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西人物

豫让


[春秋战国]
  豫让,生卒年不详,春秋之末晋国著名侠士,晋卿知瑶宠幸之家臣,是“千古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史记·刺客列传》中称颂的中国古代史上遐迩闻名的义侠。
  豫让生活的时代,是车辚马啸,狼烟四起;诸侯逞强,大国争霸;卿大夫角逐,春秋无义战的春秋战国交接之际。豫让活动的舞台,是晋室卑弱,六卿纷争;范、中行两卿,方被逐出争局;知、赵、韩、魏四卿,蓄势决一雌雄的晋国。当是之时,知瑶为晋正卿,势力迅速膨胀,气焰日见嚣张;赵韩魏则处于守势,可谓噤若寒蝉。
  晋哀公四年(前448),狂妄刚愎又欲壑难填的知瑶,强挟韩虎魏驹两卿,兵伐早年的合作者赵卿毋恤,困赵氏于晋阳孤城。知韩魏三家,决汾河、晋水、灌晋阳古城,必欲一鼓荡灭赵氏。然而,城高池深的晋阳,久攻不下。时韩、魏二卿虽心慑知氏,-兵攻赵氏,却深知赵氏灭亡之日,正是自家殃及之时。恰在这时,赵毋恤暗派谋臣张孟谈,乘夜潜入韩、魏两营,与之说晓“唇亡齿寒”之理。于是,三家合谋,共灭知瑶,三分其地。这样,战局发生戏剧性变化,在韩、魏反水,与赵共同夹击下,胜券在握的知瑶,顿时兵败如崩,身首异处,其颅骨沦为饮器,其家族被灭,其土地被瓜分。作为知瑶宠臣的豫让,侥幸逃脱,只身潜匿山中。
  在遁藏之中,豫让得知知瑶被杀,遂仰天长叹:“‘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知伯知我、信我,我一定要给他报仇雪恨,以报答他。这样,即便是死了,做鬼也无所惭愧。”(《史记·刺客列传》)于是,豫让改名变姓,扮作服劳役的刑徒,潜入赵毋恤宫中,装作维修厕所,怀藏匕首,伺机行刺赵无恤。某日毋恤入厕方便,内心感觉异样,发现一个刑徒劳役神色非常,行迹可疑,便把他抓住讯问,并搜出短刃。那知此人公然承认自己便是豫让,是为知瑶报仇的!毋恤之左右侍从立即要把豫让杀掉。赵毋恤摇摇头说:“豫让真是个有义的人啊,我注意防备他就是了。况且,知瑶全族被灭,已无后代,他的臣下欲为其报仇,真是贤人义士之举啊!”遂释放了豫让。
  然而,豫让并不甘心,没过多久,他又刮掉眉毛胡须,以变其容;涂漆于身,肿如疮癞,以变形体;吞食火炭,以变其声。装作乞丐,沿街乞讨,连他的妻子也辨认不出。可是他的朋友却认出了他,惊讶道:“你不是豫让吗?”豫让答:“是我。”其友见他残身苦形,痛心疾首:“以你的才干,投到赵毋恤门下,必然会获得他的信任。得到他的宠信,接近于他,再伺机杀掉他,岂非易事!何苦要这般糟害自己,去达到0于毋恤呢?这样做不是更难了吗?”
  豫让正颜诤言:“既然委身投靠去做人家的臣子,又要图谋刺杀人家,岂不是怀有二心去服事君主?若这样干,不正败坏了天下人臣之义吗!这和贼寇之行有何区别呢?我用残身苦形之行,自知极为艰难,而不易达目的,但所以这样做,就是要使后世做臣下而对君主怀有二心之人,感到羞耻惭愧!”说罢,怫然而去。
  不久,豫让得知赵毋恤外出,遂匿伏于必经之桥下,待机而动。毋恤至桥,豫让行动,马惊嘶鸣。毋恤对左右说:“这必是豫让所为。”便派兵抓来讯问,果然如是。于是毋恤责问豫让:“你当初不曾是范吉射、中行寅的家臣吗?为什么他们被知瑶所灭,你非但不去报仇,反而追随知氏为其家臣?如今知瑶已死,你却要一心为他报仇?这个原因请说明白。”
  豫让坦然回答:“我做范氏、中行氏的臣下时,他们都把我当做一般的臣子看待,所以,我象一般人那样报答他们。至于知伯,他视我为国中杰出之人物而宠幸厚待,所以,我也必须以杰出的行为以报答他,一定要为他雪恨。”
  毋恤被豫让这种舍生取义的行为感动涕零,叹息道:“豫让呀!你为知瑶竭诚尽义,名已告成;而我宽容大量赦免你死,也做到了仁至义尽。今天我不能再放你走了。”说罢命军士包围了豫让。
  豫让从容答道:“我听说贤明的君主不埋没别人的优点,忠诚的臣子有为义而死的责任。前次你已宽赦了我,天下无人不称赞你的大量与贤明。今天我死而无憾,只求剑击你所穿的衣服,以实现我报仇之心愿。如能这样,即便立刻死去也毫无遗恨。我不敢厚望你能答应我的请求,只是冒昧地把心里话告诉你。”
  赵毋恤非常欣赏豫让这种执著取义之心,遂使人递外衣于他。豫让拔剑三跃而击衣,高喊:“我可报答知伯知遇于九泉之下了。”言罢含笑伏剑而死。
  豫让义死,风传三晋,仁人义士,无不嗟叹。后人对其舍生取义之举推崇备至,至今太原赤桥村西,仍残留有千百年来人们祭祀豫让的祠堂——豫让祠,而祠外依稀可辨的“赤桥遗址”,正是当年“刺赵”之据。
  豫让以义死而名传天下、神留后世,诚如古诗所言(-胡曾《豫让桥》):
  豫让酬恩岁己深,
  高名不朽到如今。
  年年桥上行人过,
  谁有当年国士心?
  [以上内容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分享。]


下一名人:郝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