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人物

张百龄


[][公元1748年-1816年]
  百龄(1748—1816)清汉军正黄旗人,张氏,字菊溪。乾隆进士,授翰林院编修。素有才名。乾隆末官至御史。乾隆三十七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掌院阿桂重之,曰:“公辅器也!”督山西学政,改御史,历奉天、顺天府丞。百龄负才自守,不干进,邅回闲职十馀年。仁宗亲政后,始加拔擢。
  嘉庆五年出为湖南按察使,调浙江,历贵州云南布政使。八年,擢广西巡抚。武缘县有冤狱,诸生黄万镠等为知县孙廷标诬拟大辟,百龄下车,劾廷标逮问,帝嘉之,赐花翎;洎定谳,特加太子少保。十年,调广东南海番禺两县蠹役私设班馆,羁留无辜,为民害,重惩之;劾罢纵容之知县王轼、赵兴武,严申禁令:诏予优叙。寻擢湖广总督。两湖多盗,下令擒捕,行以便宜,江、湖晏然。未几,王轼讦百龄在粤用非刑毙命,逼勒供应,临行用运夫二千馀名。总督那彦成疏劾,并及到湖北后,截留广东会奏批摺。命吴熊光等按鞫,议褫职遣戍,帝原之,命效力实录馆。寻予六品顶戴,赴福建治粮饷,事竣,授汀漳龙道。擢湖南按察使,调江苏,以病归。病痊,授鸿胪寺卿,历山东按察使,就擢巡抚。
  十四年擢两广总督。粤洋久不靖,巨寇张保挟众数万,势甚张。百龄至,撤沿海商船,改盐运由陆,禁销赃、接济水米诸弊。筹饷练水师,惩贪去懦,水师提督孙全谋失机,劾逮治罪。每一檄下,耳目震新。巡哨周严,遇盗辄击之沉海,群魁夺气,始有投诚意。张保妻郑尤黠悍,遣朱尔赓额、温承志往谕以利害,遂劝保降,要制府亲临乃听命。百龄曰:“粤人苦盗久矣!不坦怀待之,海氛何由息?”遂单舸出虎门,从者十数人,保率舰数百,轰炮如雷,环船跪迓,立抚其众,许奏乞贷死。旬日解散二万馀人,缴炮船四百馀号,复令诱乌石二至雷州斩之,释其馀党,粤洋肃清。帝愈嘉异之,复太子少保,赐双眼花翎,予轻车都尉世职。
  十六年再乞病,回京,授刑部尚书,改左都御史,兼都统。未几,授两江总督。时河决王家营,上游绵拐山、李家楼并漫溢,论者谓河患在云梯关海口不畅,多主改由马港新河入海。百龄亲勘下游,疏言:“海口无高仰形迹,亦无拦门沙堤。其受病在上年挑河二段内积淤三千馀丈。又亲至马港口以下,见淤沙挑费更钜,入海路窄。二者相较,仍以修浚正河为便。并请加挑灶工尾以下河身,两岸接筑新堤,于七套增建减水坝,修复王营减坝,重建磨盘埽。”诏如议。
  百龄年逾六旬始生子,值帝万寿日,闻之,赐名扎拉芬以示宠异,勉其尽心治河。次年春,诸工先后竣,漕运渡黄较早,迭加优赉,赐其子六品荫生。洪湖连年水涨,五坝坏其四,诏责急修。百龄以礼坝之决,由于河督陈凤翔急开迟闭,以致棘手,奏劾之。凤翔被严谴,诉道厅请开礼坝时,百龄同批允;又讦淮扬道朱尔赓额为百龄所倚,司苇荡营有弊。言官吴云、马履泰并论其举劾失当,命松筠、彭龄往按。帝意方乡用,议上,专坐朱尔赓额罪,以塞众谤。
  十八年命协办大学士,总督如故。十九年,彭龄奉命赴江苏同查亏帑,议不合。彭龄为所掣,恚甚,遂劾百龄受盐场税关馈遗,按之未得实,彭龄坐诬被谴。会盐运使廖寅捕逆犯刘第五,部鞫为伪。百龄亦坐失入,褫宫衔,罢协办大学士。江南莠民散布逆词,连及百龄,严诏责捕。二十年,获首、从方荣升等百五十人,并抵法,复宫衔,封三等男爵,兼署安徽巡抚。是年冬,病甚,命松筠往代,卒于江宁。帝闻,悼惜,诏复协办大学士,遣侍卫赐奠,许柩入城治丧。将遣皇子奠醊,既而以江北灾民未能抚恤,停其奠醊,仍赐祭葬如例,谥文敏。子扎拉芬,袭男爵。
  [以上内容由"尤尤"分享。]


张百龄相关
同年(公元174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816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吴熊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