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江西省 > 宜春市 > 铜鼓县人物

钟光维


[][公元1762年-1855年]
  钟光维(1762~1855),号省斋,出生于铜鼓三都一自耕农家。自幼聪颖好学,能言善辩,获得族长赏识,资助其熟读经史与科考课艺。曾经两次赴宁州参加州试,皆因书写行款失格而落榜。第三次虽得中庠生,因其未先礼谒主考,放榜时其名竟被删掉,只得满怀怨愤回乡。正当其感到前途未卜、意志消沉、形神沮丧之际,偶然遇见一名谪迁典史的原任知府途中罹病,盘缠告罄,进退维谷,光维同情其境遇,邀至家中疗养。官员感激,知其多舛遭遇,劝导改学刑名。光维从教,勤读大清法令,关心邸报政闻,博览《拍案惊奇》《包公案》等书籍,娴熟法纪业务。年近而立,穿州过县,打抱不平,写纸卖状,屡操胜券。成为老百姓尊敬的民间讼师,昵称“光维先生”。
  清乾隆末叶一个隆冬,光维应邀去奉乡荣家谋划打场官司,行至古桥,时近黄昏,天寒地冻,路滑难行,只得借宿民家。半夜微闻邻近骤发哀号之声,难以成眠,起至其家问故,一穿著褴褛,手挽两个瑟缩颤栗幼儿的男人诉说:“年关逼近,家贫如洗,债主登门,如狼似虎,妻因贫愁病苦猝然死亡,甑空炊断,无棺入殓。”光维顿生恻隐,问知村前徐姓财主,为富不仁,逼租索债,横暴欺压乡邻,遂萌训诫豪猾、济弱扶贫心意,密告死者丈夫将妻尸悄悬梁上,迅为撰写:“岁歉子幼,生活难度。妻向徐绅,借苎织布。无钱偿还,拦路脱裤。没脸见夫,自缢身故。家破人亡,泣血投诉。哀恳青天,开恩救助”状词,急去宁州衙署,击鼓-。光维则疏通地保、忤作验尸“的实”。逼死民妇,罪当偿命。徐家祸从天降,恐慌万状,无计对付。适时地保登门,假意表示怜悯,暗告去请光维先生设法开脱。光维又为徐家替写辩诉;“家奴失礼,猥亵农妇。逃匿无踪,追缉在路。当日醉酒,酣睡误事。管教失严,责难诿咎。容先厚葬,重抚遗孤。恩惜偶犯,免死轻究。”光维认为已达起诉目的,指引地保禀请知州俯察“实情”,照准判处,保释案犯。徐家厚谢地保、光维遂积“功德”。
  光维敏于心计,智略过人。据说宁州上武乡有块天子地,知州密请勘舆先生实地鉴测,图谋筑墓葬母。当地大姓得讯深恐知州窃占此一龙脉宝地,导致本族失去人兴财旺风水。但又惧怕官府权势,无计拦阻。便请光维设法,光维密写“麻石有穴地,葬0皇帝。知州说要买,未晓属何意”揭帖,到处散贴。知州闻而冷汗淋漓,惶急令人擦洗收毁,隐没其事。揭帖只望赢得“抑止”效应,非欲构陷知州重罪,因以“说”“买”二字作“珠眼”,倘若朝廷查究知州谋逆之罪,“说”稽无文书凭据;“买”非为强夺霸占,量刑尺度,可得宽容。光维事先埋好辩诉解厄线头,巧从笔下留情。
  光维还有利用鬼使神差,侦破疑案故事传流。乾隆某年,宁州西乡出一谋财害命重案,拘捕涉嫌罪犯数人,迭经刑讯,皆同声呼冤,难以从中查明真凶。通判暗遣捕头去请光维划策。光维思忖做贼者必心虚,可硬顶官府,难能不害怕鬼神。因而指点重新粉刷一间暗室,将炭黑遍写“杀人者,此人也”于雪白墙壁,趁夜提出人犯脱光上衣,双手反缚蹲坐室内,厉声警告今夜阴曹判官将来人犯背上写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点明作案真凶。人犯呆坐深夜时分,真凶极度紧张惶惑,挪动身子紧贴粉墙,自忖这样隔纸神明也莫能在我背上写字。翌晨提审,其人赫然背现黑字,将镜反照让其自瞧,猝然表情颓丧,垂头服罪。依此再去复查作案情节,论证真凶果为此人,疑案迎刃而解。满庭胥吏亦懵然弗知就里,惊诧神奇!光维气质刚正,仁侠仗义,远亲近邻,偶遭天灾-,无不疏财济困,竭力帮忙。平素热心参与举办公益事业,道光十七年(1837),光维奔波联络康熙乾隆时代经由广东、福建、赣州迁徙铜鼓落户发家的卢、杨、刘、李等七十二姓族人,捐银助田,兴置学产,新建奎光书院。时被公推出任首席督理,为创设弘扬客家文化,培育英才高等学府,出谋划策,卓著辛劳。
  光维终生行状,官绅均嫉视为舞弄刀笔,拉扯是非的“黑道讼棍”,常被衙署暗探追踪。因其身材魁梧,精通拳术,遇有远行,随带两名轿夫,实为强悍保镖,故而轻易不敢下手。光维出门时更行装,隐蔽身份,形影飘忽,善于机巧应变;更以经常压抑豪强,扶助贫弱,每逢困厄处境,屡得劳苦大众奋起掩护,化险为夷。生平屡出奇谋巧计,替人鸣冤解难的事迹,至今传为美谈。活至93岁,终老家园。安葬在三都街后盆形。
  [以上内容由"襄樊前进"分享。]


同年(公元1762年)出生的名人:
斯潘塞·帕西瓦尔 (17621812) 第17位英国首相 欧洲英国

同年(公元185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萧公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