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 > 沈阳 > 法库县人物

毛芝荃


[公元1902年-1982年]
  毛芝荃,字羽鹏,1902年2月27日生,奉天省(今辽宁省)法库县蛇山沟村人。虽然毛家世代为农,却都具备一定的文化基础,毛从小由他的祖父施以启蒙教育后入私塾读书,读过书的他便有了从戎的理想。
  毛芝荃因在抗日战争中战功卓著,被国民政府授予“青天白日勋章”一枚,也是第140位得主。他生在东北,转战大半个中国,戎马一生,抗日、远征、援越,概括起来可以用“百战沙场碎铁衣”来形容。
  1922年,他初入军旅,被分配到奉天陆军第六旅(旅长郭松龄)当卫生兵。
  1925年,郭松龄反奉(毛当时任中士班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随同部队行动。郭氏兵败后,部队又重回奉军序列,并接受张学良的改编,毛芝荃所在的第80团团长改由周福成担任。不久,因他反对连队中司务长的-行为而向连长举报,未料连长与司务长串通,派人将毛殴打一顿,不服气的毛芝荃决定夜闯团部,向团长周福成告发。周福成经过调查,在确认他所说属实之后,将涉案人员全部撤职查办,并集合部队向全团通报了他的事迹,当即提升他为准尉司务长。从此之后几十年的从戎生涯他便长期在周福成麾下效力,并得周氏提拔官至少将,深得其信任。
  由于毛芝荃作战勇敢,逐步被提拔为少尉排长、上尉连长。1928年11月底,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加入国民政府,于是他成为了一名国民革命军的军官,并加入了中国国民党。
  1931年,毛芝荃入东北讲武堂深造,时值日军发起“九·一八”事变,他奉命提前毕业。由于日本特务机关在天津策划了便衣队暴-动,毛芝荃在奉命随部移驻大沽口后,又率领全连改穿保安队制服进入天津市区执行警戒任务。1933年长城抗战爆发后,他所在的团于2月15日改称第113师(师长李振唐)第639团(团长周福成),他仍任上尉连长,并戍守大沽口,以防日军由此强行登陆。后升任683团(团长赵绍宗)第1营少校营长。同年10月,被师长周福成保送入军校高等教育班深造。毕业后不久,毛芝荃升任684团中校团副。1936年4月9日夜,张学良在肤施秘密会见了中共代表周恩来李克农,毛芝荃所在的684团奉命在外围担负警戒任务。西安事变发生后,他所在的684团奉命在六盘山严密布防,以防国民党主战派胡宗南部的进攻,直至西安事变和平解决。1937年6月,第129师奉命改编为第116师(师长周福成)第348旅(旅长赵绍宗),属第53军序列。毛芝荃所在的第684团改称第696团(团长王理寰),他仍任中校团副。
  1937年7月,日军悍然挑起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第116师奉命北上参战,为保卫保定、涿县,奉命担负永定河右岸之永清地区的守备任务,毛芝荃所在的第696团作为师预备队机动使用。9月14日,日军第14师对永定河沿线的中国守军发起进攻,永清守军第346旅不支,周福成急命第696团投入战斗。团长王理寰接到命令即命毛芝荃亲率两营先行增援346旅,经过激战,毛芝荃夺回了346旅丢失的南格庄附近阵地,暂时稳定了防线。入夜后,第696团奉命随师主力撤往霸县,再退大清河南岸之新镇占领阵地,在掩护完成第2集团军主力撤退之后,在辉县百泉休整。
  1938年1月,第116师奉命向汤阴发起进攻,以拖延日军的进攻速度,为第1战区主力部队的撤退争取时间。根据周福成的部署,毛芝荃所在的第696团仍作为预备队使用。由于日军装备精良,且早有准备,第116师和第130师的左右两路进攻始终无法取得进展。第53军军长万福麟见战况陷入僵局,遂命令所属两个师撤出战斗向淇县撤退。但此时116师已被日军包围,无法及时撤退,周福成命损失较少的696团担负突围的主攻任务,毛芝荃不辱使命,借用夜色突袭日军防守较为薄弱的阵地,成功使116师突围而出。当116师抵达淇县后,日军已尾随而至。周福成又命令第696团坚守阵地,掩护师主力向长春岭撤退。第696团团长王理寰亲上一线督战,不幸眼部中弹被送下火线,部队遂由毛芝荃指挥,以惨重的代价继续阻击日军,待53军主力部署完毕后,他方率残部向116师主力会合,由于日军攻势猛烈,第696团又随主力继续向焦作撤退,最后因与战区长官部失去联系而转入太行山,在第18集团军的领导下与日军游击作战。
  1938年6月,第116师移驻湖北麻城,随即又奉命守备阳新。9月19日,日军在接连攻占马当、富池口之后,波田支队对阳新又发起了猛烈进攻,毛芝荃指挥所部顽强抵抗。当10月18日奉命放弃阵地时,全团仅剩400余人。由于第53军在阳新地区损失惨重,万福麟在命令所属两个师合编为一个战斗团后,掩护军骨干人员撤退。其中第116师所编的战斗团由他指挥。毛芝荃出色的完成了掩护任务,此举受到陈诚嘉奖,他所带的战斗团即以“毛团”著称。
  同年12月,毛芝荃担任第116师第348团上校团长。自1940年1月起,“毛团”经常奉命渡河深入敌后袭扰日军补给线,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1943年2月,他随部调往云南弥渡被编入远征军序列。两个月后,在周福成的争取之下,卫立煌感念53军这支仅存的张学良东北军旧部,为53军配备了美械。他随部前往印度加尔格达接受美国顾问的军事训练,在完全掌握了美械使用要领之后,他的部队在同年10月正式装备美械,使该团战斗力得到大幅度提升。
