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浙江省 > 杭州人物

严烺


[][公元1774年-1840年,清朝官吏]
严烺介绍:

  严烺(1774—1840)字小农,浙江仁和人,清朝官吏。嘉庆中,入赀为通判,发南河,累擢徐州道,丁母忧。
  道光元年,服阕,授河南河北道。寻命以三品顶戴署河东河道总督,三汛安澜,乃实授。汶水漫决既塞,疏言:“运河北路以蓄汶敌卫为最要机宜,必使汶水层层抬高,然后能敌卫水。请加高临清口砖闸资收蓄。”从之。初,黎世序治南河多用碎石,乃奏请敕东河仿行,烺取其说,请於马营北岸挑坝,仿南河抛护碎石,估工需银十万两。布政使程含章、巡抚姚祖同先后言其不便,而马营既放淤,坝前水势已缓,烺仍请於坝尾沁水灌注之所抛护碎石,从之。
  四年南河高家堰溃决,调烺江南河道总督。五年,与尚书文孚、汪廷珍合疏陈:“蓄清敌黄为河务第一关键。蓄清全赖湖堤,堤溃则清水泄枯,重运经临,无以资浮送。拟遵古人成法,借黄济运。所虑运河窄小,黄流湍悍,多则不能容纳,少则必致胶浅。议於御黄坝外建坝三道,钳束黄流,俾有节制。又添筑纤道,以资束水行纤。里、扬两厅长河挑挖淤浅,帮培堤身,并豫储料物,随时筑坝,逼溜刷淤。御黄坝未启,则先挑高堰引河,导清水入运;将启,则严堵束清,杜黄水入湖。至修复湖堤,必乘天寒水涸,取土较易。拟就近采料,限大汛前砌高十层,备湖水渐长。共需帑银三百万。”又议覆侍郎朱士彦条上南河事宜,大要:“拆修高家堰坝工,先筑越坝以便工作,并於石堤外抛碎石坦坡,可期永无塌卸。又於王家坝减坝内盐河加筑堤埽,及仁、义、礼旧坝处所添建石滚坝,以防异涨。”并如议行。於是偕孙玉庭等会办重运。至五月御黄坝启放后,河道仍浅滞,漕船不能通行,就近盘坝,剥运难继,玉庭被重谴,烺亦镌级留任。


  烺既因济运事不敢擅离,不能巡河勘工,两江总督琦善以为言,乃命烺周历履勘,仍谕蓄足清水,为来年敌黄济运之计。烺疏言:“从前黄河底深,湖水收至数尺,即可外注,堤身不甚吃重。今则湖水必蓄至二丈,始可建瓴而刷黄。以四百里浩瀚之湖水,恃一线单堤为之护,西风冲击,势必溃决。拟仿成法,於堤外筑碎石坦坡,护堤既固,则湖水可蓄。”又偕琦善奏陈:“刷黄必须湖水收至二丈。上年湖水丈七寸馀,即致失事。刻下清水万难蓄足,惟有蓄清减黄二法并行。碎石护堤,所以蓄清;改移海口,所以减黄。”诏妥筹具奏。寻又会陈:“由王营减坝至灌河口,可导黄入海。查灌河口外海滩高仰,转无把握,惟抛碎石坦坡,可渐收蓄清刷黄之益,需费六百馀万,应分年办理。”六年洪湖石工既竣,烺知工未坚固,实不足恃,遂坚主碎石之工,每年抛石三十万方,八年始能告成。宣宗怒斥:“烺调任以来,一筹莫展。御黄坝至今不能启放,办理不善。念在东河修守尚无贻误,降三品顶戴。”署河东河道总督;七年,实授,复二品顶戴。以兰阳柴坝西北顶冲,前抛碎石已著成效,遇伏秋汛涨,仍形吃重,请加宽坦坡。八年,请续抛下北、兰仪两厅碎石,并於中河、祥河险工储石备防。十一年,命侍郎锺昌等抽查东河料垛,祥河、曹考两厅料垛虚松残朽,烺坐失察,降三品顶戴,镌四级留任。寻以病请开缺。
  十三年病痊到京,疏陈浙江海塘事宜。十四年,命偕侍郎赵盛奎往勘,请分别缓急,改修柴埽,以护塘根,岁拨银五万备修费,从之。寻命毋庸在工督办。复以病乞归。十五年,河东河道总督吴邦庆劾烺虚抛碎石,并收受红封盘费,以运同降补。二十年,卒。
  [以上内容由"-"分享。]


严烺相关

同年(公元177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840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文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