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甘肃省 > 兰州 > 皋兰县人物

王孔璋


[][公元1897年-1947年]

  王孔璋(1897年一1947年),原名毓琳,化名孔昭,甘肃省皋兰县长川村人。
  依据中共甘肃工委关于《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二七年甘肃党的工作同志》名册,共列有包括张宜悟(一悟)在内的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的党员31名,王列于第13位,并写道:“王孔璋,兰州(病故)”。这充分证明,王孔璋是皋兰籍人中最早的中共党员之一。
  王孔璋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正处在清廷腐败无能、列强侵凌,革命党人崛起之际。1911年辛亥革命前,王孔璋从兰州起程,前往西安西北大学任教的王庚山(族叔)处,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毅然剪去了自己头上标志清朝臣民的辫子,以示抗清。不久,又前往安徽亳州其父任所。父亲对他这种剪辫子的行为深感忧惧,恐招不测之祸。辛亥革命后,王孔璋热忱拥护革命,听到一些人说孙文等人的坏话,他就主动辩护,伸张正义。
  1918年夏季,王孔璋由北京中国大学法律科毕业;1921年春季,由北京内务部统计讲习所毕业。曾任甘肃兰山道尹公署第一科科员兼统计专员、甘肃省长公署参事、甘肃督军公署军需课三等课员、甘肃督办公署军需课书记官、驻甘总司令部政治处文牍员及《国民日报》社、甘肃公立法政专门学校商业政策、法学通论教员。
  1925年10月,冯玉祥国民军暂编第二师师长刘郁芬率部进入兰州。此间受中共北方区委和李大钊的委派,在该师从事政治教育工作的宣侠夫、钱清泉等一批共产党员随军到达兰州。他们利用公开军职身份,开展革命活动,并秘密与先期抵兰的共产党员张一悟接上组织关系,共同筹建党的组织。同年12月,在兰州成立了党在甘肃省的第一个组织——中国共产党甘肃特别支部。张一悟任书记,宣侠夫、钱清泉任委员。特支受中共北方区委领导。甘肃特支成立后,以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为骨干展开了广泛的革命活动。他们公开宣传孙中山的新-,秘密宣传共产主义;公开发展国民党员,秘密发展共产党员和共产主义青年团员。当时王孔璋任刘郁芬督办公署军需课书记官之职。宣侠夫经常给二师少尉、督署录事以上官佐讲授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及《帝国主义侵华史》《国民革命史》等课,进行革命启迪。王与宣侠夫、钱清泉等交往甚密。于1927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积极参加革命活动,与贾宗周负责党的宣传工作。当时,甘肃特支组织进步青年成立“进化剧社”,聘任宋家壁任主任、王和生(毓泰,系王孔璋之三弟,刘郁芬聘任他为电信传习班英语教师)任副主任兼导演,王孔璋参加编剧并任核稿。参加演出的有钱清泉、姚天骥、丁尚谦、王和生等人。演出的戏剧有《徐锡麟革命记》《十万金镑》《五大臣出洋》等,这些剧目对于宣传革命思想起了一定作用。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革命处于低潮。冯玉祥汪精卫等在郑州召开会议后,投靠蒋介石,背叛革命。冯命令刘郁芬成立清党委员会。1928年4月,国民党甘肃省政府主席刘郁芬配合国民党甘肃省党部搜捕了在兰的共产党人和进步青年王孔璋、焦亚男(女)、冯玉洁(女)、窦香菊(女)、李予、丁尚谦、李伯亭、陈炳章等二十人,党的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当时王孔璋在兰州中山大学任教,是由国民军在兰的军法处逮捕的,同时被捕的还有一名在兰州中山大学上学的学生窦秋圃(窦香菊)。1928年4月14日,国民军在兰军法处给中山大学的函称:“径启者,案查贵校教员王孔璋、学生窦秋圃(窦香菊)有共产嫌疑,奉总指挥谕,押在军法处查讯,等因,奉此。除王孔璋等两名,已由敝处传案查明外,相应函请贵校查明为荷。此致中山大学。”
  王孔璋被捕入狱时,在其住处搜出了《斯大林传》《资本论》等革命书籍后遭到敌人的严刑拷打,被打得昏死过去。敌人用水又将他浇醒,继续逼供,王坚贞不屈。在军法处刑讯逼供冯玉洁(女)时,他与李予作证,说她是一般成员,不是兰州青年社(党领导的革命青年群众组织)的领导,敌人这才对其有所放松。从这一情节可以看出王孔璋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机智勇敢的革命精神。
  王孔璋被判处死刑时,其三弟王和生从多方面设法营救。1929年8月,冯玉祥委任孙连仲代理甘肃省政府主席(后于10月任命为主席)。王和生即在自己和王孔璋任过教的兰师、兰中、兰大等校联络,由许多师生联名,请求省主席孙连仲予以保释。王和生还以孙连仲爱好体育的特点,在体育活动中接近并熟识孙连仲。一次体育竞赛中,在百米跨栏赛跑时,王和生有意让孙连仲领先,夺了冠军,很使孙连仲得意。后王和生向孙连仲当面说情,诉说其兄王孔璋的案情不实,冤枉好人,并说明家中母老嫂病,请求把他哥哥释放出狱。这样孙连仲在呈文上批了个“缓”字,使此案暂缓下来,方免于执行死刑。1931年1月蒋介石任命马鸿宾代理甘肃省政府主席,王和生即利用马鸿宾的父辈马福祥和其父王树中的世交关系,又给马鸿宾送去代母草拟释放王孔璋的诉状。经兰州各有关学校师生联名具保,才把王孔璋释放出来。
  王出狱后第三天,其母因操劳成疾与世长辞。其夫人魏氏在王孔璋入狱期间(1929年)就忧郁成疾而去世。当时,由于政治形势仍很紧张,他先到青海西宁避难一年多,在西宁农校、西宁师范任教。后回到兰州,在省政府教育厅任科员。在任期间与省政府动员委员会秘书李霞龙(共产党员)经常接触,关系密切。后来教育厅长郭武(军统特务)借故把王孔璋免了职。王写了一封质询郭武的信,经李霞龙修改,交给主办《中心报》的张慎微[当时他任省政府视察员,在动员委员会管文化工作,《中心报》是他私人主办的刊物)发表。这封信以犀利的笔锋、辛辣的语言、大量的事实,对郭进行了有力的鞭挞和嘲讽。后来,王孔璋又经兰州法院介绍,到宁县去当法官。在判案中发现有个姓冶的土豪恶霸,强占民田、欺压百姓、劣迹累累;民愤极大。王受理此案后,亲自查证,杜绝行贿,把强占的田地判给农民,并准备从重惩治这个恶霸。不料这个姓冶的土豪恶霸黑势力较大,图谋诬陷王孔璋,王迫不得已,旋即离开会宁。回到兰州,到兰州大学任教。1944年赴银川,被马鸿逵任命为中校秘书,并在军官子弟学校任教。王在银川期间,与张慎微(民革成员)接触较多。张慎微的公开身份是上校顾问,在十七集团军陆军机要室工作。
  1947年秋,王孔璋突然身患痢疾,严重腹泻、脱水,不多几天就病逝于银川。去世后,由张慎微、张思英等人料理后事,埋葬于银川西城门外唐渠砭公墓区。


同年(公元189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7年)去世的名人:
张重民 (19101947) 革命烈士 山西省

下一名人:李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