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黑龙江人物

费莫·温福


[][?-1773年,清朝将领]
费莫·温福介绍:

  温福(?—1773)费莫氏,字履绥,满洲镶红旗人,文华殿大学士温达孙也,清朝将领。文华殿大学士温达孙也,清朝将领。
  温福履历古文摘录自翻译举人授兵部笔帖式。乾隆初,累迁户部郎中。外擢湖南布政使,历四年;移贵州布政使,亦四年。坐平远民閧讼庭、按治草率,夺职,戍乌里雅苏台。二十三年,起内阁侍读学士。从定边将军兆惠讨霍集占,战叶尔羌,枪伤颧。擢内阁学士,迁仓场侍郎,予云骑尉世职。外授福建巡抚,内迁吏部侍郎、军机处行走,进理藩院尚书。
  三十六年,师征金川,授定边右副将军,以侍郎桂林佐之,共讨贼。温福自汶川出西路,桂林自打箭炉出南路。时小金川头人泽旺子僧格桑割地乞援於大金川头人索诺木,索诺木潜遣兵助之。上命先剿小金川,且勿声大金川罪。温福至打箭炉,分兵三道入:温福出巴朗拉,提督董天弼自甲金达援达木巴宗,总督阿尔泰自约咱攻僧格桑。十一月,擢武英殿大学士。十二月,至巴朗拉,战三昼夜,贼败去。


  三十七年正月,取达木巴宗。进攻斯底叶安,而分军出别斯满、玛尔瓦尔济,两路夹击,进克资哩。再进克东玛,再进克路顶宗及喀木色尔,取诸碉寨。再进得博尔根山梁,并攻克得玛觉乌寨落,攻公雅山。十二月,授定边将军,以阿桂、丰升额副之。进克明郭宗,再进克底木达。底木达者,僧格桑父泽旺所居寨也。师至,俘泽旺,槛致京师,诛於市,而僧格桑奔大金川。温福檄索诺木令缚献僧格桑,不应。上将进讨大金川,温福等疏言:“前此张广泗征金川,十路、七路分合不常,实祗有六路,皆以抵勒乌围、噶尔依为主。一为卡撒正路,自美诺至噶尔依,约五程,为傅恒进兵路;一为丹坝,自维州桥经番地抵勒乌围,约二十馀程,中有穆津冈天险,为岳锺琪进兵路;一地名僧格桑,自美诺抵噶尔依,六七程,即总兵马良柱所行路;一为革布什咱,一为马尔邦,皆距噶尔依六七程,险狭难行;一为绰斯甲布寨至勒乌围三程,至噶尔依亦三程,均隔大河,碉寨林立,难攻。此外又有俄坡一路,从绰斯甲布寨至勒乌围,仅二程,路较平。今当由卡撒正路进兵,其俄坡一路,既有绰斯甲布土司原出兵复其侵地,可为犄角。其馀各路,分兵牵制,使不能兼顾。”於是温福自功噶尔拉入,阿桂自当噶尔拉入,丰升额自绰斯甲布入。温福性刚愎,不广咨方略,惟袭讷亲、张广泗故事,以碉卡攻碉卡,修筑千计。所将兵二万馀,强半散在各碉卡。每逾数日当奏事,即督兵攻碉。士卒多伤亡,咨怨无斗志。温福日置酒高会,参赞伍岱叹曰:“焉有为帅若此而能制胜者?”因密疏闻上,温福亦疏劾伍岱。上命丰升额及额驸色布腾巴勒珠尔按治。温福又言色布腾巴勒珠尔朋比倾陷,上为夺伍岱职,令色布腾巴勒珠尔逮诣热河行在,狱成,戍伍岱伊犁
  三十八年春,温福师至功噶尔拉,贼阻险,不得进,别取道攻昔岭,驻军木果木;令提督董天弼分军屯底木达。木果木、底木达皆故小金川地,索诺木阴使小金川头人煽诸降番使复叛。诸降番以师久顿不进,遂蜂起应之。先攻底木达,天弼死之,次劫粮台,潜袭木果木。温福不严备山后要隘,贼突薄大营,夺炮局,断汲道。时大营兵尚万馀,运粮役数千,争避入大营,温福坚闭垒门不纳,轰而溃,声如坏堤,於是军心益震。贼四面蹂入,温福中枪死,各卡兵望风溃散。参赞海兰察闻警赴援,殿馀兵自间道出。小金川地尽陷。上初闻温福死,诏予一等伯爵,世袭罔替,祀昭忠祠。既,刘秉恬、海兰察、富勒浑各疏言温福偾事状,命夺伯爵,予三等轻车都尉世职。四十一年,命并罢之。子勒保、永保。
  [以上内容由"ZY"分享。]


费莫·温福相关

人物关系:
儿子:
吴熊光 (17501833) 清朝大臣
费莫·永保 (?~1808) 满洲镶红旗
费莫·勒保 (17391819) 清朝名将

同年(公元1773年)去世的名人:
伊尔根觉罗·阿尔泰 (?~1773) 清朝乾隆时期重要官员、将领 辽宁

下一名人:那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