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省 > 武汉 > 东西湖人物

张坦熊


[][公元1679年-?]

  张坦熊(约1679-?),字详男,号郎湖。湖北汉阳人。仲璜四子,坦麟弟。
  清康熙五十年(1711)举人。初任浙江桐庐县令,调仁和县令,补玉环同知,擢守台州,不久转任天津道。
  乾隆三年(1738)升任云南按察使,乾隆十六年(1751)去职还乡。
  张坦熊在任数十年,南北辗转,所到之处,均有善政。其胸怀坦荡,足智多谋,精明讯案,处变不惊,不畏权势,持正惠民,留下许多佳话。
  在桐庐任职时,河中间漂流一空船,船上载一少女尸体,脸面有拍打伤,顶门有石击伤。张坦熊仔细勘查,发现少女所穿新鞋底部有少许泥土,针孔呈黑色,由此断定少女不是长住船上。他下令将尸体暂时收殓,派一名衙役换上船家的衣服,将船移到船多的码头,在一旁监候,如有寻船的人,便带到县衙。过了3天,衙役带回一人。张坦熊讯问:“船是你的吗?”回答“是。”“原停在何处?”“在某临江楼下,第二天清晨不见了,今天才找到。”张坦熊让船主领衙役到原停船处的楼下。衙役敲门,开门的人一见是官衙来人,大叫道:“隔壁许妈打死了婢女,嫁祸于空船,怎么牵连到我!”原来,许妈怒打其婢女耳光,邻家前往扯劝,更激起许0火气。许妈捡起一块石头抛击,误中奴婢顶门,后移尸于空船,起碇放流。许妈被带至官衙,一讯而服。
  张坦熊在仁和县率先执行有利于贫穷农民的“摊丁入亩”政令。钱塘县令慑于富绅势力,久议不决。钱塘乡民敲锣聚众,进入北新关鼓噪 。县令仓皇失措,求助于张坦熊。张坦熊知抚军李卫处事素来果敢严厉,若其派兵镇压,势必滋成巨案,于是单骑赶至北新关。乡民听说是仁和张县令到,很快安静下来。张坦熊对乡民说:“仁和县已摊丁入亩,钱塘县与仁和县同属一府,政令哪能不同?只不过迟几天罢了,我决不会欺骗你们。你们知道,鸣金聚众,罪当斩绞,抚军马上要派兵来捉拿你们吗?我特来护送你们出关,不要迟疑!”众乡民欢呼散归。抚军李卫接到乡民闹事的警报,急传张坦熊见。有人说张坦熊躲出城了。抚军十分愤怒,正派亲兵去抓张坦熊,忽有报道:“张县令求见。”抚军怒色未消。张坦熊从容说道:“乡民们哪敢对抗钱塘县令?只不过是为摊丁入亩的事请求恩典。坦熊已经转令他们回乡候示。”抚军改容,连呼“好官”,赞不绝口,随即下令督办。钱塘县摊丁入亩的事5天告竣,上下帖然。
  在仁和县,某将军的女婿夜闯民宅,被羁押到县衙仍然仗势咆哮不已。张坦熊厉声制止,连夜依法严办。次日清晨,抚军传见,责怪他与将军对抗。张坦熊说:“将军素以贤明著称,我是怕他女婿败坏他的名声。此案已经上报,等待批准执行。”抚军无可奈何,只得转交理事官审释。又,按规定,每隔3年送一次死亡满兵的遗骨回京,地方官须用车船伺应,士兵往往借此机会恣意0渔利。张坦熊到任之后,将军告诫士兵:“这个官可不能与以前的相比,你们要谨慎行事,触犯刑律,我不会袒护你们。”因而地方与军队相安无事。某一天,将军宴请宾客,张坦熊应邀而至。将军对张坦熊说:“你真厉害!”张坦熊回答说:“坦熊不知道利害,则有厉害;如果知道利害,就不敢厉害了。”满座宾客莞尔而笑。


人物关系:
父亲:
儿子:
张芸 (1712~?)

同年(公元1679年)出生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伯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