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博雅人物词典 > 广东 > 广州 > 海珠区人物

邓世昌

(南粤先贤)

[] [手机版]
邓世昌介绍:

  邓世昌,字正卿,广东番禺茭塘司龙导尾乡(今广州市海珠区)人。出身农民家庭。少年时随父旅沪,从欧洲人学英语,写读俱精。
  清同治六年(1867),沈葆桢接任福建船政大臣,创办福州船政学堂以培养海军人才,邓世昌入选,在学期间成绩优异,深得沈葆桢赏识。同治十三年,任“琛航”号运输舰大副。光绪元年(1875),调任“东云”舰管带(舰长)。后任“振威”号兵舰管带,加都司衔。光绪五年,李鸿章负责筹建海军,以邓熟悉管驾事宜,特调其至北洋海军,任“飞霆”号炮舰管带,旋调任“镇南”号炮舰管带。
  光绪六年(1880)七月,“镇东”、“镇西”、“镇南”、“镇北”四舰巡弋渤海、黄海,“镇南”舰途触礁,邓世昌沉着指挥,旋即出险,但后因此事故而被撤职。同年十二月,以副管带职衔随记名提督丁汝昌赴英国接收“超勇”、“扬威”两快舰,翌年九月带两舰归国。


  光绪八年(1882)冬,日军侵朝。清政府应朝鲜之请,派丁汝昌率兵舰3艘及广东水师提督吴长庆所部淮勇六营赴朝。邓世昌在此次行动中,鼓轮疾驶,抢先抵达仁川。日舰后一天到,不得入,阴谋受挫。事后,邓晋升为游击,赐勃勇巴图鲁勇号,任“扬威”舰管带,率舰巡视于天津、朝鲜、台湾厦门之间。
  光绪十三年(1887)七月,北洋海军在英、德两国订购的巡洋舰“致远”、“靖远”和装甲舰“经远”、“来远”竣工。邓世昌以营务处副将衔参将兼“致远”号管带身份,参加接带。途中屡经风涛,其他各舰水手病故甚多,惟“致远”舰因邓世昌措施得当,关怀士卒,无死亡者。光绪十四年春,抵大沽。七月,邓率舰从丁汝昌镇压台湾吕家望起义。返回后,以总兵记名简放,加提督衔。八月,北洋舰队正式成军,分左、右、中、后四军,邓世昌授中军中营副将,仍充“致远”管带。光绪十七年(1891),李鸿章奏准赏邓世昌噶尔萨巴图鲁勇号,并赐给三代一品封典。
  光绪二十年(1894)夏,日本军进犯朝鲜,袭击北洋舰队。八月十八日(9月17日),中日海军在黄海大东沟发生激战。邓世昌指挥的“致远”舰是北洋舰队第二队的主舰。双方接火后,中方舰由于航速、大炮射速、射程均逊于日舰,战况不利。邓世昌勉励全舰将士:“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官兵感奋,与友舰一起重创日本“比睿”、“赤城”、“西京丸”诸舰。其后,“吉野”、“高千穗”、“秋津州”、“浪速”等4艘日方快速巡洋舰驶至已受重创的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号前方,企图一举击沉。邓世昌下令开足机轮,冲到“定远”前面,迎击敌舰。“定远”号摆脱险境,“致远”舰却被优势敌舰包围,连遭重炮轰击。“致远”舰无铁甲防护,且年久失修,中炮后满船烈焰,船体倾斜,势极危殆,而弹药又将尽。邓世昌对大副陈金揆说:“倭舰专恃吉野,苟沉是船,则我军可以获胜。”于是下令鼓轮直冲“吉野”,但尚未撞上敌舰,“致远”已先沉没。邓世昌决心与军舰共存亡,堕海后推开随从相让的救生圈,一艘中国鱼雷艇前来救援,亦拒不上船。平日所养一爱犬,游近衔其手臂,被他推开,继衔其发,邓世昌双手按犬首于水,与之同沉。“致远”全舰200余名官兵,仅27人获救,其余全部牺牲。
  邓世昌牺牲后,清廷令照提督例从优议恤,追赠太子少保,谥壮节。
  邓世昌纪念馆
  邓世昌纪念馆落址于广州市海珠区邓氏宗祠内。轩昂气派的岭南祠堂建筑,占地4700平方米,碧墙灰瓦,掩映在寻常巷陌的榕荫中。庭院呈船台状,三路两进三院的格局风情典雅,通敞透亮,移步换景。有石额楹联、通花木雕点缀,更兼重门纳画、木石风神,端庄肃穆,古朴洗练。花园存有邓世昌手植苹婆树一株,枯木逢春的灵芝两枚,古树婆娑数棵。“云台功首、甲午名留”,睹物思人,英雄精神养育着中华民族无数风流人物之人格襟怀,激浊扬清,重塑民族大义。
  馆内常年设有“邓世昌与甲午海战”专题陈列,举办了“中国舰艇百年沧桑”、“广州解放五十周年”、“海珠军民学习‘海空卫士’——王伟烈士活动”、“当代国防教育图片展”、“忠魂颂”等一系列国防教育的陈列展览和活动。1999年至今,共接待国内外观众近30万人次,对现役军人、残疾军人、老人及校中、小学生实行免费参观,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香港皇家警察协会、澳门消防协会等公务员团体也将该馆列为国情教育参观点。本馆设有音像室和课室,海珠区武装部每年组织入伍新兵到此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国防教育。

下一名人:邓显鹤
邓世昌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