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西自治区 > 贵港 > 平南县人物

朱方辉


[公元1853年-1916年]

   朱方辉(1853~1916),号羲晋,平南县武林镇人。他的祖辈以捕捞鱼苗为业,兼从事种桑养蚕,朱方辉的父亲朱效昌,早年家境异常贫困,就靠“打渔花工” (本地人指受别人雇用做捕捞和养殖鱼苗这种工为“打渔花工”)养活一家6口,故无能力适时送其上学。到10岁时才开始上私塾从师李紫庭(武林上湾村,即现在新贤村)就读。他聪敏、好学,只四五年间,便读完了科举时代初级士子必读的“四书”、“五经”;并学习了声律和诗赋等知识。他对诗歌尤其爱好。15岁被录取为“县学生员”,即所谓秀才。 朱方辉18岁时,得亲友帮助,赴广东海南就读于朱次琦的学馆。朱次琦,号子襄,是广东一代著名学者。因他曾在家乡九江开馆讲学,故学术界尊称他为“朱九江先生”。朱方辉经几次课业考试,他的成绩均是名列前茅,而甚得老师钟爱。和简竹居(后为广东才子之一)二人同是朱子襄门下的佼佼者。简竹居以文章见长,他则以诗词见称。
  1873年,他听从朱子襄的建议,回省参加同治癸酉科省试,考中亚元。之后,复去跟朱子襄求深造,在九江又度过了两年多,然后回乡教书度日。1880年才赴北京参加光绪庚辰科会试,中式进士。发榜后即被派任“刑部主事”,当了大约一年时间的“京官”。朱方辉生性耿介,他明知自己“性拙难谐俗”,“与时不相入”,因而辞官告假回籍,再次过他的教馆生涯。
  从1881年起,他先后在本乡附近、苍梧县长洲和藤县太平等地主讲学馆,断断续续约20年。他教学的态度严肃认真,凡所授课都先写注解,不厌其详地旁征博引。对学生要求也很严格,尤其注重品德的培养。他的教学方针为:“精研经学,博通史学,经以明理,史以证事,得位救世以事,不得位救世以言。”他不仅言教,而且注意身教表率学生。因此,颇受学生尊重,都称他“武林先生”。
  朱方辉辞官归乡任教,悉心传道授业,而甘自食贫。他的居家房屋简陋,家徒四壁,却处之泰然,外出时行装非常简单,除必需的被服、书籍文具外,没有多余的东西。他在新圩教馆时,有一次小偷乘夜从屋顶穿洞入室行窃,却没有什么值钱的衣物可拿。夜偷儿都有个惯例:既摸了进来,就不能空手出去。故只好在他床前摸了一只半旧布鞋便仓皇从屋顶逃出。
  朱方辉惊醒下床穿鞋,发现只剩一只,不觉自言自语地说:“拿了我一只鞋,叫我明天光着一只脚,怎好给学生讲课。”话音未落,小偷竟把鞋抛回室内而去。
  朱方辉生活虽很艰苦,但清汤淡饭,怡然自得。他在大坡任教时,经常以菜干送饭。厨丁嘲笑他为“菜干先生”,他即作解嘲诗一首以示厨丁,云:“淡食如何气益充? 养生不在俭和丰,世间自有真滋味,早夜书香贯腹中。”有一次,他的一个同窗挚友来访,他看看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便以扁葱(韭菜)煮面条来款客。进食时,他看到同窗似有难色,便即席引诗一首云:“葱汤麦饭两相宜,葱补丹田麦补脾。麦饭葱汤不为薄,前村还有未炊时。”吟罢,同窗颔首称是,谈笑甚欢。朱方辉出身贫寒,且较长时间生活在社会低层,所以颇能体察民间疾苦。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平南在大旱之后,复遭特大水灾。朱方辉和县内一些人联名请求政府赈济。他自拟呈文,将实情禀达台阶,乞通详上宪,设法赈济。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朱方辉在清政府的委派并再三敦促下,只得暂舍学馆,再登仕途,就任贵州下江厅通判。他到任后,办事公道,廉洁奉公,不仅严于律己,而且对属员要求也很严格,经常突然逐个检查有无-受贿情事,所以很得人心。
  下江厅地处边鄙,是苗、瑶聚居的地方,生产落后,生活贫苦。他便从家乡带去蚕种、桑种和棉、麻种子,发动随去人员,连他母亲也在内,向当地群众传授种桑养蚕、种棉种麻、缫丝纺纱等方法,使这个少数民族地区衣料来源困难问题有所改善。他在职三年,为群众办了不少事,对发展边疆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后辞职离任时,家家户户在门前摆放清水明镜送别,并集体缝制华盖一顶,写上众人名字,赞名为“万民伞”以作纪念。还举行隆重送行仪式,这在当地是前所未有的。
  朱方辉辞职回省,不久就聘为桂林优级师范学堂教席。辛亥革命后在桂平当过约一年的浔州学堂学监,回来在武林兴办一间女子学校,借用下湾村镇安坊作校舍,聘请藤县双底林朱月辉(女) 为教师,招收本村及邻村女童入学,学生42人,每人每学期仅收学费7.5毫,因为学费便宜,村中较穷困人家都乐意送女儿入学,开始改变了重男轻女的观念。尔后,学校的一切工作正常了,他又复到桂林任县知事。民国3年(1914年) ,他从桂林卸职回乡时,已年近60。为了发展家乡蚕丝生产事业,他不顾自己年老体弱,筹办了“武林蚕业学堂”,拓地建校,校址在今武林粮所所在地。前为教室,后为桑园,随即招生开学(学生约50人),以理论与实践并重为教学方针,采用新法种桑养蚕,聘请能手辅导学生实习,他自己任理论教员,开创了新法养蚕的先例,对促进武林一带的蚕业生产起了一定的作用。
  朱方辉虽进士出身,但宦情淡漠,诗酒兴浓。他不论在任职、教馆或家居时都少不了杯中物,“闲斟一壶酒”后诗兴就来。他足迹所到之处,多有吟咏。尤其到了晚年,在诗律方面探讨得相当深透。他在答复友人讨论著诗问题的信中,提出了他对写诗学诗的卓越见解。
  尤其对诗文“清、奇、浓、淡”有精辟的阐述。他一生写了许多诗,留有稿的也不下四五百首,曾编成《隐拙园诗稿》一集。但几经变乱,原稿已全毁,仅存部分抄本。
  1916年,朱方辉在家病逝,终年63岁。


同年(公元185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16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覃亚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