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 > 辽阳 > 辽阳县人物

高桥


[公元1914年-1944年]
  高桥,原名高明海,字镜天,化名苏然、徐文良,1914年出生于辽宁辽阳县(今辽阳市)。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17岁的高桥,不当-奴,流浪关内。1934年,考入河南洛阳军校。他反对蒋介石不抵抗政策,在1935年结业时,拒绝去国民党军队,到唐山海关当了雇员。在这里,他认识了中共地下党员朱欣陶、李楚离,走上了革命道路,于1938年参加了共产党。同年6月,他去河北省丰润县北火石营,参加了抗日联军。7月,参加了冀东-的。此后,他相继出任抗日联军司令部作战参谋、第十四总队队长、第五总队队长、八路军第二十八团第一营营长和冀东军分区第十三团第一营营长、第十一团参谋长,转战丰润、迁西遵化,打了不少胜仗,积累了作战经验。
  1942年秋天,冀东军分区派高桥和第十二团参谋长周嘉美、第二营营长杨思路各带主力一部,共700余人,开赴承(德)平(泉)宁(域)。到达后,他便与周、杨各率所部,从11月中旬开始,分别进行了一系列战斗。
  平泉境内北部,离宁城县南界不远的黄土梁子警察署,署长是个日本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群众恨之入骨。高桥首先率部袭击黄土梁子警察署。深夜,高桥率领战士们顺着山路,静悄悄地飞奔黄土梁子。到达警察署大院外,立即搭起人梯,进入大院,摸向敌人。瞬间战斗结束,歼敌30余人,缴获了部分武器弹药。不久,高桥率部向南到达离平泉很近的洼子店在敌伪喀喇沁中旗(伪满于1940年撤销平泉、宁城两县,恢复了以前的喀喇沁中旗,伪治所设在平泉)治所的眼皮底下,端掉了洼子店警察分驻所。随后北上,进入宁城南部,相继拔掉了八里罕警察署和大营子警察分驻所。与此同时,承德三沟警察署、五道河子警察分驻所、上谷车站警护队和平泉七沟警察分驻所,也分别被周、杨两部攻克。
  高桥等部取得的胜利,震慑了敌人。他们惊呼:“延安触角已伸入热河!”伪热河第五军管区急忙调集7个“国兵团”和承平宁地区的警察“讨伐队”、日本宪兵队、守备队共8000余人,对八路军实行大规模“扫荡”。高桥等各自率部开展更加灵活的游击战,不单保存了自己,还打击了敌人。伪满西南防卫司令部无可奈何,只得从西南边境线上调动日本常备军1000余人,组织自卫团7000余人。至此,日伪为对付承平宁抗日武装,先后投入的兵力,多达15万余人。11月末,为了加强冀东抗日根据地的反“蚕食”斗争,除高桥两个连的兵力留在承平宁坚持斗争外,其他主力部队撤回冀东。高桥率部200余人,与地方武装相配合,时东时西,时南时北,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与70余倍于已之敌周旋,搅得敌人昼夜不安。
  1943年2月初,高桥与地方领导商定,部队、地方人员在承德三沟东沟一带开会。日伪军获知了这一情报,快速地向这一地区集结,并于4日晨发起“围攻”。高桥等意识到情况严峻,借风雪交加的有利条件,指挥与会人员向平泉西北县界处的光头山强行突围。光头山是七老图山脉南端的一座高峰,海拔1729米,时值隆冬,气温低达零下40多度,滴水成冰。干部战士衣着单薄,腹内缺食,饥寒交加,突围中又数次遭敌截击,处境十分险恶,行动十分艰辛。但是,由于高桥指挥有方,大家勇敢善战,终于在晚上抢占了光头山。次日上午向西冲出重围,摆脱了敌的围追,使日伪军全歼承平宁抗日武装的企图落空。这次战斗后,高桥率部返回冀东,受到党委和军分区的表扬和鼓励。
  1943年5月初,高桥与团长赵文进一起率第十一团全体指战员再赴承平宁。部队围攻了驻承德十一道河的营伪军,毙敌50余人,伪营长率残部投降。战后,又奉命全部返回冀东。
