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甘肃省 > 临夏 > 临夏县人物

马虎山


马虎山介绍:

  马虎山(卒于1958年),回族,甘肃省临夏人,土匪出身的西北马家军军官,著名军阀马仲英的姐夫,他久历戎行,迭经阵战,追随马仲英左右多年,自始至终地参加了马仲英的祸乱西北4省之行。他在马仲英的3师,资格老、声威大、骄横跋扈,是个举足轻重的显赫人物,曾任3师旅长、前敌总指挥,1934年,马虎山随马仲英第二次进疆与盛世才争雄,在昌吉的头屯河,他指挥了为阻止支持盛世才的苏联红军的历时2天的鏖战,曾经3战3捷,使几百名苏军战士丧身冰河,一度有效地阻止了苏军的追击,从此声名大噪、轰动一时。
  当时,在盛世才的省军和苏联红军的联合攻击下,马仲英终于招架不住而全线溃退,马虎山自己也身负重伤,与马仲英一同逃往南疆,在焉耆,斯文·赫定(著名瑞典探险家)率领的一支公路勘察队的出现,奇迹般地改变了他们的命运,马虎山绝处逢生,乘机胁迫公路勘察队的瑞典医生给他治伤,又劫持了公路勘察队的汽车为其代步,才甩掉以苏联红军机械化部队为先行的追兵,得以一直逃命巴楚,扼守顽抗。省军、苏军紧迫不舍,巴楚再战,马虎山又遭大败,马仲英的36师从此一落千丈,后来,马仲英无法在喀什立足,只得放弃部队,-苏联,马虎山接替了马仲英的职务,代理了36师师长,于1934年8月率队离开了喀什,按照与省方的协议,去了和田,开始时,由于苏联保持中立,在其制约下,省方与马虎山双双按兵观望,都不敢超越对方防线的雷池一步。
  进驻和田