  1944年4月19日,第53军根据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所拟《远征军策应驻印军作战指导方案》的内容,被列为一线部队开始了对滇西日本驻军的-准备。26日,第348团在保山以北老蕾街的攻击位置集结完毕。5月11日拂晓,第348团作为第116师的先头部队开始强渡怒江,对岸日军发现中国军队的行动后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毛芝荃沉着应对,在将部队带过江后即向盘踞唐习山、大坪子据点的日军发起了猛烈进攻,经四天激战,将两地攻克并全歼守军。当第130师在进攻江宜街受挫后,周福成亲调第348团予以增援。6月21日,当348团赶到江宣街战场时,张儒彬的346团一个营已经攻下该地,毛芝荃立即命令部队投入战斗,配合第346团攻占江宜街。7月2日,第53军各部兵临腾冲外围,第349团奉命配合第346团进攻腾冲以东高地的日军据点,第346团在外围进攻时损失惨重,进攻数日无丝毫进展。师长赵滇藩即改以348团担负主攻任务。毛芝荃受命后请求调工兵营实施爆破作业,8月2日,工兵营在348团的火力掩护下成功逼近城垣,并在南门东侧成功炸开缺口。毛见爆破成功,即指挥部队蜂拥登城。日军疯狂实施反扑,348团和工兵营与日军展开激烈肉搏,并在347团和第130师一部的陆续增援下于1天后成功攻入城内,旋即又与日军展开激烈的巷战,此时第54军和第130师亦攻入城内,两军终于在9月14日完全占领腾冲,日军联队长藏重康美剖腹自杀,残部在突围时又被130师390团全部歼灭。
  11月15日,毛芝荃在稍事休整后又奉命配合友军收复芒市。12月28日,再次投入到畹町作战中。348团作为116师的先头部队猛打猛冲,先后攻占蛮信、蛮良等地。随后又配合第130师攻占卢拉山、目岗。1945年1月5日,他率部强渡龙川江,并迅速占领大青山。日军第四联队以一个中队的兵力对大青山实施-,348团坚持顽强作战,未使日军得逞。一天后,日军再接连两次发起进攻,又被“毛团”击退。1月7日,发疯的日军联组连续发起七次进攻,“毛团”始终未让日军得逞。1月9日,日军增兵至1200余人,又接-起猛烈进攻。348团在经过腾冲战役之后,已有相当损失,此番又经激战,全团伤亡已逾三分之二。所幸,正当危急之时,毛芝荃得到了第347团一个营的增援,终于守住了大青山阵地。
  1月15日,毛芝荃接到了-的命令,遂与347团互相配合对当面日军发起攻击。20日,当畹町被第118师攻占后,348团正面的日军也随之溃败,于是他命令所部快速追击,给日军以重创。由于他在滇西-中表现出色,有勇有谋,所部-连捷,国民党政府于5月25日授予其“青天白日勋章”,是该勋章的第140位获得者。抗战胜利后,又颁发给毛芝荃“胜利勋章”(1946年10月10日)一枚。
  1945年2月,第348团随部开赴昆明西郊整补,同月19日,毛芝荃晋升为陆军步兵上校,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他于10月中旬随部开赴越南接受日军投降,进驻河内。1946年3月15日,奉命徒步回国。
  1947年7月,毛芝荃升任暂编第130师少将副师长。1949年3月,已经是第八兵团司令官的周福成经过争取,得到了东北第二守备总队的新番号,并由他担任该部少将总队长。
  1948年10月下旬,东北解放军在将国民党军沈阳外围据点一一拔除之后,将沈阳团团包围。此时,毛芝荃将总队部移驻南五马路。随着国民党政府在东北的败局己定,驻沈国民党军各部为谋求出路,纷纷与解放军接头。当130师师长王理寰在23日与毛芝荃洽谈不抵抗事宜时,毛表示同意,并命参谋长对所属各部下达“当解放军接近时,不准开枪,要想尽一切办法与解放军联系”的指示,确保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
  1950年初,毛芝荃最终定居香港,被推举为东北旅港同乡会会长兼同乡会有限公司董事长。
  1982年2月7日,毛芝荃因尿毒症在香港九龙伊丽莎白医院去世。毛芝荃生前曾撰有《八年抗战的回忆》和《临大节而不可夺志的周福成》等文。
  毛芝荃的一生,是一幅精彩壮美的历史画卷,更是一部荡气回肠的革命史诗。做为一名国民党军官,他有革命的谋略,也有军人的气节、民族的大义。抗日战场上他睿智、沉着,不畏艰险;援越战场上,他坚韧、果敢,临危不惧;特别是为了沈阳的和平解放,他一枪没放,使沈阳的城市和人民生命财产没受到损失。他是一名爱国军人,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以上内容由"我为英语狂"分享。]


毛芝荃相关
同年(公元190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82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关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