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江西省 > 吉安市 > 青原区人物

梁一清


[公元1899年-1927年]
  梁一清,原名兴性,字恒德(1899~1927),吉安文陂乡氵美陂村人。四岁丧父,随母过着艰苦日子。15岁那年,为生活所迫,进陂头街同亿号杂货让当学徒。其间,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几本《新青年》、《第周评论》。尽管文化低阅读吃力,但仍然如饥似渴看个不停。后被老板发现,夺去烧了,梁一清与老板大吵一场,愤然离店。他跑回家去跪在母亲的膝下,陈述了自己的痛苦遭遇和求学的渴望。1922年秋,他借同村梁清的小学毕业文凭,在“梁清”二字中间加了一横,便成了梁一横,并考取了公费的江西省立第七师范。
  进入七师以后,他经常与进步同学梁明哲、陈正人等阅读罗石冰、曾延生从上海、南京寄回的《向导》、《觉悟》、《中国青年》等革命刊物,从中探讨革命真理,寻找革命道路。1926年春,梁一清在省立七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在党的领导下,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
  当时,第七师范校长尹士珍重是个极端反动的人,他利用校长职权,下令禁止学生参加社会活动,当他发现梁一清等同学经常与校内外工作联系,便扬言要开除梁一清等人。七师党小组成员便分头联络各年级学生,决定全校-,并张贴尹士珍的罪行布告。同时联名向江西省教育厅-,要求撤销尹士珍的校长职务,当局唯恐学潮进一步扩大,不得不将尹士珍撤换。
  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曾延生奉党中央指示回吉安工作并联络梁一清等共产党员,组织“沪案交涉干事部”,梁一清任“特别干事”。6月上旬,在七师校门广场召开有5000多工人、学生参加的抗议-。梁一清在会上报告了“五卅”惨案经过,会后举行--,充分显示了他的组织才能和领导水平。从这时起,他遵照党的指示,离开学校,专门从事工运活动。他首先组织码头工人工会,并在码头工人中发展了一批党员,同时深入染布、木业、米业等行业中组织工会,在染布业工人中发展党员,成立了染布行业党小组。
  1926年夏,吉安第一个工作党支部成立,梁一青任党支部书记。当时工人工资菲薄,难得温饱。梁一清便发动工人举行罢工,要求加薪,但遭到资方拒绝。一些资本家贿赂县政府人员逮捕罢工中的积极分子,他便组织数百工作围困县政府,要求释放被捕工人,罢工三天,斗争取得了胜利。1926年夏,为迎接国民革命军北伐,梁一清根据党的指示,组织工人和学生群众,破坏北洋军阀在吉安的防御设施,切断他们的通讯电线,在军阀营地周围张贴标语,闹得军阀惶惶不可终日,只好弃城逃跑,北伐军一枪未发,于9月24日光复吉安。
  北伐军进驻防吉安以后,工会活动转入公开。未几改选,公推梁一清为委员长,这时工会会员有一万余人,工运活动轰轰烈烈。鉴于当时工人中最苦最累待遇最低是学徙工,总工会决定:“反对-童工徒工,改善童工徒工的待遇。”为此公开揭卖万顺号的老板娘把徒工陈贱发打成重伤事实,并举行全市总罢工。梁一清带头在街上演说,揭露资本家-童工徒工的罪行,提出“改善童工待遇,提高童工工资”,接着又提出:“反对做准备工,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资方不得无故解雇工人。”“工人参加社会活动,资方不得阻止。”“改善工人伙食,保证工人吃饱饭,要吃三餐,不准吃两餐”等正义要求。经过反复斗争,资本家被迫答应了总工会提出的条件,聂万顺号负担治疗陈贱发的全部医疗费,伤愈出院时,由聂万顺一路燃放鞭炮迎接回店。
  资本家们知道梁一清的岳父李祥生是木行老板,便向总工会要挟说:“工会提出的条件,李老板照不照办?”梁一清向他岳父明确提出:“工人每天三餐饭,每餐要两样菜,半个月不得少于一斤肉,每天工作8小时,不得超班工资,若违反,工会则从严处理。”资方老板们看到梁一清铁面无私,也只得按工会提出的各项条件执行。
