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浙江省 > 绍兴 > 越城区人物

秋誉章


[][公元1873年-1909年,秋瑾长兄]
  秋誉章(1873-1909年),又名应奎,字徕绩,又号秋莱子。绍兴和畅堂(原籍福全山)人。秋瑾长兄。清末附生、侯补训导。光绪三十二年(1906)起,在大通学堂任教职,并入光复会,支持其妹秋瑾筹划起义。秋瑾就义后,誉章辗转藏匿于乡间。三十四年,外出谋生。宣统元年(1909),在天津去世。
  为妹建墓秋瑾就义两个月后,刽子手、绍兴知府贵福辞请离职调皖,自贵福调离绍兴,避难在外的秋誉章等秋氏亲族陆续回到了绍兴城里。
  秋誉章请知情人引路,来到卧龙山麓,找到了露天停放的秋瑾灵柩。他想请风水先生卜穴,选一个黄道吉日,把秋瑾的灵柩葬于祖坟之侧。于是,秋誉章以重金雇夫役数人,把秋瑾的灵柩偷偷移到常禧门(即偏门)外严家潭丙舍,想先在那里暂时存放一段时间。不料这丙舍舍主闻说是被砍了头的革命党人棺木,无论如何不肯收留。秋誉章无奈只得在大校场近旁的乱坟堆中;择地暂放秋瑾的灵柩。灵柩上仅覆盖数片草苫,以避风雨。农历十一月下旬,秋誉章与徐自华吴芝瑛悄悄地把烈士灵柩运到西泠桥西侧的临湖草地,在凛冽的寒风中,秋瑾的灵柩缓缓放入青砖砌成的墓穴中。鉴湖女侠“埋骨西泠”的遗愿得以实现。
  秋瑾墓建成不久,不想一下起了风波。原来御史常徽来杭州,巡游西湖时发现了秋墓,回京后立即呈上《奏请平秋墓片》:“秋瑾正法后,乃有吴芝瑛徐自华为之收葬,几与岳武穆、于忠肃并峙。似此目无法纪,请饬浙抚将秋墓平毁,严拿吴、徐惩办。”清廷立即下旨,命浙江巡抚增韫严行查办。
  老奸其滑的增韫刚到任不久,他鉴于张曾敫、贵福都因秋瑾一案不安其位的教训,行事十分谨慎,既想把这件事办得不激怒于浙人,又不能违背朝廷的旨意,要刀切豆腐两面光。他和几个师爷反复商量,终于拿出了一个办法。增韫悄悄派人找到时任黑龙扛提法使的秋瑾的堂叔秋桐豫,让其劝说躲在他家的秋誉章速回杭州,主动提出将秋坟迁葬。
  秋誉章弄清了浙江巡抚的意图后,匆匆赶回杭州,上了一个禀文:“窃职员已嫁妹罩秋氏,自去岁犯案被逮正法,迄今已及年。其夫家籍隶湖南,生有子女各一,现俱幼龄。职父寿南,曾任湖南桂阳州,光绪二十七年在任病殁。职员扶榇归葬后,即赴汴游幕,仅有妇女及弱息在家。当时,职妹被刑,无人承领尸身,且此案起仓卒,及职员在外闻知确信,已经事过数旬。非不知本朝宽大,罚仅及身,惟以奔走谋食之躯,实不遑回籍料理。嗣后,阅报载,知有吴、徐两女士出为营葬,埋骨西湖。初以为情属善举,在职家窃有未安。再四思维,现拟迁至绍兴埋葬,俟其夫家来人及伊子女长成,如愿迁回,再行办理。惟刻下均不在杭,无从知照。倘临时或有旁观阻挠,以及误传失实,均不能不先事顾虑。为此禀陈下情,恳乞大公祖大人察核,恩准立案,并饬仁、钱两县,派差弹压。”浙江巡抚增韫装模作样一番后,立即批准,云:“职员秋誉章,禀请领伊妹尸棺,迁葬由,批;‘据禀请,将职员胞妹王秋氏即秋瑾尸棺自行迁至绍兴埋葬。’自应准其承领,经饬该管县知照,此批。”秋誉章有批文壮胆,就雇了几个夫役挖开秋坟,起出秋瑾灵柩,当日启程,将灵柩运回绍兴严家潭暂厝。
  平墓的次年,秋瑾丈夫31岁的王子芳突然病故。办完王子芳的丧事,王氏家族就以年仅13岁的秋瑾之子王沅德的名义,派了两个佣人来到绍兴秋家,提出要把秋瑾的灵柩迎还湖南,与王子芳合葬。当时秋誉章刚刚病故于天津,秋家人也无话可说。经过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这年11月,秋瑾灵柩运到了湘潭昭山。
  [以上内容由"流氓"分享。]


人物关系:
爷爷:
父亲:
兄弟:
秋宗章 (18961955) 秋瑾的异母弟
姊妹:
秋瑾 (18751907) 近代民主革命志士
丈夫:
王廷钧 (18791909) 秋瑾丈夫
外甥女:
王灿芝 (19011967) 中国第一位女飞行员
外甥:
王沅德 (18971955) 岳麓书院

同年(公元187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09年)去世的名人:
埃里希·宝隆 (18621909) 同济大学创始人 欧洲德国

下一名人:秋寿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