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 > 铁岭 > 开原市人物

盛世才


[公元1892年-1970年,中华民国陆军上将]
  
盛世才
  盛世才(1892-1970.7.13),原名振甲,字晋庸,号德三。中华民国陆军上将,政治家、军人。1892年出生于辽宁开原市,汉族旗人。他是民国时期的风云人物,乱世魔王,自1933年到1944年间全面控制着新疆的军事、政治,号称“新疆王”,唯我独尊。他把新疆政府和共产党、国民党合称为“中国三大政治集团”,又以国共两党以外的“第三领袖”自居,而且把他与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蒋介石毛泽东一起并称为“世界反法西斯阵线六大领袖”。1949年后到台湾,1970年病逝于台北
  出身贫寒,幼时在西丰县初小,沈阳第五高小,辽宁省立农林中学学习。
  1915年毕业于上海吴淞中国公学专门部政治经济科。
  1917年赴日留学,就读于东京明治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归国后进入广东李根源主办的韶关讲武堂学习。毕业后,经李根源介绍,回东北在奉军第八旅郭松龄部,任排、连长及上尉参谋等职,深得郭的信任,经郭的介绍与郭的义女丘毓芳结婚(与前妻离婚)。
  1923年经郭推荐,张作霖送他到日本陆军大学学习,其妻同行。
  1925年郭松龄反奉失败,张作霖撒消了保送盛世才学习的公费。但盛善于钻营,先后得到了孙传芳冯玉祥蒋介石的资助,完成了日本陆军大学的学习。
  1927年盛回国后,在国民党贺耀祖部下任参谋,以后又调总司令部任上校参谋兼中央军校附设军官团教官。1928年任代理行营参谋处科长。
  1929年调参谋部第一厅第三科任科长。
  1929年秋,经朋友介绍与新疆省秘书长鲁效祖相识,1930年秋盛世才随鲁效祖入新疆,任边防督办公署上校参谋兼卫队营教练、军官学校战术总教官。
  1930年底,金树仁在新疆办军校,便把盛世才引入新疆,任命为军官学校战术总教官。1931年因镇压哈密维吾尔族武装暴-动升任参谋长。后任东路军总指挥,屡战屡胜。
  1933年4月12日,新疆发生了“四·一二”政变。金树仁仓惶逃离省城,而此时手中握有相当兵力的盛世才,被各方推举为新疆临时督办。他从不甘屈就国民党军参谋部作战科长转而进入新疆图谋升迁,经几年施展权谋,摄取了新疆最高统治权,-专断,称霸新疆达十二年之久。
  1934年任新疆省政府主席。抗日战争爆发后,一度采取联苏联共政策,同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统一战线。
  1942年投靠蒋介石,被任命为新疆主席。1943年1月加入国民党。同年杀害中共党员陈潭秋毛泽民等人。
  1944年国民党军进入新疆后,调任行政院农林部部长。抗日战争胜利后,任武汉行辕高参。
  1949年去台湾,任台湾“-”国策顾问。后在台北投资开办士林西菜馆。
  1970年7月卒于台北。
  统治新疆
  1930年底,金树仁在新疆办军校,便把盛世才引入新疆,任命为军官学校战术总教官,两年后,脱颖而出,任东路剿匪总指挥,屡战屡胜。1933年“四·一二”政变后,金树仁去职,手握重兵的盛世才,被各方推举为新疆临时督办,教育厅厅长文龙被推举为新疆临时省主席,12月,盛世才就以文龙涉嫌谋叛,将刘及其全家软禁,迫令刘辞职,而指定年迈多病的老官僚朱瑞墀为省主席。次年3月,朱瑞墀病死。盛世才集军政大权于一身,开始了他对新疆的统治。
  以马列信徒自居
