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省人物

西林觉罗·鄂容安


[][公元1714年-1755年]

  西林觉罗·鄂容安(1714—1755),字休如,西林觉罗氏,满洲镶蓝旗人,大学士鄂尔泰长子。雍正十一年进士,改庶吉士。世宗命充军机处章京。
  乾隆元年,授编修,南书房行走。再迁,五年,授詹事府詹事。鄂尔泰承旨固辞,上曰:“鄂容安与张廷玉子若霭,皇考命在军机处行走,本欲造就成材。朕兹擢用,鄂尔泰毋以己意辞。”是时直军机处大臣与章京皆曰行走,无异辞也。寻又命上 书房行走。七年,以与闻左副都御史仲永檀密奏留中事,夺职,语在永檀传。八年,命仍在上 书房行走,授国子监祭酒。十年,袭三等伯爵,后五年加号襄勤。十二年,授兵部侍郎。
  乾隆十三年,出为河南巡抚,赐孔雀翎。河南境伏牛山界陕西、湖北二省,袤延八百馀里,鄂容安行部入山亲勘。又以界上诸关通大道,易藏奸宄,饬行保甲,入奏,上嘉焉。卫辉参将阮玉堂督操,鞭所部兵,兵哗。鄂容安疏请先治哗兵罪,然后罢玉堂,毋令兵骄,亦当上指。鄂容安又令籴补诸府、州、县常平仓榖都二十九万石有奇,浚治开封、归德、陈州三府干枝诸水,以慎蓄泄、广灌溉。上奖其留心本务。
  乾隆十五年,上巡幸河南,鄂容安疏言河南士民乐输银五十八万七千有奇,上曰:“朕巡幸方岳,从不以丝毫累民,曾何藉於输将?且省方问俗,勤恤民隐,尚虑助之弗周,岂容供用转资於下?鄂容安此奏失政体。其以输银还之士民。”鄂容安疏请罪,又言:“士民输银出本原,还之恐不免胥吏中饱,仍请允其奏。”上意终不怿。还幸保定,鄂容安入见,不引谢,上诘责,令痛自改悔,不得有丝毫糜费粉饰,为补过之地。
  乾隆十六年,移山东巡抚。济南被水,米贵。鄂容安请用乾隆十三年例,暂弛海禁,招商往奉天籴运。旋与东河总督顾琮规塞张秋挂剑台河决,培筑运河堤,自台儿庄至德州千有馀里,循堤建堡房。塞太行堤涵洞,以纾宁阳等县水患。十七年,疏陈山东州县吏交代库银仓榖多有亏缺,下各府考覈。又移江西巡抚。十八年,授两江总督。十九年,疏言:“江南地广事繁,胥役弊滋甚。淮安等府藉赈为弊,苏州等府藉漕为弊,徐州府藉应徭为弊,当严覈惩治。令各属胥吏遵经制原额,禁伪冒及额外无名白役。”是年考绩,加太子少傅。上将用兵准噶尔取达瓦齐,以鄂容安年力方盛,勇壮晓畅,召授参赞大臣。
  乾隆二十年,永常以定西将军出西路,萨喇尔以定边右副将军为副,鄂容安实从。谕曰:“汉西域塞外地甚广,唐初都护开府扩地及西北,今遗阯久湮。鄂容安在军,凡准噶尔所属及回部诸地,有与汉、唐史传相合可援据者,并汉、唐所未至处,当一一谘询记载。”旋偕萨喇尔入告,途中抚降诸部落,并檄谕达瓦齐,赉荷包、鼻烟壶。及师定伊犁,值胡中藻以赋诗诽上诛。中藻为鄂尔泰门生,鄂尔泰从子鄂昌与唱和,连坐。上责鄂容安不为陈奏,行赏独不及。命与班第驻守伊犁阿睦尔撒纳叛迹渐著,鄂容安入告。上令与萨喇尔率师至塔尔巴哈台相机捕治。阿睦尔撒纳入觐,中途遂叛,伊犁诸宰桑应之。鄂容安与班第力战不支,相顾曰:“今日徒死,於事无济,负上付讬矣!”班第自刭。鄂容安腕弱不能下,命其仆剚刃於腹,乃死。
  故事,大臣予谥者,内阁拟二谥请上裁,以翰林起家者例谥“文”,至是拟“文刚”、“文烈”,上抹二“文”字,谥刚烈。图形紫光阁,上亲为赞,有曰:“用违其才,实予之失。”盖重惜之也。以次子鄂津袭爵,官至伊犁领队大臣,坐事夺官;以鄂容安长子鄂岳袭爵。


西林觉罗·鄂容安相关
人物关系:
父亲:
兄弟:

同年(公元171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755年)去世的名人:
高斌 (16831755) 清朝中期大臣,外戚 辽宁省

下一名人:黄廷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