荣恼羞成怒,7月中旬率3000人马气势汹汹向桑植城扑来,贺龙巧施空城计,全军撤到城外设伏待敌,14日凌晨,敌人从赤溪河流渡过澧水进入城内。上午9时,贺龙在梅家山一声令下,红四团从高家坪过河直冲东门,敌人猝不及防,慌乱打枪,随贺龙埋伏在梅家山的贺桂如、龙在前即率部急追,敌人狼狈鼠窜,二、四团迎敌撕杀。龙在前即率兵一部从罗家庄绕过猪龙关进入赤溪河后面,与正面迎敌的红军对敌军进行包围之势。敌人陷入重围,加上澧水猛涨,前进不得,后退不能,被杀得尸横遍野,我俘敌人千余,取得了红四军成立以来的第一大胜利,龙在前所率一团对战局起到了重大作用。
  9月,敌独立十九师陈渠珍部偕同桑植团防为前防,吴尚师殿后,又拼凑周燮卿、罗效之等部两万余人合围桑植,我军避实就虚,向桑鹤边界转移。10月20日下着小雨,烟雾朦胧,敌人尾追而来,此时红五团伍琴甫叛变,敌军抢占了有利地形,红军处境不利。我红一、四团多次发起冲锋,均被敌火力压在山梁下的丛林中,贺桂如、龙在前、陈宗瑜亲自带20多战士冲锋,贺、陈中弹牺牲。龙在前双眼冒火,拉起队伍继续冲锋,仍被压了回来,一颗子弹打中了龙在前的帽子,他仍奋不顾身。这一仗,从凌晨打到了下午,我方伤亡四百余人。后转移湖北宣恩、湖南石门一带游击。龙在前紧跟贺龙转战湘鄂边,攻占津市、石门、收编川军,为开辟扩大革0据地,曾立下汗马功劳。
  1931年3月30日至4月3日,湘鄂边分特委在五峰长茅司召开五县-会,正式成立湘鄂边联县0,在五里坪办公,由向经武担任主席,5月向病故,龙在前代理主席,他在一年多的任期内,和边特委一道,发展党组织,重新分配土地肃反镇反,领导春荒斗争,举办边区军政干部训练班。为巩固发展革0据地,进行了大量工作,他日以继夜,有时竟通宵达旦。1934年10月,湘鄂川黔省成立,成在前出任省肃反委员,也执行了一些错误路线。
  辗转南北 寻找红军
  1935年8月,蒋介石调集十万兵力大举进犯湘鄂川黔省。由贺龙、任弼时率领的红二、六军团撤离永顺,率军北上抗日。龙在前随军长征,在抢渡金沙江战斗中,右肩负伤,腹患痢疾,不能随军前行,组织上安排他到附近一户农家养病,与大队伍失去了联系。一个月后,龙在前病伤略愈,便扮作乞丐沿途讨饭,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慈利岳父家,与妻儿相见,小住两月,伤势痊愈。龙在前决心携眷赴延安,寻找党组织,参加抗日战争,辗转到北平,已身无分文,当局又层层设卡,无法前行,只得靠亲友救济糊口,数月后,经好友肖伯亨介绍,以覃事齐之名到山西大同扶轮子教小学。1937年秋,华北抗日失利,日寇逼近大同,龙在前去延安已不可能,只得携眷回湘。时肖伯亨在永顺任八区专员,经同乡介绍,他到永顺八区专置工作,更名龙思奇。当时是国共合作时期,他人在白区心在苏区,仍常寻找党组织。1939年,肖伯亨离职,龙在前被-永顺专署革职,又归桑梓执教。次年再随好友邓运生到永顺,任省立八师总务主任,不久升为会计主任。他思想进步,多与进步人士接触。这时,学校聘来原永顺县-特派员刘思奇任事务主任。刘常因报账手续不全,受到会计室的约束,便怀恨在心,加之风闻龙思奇曾参加红军,便于1943年5月向八区专员顾加齐告密,龙即被捕。后经多方营救,得以出狱,改任八师教职员工福利社经理,经营印刷业务。这时,由于他多方找党,终于与巴东地下党组织取得了联系,他高兴得流下了热泪。他即串联一些热血青年,秘密印刷革命传单,他并以龙顺科的笔名,亲自撰写革命文章
  一心向党 英勇牺牲