  还在杨增新时代,苏联人就开始涉足新疆,苏联红军就曾应约进入新疆,与新疆省军联合消灭了省内的白俄军队,预先打过一场新疆版的“联合勘界战争”。盛世才本想依靠国民党来割据一方,但是南京政府却想趁机控制新疆。盛世才曾留学日本,但是他没有走投靠日本的道路。盛世才深知近在咫尺的苏联对于新疆的重要性。不仅新疆的日用品基本上都来自苏联,而且苏联军队随时可以开进新疆。1920年,苏联红军曾进入新疆消灭白俄军队。盛世才上任之初,把争取苏联的谅解与援助作为巩固自己政权的主要措施之一,自己也以马列和共产主义信徒自居,装出信仰共产主义,对马列主义颇有研究的样子,讨好苏联。而且他生性多疑和嗜血残暴,与约瑟夫大叔颇多相似,就连他蓄的唇须,都是参照了高加索风格,以此讨得斯大林的垂青。据说,与斯大林接最对胃口的中国人,一不是王明、二不是毛泽东,更不是蒋经国,而是他盛世才。
  投靠苏联秘密加入苏共
  对于苏联来说,一个稳定而亲苏的新疆地方政权对它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可以使与新疆接壤达3000多公里的中苏边境平安无事。苏联政府提出,盛世才“亲苏必须反帝”。盛世才为了取得支持,只得答应。苏联不断给盛世才提供军事援助和经济援助,使盛世才上台后很快站稳脚跟。
  根据20世纪90年代以来解密的俄罗斯档案,1938年9月2日盛世才在与斯大林、-、伏罗西洛夫的会谈中,斯大林曾同意盛世才秘密加-共,盛世才的二妹盛世同也证实了此事。她说:“他是个联共党员,并有党证”。盛世才为了讨好苏联,曾多次提出在新疆建立苏维埃共和国,脱离中国,加盟苏联。1940年,盛世才和苏联签订了为期50年的《新苏租界条约》,使苏联在新疆享有各种不受当地政府干预的独立特权,攫取了新疆的全部矿产以及交通、工业与各种资源,并且苏联可以在新疆驻军(苏军在哈密就住有一个摩托化的加强团,不是防范日本人,而是盯着星星峡以东的国军),苏联各类人员可以自由在全新疆活动。
  1933年12月,张培元伊犁进兵迪化。在盛世才的请求下,苏联红军出兵助战,将张培元击败。1934年1月,马仲英统率主力七千余人围攻迪化,形势一度极其危急。盛世才率军抵抗,并再次请苏联红军相助。苏军分两路入疆,很快击败了马仲英部。马仲英于2月中旬撤围南逃。至此,盛世才在新疆已无强劲对手了。
  在军事支援盛世才的同时,苏联又从人力、物力、财力等各方面予以支援,派遣一批专家、技术人员、干部、共产党员来新疆,具体帮助盛世才制定了“六大政策”,以恢复和发展新疆的经济文化。在苏联的帮助下,新疆的经济得到某些恢复和发展。
  盛世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机会主义者。抗日战争爆发后,盛世才的立场与中国共产党也有一些一致的地方。由于有苏联的支持,天高皇帝远,盛世才对国民党政府并不十分买账,曾公开批评过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曾任中共驻新疆代表的陈潭秋说,在相当一段时间里,盛世才在政治问题上是以两个中心的态度为标准,即国际问题看莫斯科,国内问题看延安
  铁色政策-中共党员
  在盛世才上台之际,各路红军在南方已经难以立足,便纷纷向西北方向长征,最初的目的地就是新疆,以便在此休养生息并获得苏联的军援。一四方面军分开行动后,由一方面军组成的陕甘支队走到陕北却再也走不下去了,只好由后来的四方面军充当这一“打通西部通道”的角色,结果半道上大部被穆斯林的马家军劫杀,侥幸进入星星峡的仅数百人。盛世才开始时候对这批红军做了妥善安排,特别是为中共培养了一批飞行、坦克、炮兵等军事技术人才。当时遍布新疆的外地人,除开苏联人,就是中共的干部,但是这批中共干部,大多没有逃过盛世才的-,而且盛世才每次捕杀中共党员,不论抓的是张国涛、王明、还是毛泽东的人,统统都给他们安上一个“托派”之类的帽子,报告给苏联,取得苏方同意后,“名正言顺”地杀掉,因为他拿准了约瑟夫大叔的脾气,知道给对手安一个国民党特务、英国间谍甚至-分子之类的罪名都不一定定得了死罪,但一旦把托派帽子给他们戴上,斯大林是很乐意看他们去死的。
