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甘肃省 > 张掖人物

沮渠蒙逊


[南北朝][公元386年-433年]

  沮渠蒙逊(386—433年),临松(治今甘肃张掖南)卢水人,匈奴族,十六国时期北凉的建立者,军事统帅。
  沮渠蒙逊的祖先世为匈奴左沮渠,后来便以沮渠为姓。沮渠蒙逊虽为少数民族,却博览史书,还颇晓天文。史书上称赞他“雄杰有英略,滑稽善权变”(《晋书·沮渠蒙逊载记》)。所以,附近的胡人都归于他。前秦凉州刺史梁熙、后凉主吕光都奇而惮之,为此,沮渠蒙逊常整日游玩饮酒。
  隆安元年397年),沮渠蒙逊的伯父后凉尚书沮渠罗仇和三河太守沮渠麹粥随从后凉主吕光进攻西秦,吕光弟吕延因贸然追击兵败被杀。沮渠麹粥便对沮渠罗仇说:“主上荒耄骄纵,诸子朋党相倾,谗人侧目。今军败将死,正是智勇见猜之日,可不惧乎!吾兄弟素为所惮,与其经死沟渎,岂若勒众向西平,出苕藋,奋臂大呼,凉州不足定也。”但沮渠罗仇认为:“理如汝言,但吾家累世忠孝,为一方所归,宁人负我,无我负人”(《晋书·沮渠蒙逊载记》)。
  四月,吕光听信谗言,以败军之罪将二人杀死。沮渠部众万余人为二人发丧,沮渠蒙逊哭着对部众说:“昔汉祚中微,吾之乃祖翼奖窦融,保宁河右。吕王昏耄,荒虐无道,岂可不上继先祖安时之志,使二父有恨黄泉”(《晋书·沮渠蒙逊载记》)!以此号召部众结盟起兵反后凉,部众将后凉中田护军马邃、临松令井祥斩首。起兵攻克临松郡(治今甘肃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东南马蹄镇),10日之内,聚军万人屯据金山(今甘肃山丹县西南)。
  五月,吕光遣太原公吕纂率军进讨沮渠蒙逊于忽谷(今甘肃山丹西南),沮渠蒙逊兵败,逃入山中。蒙逊从兄沮渠男成响应蒙逊,起兵数千于乐涫(今甘肃酒泉东南)。后凉酒泉太守垒澄率步骑万人攻讨沮渠男成,垒澄战败被杀。沮渠男成顺势进攻建康(今甘肃高台西南),遣人说服建康太守段业反后凉,并推举其为大都督、龙骧大将军、凉州牧、建康公,建元神玺(北凉始此)。以沮渠男成为辅国将军,委以军国之任。蒙逊率众投奔段业,被任镇西将军。吕光命吕纂转兵进讨段业,不克。沮渠蒙逊乘机进攻临洮(今甘肃岷县),支援段业,与吕纂战于合离(今甘肃张掖),吕纂军大败。
  隆安二年(398年)五月,北凉主段业遣沮渠蒙逊进攻后凉重镇西郡(今甘肃永昌西),时众人普遍都疑之。沮渠蒙逊说:“此郡据岭之要,不可不取。”段业说:“卿言是也”(《晋书·沮渠蒙逊载记》)。沮渠蒙逊遂率军攻城,但10余日不下,沮渠蒙逊引水灌城,克之,俘太守吕纯而归。后凉晋昌太守王德敦煌太守孟敏皆以郡投降北凉。段业加封沮渠蒙逊为临池侯。
  六月,后凉常山公吕弘据守张掖(今甘肃张掖西北),段业又遣辅国大将军沮渠男成及王德进攻之。吕弘弃张掖向东撤退,段业遂迁都至此,后准备追击吕弘,沮渠蒙逊认为:“归师勿遏,穷寇弗追,此兵家之戎也。不如纵之,以为后图。”段业不听,说:“一日纵敌,悔将无及”(《晋书·沮渠蒙逊载记》)。遂并亲自带军追击吕弘,果被后凉军反击,大败而归,幸有沮渠蒙逊救助才免于一死。段业叹息道:“孤不能用子房之言,以至于此”(《晋书·沮渠蒙逊载记》)!
