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云南省 > 普洱 > 景东人物

程含章


[][?-1832年]

  程含章(?—1832)云南景东人,清朝大臣。其先佐官吏捕杀土寇,惧祸,改姓罗。乾隆五十七举人。嘉庆初,大挑知县,分广东,署封川。坐回护前令讳盗,革职,投效海疆,屡歼获剧盗,擢知州,署雷州府同知,率乡勇破海盗乌石大,迁南雄直隶州;又坐失察属县亏空,革职,寻复官。以勘丈南雄州属田亩,总督蒋攸銛疏荐,擢知府,补惠州。历山东兖沂曹道、按察使、河南布政使。
  初治河务道光二年,疏言:“欲治河南,必以治河为先务。正本清源之道,在河员0小廉,实心修筑,加意堤防,自能久安长治。”宣宗韪其言,命每届汛期,赴工稽查工料及工员才否。擢广东巡抚,入觐,面奏请复姓,许之。调山东,又调江西。修筑德化诸县被水圩堤,设义仓,行平粜。
  治直隶水利四年,召署工部侍郎,治直隶水利,上疏略曰:“雍正、乾隆间四次兴大工,皆历数年蒇事,费帑数百万,自此畿内无水患者数十年。迨嘉庆六年后,河道渐淤。道光二三两年淫雨,被水者多至百馀州县。治水如治病,必先明病之源流,急则治标,缓则治本。循古人经验之良方,参今时变迁之证候,然后疾可得而治也。天津为众水出海孔道,诸减河皆所以泄水入海。东淀回环数百里,大清、子牙、永定、南运、北运五大川流贯其中。西淀容纳顺天、保定、河间三府二十馀河之水,南北两泊容纳正定、顺德、广平三十馀河之水,各有河道为传送之区。今则消泄之尾闾无不阻塞,停蓄之腹部无不浅溢,流贯之肠无不壅滞,收纳之脾胃无不平浅,传送之机轴无不淤积,吐纳之咽喉无不填阏,疏通之血脉无不凝滞,加以堤埝、闸坝、桥梁无不残缺,霪潦一至,辄虞泛溢。此畿辅水道受病之情形也。伏思直隶河渠淀泊,前代不闻大患。自康熙三十九年以后,乃恒苦水潦,则永定、子牙二浊河筑堤之所致耳。孙嘉淦有言,永定、子牙向皆无堤,泥涂得流行田间,而水不淤淀。自永定筑堤束水,而胜芳、三角淀皆淤;自子牙筑堤束水,而台头等淀亦淤。淀口既淤,河身日高,则田水入河之道阻,於是淀病而全局皆病。即永定一河,亦已不胜其弊,总因浊水入淀,溜散泥沉,以致斯疾。此又畿辅水道致病之根原也。永定河自筑堤以来,於今百有馀年。河身高出平地一丈有馀,既不能挑之使平,又不能废堤不用,明知痼疾所在,无术可治。亦惟见病治病,多开闸坝以分其势,高筑堤埝以御其冲,使不致溃决为害而已。至通省全局工段繁多,自不能同时并举。惟有用治标之法,先将各河淀挑挖宽深,取出之土即以筑堤,使洼水悉得下注,然后廓清中部。俟大端就理,乃用治本之策,诸州县支港沟渠,逐一疏通,俾民间灌溉有资,旱潦有备,三五年后,元气渐复。此又办理之先后次第也。造端宏大,倍於乾隆时,与其缓办费多,不如速办费少,计非一二百万所能成事。请饬部宽筹经费,庶不致有始无终。”又疏陈应修各工,略谓:“治水在一‘导’字。欲治上游,先治下游;欲治旁流,先治中流。挑贾家口以泄永定、子牙、北运、大清四河之水。挑西堤头引河以泄塌水淀之水,挑邢家坨以泄七里海之水。另开北岸一河以分罾口之势,修复减河以宣白、榆之源;挑濬三河头水道,添建草坝,为东淀之扼要;挑濬马道河、赵北口水道,为西淀之扼要。十二连桥横亘淀中,亟应兴修以利往来。修复增河,分白沟上游之势,修复窑河,分白沟下游之势,则水得就下之性,支派旁流,乃可次第导引。”疏上,并被嘉纳。实授工部侍郎。寻调仓场侍郎。
  辗转浙江五年,授浙江巡抚。六年,以病辞职,上以含章精力未衰,不许,调山东。七年,因浙江巡抚刘彬士治盐操切,密疏劾其不职,命总督孙尔准按治不实,诏斥含章听不根之言,无端入告,解职严议。彬士亦劾含章提用商纲银,额外滥支,漏追馀款等事。含章疏辨,命总督琦善、学政朱士彦按之。诏以提用纲银,归还捐垫,仅属见小,而先发妄奏之咎重,念其居官尚好,降补刑部员外郎。八年,授福建布政使,以病乞归。十二年,卒。


程含章相关
同年(公元1832年)去世的名人:
吴光悦 (17591832) 清朝政治人物 江苏省常州

下一名人:黄鸣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