  1938年2月,受党中央派遣,毛泽民化名周彬,与陈潭秋等同志到新疆做统一战线工作,先后出任新疆省财政厅、民政厅厅长等职。盛世才和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邓发关系很差,水火不容,所以把邓发赶走,换成陈潭秋。陈潭秋为团结盛世才做了大量工作,两人关系还算融洽,但最后因为盛世才决定反苏-投靠蒋介石,陈潭秋和毛泽民就惨遭杀害。
  1942年9月17日,毛泽民和陈潭秋等共产党员被反动军阀盛世才逮捕。在狱中,敌人对毛泽民等软硬兼施,严刑审讯,逼他招认中国共产党在新疆搞“暴-动”的所谓阴谋,逼他脱离共产党,交出共产党的组织。毛泽民等坚贞不屈,视死如归,义正词严地回答说决不脱离党,共产党员有他的气节,绝不放弃共产主义立场。1943年9月27日,毛泽民与陈潭秋等共产党员被秘密杀害。
  纠缠于苏联与蒋介石之间
  1940年11月,斯大林威逼盛世才签订租借锡矿条约。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整个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剧变……诸多事变接踵而至,迫使盛世才不得不考虑改弦易辙。盛世才对苏联的态度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他决定与苏联和中共决裂,投靠国民政府。
  1942年10月5日,盛世才通过苏联驻新疆总领事普式庚,向苏联政府递交了一份备忘录,要求苏联政府从新疆撤走除外交人员以外的全部人员,其中包括军事人员,且须在三个月内撤离。斯大林起初没有考虑撤军,但是1943年4月,鉴于国民政府任命的各部官员已到新疆任职,为了避免和蒋介石发生直接冲突,斯大林答应撤退驻新疆的苏军及顾问。6月,国民党中央军进驻哈密。斯大林知道新疆的局势已不可挽回,于是下令撤军。盛世才与苏联的关系,就此彻底终结。
  1943年,盛世才加入国民党,并表示“矢志拥护中央,尽忠-,绝对服从领袖”。随后,盛世才取消了六大政策,六星旗也改为了青天白日旗。但当国民党陶峙岳兵团的三个师全部进入迪化后,蒋介石对盛世才的脸色骤变。盛世才处处受到牵制,他没想到投靠国民党是如此结局。鉴于此,盛世才开始采取对策,准备把国民党势力逐出新疆。1944年8月11日,盛世才制造了逮捕国民党新疆省党部书记长黄如今、建设厅厅长林继庸等人的“八一一黄林案”。一时间,整个迪化又仿佛回到了以前0年代之中。
  为寻找退路,盛世才又想再玩一次苏联。他致电斯大林,要求重新加入苏联共产党,将新疆划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但此时苏联在西线已经胜利在望,并且已经拿到或者接近拿到外蒙古和满洲这两块更大的肥肉,对变色龙盛世才已经不感兴趣,为了报上次被盛世才玩过的一箭之仇,斯大林反过来把盛世才玩了一把,将其电报转给了蒋介石。此时的盛世才,只好听从老蒋调遣,离开了新疆。
  结束统治
  “新疆王”下台
  蒋介石无法容忍新疆在土皇帝盛世才的统治下渐渐变为“独立王国”的事实,尤其是1942年日军占领缅甸并远犯云南后,中国的西南国际交通线被切断,新疆成为仅剩的一条西北国际通道,战略地位骤然上升,愈加迫使蒋把解决新疆问题摆上了议事日程。为此,他一方面通过收买、诱逼等方式,哄骗盛世才彻底撕去亲苏亲共的伪装,并趁机分化瓦解了其统治集团;另一方面,蒋又密嘱西北的胡宗南暗暗将部队往新疆推进,一举夺得控制新疆与内地联结的关隘——星星峡。
