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省 > 菏泽 > 单县人物

郄诜


[]

  字广基,晋代济阴单父人,尚书左丞雍州刺史。其父郄希,官至尚书;其子郄延登,官至州别驾。
  郄诜学问渊博,很有才干,不拘小节。他未出仕时,州郡的官吏都很崇拜和尊重他,请他出去做官,他一概未答应。晋武帝泰始年间,济阴太守文立举郄诜应朝廷选,以对策拜议郎。他一生为官廉洁,事母至孝;秉公办事,不徇私情;出镇雍州,励精图治,鞠躬尽瘁。
  为官廉洁,事母至孝。郄诜官居议郎,母亲病了,无车载母去看病;母亲病故,他辞官回乡,家里穷,买不起车马,就在他住的堂屋北面假葬(把棺浮厝起来)了母亲,从墙上开了个门洞,一早一晚哭拜,守丧期间,精心养鸡种蒜,三年后,用养鸡种蒜的钱买了八匹马,把母亲的灵柩拉到墓地下葬,自己扛土筑坟,尽慎终之孝。
  秉公办事,不徇私情。郄诜守丧三年后,朝廷召为征东参军徙尚书郎转车骑从事中郎,升吏部尚书,崔洪又荐他为左丞。一次,郄诜弹劾了崔洪。崔洪是晋代名臣,很恼火,对人说:“我推荐郄诜当了左丞,他有恩不报,反而奏我一本,我真是拉弓自射,自讨苦吃。”郄诜听说了,就去拜见崔洪,说:“从前晋国卿赵宣子(赵盾)任用韩厥为司马,韩厥以军法处死了宣子的仆从,宣子对各位大夫说:‘可贺啊!我真有眼力,选中韩厥当了司马’。”接着又十分恭敬地对崔洪说:“崔公是为国家推举人才,我是以才任职,为国效力,做官各有本份,总要洞察事理才行啊!您为何私下那样说呢?”崔洪感到惭愧,对郄诜越发佩服了。
  出任雍州,励精图治。郄诜到雍州任刺史,晋武帝在东堂(偏殿)集合百官给他送行,晋武帝问郄诜:“卿自以为如何?”郄诜回答说:“臣举贤良的对策,为天下第一,好像桂树林里的一个树枝,昆山上的一块美玉。”晋武帝笑了。某侍中认为他狂放不羁,立即奏请免除郄诜,晋武帝说:“不要怪罪。”郄诜在雍州任上,励精图治,威严明断,鞠躬尽瘁,很得百姓拥护,后来病卒任上。
  来源:菏泽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下一名人:单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