  同月,段业筑西安城,以其将臧莫孩为太守。沮渠蒙逊认为:“莫孩勇而无谋,知进忘退,所谓为之筑冢,非筑城也”(《晋书·沮渠蒙逊载记》)。段业不纳,不久,果为吕纂击败。沮渠蒙逊怕段业不能容己,便采取大智若愚的方法以避之。
  隆安三年(399年)二月,段业即凉王位,改元天玺。以沮渠蒙逊为尚书左丞。
  四月,吕光遣其二子吕绍、吕纂攻段业,段业向秃发乌孤求援,秃发乌孤遣其弟秃发鹿孤及杨轨率兵增援。吕绍认为段业等军盛,想从三门关挟山向东。吕纂说:“挟山示弱,取败之道,不如结阵卫之,彼必惮我而不战也”(《晋书·沮渠蒙逊载记》)。吕绍乃引军向南。段业准备攻击,沮渠蒙逊劝阻说:“杨轨恃虏骑之强,有窥觎之志。绍、纂兵在死地,必决战求生。不战则有泰山之安,战则有累卵之危”(《晋书·沮渠蒙逊载记》)。段业认为言之有理,遂按兵不动。吕绍知难而退,引军而回。
  隆安四年(400年)十一月,酒泉太守王德北凉,自称河州刺史。段业使沮渠蒙逊讨之。王德焚城,逃奔唐瑶,沮渠蒙逊追至沙头,大破之,虏其妻子、部落而还。
  隆安五年(401年)四月,段业忌沮渠蒙逊威名,对其逐渐疏远。以其从叔沮渠益生为酒泉太守,沮渠蒙逊为临池太守。段业门下侍郎马权俊爽有逸气,武略过人。段业以马权代沮渠蒙逊为张掖太守,甚见亲重,常轻陵沮渠蒙逊。沮渠蒙逊也惮而怨之,便用离间计,对段业说:“天下不足虑,惟当忧马权耳”(《晋书·沮渠蒙逊载记》)。段业遂将马权杀死。沮渠蒙逊对沮渠男成说:“段业愚暗,非济乱之才,信谗爱佞,无鉴断之明。所惮惟索嗣、马权,今皆死矣,蒙逊欲除业以奉兄何如?”沮渠男成说:“业羁旅孤飘,我所建立,有吾兄弟,犹鱼之有水,人既亲我,背之不祥”(《晋书·沮渠蒙逊载记》)。沮渠蒙逊见沮渠男成不同意,遂请为西安太守,段业喜出望外,许之。
  沮渠蒙逊为寻找起兵的借口,便约沮渠男成一起祭兰门山,并故意遣司马许咸向段业告发:“男成欲谋叛,许以取假日作逆。若求祭兰门山,臣言验矣”(《晋书·沮渠蒙逊载记》)。到了约定的时间,沮渠男成果然到兰门山。段业遂将沮渠男成抓捕,令其 ,沮渠男成说:“蒙逊欲谋叛,先已告臣,臣以兄弟之故,隐忍不言。以臣今在,恐部人不从,与臣克期祭山,返相诬告。臣若朝死,蒙逊必夕发。乞诈言臣死,说臣罪恶,蒙逊必作逆,臣投袂讨之,事无不捷”(《晋书·沮渠蒙逊载记》)。段业不从,令其 。
  沮渠蒙逊闻其死,便对部众说:“男成忠于段公,枉见屠害,诸君能为报仇乎?且州土兵乱,似非业所能济。吾所以初奉之者,以之为陈、吴耳,而信谗多忌,枉害忠良,岂可安枕卧观,使百姓离于涂炭”(《晋书·沮渠蒙逊载记》)。沮渠男成平素威望甚高,在沮渠蒙逊的号召下,各部众纷纷响应,至氐池时,部众已超过万人。镇军将军臧莫孩、右将军田昂等也皆归附之。段业遣武卫将军梁中庸攻讨蒙逊,梁中庸也向蒙逊请降。五月,沮渠蒙逊攻至都城张掖(今甘肃张掖西北),田昂侄田承爱开城门内应,沮渠蒙逊攻入城里,杀段业。
