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江西省 > 宜春市 > 樟树市人物

刘敞


[][公元1019年-1068年,北宋史学家、经学家、散文家]

  刘敞(1019~1068) 北宋史学家、经学家、散文家。字原父,世称公是先生。临江新喻(今江西新余市)人。庆历六年(1046)进士。其弟□,字贡父,与敞同登科,尤长于史学,曾助司马光撰《资治通鉴》。刘敞以大理评事通判蔡州,后官至集贤院学士。与梅尧臣欧阳修交往较多。为人耿直,立朝敢言,为政有绩,出使有功。刘敞学识渊博,欧阳修说他自六经百氏古今传记,下至天文、地理、卜医、数术、浮图、老庄之说,无所不通;其为文章尤敏赡(《集贤院学士刘公墓志铭》)。他的文章颇有见解。例如《题魏太祖纪》说汉高帝哭项羽,魏武帝祭袁绍,都不是匿怨矫情,而是慷慨英雄之风;策问《孟轲教齐梁之君》说孟轲讥别人言利,而自己却讲好货不害,是讥人甚详而自任太略。这都是不同寻常的看法。此外,刘敞还有《疑礼》一文,说今之礼,非醇经也,乃圣人之徒合百说而杂编之。这也不是一般儒生的见解。关于文风,刘敞重实用而反虚浮。他的《杂说》写道:今日之俗不矜节义而皆安于富贵,尚文章,文章济理者寡而为名者重,他认为这是将来之弊。刘敞的文章比较质朴,自然流畅,近于韩(愈)、欧(阳修)。例如《送杨郁林序》说:前世之所以能治也,为官择人;后世之所以不治也,为人择官,写得慷慨激昂,很有情致。刘敞的诗流传也不少,五言、七言都不乏佳作。例如《圣俞挽词》:孤宦众人后,空名三十年,交游一时绝,诗笔四方传。简洁凝练,辞情相称。著有《公是集》54卷,有广雅书局重刻聚珍本。又有《春秋权衡》、《七经小传》、《公是先生弟子记》等。
  刘敞自幼聪明,勤奋好学,精读经书。庆历六年与弟刘攽参加丙戌科会试,同中进士。刘敞廷对时本为第一,因编排官、翰林学士王尧臣(天圣五年丁卯科状元)系刘敞的内兄,为避嫌疑,宋仁宗将刘敞列为第二,将河南邓县贾黯列为第一。
  刘敞进士及第之后,以大理评事通判蔡州(今河南汝阳县)。庆历八年(1048)十一月,因父亲去世,请假回家守丧。皇祐三年(1051)二月,守服期满,奉召还朝,试学士院,迁太子中允、集贤院。第二年,任吏部南曹、考功员外郎。同年八月,权判三司开拆司。皇祐五年(1053)四月,又权三司度支判官。至和元年(1054)八月,-起居注,九月召试,迁右正言、知制诰。次年八月,出使契丹,在契丹一年。还京后,出知扬州(今江苏扬州市)。不久又迁起居舍人,知郓州(今山东东平县),兼京东西路安抚使。接着又召返,纠察在京刑狱,并曾主试嘉祐四年(1059)的礼部考试。后因吕溱犯有过失被贬,刘敞认为吕溱过轻而朝廷罚重,与台谏官多次争论,得罪了许多人。于是有的-与执政宰辅合力攻击刘敞。刘敞自知不能在朝廷立足,适逢永兴军(在今陕西西安市)缺编,刘敞便主动请求出守永兴军。于是以翰林学士充永兴军路安抚使,兼知永兴军府事。嘉祐八年(1063)八月,奉召还朝,判三班院,徙判太常寺。英宗即位后,侍英宗讲读,深得英宗嘉许。刘敞多病,要求出守外郡,遂出知汝州(治今河南临汝县)。治平三年(1066)召还,但刘敞已病重,不能上朝,于是改集贤院学士、判南京(今河南商丘)留守司御史台。
  刘敞在朝为官时,敢于坚持原则,对于不合理的事,常常是切言直谏。嘉祐四年(1059)冬天,仁宗祭祖先,宰相按惯例率文武百官给仁宗加尊号。刘敞却认为,在灾荒之年加尊号,徒有虚名,接连四次上疏谏止,仁宗觉得刘敞言之有理,尊号就没有接受。另外,郭皇后死去二十年,仁宗命群臣合议皇后的祭礼事,刘敞又认为不合适,他的意见与执政者不合,而仁宗却采纳了刘敞的意见,免议此事。
