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黑龙江人物

必禄·福济


[][?-1875年,满洲镶白旗]

  福济(?~1875)字元修,必禄氏,满洲镶白旗人。道光十三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擢侍讲,四迁少詹事,大考二等,复三迁兵部侍郎,兼镶白旗蒙古副都统、总管内务府大臣。调工部,复调吏部,兼右翼总兵。二十八年,命偕右庶子骆秉章往河南、江苏、山东按事。归德知府胡希周贪劣,鞫实,论如律。河南贾鲁河工糜费虚报,工竣河复淤,巡抚鄂顺安以下皆坐谴。苏州知府锺殿选等滥刑讳盗,鞫实,论如律。又按山东盐运使韦德成讦巡抚崇恩,勒令开缺,请交刑部逮治。复调户部。二十九年,授正白旗护军统领。命偕刑部侍郎陈孚恩按山西巡抚王兆琛赃污,兆琛坐谴。三十年,转左翼总兵。医士薛执中坐妖言得罪,事牵福济,夺官。寻予四品顶戴,署山西按察使,授山东按察使。咸丰二年,授奉天府尹,擢南河河道总督。三年,调漕运总督,命暂行督办淮北盐务。
  时粤匪踞江宁,扰江北,福济会琦善败贼扬州,授安徽巡抚。福济调漕河标兵六百自临淮关赴庐州,疏请饬琦善拨精兵二千扼关山、涧溪,防贼北窜;又请仍兼督淮北盐课,藉济安徽军饷:皆允之。四年,至庐州,土匪陷六安,下部议处。福济奏言:“抵庐后,统计调兵约二万馀,月饷不下十五六万。请饬浙、鲁、秦、晋各抚臣协济。”复请以前江南河道总督潘锡恩、安徽学政孙铭恩会办徽州宁国、广德三府州防剿,俱从之。提督和春以钦差大臣督办军务,福济与会师克六安,收英山、霍山。五年十月,克庐州,加太子少保、头品顶戴。於是庐江、巢县、无为相继克复,被优叙,赐御用棉袍、翎管、搬指、荷包。十一月,移军桐城
  七年,无为、庐州附近各县复为贼陷,桐城被围,屡击却之。二月,贼大至,福济率兵溃围出,还驻庐州。诏斥调度无方,下部议处。未几,六安复陷,福济因病请开巡抚缺,专办军务,不许。时安徽本省无兵,军务实主於和春。贼踞安庆,皖南数郡悬隔,遥辖於浙江。淮北捻匪蔓延,袁甲三任之,巡抚号令所及,仅十馀县。兵后荒芜,赋税无出,饷绌兵哗,遗失巡抚关防,自请严议,上原之,薄谴而已。会江南大营溃,和春移赴督师,惟总兵秦定三、郑魁士两军仍留,倚以战守。粤匪大股由湖北入皖,捻匪纵横於皖、豫之交,省争调定三、魁士二人。奏上,皆报可,福济依违无可否。定三久攻桐城未下,魁士亦奉命而至,两军争饷生嫌,贼乘隙扑营,遂致大溃。八年,滁州来安凤阳怀远相继失陷。福济以病乞假,诏斥日久无功,褫宫衔、头品顶戴,命来京。寻授内阁学士,予副都统衔,充西宁办事大臣。九年,以安插投诚野番功,还头品顶戴。十年,授工部侍郎,署陕甘总督,兼正黄旗汉军都统。十一年,授成都将军,调云贵总督。文宗崩,福济奏请谒梓宫,不许,诏斥规避滇、黔军务,褫职,予四品顶戴,仍赴云南,交署总督潘铎差遣。
  同治元年,予副都统衔赴西藏查办事件,道梗未往。四年,还京。六年,授科布多帮办大臣,调布伦托海办事大臣。八年,授乌里雅苏台将军。九年,回匪陷乌里雅苏台,褫职。十二年,捐银助赈。直隶总督李鸿章为陈在安徽前劳,还原衔。光绪元年,卒,依巡抚例赐恤。


必禄·福济相关
同年(公元187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赵慎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