  六月,梁中庸等共推沮渠蒙逊为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张掖公,赦其境内,改元永安。沮渠蒙逊以从兄沮渠伏奴为张掖太守、和平侯,弟沮渠挐为建忠将军、都谷侯,田昂为西郡太守,臧莫孩为辅国将军,房晷、梁中庸为左、右长史,张骘、谢正礼为左右司马。
  时后秦主姚兴姚硕德攻后凉,大破后凉军,七月,沮渠蒙逊遂遣从事中郎李典奉表入贡于后秦。九月,沮渠蒙逊所部酒泉、凉宁二郡叛降于西凉,又闻吕隆降于后秦,大惧,遣其弟建忠将军沮渠挐、牧府长史张潜去姑臧见姚硕德,请率其众东迁。姚硕德大喜,以张潜为张掖太守,沮渠挐为建康太守。张潜劝沮渠蒙逊东迁,沮渠挐私下对沮渠蒙逊说:“吕氏犹存,姑臧未拔,硕德粮竭将远,不能久也。何故违离桑梓,受制于人”(《晋书·沮渠蒙逊载记》)!辅国将军臧莫孩也认为有理。沮渠蒙逊遂杀张潜,并下书说:“孤以虚薄,猥忝时运。未能弘阐大献,戡荡群孽,使桃虫鼓翼东京,封豕烝涉西裔,戎车屡动,干戈未戢,农失三时之业,百姓户不粒食。可蠲省百徭,专功南亩,明设科条,务尽地利”(《晋书·沮渠蒙逊载记》)。
  元兴元年二月,沮渠蒙逊领兵进攻后凉都城姑臧(今甘肃武威)。吕隆向南凉求援,南凉派广武公秃发俯檀率万骑,救援吕隆。兵尚未至,沮渠蒙逊已被吕隆击败,蒙逊留谷万余斛请与吕隆讲和。秃发傉檀至昌松(今甘肃古浪西),闻沮渠蒙逊已退,裹胁凉泽、段冢(两地在武威东)之民500余户而还。
  义熙二年(406年)九月,沮渠蒙逊袭击酒泉(今属甘肃),进至安珍(即安弥县,今甘肃酒泉东)。西凉主李嵩战败,退守城中。沮渠蒙逊撤兵。
  义熙三年(407年)九月,南凉王秃发僻檀率5万余人讨伐北凉主沮渠蒙逊。两军战于均石(今甘肃张掖东),秃发傉檀战败。尔后,沮渠蒙逊进攻南凉西郡太守杨统,战于日勒(今甘肃永昌西),杨统兵败投降。
  时南凉与北凉,各为扩展实力,相攻不息。南凉主秃发傉檀遣左将军枯木等讨伐北凉主沮渠蒙逊,掠获临松(今甘肃张掖南)居民千余户而还。旋沮渠蒙逊讨伐南凉,兵至显美(今甘肃武威境),也挟其民数千户而去。南凉太尉秃发俱延复征蒙逊,大败而归。
  义熙六年(410年)三月,秃发傉檀亲率5万骑兵再伐蒙逊,两军战于穷泉,秃发僻檀大败。蒙逊乘胜围攻姑臧(今甘肃武威),夷、夏万余户降于蒙逊。秃发僻檀以司隶校尉秃发敬归及子秃发佗为人质,求和于沮渠蒙逊。蒙逊允应。因人质出逃。蒙逊徙其民众8000余户而去。秃发傉檀畏惧沮渠蒙逊逼犯,迁都乐都(今青海乐都)。
  义熙七年(411年)二月,沮渠蒙逊攻克姑臧(今甘肃武威),俘焦朗。沮渠蒙逊以其弟沮渠孥为秦州刺史,镇守姑臧。蒙逊继续征伐南凉,围困乐都。秃发傉檀以子秃发安周为人质于北凉,沮渠蒙逊乃还。不久,秃发僻檀复伐蒙逊,兵分五路齐进,至番木(今甘肃永昌西)、苕藿(今甘肃张掖东),抢掠其民众5000余户而还。沮渠蒙逊随后追击,秃发傉檀败走。沮渠蒙逊再次进围乐都,秃发傉檀固守城堡,沮渠蒙逊攻之不克。最后,秃发傉檀以子秃发染干为人质,请求和解,沮渠蒙逊始班师。