  刘敞办事,不仅对上敢于直言切谏,而且不畏权贵。皇祐二年(1050)宰相夏竦死后,仁宗不经百官集议,赐谥号文正。刘敞认为夏竦虽有才智,但为人奸邪阴险,性贪婪,好弄权术,一生的言行与“文正”二字不合,议定谥号是臣下的事,人主不经百官讨论,便直接赐谥,是不妥当的。他三次上疏力争,夏竦终被改谥文庄。仁宗宠妃张贵妃死后,被追谥为温成皇后。有些善于逢迎者,要将温成皇后死日定为国忌日,刘敞认为不可,-切谏,仁宗只好作罢。宦官石全彬因经营温成皇后坟墓有劳绩,迁宫苑使并代理观察使。石全彬因未能真授观察使,有怨言,三天之后,仁宗果然任命石全彬为观察使,去掉代理二字。命刘敞起草任命书,刘敞封还任命,拒绝草拟委任状。石全彬终于没有得到观察使的任命。
  刘敞任地方官时,关心百姓疾苦。注意发展生产。知郓州和永兴军期间,适逢大旱,民众外逃。刘敞采取很多措施进行治理,使农业生产逐渐恢复,并有发展。于是-在外的灾民,便陆续返乡安居落业,使社会秩序安定,受到百姓的爱戴。同时为了农民的利益,刘敞不考虑个人利害,敢于得罪权贵,压抑豪强。他在知扬州时,发运使冒占雷塘民田数百顷,使许多农民没有田耕而失业。刘敞根据旧的田契,毅然将田地发还民户耕种。刘敞为官清正,曾为民平反冤狱。刘敞发现天长县富人陈氏,由于杀人被捕,暗中使用钱财贿赂官吏,不但得到释放,反而嫁祸于贫民王甲。审理者糊涂结案。王甲畏惧官吏,不敢自白其冤。刘敞另派官复审,不但不能平反,反而使王甲杀人案更不可破。于是刘敞亲自审理此案,才弄清原委,平反了冤狱。永兴军豪强范伟,在当地是大姓,冒占同姓官户户籍五十年,以此逃避徭役,把持官府,屡次犯法,当地-不敢治其罪。刘敞知永兴军,穷治其事,范亦服罪,未及受刑,刘敞被召回京任职,范伟立即翻案,拒不认罪,继任-不能决,最后由御史台复审,仍按刘敞的原判执行。
  刘敞是一位著名的经学家,学问渊博。翰林学士欧阳修每有疑问,就写成书信派人来向刘敞求教。他当即挥笔作答。欧阳修在《集贤院学士刘公墓志铭》中称刘敞“于学博,自六经、百氏、古今传记,下至天文、地理、卜医、数术、浮图、老庄之说,无所不通。”
  有一次,刘敞奉命出使契丹,契丹人带着他出古北口,故意走了许多弯路,以显示路途的遥远。刘敞熟知地理。对道路了如指掌,就质问对方:“本来有大路可走,用不了几天就可抵达中京,为什么要这么走呢?”契丹人又惊又愧,只得认错。
  契丹山地中有一种怪兽,形状像马,却能猎食虎豹,契丹人不知其名,就向刘敞打听。刘敞回答说:“这种兽就是所谓的驳。”刘敞还描述了这种兽的叫声和模样,并且告诉契丹人,在古书《山海经》和《管子》中,都有这种兽的记载。契丹人听后,敬佩不已。
  刘敞对金文亦有研究,尝得先秦彝鼎数十,考青铜器铭文,辨识古文字。因以知夏、商、周三代之典章制度,补充史籍之不足。尤长于《春秋》三传,其解经说义,与传统的汉代学者不一样,开宋学者批评汉学者之先声。
  刘敞既精通经学,又熟悉史学。欧阳修撰写《新唐书》、《新五代史》时,亦求教于刘敞。王安石、曾巩(均为唐宋八大家成员)对刘敞也很钦佩,说他博学多才。
  熙宁元年(1068)刘敞病卒于官舍。门人私下称呼他“公是先生”。
  著有《春秋权衡》、《春秋传》、《七经小传》、《春秋传说例》、《春秋意林》等,还与弟刘攽、子刘奉世合著《汉书标注》。
  


人物关系:
爷爷:
父亲:
儿子:
兄弟:
刘攽 (10231089) 北宋史学家

同年(公元1019年)出生的名人:
曾巩 (10191083) 唐宋八大家,南丰七曾 江西省抚州市南丰
司马光 (10191086) 昭勋阁二十四功臣,宋朝宰相 山西省运城市夏县

同年(公元106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刘辰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