  马虎山在和田,一月之内就摧毁了穆罕默德·伊敏拼凑的“伊斯兰教王国”,完全控制了和田局势,但这位征服者又横施-,把和田人民置于他的血腥统治之下,他广征苛捐杂税,疯狂抓丁拉夫,野蛮-居民,有时竟把百姓割鼻子、剔头皮、剥脸面、剐耳朵,甚至用铁丝刺穿人们的锁骨、鼻梁、耳朵、把人像烤肉一样地穿成串,再成行成排地集体砍头,如此,和田贫脊的土地,更加田亩荒芜、民不聊生。
  在马虎山蹂躏和田的同时,盛世才骗取了苏联和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他在新疆的统治日渐巩固,此时,他起用了联共党员出任喀什行政长官,抽调了一批假道苏联进疆的东北抗日义勇军进入喀什驻防,让一支原驻喀什,属和加尼牙孜阿吉的维吾尔族武装变更番号后送入了省军建制,由麻木提任师长,同时,原东北义勇军将领刘斌被派驻喀什,担任了警备司令。由于盛世才整顿了吏治,整编了军队,恢复了生产,此时的喀什,一度时和年丰,相对环境安定,经济有所发展,民生渐裕。
  举兵叛乱
  然而,就在喀什刚刚恢复和平,人民正待休养生息之际,驻兵和田的马虎山,静极思动,高举叛戟,与麻木提合股倡乱,凶锋席卷南疆,发动了震惊全疆的1937年喀什之乱,马虎山对马仲英在喀什时所奉行的亲苏政策一贯不满,当马仲英出走,由他独揽了36师大权后,他立刻背叛了马仲英的路线,公然与之分庭抗礼,走上了反苏亲英的道路,他独断专行,一边大做畜产品和丝织品投机生意,从中牟取暴利,一边通过英国商队秘密输入武器,暗中扩大势力,在苏联的马仲英对马虎山的行径早有察觉,在苏方的授意下,马仲英几次派代表返回南疆撤换马虎山,但马虎山大权已经在握,拒不从命放权,马仲英远在异国,鞭长莫及,只得听之任之。
  为了把整个新疆置于自己的统治之下,迪化(今乌鲁木齐)的盛世才早就伺机消灭马虎山,但苦于上台未久、卵翼未丰,无力大动干戈,曾一再屈就容忍,并于1936年与马虎山签订了“和平条款”,在军事上实行与马虎山“和平共处”,不几年,盛世才的势力逐渐雄厚起来,便开始采取行动排除异己,收拾他的军事对手,而这些对手之中,握有重兵,雄据和田、喀什的马虎山、麻木提便首当其冲,被一而再地颠覆和分化瓦解。
  驻扎喀什的麻木提师长是和加尼牙孜·阿吉的旧部,整编后的省军6师师长(6师后又改番号为7师),此人力主反苏亲英,对盛世才政权的政策深为不满,由于他早就在积聚力量,图谋不轨,所以,面对当时盛世才杀机遍布的大清洗,他感到危机四伏、祸在旦夕。
  这时,在喀什颇有名望的著名宗教人士阿不都吾甫尔大毛拉私下散布:如果世上再出现一个圣人,那就是盛世才……之类的言论,引起了麻木提的忿恨,于是,他指使人在喀什回城鞋匠巴扎杀害了阿不都吾甫尔大毛拉,暗杀事件引起了盛世才的怀疑,麻木提见事机败露,于1937年4月2日借打猎之机,经英吉沙县出逃国外,行前指令副师长阿不都拉尼牙孜举兵起事反盛,阿不都拉尼牙孜奉命率7师部分部队哗变,在1937年春夏之交,向喀什汉城(今疏勒县)驻军大举进攻,揭开了喀什之乱的序幕,此役经过半天的激战,丝毫不见进展,眼看省军势力强大,自己绝难取胜,阿不都拉尼亚孜连忙退兵莎车的卡群,在这里,他正式宣布自己为师长,调遣集结兵力,向盛世才公开宣战,同时,他又派人前往和田联络马虎山。
  马虎山好乱成性,反叛之心深藏已久,得知喀什阿不都拉尼牙孜哗变的消息,他闻讯大喜过望,与叛军一拍即合,当时,马虎山与盛世才有“和平条款”之约,阿不都拉尼牙孜叛变后,盛世才曾经电令马虎山由和田、叶城出兵莎车,与省军形成两面夹击,合围叛兵,马虎山假惺惺地给省城回电:“决不附合叛军”,“决整队予以消灭”。其实却扬名平叛,乘机把36师的鲜福海、马福元2旅和师直属炮兵营拉出了和田,移向莎车,成功地与阿不都拉尼亚孜合兵一处,组成了一股强大的反盛力量,扑向喀什。
  1937年4月11日,迂回到喀什郊区的阿不都拉尼亚孜部队士兵分成多股,面罩黑纱,身穿白服,化装成女人,乘黑夜暗藏武器潜入喀什回城(今喀什市)四处藏匿,翌日拂晓,回城城外枪声乱鸣,36师马生贵旅开始猛烈攻城,据守回城的省方军队仓促应战,打得惊心动魄,混入城内的阿不都拉尼牙孜部队士兵积极策应,形成了内外夹攻之势,省军力战不支,回城终于失守,当时,包括行政长公署(今喀什行署)在内的军政机关多被36师马家军占领,公私财物被抢掠一空,大批军政官员成为阶下之囚,关防印信也流入街头,成为摊贩的商品,唯有7师师部(即徕宁城,今地区公安处)还在省军控制之中,未被马家军俘虏的省方军政人员大多涌入徕宁城中避难。
  攻占了喀什回城的马生贵乘胜进攻汉城飞机场,机场守卫人员退入城内,2架飞机仓皇飞往阿克苏,机场失守,马家军一鼓作气,兵临汉城城下,但攻城遭到省方军队的顽强抵抗,虽经殊死夺城,无奈久攻不克,多日僵持。