  八月,沮渠蒙逊率轻骑兵远袭西凉都城酒泉,西凉公李嵩欲挫其锐,不与战。不久,沮渠蒙逊因粮尽而撤退,李嵩遣其长子李歆率骑兵7000人追击,沮渠蒙逊大败,沮渠百年被俘。
  义熙八年(412年)十月,沮渠蒙逊迁都至姑臧。十一月,沮渠蒙逊即河西王位,大赦,改元玄始。
  义熙九年(413年)四月,立其子沮渠政德为世子,加镇卫大将军、录尚书事。
  同月,南凉王秃发傉檀征伐河西王沮渠蒙逊,战于若厚坞、若凉两地,秃发傉檀皆败。沮渠蒙逊进围乐都(今属青海)二旬未克,南凉湟河太守文支以郡降沮渠蒙逊。沮渠蒙逊再伐南凉,秃发傉檀以太尉秃发惧延作人质,沮渠蒙逊撤军。沮渠蒙逊又西至苕藋(今甘肃张掖东),并遣冠军将军伏恩率骑兵万人袭击西秦卑和、乌啼二部,大破之,俘2000余落而还。
  义熙十一年(415年)三月,沮渠蒙逊举兵攻克西秦广武(治今甘肃永登)。西秦王乞伏炽磐遣将军乞伏魃尼寅拦击沮渠蒙逊于浩軎(今甘肃永登西南),大败,乞伏魋尼寅被斩。乞伏炽磐又遣将军折斐等率1万骑兵占据勒姐岭(今青海西宁东),沮渠蒙逊且战且前,将其击败,并生擒折斐等700余人。
  义熙十三年(417年)二月,沮渠蒙逊遣将袭西羌乌啼部落,大破乌啼军,又击卑和部落,卑和部落投降。
  四月,北凉主沮渠蒙逊遣张掖太守沮渠广宗向西凉诈降,西凉派兵接应,沮渠蒙逊率3万人马埋伏于蓼泉(今甘肃张掖西北),李歆等前往迎接,行至中途发觉中计,即行撤退。沮渠蒙逊率军追击,两军战于鲜支涧(今甘肃高台西南),李歆战败,被斩7000余人,蒙逊筑城置戍而还。
  义熙十四年(418年)九月,沮渠蒙逊再举兵攻西凉,西凉主李歆欲兴兵迎战,被左长史张体顺劝阻,改为闭城自守。沮渠蒙逊收掠其粮谷而还。
  永初元年(420年)七月,沮渠蒙逊企图进攻西凉,事先引兵攻西秦浩亹(今甘肃永登西南河桥驿附近),既至,又秘密回师屯于川岩(今甘肃张掖西南)。西凉公李歆得知沮渠蒙逊攻击浩亹的消息,欲乘虚袭击张掖,遂率骑兵3万人东出。沮渠蒙逊恐李歆知他还师,不攻张掖,于是张帖布告,宣称北凉军已占领浩亹,即将进攻黄谷(疑今青海民和境)。李歆不知有诈,率军进入都渎涧(今甘肃张掖西),沮渠蒙逊督兵进击,两军战于怀城,李歆战败,继而又勒兵迎战于蓼泉(今甘肃高台西南),为沮渠蒙逊所杀。李歆弟酒泉太守李翻、新城太守李预等西奔敦煌。沮渠蒙逊遂入酒泉。李翻与其弟敦煌太守李恂弃敦煌奔北方山区。同年冬,李恂率数十骑回敦煌。改元永建。蒙逊遣其子沮渠政德进攻敦煌,李恂闭城不战。
  永初二年(421年)正月,沮渠蒙逊率兵2万攻西凉李恂据守的敦煌。三月,沮渠蒙逊派兵兴筑长堤,用水灌城,将敦煌团团包围。李恂部将宋承等出城投降,恂 。西凉灭亡。
  七月,北凉主沮渠蒙逊派遣右卫将军沮渠鄯善、建节将军沮渠苟生率领部众7000进攻西秦。西秦王乞伏炽磐命征北将军木奕干等率步骑5000进行抵抗。西秦军在五涧(河名,今甘肃武威南)击败北凉军,死2000人,苟生被俘。
