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浙江省 > 湖州 > 长兴人物

叶高翔


  叶高翔,1958年出生,1982年毕业于原杭州大学物理系,1988年在该校获硕士学位,1994年获浙江大学理学博士学位,1995年任教授,1999年任博士生导师。先后在美国印第安那大学物理系做访问学者,在意大利国际理论物理中心(ICTP)作学术访问,在德国jülich研究中心从事合作研究。
  从事凝聚态物理专业的科研和教学工作。曾参加多项国家级和省级研究项目,独立主持并0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薄膜的非平整表面效应机理研究”。在国内外一流学报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
  叶高翔老师曾说:“我是在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从事我最喜欢的工作。”他所指的“最好的地方”是杭州,“最喜欢的工作”是物理学研究和“教师”这个职业。
  如果说把叶高翔老师自觉投身于物理研究原因说成是兴趣爱好,那么促成他在研究领域有所建树的原因就远非“兴趣”那么简单了。
  叶高翔认为自己“我不是一个聪明人,”“智力一般,”“如果说我现在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就的话,那也只是因为我的刻苦,而不是聪明”。
  1982年本科毕业后,叶高翔留系任教,开始了他边工作边学习的生活。那时的叶高翔经常是刚刚完成自己的研究生课程又匆匆登上讲台,给本科生上课。攻读博士学位时,叶高翔的女儿已经出世,他既要照料女儿,又要自己念书,同时还要给学生上课,其中的艰苦常人难以想像。他的勤奋刻苦,让许多人称赞不已。
  叶高翔念博士的一个暑假里,一天他的导师因为乘飞机从国外回来时间尚早,便绕道到实验室里看看,只见在那个酷暑的早晨,还不到七点,叶高翔就已经在里面开始了实验。老先生对叶高翔的勤勉不绝口。
  获得硕士、博士学位,科研工作上路之后,他的勤奋“有增无减”。在德国研究访问的冬天,叶老师每天晚上下班后,从位于森林深处的研究所骑车出来,必经一条没有路灯的小路,四周一片漆黑,叶高翔只能凭着感觉往前骑,在寒风中行车40多分钟回到居所,叶高翔发现自己的眉毛、头发全白了,结了厚厚的冰。但是,相比较于对物理的热爱,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注重工作效率、作风严谨的美国和德国,他严谨踏实的工作得到了外国同行的认可。几年后,当叶高翔的研究生来到老师曾经工作过的Jülich研究中心学习时,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对他说:“叶”在他们那儿树立了一个“successfulexample”(成功的典范)。
  在国外的研究,使叶高翔对其他民族开拓创新的学风有了深入了解。相比之下,他看到近代中国在科技方面落后于世界存在的问题。正如叶高翔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讲的那样:“我们民族在近代的创新精神是不够的。”
  国外的见闻让叶高翔生了不少感触:在美国华盛顿的世界航天博物馆参观,开门就看见以我国古老传说“嫦娥奔月”为内容的巨画。旁边的注释写到:“这是来自古老中国的人类第一个周游太空的想法”,而后面的展览却鲜见与中国有关的内容。
  叶高翔对近代中国的科技深有感触。他说:“近代,在世界级的发明家名单中,中国人的名字太少了,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中国人的学风问题无疑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身兼科技工作者和大学教授两职的叶高翔,从此便特别注意在科研和教学中的“创造性”思维。
  其实早在选择“液体表面镀膜”这一研究课题,叶高翔独特的思维就为他提供了这样一条独特的研究道路。以当时的条件,液体表面镀膜的实验绝大多数实验室都有能力和条件做,但大家都认为要把金属原子放在液体表面是不可能的。而叶高翔正是走了一条别人都认为不可能的路,而且还取得了成就。
  随着研究的深入,叶高翔对思维的独创性也愈来愈重视。在采访中,叶老师说:“设备是第二位的,而人的思想才是第一位的,一流的重大发现未必在一流的实验条件下得到,但一流的发现一定要在一流的思想指导下才能完成”。对于国内实验条件差、资金紧缺等大多数科研工作都会遇到的问题,叶高翔自有一番独到的见解:实验设备对于科研工作十分重要,但决非必要条件。
  在德国时,叶高翔曾到一位科学家的实验室参观,这位科学家在世界上最早拍摄到水分子的照片,他自豪地指着仪器、设备对来访者介绍说:“这些都是我自己制造的。”这对叶高翔启发很大。他想,用人人都具备的条件作研究,自己有的成果别人未必没有,而要进行开创性的实验,就只能靠自己创造条件。设备、资金自己不能解决,就只能永远依赖别人。
  采访中叶高翔说,他最大的心愿,是能够再干20年,拿出一些“像样”的东西。虽然科学无国界,但发明权有国界,中国人应该为人类的文明进程留下自己的印迹。
  [以上内容由"人民子弟兵"分享。]


同年(公元1958年)出生的名人:

下一名人:韩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