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吉林人物

博尔济吉特·文孚


[][?-1841年]
博尔济吉特·文孚介绍:

  文孚(?—1841年)博尔济吉特氏,字秋潭,满洲镶黄旗人,清朝大臣。嘉庆间,授内阁学士,历山海关副都统、马兰镇总兵、锦州副都统。二十年,召授刑部侍郎。二十四年。命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道光四年,仁宗实录成,加太子太保。八年,回疆底定,首逆就擒,晋太子太傅,赐紫缰,绘像紫光阁,御制赞有“和而不同,公正以清”之褒。十一年,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十四年,拜东阁大学士,管理吏部。十五年,转文渊阁大学士。以疾请解职,优诏慰谕,许罢直军机。十六年,致仕。二十一年,卒,赠太保,谥文敬。
  生平文孚,字秋潭,博尔济吉特氏,满洲镶黄旗人。由监生考授内阁中书,充军机章京。嘉庆四年,从那彦成赴陕西治军需。八年,随扈秋狝,校射中四矢,赐花翎。十一年,以在直勤,擢四五品京堂,授内阁侍读学士。历鸿胪寺卿、通政司副使。命履勘绥远城浑津、黑河碱地改徵,及大青山牧厂馀地招垦事。十三年,予副都统衔,充西宁办事大臣。疏言:“青海蒙、番,重利轻命。自来命盗诸案,一经罚服,怨仇消释。若必按律惩办,不第犯事之家仇隙相寻,被害者心反觖望,相习成风,不可化诲。溯蒙、番内附以来,雍正十一年大学士鄂尔泰等议纂番例颁行,声明俟五年后始依内地律例办理。乾隆年间叠经展限,兹复奉命详议。臣以为番、民纠结滋扰,或情同叛逆,或关系边陲大局,自应从严惩办。若其自相残杀及-之案,向以罚服完结,相安巳久。必绳以内地法律,转恐愚昧野番,群疑滋惧,非绥服边氓之道。”疏入,下军机大臣议行。十六年,召回京,授镶白旗满洲副都统。偕内阁学士阮元勘议山西盐务,疏请停止吉兰泰盐官运,改并潞商引额,以潞引之有馀,补吉课之不足,吉盐许民捞贩,限制水运至皇甫川而止,下部议行。寻授内阁学士,迁刑部侍郎。十八年,缘事降调,予二等侍卫,命赴山东治军需。复授内阁学士,历山海关副都统、马兰镇总兵、锦州副都统。二十年,召授刑部侍郎。二十四年。命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偕侍郎帅承瀛山东鞫狱,并勘兰仪决口,督濬引河。次年春,竣工,予议叙。调户部,又调工部,擢左都御史。宣宗即位,以枢臣撰拟遗诏不慎,先后罢直,文孚独留。道光二年,命往陕西按鞫渭南县民柳全璧殴毙人命狱,论知县徐润受人嘱讬、疏脱正凶、事后得赃,枷号两月,遣戍伊犁;升任西安知府邓廷桢偏执枉纵,讯无贪酷,革职免发遣;巡抚朱勋失察,议革职,降四五品京堂。四年,《仁宗实录成》,加太子太保。南河阻运,诏责减黄蓄清;至十一月洪湖水多,启坝而高堰、山盱石工溃决,命文孚偕尚书汪廷珍驰往按治,奏劾河督张文浩於御黄坝应闭不闭,五坝应开不开,湖水过多,致石工掣塌万馀丈,请遣戍伊犁;两江总孙玉庭徇隐回护,交部严议。议於御黄坝外添建三坝,钳束黄流。坝内外及束清、运口各坝两岸筑纤道,多作土坝,挑濬长河,帮培堤身,以利漕行。速挑引河,引清入运;堵闭束清坝,杜黄入湖;又议覆侍郎朱士彦条陈五事,由河臣勘办。疏上,并依议行。命文孚等回京,责严烺魏元煜办理,而引黄济运仍不得要领,河、漕交困。
  八年,回疆底定,首逆就擒,晋太子太傅,赐紫缰,绘像紫光阁,御制赞有“和而不同,公正以清”之褒。十一年,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十四年,拜东阁大学士,管理吏部。十五年,转文渊阁大学士。以疾请解职,优诏慰谕,许罢直军机。十六年,致仕。二十一年,卒,赠太保,谥文敬。清史稿·卷三百六十三列传一百五十。


  [以上内容由"xla1964"分享。]


博尔济吉特·文孚相关

同年(公元1841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额勒德特·和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