  景平元年(423年)八月,柔然进攻河西(今甘肃,青海二省黄河以西,即河西走廊与湟水流域一带),沮渠蒙逊命世子渠蒙政德率领轻骑迎击,渠蒙政德战败被杀。沮渠蒙逊立次子沮渠兴为世子。
  元嘉三年(426年)八月,西秦王乞伏炽磐领兵进攻北凉,进至廉川(今青海乐都东),派遣太子乞伏暮末等率步骑3万攻西安(今甘肃张掖东南),不克,又攻番禾(今甘肃永昌西)。沮渠蒙逊发兵抵抗,同时派人劝说夏主赫连昌发兵乘虚击西秦都城枹罕(今甘肃临夏西南)。夏主遣征南大将军呼卢古率骑兵2万攻苑川(今甘肃榆中东北),车骑大将军韦伐率骑兵3万攻南安(今甘肃陇西)。西秦王闻讯,急忙收兵还师。
  九月,留左丞相昙达守枹罕,并将境内老弱、畜产迁移至浇河城(今青海贵德南,黄河南岸)及莫河仍寒川(在浇河西南)。韦伐攻克南安,俘西秦秦州刺史翟爽、南安太守李亮。原依附于西秦的吐谷浑之慕容握逵等见西秦兵势日衰,遂率部众2万帐落叛秦,奔昴川,往投吐谷浑王慕瑞。十月,昙达在康良山被呼卢古战败。十一月,呼卢古、韦伐联兵进攻枹罕,乞伏炽磐退保定连(今甘肃临夏东南)。呼卢古攻入枹罕南城,旋即为西秦镇京将军赵寿生率领300敢死之士所击退。夏军又攻西秦沙州刺史出连虔于湟河(在今青海境),被其部将乞伏万年击败;转攻西平(今青海西宁),俘西秦安西将军库洛干,坑杀士卒5000余人,掠民2万余户而去。
  元嘉五年(428年),五月,西秦王乞伏炽磐卒,太子乞伏暮末即位。六月,沮渠蒙逊乘秦丧,领兵攻西秦西平(今青海西宁)。西平太守麴承许诺北凉军若攻下乐都,愿请降。北凉主遂转攻乐都。西秦相国元基率3000骑自都城枹罕(今甘肃临夏西南)往救乐都。刚入城,北凉兵即至,攻克外城,断绝水道,城中饥渴,死者过半。部将东羌乞提随元基救乐都,暗中与北凉勾结,下绳引入其兵,登城者百余人,鼓噪烧门。元基率众奋击,北凉军乃退。乞伏暮末为保境,遣使至沮渠蒙逊处,许归沮渠成都(成都于422年被俘)以求和。沮渠蒙逊引兵还,并遣使入西秦吊祭。
  十二月,沮渠蒙逊率众再攻西秦,至磐夷,西秦相国元基等率1.5万骑抵抗。沮渠蒙逊还攻西平(今青海西宁),西秦征虏将军出连辅政等率骑2000往救。翌年正月,出连辅政等还未赶至西平,沮渠蒙逊已攻克该城,俘太守麴承。
  元嘉十年(433年)三月,沮渠蒙逊去世,时年六十六岁。


同年(公元38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433年)去世的名人:
谢灵运 (385433) 南北朝时期诗人、山水诗奠基者 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

下一名人:裴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