  奉上级指示,刚刚返回冀东的高桥,旋即以冀东军分区第三区队长、中共承平宁联合县工委委员的身份,率领300多名指战员第三次开赴承平宁。6月初,联合县工委、办事处召开了第一次联席会议,传达了上级关于承平宁抗日游击根据地要进一步向北、向东发展的指示。会后,第三区队便开始了作战。6月7日,拔掉了承德境内的日伪烟筒山银矿据点。接着,在承德十一道河寇杖子袭击了敌人。尔后北上宁城,在黑里河沟歼敌讨伐队一部。继续北上,于8月16日夜,袭击了宁城中部的三座店鸦片组合,缴获了大批物资,又南折,于8月25日袭击了驻守宁城南部头道营子敌据点。随后继续向南进入平泉境内,在平房大沟设伏,击毙伪喀喇沁中旗协和会事务长山本以下25人。又北上宁城东部,9月17日在驿马吐川山头下坡子村,围歼了平泉黄土梁子警察署派出的“讨伐队”,俘敌近百人。9月20日,在驿马吐川拔掉一个警察分驻所。9月末,与驻凌(源)青(龙)绥(中)联合县的冀东军分区第七区队联手,在宁城石佛卧龙泉子伏击伪军,歼敌1个连。这些胜利,使承平宁的抗日烽火越烧越旺,高桥和他领导的三区队威名大震。日伪终日惊恐,草木皆兵,于是又调兵遣将,开始新一轮的“扫荡”。鉴于敌众我寡,天气渐冷,三区队暂回冀东,甩开敌人,更换冬装。
  日伪军为了消灭或挤走承平宁抗日武装,大搞“集家并村,振兴部落”,把居住在山区、丘陵区的人民,强制搬到公路、铁路沿线或平川的村庄,构筑围墙,修成“人圈”,制造无人区,以割断八路军与群众的联系,断绝抗日武装供给来源。与此同时,组建地方警察“讨伐大队”,大量派出便衣特务,强制组织“自卫团”。面对空前残酷的环境,高桥思想准备充分。在1943年11月初第四次率部返回承平宁的动员大会上,他发出:“战斗在路北(指锦承铁路以北),死在路北”,抗日到底的铮铮誓言。
  为了打破日伪军的经济-,解决给养问题,1944年2月4日,承平宁联合县工委在宁城占巴营子(在今八肯中乡境内)召开会议,决定攻打敌人较为薄弱的小城子(宁城县县城)。8日晚,高桥率领担任主攻的连队,迅速攻入城区敌兵溃不成军。看守仓库和组合的敌军很快就被解除了武装。仅用了1个多小时,就攻下了小城子,缴获了大批日伪物资。这一仗,既解决了给养困难,又鼓舞了我承平宁军民的抗日斗志,使日伪大为惊恐。随后,日军从关内调出骑兵旅、装甲兵旅、国境警备队,连同警察“讨伐队”,约万余人,进行反复“扫荡”。为了保存实力,牵制敌人军力,使敌人疲于应付,第三区队变大部队集中行动为小分队分散作战。其中,高桥率领的1个小分队共20多人,在宁城的中心地带和北部区域活动。
  25日,高桥率小分队在宁城中心地带一肯中小井子山活动,与敌400余人遭遇。敌军围追不舍,他急速率队转移到长胜沟,在群众掩护下脱险。不久,高桥设计,一举歼灭了民愤极大的韩全福“讨伐队”的两个排。
  3月28日晚,高桥率小分队来到宁城西北部海拔1300多米山区的双庙村(今布日嘎苏台乡境内)。当晚,阴云密布,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下个不停,小分队只好住下。3月29日傍晚,小分队正准备出发,发现日伪讨伐队围抄过来。
  高桥立即下令小分队向西突围,他和少数人留下掩护。高桥与王汉三最后撤出。途中,王汉三中弹倒下。高桥背起王汉三边走边战。山陡雪深,身背战友,迈一步都很困难,哪里还能走得快。围追的敌人越来越近。在交战中,高桥中弹倒地,但仍顽强地还击敌人,使得敌人不敢往前。盒子枪子弹打光了,他把枪拆散扔在山坡,随后艰难地掏出贴身的小撸子,自杀殉国,时年30岁。
  高桥牺牲后,敌人把他的遗体运往八里罕,并残暴地铡下头颅,先后在八里罕、承德悬挂“示众”。
  1946年4月11日,在党的关怀和群众的协助下,高桥烈士身首合葬仪式在八里罕隆重举行。1954年5月,高桥烈士墓迁往宁城县的新县城天义镇镇北烈士陵园。
  1970年,中共宁城县委和宁城县革委会决定,将高桥烈士生前活动和牺牲的地方,命名为高桥村。
  [以上内容由"wujialu"分享。]


高桥相关
同年(公元1914年)出生的名人:
马三立 (19142003) 相声艺术家 天津河西区

同年(公元1944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李兆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