  同年11月,染布业资方以“工人闹事”为由,企图推翻原来答应的条件,并罗织罪名,向省、县诬告总工会。梁一清则以国民党县党部执委名义,对资方的诬陷驳斥得体无完肤,并联络国民党左派向省政府-,同时由总工会出面,组织工人罢工,并动员社会各界声援,罢工20天后,资本家不得不低头认输。
  1927年2月,为了普遍提高工人工资,梁一清领导了全市工人总罢工,取得了胜利。工人工资由每月一串铜钱(合100铜元)增加至银圆7角,增长一倍(当时比价,银圆一角折合铜元36枚)。这年春天,还办起了工人书局、工人图书馆、工人子弟学校、工人夜校。梁一清亲自任教。还请七师的进步师生讲课,宣传革命道理。他经常工作到深夜,常和工人睡在一起,误了吃饭时间,就用开水泡饭,撮上一点咸菜充饥,工人们戏称他“咸菜委员长”。
  “吃咸菜的官”在工人群体中传为美谈,大家更尊敬这位全心全意为工人办事的委员长。而狡诈的资本家们,则以为有隙可乘,凑了几筒银洋,用红纸包着,写上“慰劳劳苦功高的梁委员长”,公推盐行老板彭富华送去。彭富华认为这样可以贿通梁一清,提高自己的身价,缓和劳资矛盾。谁知他一亮出银元,说明来意,梁一清蔑视地扫了他一眼,讥讽地说:“这一点点银洋太少了,我不要!”彭说:“你先收下,过几天我保证再送十简(合500块银洋)给你!”“十简也太少了,我不要!”“梁委员长明说究竟要多少?”梁一清指着他的鼻子严肃地说:“那好,我告诉你,你们一切财产都是工人创造出来的,有朝一日,我们工人阶级统统要收归工人所有!物归原主,这道理你懂不懂?”并将那几简银元掷在彭富华脚下,彭只得拾起银元怏怏的离去。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前夕,吉安城的国民党右派和资本家们嗅到了点“政治气候”,他们在吉安城散布恐吓诗,说什么“梁一清,梁一清,好比眼中钉,生意做不成!”有天晚上,梁一清在城隍庙召开群众大会,当他在台上演说时,从暗角里飞出几块石头,一块正击中梁一清的后脑,鲜血直流。工人们很快抓住了扔石头的凶手,经过审问,凶手是资本家用每人30块银元收买来暗害梁一清的。工人自卫队马上把出钱收买凶手的资本家和几名凶手抓去游街示众,并警告资本家,如再图谋不轨,总工会便绳之以法,决不饶恕。“四·一二”政变后,-笼罩吉安城,梁一清和赣西南党组织负责同志,在吉安城钟鼓楼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由总工会和梁一清领头,组织讨蒋--大会。到会的工人农民、学生达万余人。就在大会即将开始时,驻吉国民党新编20师第1营的官兵冲进会场捣乱,致使大会中止。事后,梁一清带领工人自卫队并联络国民党驻吉左派军队包围了第1营,逮捕了该营营长,解除了该营武装。事发后,江西省主席朱培德命令国民工党军第8师师长朱世贵率部赴吉弹压。朱世贵来到吉安后,以召开治安联席会议为名,将到会的总工会委员长梁一青、商会会长晏燃等革命者和进步人士扣留。同年8月12日,又将梁一清、晏燃等共产党员杀害在中山场。同时扬言:“谁去收尸,全家抄斩!”工人们不顾杀头危险,当晚便将梁一清烈士的尸体抢出刑场,护送回烈士的故乡安葬,并用重金请来摄影师为梁一清摄下了就义后的英容。
  1930年10月,红军攻克吉安,毛泽东朱德接见了梁一清的亲属,并在中山场为梁一清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毛泽东朱德为梁一清烈士题挽词:
  “梁一清同志精神不死!为人民牺牲,死的光荣!” (来源<<吉安县志>>)
  来源: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以上内容由"自由的天空"分享。]


同年(公元189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27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傅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