  蒋介石的步步紧逼终于使盛世才狗急跳墙。1944年8月,盛世才以“阴谋暴-动”为由,把蒋介石派到新疆的国民党大小干部抓的抓,杀的杀。蒋介石即命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兰州飞往迪化(今乌鲁木齐),当面传达国民党中央命令:内调盛世才去重庆任农林部长,遗缺新疆省政府主席和新疆警备司令,由吴忠信和陶峙岳分别接替。朱绍良见到盛世才后,开门见山地告诉他,现在胡宗南兵控星星峡,陶峙岳又带领大批军队在赴疆途中,如果再做抗拒,只会招致覆巢之灾。听了朱绍良一番话后,盛世才接连几天召开心腹会议,反复权衡利害关系,最终还是同意接受蒋的任命。
  1944年9月11日,盛世才满载在新疆搜刮来的金银财宝,由朱绍良、徐恩曾护送,一脸沮丧地离开了他占据11年之久的“新疆王”宝座,登机飞往重庆。魔王出走的消息不胫而走,全疆民众莫不拍手称快。督办公署门前,人们当街焚烧纸钱,对着大楼高声叫骂:“盛世才你这个绝子绝孙的,你也有今天!”与此欢乐情景相对的则是,迪化市郊六道湾荒野的乱坟堆前,跪满了号啕痛哭的死难者家属。盛世才统治新疆11年间,有10万多人被罗织入狱,其中5万人惨遭杀害。
  屈辱过活
  1945年5月,国民党内部的反盛势力借国民党六全大会做战场,向盛世才发起了总攻。这些人多为中统派往新疆的骨干,从盛世才的屠刀下死里逃生,对盛的猛烈抨击,意在向老蒋诉苦表功,亦明确表示对盛仍居高位的愤懑。盛世才不仅在六全大会上丧失了连任国民党中央五届监委的资格,且在大会结束后不久,由国民政府明令撤职,责成法院查办。由于蒋介石无意让国民党内部闹得太凶而涣散力量,便亲自出面替众矢之的的盛世才撑腰,说盛世才纵使有千错万错,但他把完整的新疆归还了国家,立了大功。其实,明眼人都知道,中央银行在迪化接收的那5万两黄金才是“完整”的真正内涵。有了蒋的保护,再加上盛世才向司法和监察部门的大肆行贿,盛世才并未受到传讯和审查。
  1949年,盛世才随蒋介石逃到台湾,先后受聘为-国策顾问、国防部上将高参、行政院设计委员等闲职。可是,在台湾的众多受过其破孩的各界人士并没有放过他。在1954年3月召开的“国民大会”上,代表们纷纷提出控诉盛世才祸害新疆案,各种揭露其罪行的小册子也在会场内外广为散发。蒋介石正谋取在会上通过一部可以让他无限期连任“总统”的宪法,不便为一个盛世才与代表弄得太僵,于是便授意大会接受提案,正式开始对盛世才进行审查。虽然盛世才仍然用搜刮来的民脂民膏为自己撑起了一顶保护伞,但此后的每次“国民大会”上,总要掀起一阵阵反盛声浪,甚至有代表提出要盛世才自行了断,以谢天下。
  隐退病逝
  盛世才吓破了胆,从此便退出政坛,改姓为颜,隐居了起来。晚年的盛世才主要从事著述,写了《牧边琐记》、《新疆十年回忆录》等书。20世纪60年代时,住在台北南京东路五段291巷的居民,常常可以看到一个须发全白的老人穿着便服,拖着大板鞋,在小店选购食品。谁都没想过他就是当年以杀人不眨眼闻名的“新疆王”。偶尔有熟人欲辨识,他总是自称颜氏蒙混过去。盛世才知道自己结怨太多,深虑遇刺或遭人下毒,于是时时提防,就连食物也亲自过手才放心;别人送的礼品,则一概不食,全部转送邻居。盛世才的隐退,并没有改变民众对他的愤恨,台湾的民众舆论也一直都视其为民族罪人和杀人魔王。
  1970年7月13日,75岁的盛世才病死于台北,结束了其可耻而罪恶的一生。
  [以上内容由"junjie951"分享。]


同年(公元189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0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陈履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