  1946年7月,-右派(CC派特务)张中宁到永顺任八区专员,原来在“二师-”中被刺瞎右眼的邹子宽任永顺县教育局长,处境对龙极为不利。这时龙在前由于平日与八师的一些进步学生过从甚密,时常流露出对-当局不满的情绪和言论。引起了原永顺县--长、八师训育主任王海云等人注意。他们共同向-湖南省党部、省教育厅、八区专员公署、永顺县0告密。罪名是:龙系0地下赤色危险分子、阻止学生参加三青团,继续秘密开展地下活动。
  张中宁闻报,冷冷一笑:“二师的英雄,你也有今天”。随即设下捕杀龙在前的圈套。
  1946年7月30日(古七月初三)清晨,红日刚露出一半,又被一片乌云遮住。打了夜工的龙在前正在山边锻炼,被校长彭婠嫆告知:早餐后装一船桐油下沅陵卖,再买回一些书籍纸张和文具。龙在前正好借机外出联络,便欣然同意,船行二十余里到那子溪,突然从岸边草丛窜出十多个土匪模样的大汉厉声高呼:“停般检查!停——船”!“再不停船,老子就不客气了”。龙在前一惊,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习惯地摸摸腰间。船主怕事,将船靠岸。龙在前起身给那些岸上人递烟。一胡子对龙在前说:“你是龙老师吗?上岸吧!”龙就这样被带走了,而船上货物未动。船主吓得六神无主,忙回校报告校长。彭婠嫆随即报告专员张中宁。张中宁闻报假装一“惊”,当着众人说,“有这种事?我马上派警察查办匪徒,救回龙老师”。彭婠嫆临走还和张中宁相视一笑。后据汇报,那子溪一带并无土匪踪迹。
  情况原来是这样:省府密令捕杀龙在前,张中宁即与永顺警察精心策划;先通过八师内线为龙的行动作出安排,再派警察分队长田大相率十多人扮成土匪,提前到龙下沅陵必经地那子溪拦截。警察抓到龙在前以后,连忙把他关进永顺城附近的培英阁待命。龙在前知道凶多吉少,星夜趁看守不备之际逃出阁外,警察人多,四方搜寻,又抓了回来,转押到永顺城西对面王家坡的碉堡内,与专员公署仅一水之隔、一里之遥。-当局感到事关重大,怕事泄棘手,专员公署连夜召开特种工作报告会研究,并由周海寰、张炳坤、沈锦华、王昌运、肖翊屏等6人组成了临时审讯班子,突击提审。次日,张中宁“出巡”龙山。夜半,刽子手即先将龙用布蒙上眼睛,由县党部-王昌运严刑逼他交出活动和同党,龙在前守口如瓶。敌人恼羞成怒,棍棒交加,龙在前的胳膊、双腿被打断,眼睛上蒙的布被撕下了,龙在前失去了知觉,又被冷水泼醒。敌人仍在逼问:
  “你们的地下组织设在哪里?还有哪些同伙”?
  龙在前吃力地蠕动着嘴唇,眼睛里射出愤怒的目光,良久,良久,不禁使色厉内荏的匪徒们打了个寒颤。接着龙在前的双眼被挖掉,四肢被砍掉,仅剩下一个血糊糊的肉坨。他们为了不留痕迹,又移尸数里外,沉尸董家潭。事后,特务王海云不能不惊叹;龙在前被挖了眼睛,断了手脚,却不哼一声。
  龙在前被害之后,善良的八师师生和永顺县城人民天天相互查询:龙老师几时回校?当局何时侦破龙老师失踪一案?纷纷-省府、专署。省府-电询此案,“出巡”龙山的张中宁只得回电诳称:“0党分子龙思奇,于逮捕拘留期间,因病身亡,别无他故”。在那魔鬼舞蹁跹的年代,一桩惊天地而泣鬼神的谋杀案,就这样三言两语被掩饰过去。
  解放了,历史本应还龙在前被谋杀案的真面目,可是因种种人为的原因,却让它蒙上了灰尘。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1982年,龙在前被蒙冤才得昭雪。这年3月,经省0核准追认龙在前为烈士,为了缅怀先烈,永顺县在他曾执教的八师旧址,建起了巍峨的纪念碑,幸幸学子,四方来客,念其碑文,无不感动。龙在前的名字,将与日月同辉。
  [以上内容由"孑孓子"分享。]


同年(公元1926年)出生的名人:

下一名人:陈振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