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 > 辽阳 > 辽阳县人物

魏绍武


  魏绍武是辽阳县千山北大湾人,生于一九0三年,世代务农,家境贫寒。一九一八年,由于生活所迫,全家迁往穆棱县狍子沟村(今河西乡福兴村)落户。
  一九三三年春,魏绍武目睹了祖国河山的破碎,民不聊生的悲惨情景,胸中顿时燃起了民族的仇恨烈火。当时,在中共党员干部李范五的爱国思想的熏陶下,他义无反顾地加入了穆棱帝大同盟支部。从此,他积极从事抗日救国流动,撒传单,贴标语……由于任务完成很出色,于同年五月经李范五同志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重了。为了完成党交给的重任,魏绍武不辞辛苦,日夜奔波在狍子沟和八面通镇一带的反日宣传战线上。随着抗日运动的日益高涨,他成长很快,政治上更加成熟。不久,魏绍武被任命为中共穆棱县委委员。
  一九四三年三月,党派魏绍武到中共八面通区委机关从事党的活动。同年十一月,任吉东特委国际交通员,经常活跃在密山半截河至海参崴、绥芬河至五站(格洛捷阔沃)之间的国际交通线上。
  一九三五年三月,党组织调魏绍武任中共穆棱县委宣传部长。当时,他经常在下城子、狍子沟等地,亲自组织扩建该地的反日会、抗日儿童团。
  一九三七年,魏绍武进行抗日活动的行,引起了当地一个以跳大神、卖假药为业的名叫马喜道的反对和监视。为保存力量,党组织决定将他调离穆棱,派遣去苏联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深造。一九三八年底毕业回到革命圣地延安,担任了留守兵团警卫排排长。
  一九四五年“八一五”光复后,魏绍武被派来东北,从事收复工作。九月初,他重新返回惜别多年的革命故地——穆棱县。工作不久,他被任命为中共穆棱县委民运部长。
  为了扩大收复工作的范围,开辟新的区域,一九四六年二月,党组织派魏绍武、于佑民、(中共党员)、吴舒兰(魏绍武的爱人、中共党员)等同志到绥阳县建立人民政权,成立了绥阳县民主政府。魏绍武任县长、于佑民任公安局长、吴舒兰任妇联主任。由于当时的骨干力量不足,除清洗部分敌伪上层分子外,原维持会的大部分人员仍继续留任。新政权虽已建立,但组织不纯的问题仍未解决。于是魏绍武同志带领干部抓紧整顿组织、调整人员、扩充和改编了原来的地方武装,建立了绥芬河区政府,成立了各级妇女组织。组织干部向群众宣传人民政府的方针政策,发动群众丈量土地,实行减租减息、剿匪肃特、维护治安。在魏绍武的领导下,县政府卓有成效的工作使广大群众越来越认识到,只有跟着共产党,才有自己的翻身和解放。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迅速提高。这样一个大好局面的出现,使混入新政权的一小撮-分子感到末日来临,惶惶不可终日。他们施展-两面派手法,表面上装作拥护共产党领导的新政权,暗地里却在紧张地进行-活动。窃据我保安大队副队长职务的卢凤歧(当过伪警尉)和盘据在东宁一带的东北挺进军第十六支队的匪首王枝林秘密勾结;混进我新政权的民政科长梁敏谦等投机政客,则偷偷的与国民党占领区吉林省第八督导区党务专员张明伦取上联系、秘密在绥阳建立国民党部。当时斗争气氛十分紧张,敌我争夺相当激烈。
  一九四六年五月五日,东北挺进军十六支队匪部少校联络官田子元带领副官佟志久潜入绥阳镇,同内奸卢凤歧秘密接头,策动卢凤歧叛变。卢愿作内应,要求匪军在外围进攻。田、佟匪将此密约向土匪头子王枝林作了报告。王枝林点头称赞,并定于五月八日举行武装叛乱。田、佟二匪又-绥阳,向卢凤歧传达了匪首王枝林的指令。卢凤歧接到指令后,欣喜若狂,竟然得意忘形,面南宣誓:“我一定效忠-拿下绥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接着他们又一起密商了行动计划。田、佟二匪走后,卢凤歧立刻和他的同伙刘发先密谋具体行动计划。
  连日来,魏绍伍、于佑民对卢凤歧、刘发先等人的诡密行动,已经有所察觉。五月七日连夜召开了党的会议,分析形势研究敌情,最后决定撤换卢凤歧等人的职务。会议一直开到午夜两点。
  卢凤歧趁魏县长开会之机,召开保安干部会议,以军事演习为名,把机枪连和步兵连调往北山,调警卫班分散巡逻,只给县政府楼内留下两名守卫人员。
  县政府会议结束一小时后,匪徒们就响起了进攻县政府的枪声。魏绍伍猛然被枪声惊醒,公安局长于佑民也来到魏绍伍身旁。他俩几呼同时喊出:“枪声!有敌情……”此时正是八日拂晓,对于突变的形势,魏绍伍立即作了战斗部署:警卫班长张志刚在楼南面平台上用机枪-南河套,阻击敌人进犯;于局长把住北面楼梯口,防备敌人侧面偷袭;警卫员小李子通知保安大队立即投入战斗。魏绍伍自己架起一挺机枪伏在南窗台下,同张志刚一起向着南山冲下来的匪群猛烈射击,吴舒兰也操起一支马枪参加了战斗。
  这时枪声由远而近,逐渐密集起来。在匪群中有一个操着山东腔的匪军官高声喊叫:“快往前冲啊!抓住姓魏的官升三级……”,话音刚落,即被号称神枪手的张志刚一个机枪点射打个仰面朝天。接着两挺机枪“哒哒、哒哒、哒……”地向着匪群猛烈扫射,打得敌鬼哭狼嚎,匪军第一次进攻很快败了下去。
  这时由内奸卢凤歧调到北山的保安队也乱作一团,有的想跟卢凤歧投降中央胡子,有的弃枪逃走,也有的反对投降敌人对叛军开了枪。卢凤歧见此情景,他怕拖廷时间误了大事,于是带领十几个亲信,仓煌逃到河南沿与匪军会合。
  在打退敌人第一次进攻后,魏绍伍已经明白,保安大队没有迅速进入战斗,卢凤歧、刘发先等人肯定叛变投敌了,这是敌人预谋叛乱的一次武装行动。这时魏绍伍见到被打退的匪徒,又黑压压的反扑过来,感到敌重我寡,人数相差悬殊,形势非常紧张,情况十分严重。他立即命令吴舒兰烧掉全部-,准备同敌人作殊死的战斗,譬死保卫人民新政权。
  这时南楼侧的敌人又一次发起进攻。魏县长叮嘱于局长和警卫员小李子,千万守住楼梯口决不能让敌人冲上来。自己又回到楼南侧,重新架起机枪怒视着步步逼进的匪军,看到敌人已进入射线内,他发出雷鸣般地怒吼“打!狠狠地打!别让跑掉一个匪军!”这声音震撼着大地,同时也激励着战友们的决心。这时两挺机枪,好象张开两张血盆大口,随着胸中的怒火和仇恨喷射到敌群,打得敌死尸成片节节败退。就在这时,守卫在楼东侧窗口的吴舒兰同志,发现从东大道又冲过来一股敌人,她将情况立即报告给魏县长。魏县长急忙来到于局长身旁,两人简单交换了意见,决定等敌人靠近了再打。
  来源:中共东宁县委党史研究室
  [以上内容由"瑞。。"分享。]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03年)出生的名人:

下一名人:吴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