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黑龙江人物

乌雅·开泰


[][清朝官员]

  开泰,乌雅氏,满洲正黄旗人。雍正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
  九年,迁侍讲。上御门,开泰未入侍班,黜令乾清门行走。十三年,复编修。乾隆元年,迁国子监司业。八年,迁祭酒。督江苏学政。再迁内阁学士。三迁兵部侍郎,仍留学政任。十年,授湖北巡抚。疏言:“社仓较常平尤近於民,而弊亦易滋。湖北社仓谷麦五十二万石有奇,散在诸乡,恐多亏缺。应饬道府按部所至,便宜抽验。”调江西。
  十三年,又调湖南。疏言:“户部咨各省常平仓谷,以雍正旧额为准。湖南溢额谷五十五万馀石,令粜价储库。臣维雍正旧额七十馀万石。湖南夙称产米,乾隆二年至八年,诸省赴湖南购米,先后计百七十五万有奇。中间又拨运福建、江苏。若尽粜溢额之谷,遇本省需用或邻疆告籴,必致仓储缺额,买补不易。”疏上,以留心积贮嘉之。十五年,有寿抡元者,自言南河同知,赴湖南采木,布政使孙灏谕永州府为料理。寻得其诈伪状,开泰以闻,但言灏殊为未谙。上以灏瞻徇,何得但言未谙,知为开泰门生,斥其徇庇,下吏部严议,议夺官,命留任。寻调贵州。十八年,疏言:“古州募军屯田,户上田六亩,中田八亩,下田十亩。今食指日多,生计艰难,请准屯户入伍充兵。”许之。擢湖广总督,加太子少傅。
  二十年,调四川。金川土司莎罗奔与革布什咱土司色楞敦多布初为婚媾,继乃相怨构兵。旁近绰斯甲布、鄂克什、杂谷、巴旺、丹坝、明正、章谷、小金川诸土司皆不直莎罗奔。二十三年,莎罗奔攻吉地。吉地,色楞敦多布所居寨也。开泰与提督岳锺琪檄游击杨青、都司夏尚德等率兵分屯章谷、泰宁,令鄂克什、杂谷援革布什咱,攻金川,莎罗奔引退。寻复攻破吉地,色楞敦多布走泰宁求援,开泰复檄诸土司出兵助之,调杂谷土练千人分屯丹坝、章谷、泰宁,发黎、雅、峨边兵屯打箭炉,谕郎卡撤兵。郎卡,莎罗奔从子,为副酋,主兵事者也。事闻,上谓:“番目相攻,於打箭炉何与?”疑郎卡扰边,命开泰具实覆奏。开泰寻疏报章谷、巴旺土兵击败金川,莎罗奔焚吉地走,尽复革布什咱境,留绰斯甲布、明正两土司兵分守之,使色楞敦多布归寨。上谕曰:“番民挟仇攻击,不必绳以内地官法。宜以番攻番,处以静镇。”旋加太子太保。二十四年,松潘镇总兵杨朝栋入觐,开泰与锺琪奏朝栋衰老,难期胜任。上责开泰何以不先奏,下吏部议,夺官,命仍留任。
  二十七年,莎罗奔死,郎卡应袭。例,土司承袭,邻封诸土司具结。开泰以郎卡与诸土司皆不协,令毋取结,疏闻,上许之,命严谕郎卡知恩守法。未几,郎卡侵丹坝,取所属玛让,开泰檄绰斯甲布往援,使守备温钦等赴金川诘责。上谕曰:“郎卡狼子野心,即使诘责伏罪,岂肯永守约束?诸土司援兵既集,能协力剿除,分据其地,转可相安;若诸部不能并力剿除,而郎卡怙恶不悛,亦非开泰、岳锺琪四川绿营兵能任其事,应临时奏请进止。”二十八年六月,开泰奏九土司大举击破金川。上闻郎卡使人诣成都,开泰许进谒,抚慰之,而阴令九土司进兵,谕曰:“郎卡於绰斯甲布等屡肆欺凌,众土司合力报复。开泰既闻其事,惟应明白宣示,谕令悉锐往攻;而於郎卡来人严为拒绝,且谕以尔结怨邻境,谁肯甘心?断不能曲为庇护。如此,则郎卡既不敢逞强,绰斯甲布等亦可泄忿。乃既用谲以笼络郎卡,又隐为各土司援助,郎卡素狡黠,岂能掩其耳目?殊非驾驭边夷之道。”乾隆二十八年,“谕曰、开泰审拟巴塘喇嘛。教诱番民聚众一案。及回奏博尔和患病各摺。支离巧饰。乖谬已极开泰当喇嘛等滋事之初。并不亲往查办。经朕饬谕。始勉强一赴打箭炉。聊以塞责。辗转递委之道府知州等官。不待人犯解审。辄借查阅营伍为名。前赴川南。此有何不可缓之事。乃置边地重案于膜外。转亟亟于常行事件乎。在开泰不过中存畏怯。托名避去耳。其实似此居心行事。即查阅营伍亦复何裨。初不料满洲世仆中。竟有庸懦无能。如开泰其人者。种种谬误。深负简任。著革职。赏给头等侍卫。自备鞍马。前往伊犁。随明瑞办事。”命夺官,以头等侍卫赴伊犁办事。寻卒。
乌雅·开泰相关


下一名人:董鄂·永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