  36师占领喀什回城之后,马虎山公开发表了反盛宣言,号召全省各族各界共同战斗,推翻盛世才政权,马虎山本人以叶墟为大本营坐镇指挥,也曾到英吉沙、喀什一带就近督战,36师各旅和阿不都拉尼牙孜部联合向北急驰,于4月间先后攻陷伽师、麦盖提、巴楚、乌什,又给这些地方指派了县长,实行了管辖。5月,阿克苏、库车也相继陷入重围,马虎山的前锋甚至已经抵达沙雅、库尔勒。至此,盛、马之战进入大纵深的交织状态,战火燃烧到整个南疆,盛世才的统治受到严重威胁。
  马虎山的36师占领喀什的当时,省府财政厅长胡寿康和喀什行政长万献廷也被迫与省方官员一起从回城北门逃进7师师部,由于驻守这里的许多人都是麻木提和阿不都拉尼亚孜的旧部,7师内部也动荡不安,当时,喀什与省方的电讯联系中断,求援无望,形势岌岌可危,作为省方在喀什的最高代表,胡寿康和万献廷决定设法与苏联驻喀什领事馆取得联系,借以挽救颓势。一天,胡、万2人被士兵用筐子吊下徕宁城墙,借着庄稼树木的掩护,绕道接近了苏联领事馆,不料,守卫在苏联领事馆(今色满宾馆)的马家军士兵发现并抓住了他们2人,危急时刻,幸好苏联领事馆的1名司机从大门门缝内看见了自己认识的这两位省方要员,立刻报告了领事,由于苏联领事亲自出面喝斥,他们才得以安然进入苏联领事馆,得悉了事变-的苏联领事立刻出面为双方调停,他自己不但多次与时驻伽师的马生贵接触,又派女秘书博果抵拉频繁乘车来往于喀什-莎车之间,与马虎山谈判,力图使马虎山接受盛世才提出的划阿克苏以南为36师防地的让步条件,但马虎山别具野心,他除承诺保证在喀什的省方军政官员生命安全之外,并不肯休兵,妄图使用武力再开新局面,占据整个南疆乃至东疆,喀什将战火不息,愈烧愈烈。
  谈判不成,面对马虎山的张牙舞爪,盛世才只得背水一战,布置了对36师的全面抵抗,他在库车设立了督办行营,任命省军少将柳正欣为前敌总指挥,调省军少将周征绵任行营参谋长,又紧急动员了迪化军校学生集结阿克苏,还派遣了6架飞机降落温宿机场,并急令督办公署战车队的装甲车队出征阿克苏,摆出了一副决一死战的姿态。
  但几试锋芒,仍感兵力严重不足,尤其巴楚被围后,盛世才只得再向苏联紧急求援,也再次得到了苏联的军事援助,正当马虎山雄心勃勃,成功在望之际,1937年6月,苏联正式向喀什出兵,有吉尔吉斯兵2团、俄罗斯兵1团共5000余人和40架飞机、20辆坦克,突然从乌恰县的吐尔尕特口岸入境,长驱直入,攻占了巴楚,马军被截为两截而首尾不能相顾,巴楚血战,苏联红军声威慑敌,频频取胜,马家军遭受重创,战况急转直下,此时,盛世才的-掀起了席卷之势,马虎山覆灭已成定局,这时,驻伽师的马生贵临阵反戈、俯首称降,驻喀什回城的马如龙不战自溃,飞奔狂逃,据守其它地方的36师各部虽然孤军奋战,顽强异常,殊死拼争,但供应断绝,伤亡过重,终于一败涂地,1937年10月底,这场三方(包括苏军)共投入兵力近3万人,战线从和田到库尔勒共1500余公里,从春夏之际到秋末历时整整半年的战争进入尾声。
  败逃国外
  当36师及阿不都拉尼牙孜部濒于崩溃时,马虎山本人正在莎车,部队溃败消息一再传来,他无力挽救败局,便放弃了部队,与其参谋长拜自立一起跑到了叶城,在叶城,他命令36师军需处长汪海峰星夜赶赴和田,把历年搜刮的黄金数千两和其它财物用2辆汽车拉到叶城,满满装载了30余匹驮马,逃往印度,在边界,他又枪杀了拜自立,抢夺了拜的财物,马虎山出境后,印度军方没收了他携带的武器和财物,把他押到了克什米尔,后来他只身被释放而财物却被扣留,只得从印度由海路到了香港,又返回甘肃,投奔了马步芳,被封为马步芳新二军的参议。
  马虎山出逃印度之后,喀什区行政长万献廷受命,代表新疆省政府,于1937年9月28日给英国驻喀什总领事馆提出照会,对英国和印度容留马虎山一事提出强烈抗议,要求引渡马虎山,并将其本人交新疆省政府裁判,而其携往印度之金银财物也一并交还新疆省政府核办,但英国驻喀什总领事馆以“大英国政府与印度政府无引渡条约,故不能作引渡之举。既有如此条约而印度政府亦不能引渡政治犯”为理由,发出照会,拒绝了新疆省政府的要求。
  最终结局
  马虎山出逃后,已投降了盛世才的36师旅长马生贵收拢了流散各地的36师残兵败将,自任36师代理师长,带队龟缩和田,苟延残喘,盛世才不肯善罢干休,派兵一路尾追,后来,马生贵等36师头脑人物,被以参观飞机为名,骗上了一架去向不明的苏联飞机,到今天仍然下落不知,此后,36师群龙无首,失去依托,乱作一团,进入和田的盛世才军队和苏联红军对失去战斗力的36师官兵实施了血腥的报复,他们被成批地运往戈壁深处集体枪决,墨玉县的卡瓦克、皮山县的大涝坝等荒沙旷野就是36师官兵喋血暴尸的屠场之一,当时,只有马福元率少数人(约400人),从血泊中冲杀了出去,经民丰、且末、若羌到了青海,侥幸逃生,后来被编为马步芳部的100师手枪营,这是36师仅存的一支残余。
  解放后,人民政府宽大为怀,在甘肃的马虎山得到了妥善安置,但他坚持反动立场,参与--,1958年,被击毙于平叛战斗中。
  [以上内容由"快乐鸟"分享。]


同年(公元1958年)去世的名人:
桂坫 (18671958) 岭南四大家 广东佛山

下一名人:马丕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