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云南省 > 玉溪 > 红塔区人物

盛延龄


[公元1868年-1934年,中国富滇银行总行长]
  盛延龄(1868—1934年)字梦九,云南玉溪人,先后担任中国富滇银行香港分行经理、中国富滇银行总行长、云南省政府顾问,并被“玉溪旅省同乡会”选为重建昆明玉溪街商号(现昆百大所在地)总理……光绪三十一年(1905)废除科举,为求深造,盛延龄以廪、贡学位申请出国留学,经礼部批准入日本政法学校。1908年学成回国,赴四川任职,先在政法学校任主讲,后任源盐县知事。辛亥革命时,滇军援川部队到达泸州,盛延龄应李鸿祥邀请参加援川活动,策划军机。后随援川部队回到云南。
  在玉溪人中,盛延龄是为数不多的金融专家。他担任过富滇银行香港分行经理、富滇银行总行长、东川矿业公司会办。协助时任云南省长的李鸿祥组建民政厅,任民政曹参事。重建昆明“玉溪街”等等。
  盛延龄1922年和1927年两度担任中国富滇银行总行长。当时,香港分行经理多次向他提出,愿意代其挪用银行巨款替他做大锡生意,或在港经营地产。盛延龄严词拒绝,并告诫该经理不可以权徇私,损公肥己。此人不听劝阻,私挪行款被人检举。盛延龄严肃认真查处,亲往香港、上海、河口3个分行巡视,查清弊端,撤销了该经理。当时的舆论称赞此举“致使富行营业蒸蒸日上,弊绝风清”。
  盛延龄严以律己,廉洁奉公,不畏权贵,有口皆碑。1915年,在广东任廉道道尹时,查吏安民,成绩显著,受奖三等嘉禾勋章。这一段时间,数次拒收巨额贿赂。随员孙、曾两人因系原籍乡亲,私下对盛延龄说:“此是送者甘愿,并非大人0,拒之无益。”盛延岭推心置腹对他两人说:“公则生威,廉者有信,若要工属官员不苛于民,首先正己。况国家所给薪俸已够生活,如再侈望,必然放纵属官作弊及0,百姓受害非浅。”孙、曾两人受教后,亦拒受非分财物。
  1927年,即查办香港分行经理的那一年,唐继尧以政府费用不敷,龙云胡若愚以军需紧缺为由,多次向富滇银行“借”款,甚至以逼他辞职相威胁,均遭拒绝。他说:“富行是全省军民的血汗积蓄,若作政府、军队费用,请决定停办。”这三位军政首脑人物本来想以辞职相威胁,逼盛延龄“借”款,没想到盛延龄竟以请求“停办”来回复,三位大人物碰了这么一个软钉子,此事只好不了了之。富滇银行的巨款得以保存下来。
  盛延龄还做了一件功在全省,利在玉溪的大事,就是在昆明重建玉溪街。
  “玉溪街”不是一条街,就像现在的“购物广场”并不是一个广场。“玉溪街”是一个商场。原建于1921年,有公房数十间。建成不久,因一商房不慎失火而全毁。同乡会十多次商议重建,因难筹资金而未决。1925年,盛延龄被玉溪旅省同乡会选举为重建省城玉溪商场(即玉溪街)总理。当时“玉溪街”的位置,用现在的话来说,应属于超黄金地段了。它位于近日楼前(如今昆百大所在地),穿过近日楼,沿正义路直达五华山省政府;右为当时最繁华的南屏街、晓东街;左为近西路,现在的东风西路,一路客栈,商贾云集;后为三市街,直通另一条繁华街道金碧路。盛延龄担此重任后,立即修订规程,打破筹资仅局限于本籍商人的界限,允许外籍商人投资,按“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安排房屋。并向玉溪的父老乡亲及外来投资者反复讲清“变者可以复其常,穷者可以会其通”的道理。
  由于决策得当,出现了投资热潮,仅在开始投资的当天上午,就集资5万多银元,保证及时兴工。商场从当年(1925)冬季开始至次年仲冬建成。此后,通称商场为“玉溪街”。每年的房金收入用于地方公益事业和教育事项。
  玉溪街“玉溪街”的建成,对玉溪、昆明乃至全省的市场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曾经有“物价涨跌,全看玉溪(街)”的说法。许多货物,如老百姓的生活必需品烟、酒、糖、茶、盐、洋纱、棉布等等,随着历史的发展,已被后来的各种商店、百货大楼、超市、购物广场所代替,如今走遍云南还随处可见的“玉溪风味”、“正宗玉溪风味”等餐饮广告,就是当年“玉溪街”餐馆的美味佳肴留给人们的美好记忆。
  为了感谢盛延龄对重建玉溪街卓有成效的贡献,同乡会议定将一所临街的铺房赠与盛延龄作为酬劳,他坚辞不受,一再申明重建商场是出自热爱家乡之心,是为了发展家乡的经济,别无他求。
  富滇银行消失了。“玉溪街”也消失了,但是,它们将永远活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盛延龄这位杰出的玉溪人也将永远活在玉溪人的心中。
  [以上内容由"风影"分享。]


同年(公元1868年)出生的名人:
季云卿 (18681939) 民国上海著名0人物 江苏省无锡惠山

同年(公元1934年)去世的名人:
李盛铎 (18591934) 中国近代著名政治家、收藏家 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

下一名人:林振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