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西 > 太原人物

药元福


[五代十国][公元883年-960年]
药元福介绍:

  药元福,名、号不详,以字元福传世。五代太原晋阳人氏,生于唐僖宗中和三年(883),卒于宋太祖建隆元年(960)。一生经历唐末至宋初的整个“五代”的混战时期。
  五代历朝,四代源出军国重镇太原,每位创业之帝均有在太原生存、发展、拼搏、征战的经历,李存勖石敬瑭刘知远郭威,无一例外。生于太原、长于太原的“五代”战将药元福,自小尚武,擅长骑射,及长从军行武,杀戮疆场,由军卒小校起家,后唐时累迁至天平军(驻唐明镇)内外马军都指挥使,后晋天福年间擢任深州剌史,成为携军政大权于一方之大吏。开运元年(944),年逾六旬的药福元,在契丹大举南侵,狼主耶律德光亲率大军10万,陷贝州(今河北南宫),围魏郡(今河北大名),兵临澶州(今河南濮阳),势不可挡之际,以千牛卫将军之衔,领兵卒强据澶州之东。时契丹兵众将勇,列阵于澶州城北,东西军阵连营,掩延城之两隅。登澶州城北望,只见契丹大军黑压压一片,不见边际,人啸马嘶之声,贯天彻地。为攻占黄河浮桥,契丹军精锐置澶州城不攻,直向城外东部药元福驻地扑来。
  一生戎马疆场、野战经验丰富的药元福,早已料到敌有此举,遂与慕容邺将军各领死士200铁骑,不待敌军攻入防地,即主动迎敌,冲跃格斗,左右驰突,灵活机动,铁骑冲到之处,所向披靡。敌虽众却难以施展,顿成溃退之势。若为常人,敌众我寡,奇兵突袭,敌军既溃,穷寇不追,必然乘胜收军。而元福却是乘胜急追,挟勇再上,直冲契丹大营。耶律德光见后晋之军,兵不惧死,锐不可挡,遂率军北退,铩羽而归。此次澶州城外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以奇胜敌的殊死战斗中,药元福三匹重骑均中流矢,身中创伤多处,出帝石重贵对他大加褒奖,赏赐名马,升任原州剌史、旋改迁泰州剌史。


  开运二年(945),契丹再犯。药元福受命在阳城(今河北安国)御敌,为右厢排阵使。到达阳城后不久,北面都招讨使杜重威也自定州退至。药军与杜军合兵一处,与南侵之契丹军交战数个回合,并在白团卫村设建行寨以为抵御契丹军的堡垒。契丹军则以兵多势重,将行寨团团包围,切断粮道,实行长困久围之策,以待晋军粮尽弹绝而歼之。被困晋军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兵马饥渴交加,军心波动。当此危急关头,天公不作美,终日东风大起,契丹军则趁风纵火扬尘,火烧行寨。面对强敌之火攻,杜重威主张待风势减弱后,观敌进退,再作定夺。诸将亦追随杜意,力主候风缓后再战。药元福则以为,应出敌不备,立马组织-,或有破敌可能;一候风定尘息,敌众我寡,无势可借,则难破重围,顿成釜鱼俎肉,任人宰割,无胜算可言。众军以为药之福之见,颇合时情,遂在药的带领下,以奇兵突击行寨西门,顺风势杀入敌营。契丹军根本没有想到处于劣势的晋军会忽然进攻,仓促应战,-后撤,军序大乱。晋军则乘风沙蔽日,昏暗如夜,占据上风,力拼死战。药元福身先士卒,高声呼喊,跃马挥枪,连挑敌将数人。在晋军困兽拼命、势如破竹的奇袭突杀下,契丹大军,兵败如山倒,溃败北窜。晋军则一鼓作气,连追20里,大获全胜。此次阳城之战,药元福料敌如神,指挥若定,败中取胜,名声大振,因军功而擢升威州(今甘肃灵武)剌史。
  开运三年(946),朔方节度使王令温,横征暴敛,不能安抚西北羌胡等少数民族,激起众怒,引得党项等族兵变。三部酋长拓拔彦超、石存、也厮褒率所属部众,合攻灵武(朔方节度驻节之地)。后晋朝廷接王令温告急文书后,急命河阳节度使冯晖移镇朔方,并诏药元福统帅关右骑兵,配合作战。哪知药元福则率军至威州土桥,与拓拔彦超的7000兵马遭遇。双方混战50里,晋军杀敌千余,俘获30余人,乘胜而进朔方。
  朔方距威州700余里,中隔被称“旱海”的大漠荒野,晋军行至耀德(今甘肃武灵南)时,军粮告罄,后继不及。党项酋长拓拔彦超已率数万之众,占控水泉,以逸待劳,横列三营,扼守要道,严阵以待。与药元福同行的河阳节度使冯晖,眼看敌众我寡,敌盛我疲,敌逸我劳,力量悬殊,遂派使前往酋营,以金帛求和。拓拔彦超假意允诺,从早到晚使者往返四次,却只见敌营严阵如敌,毫无撤动之意。药元福见状,遂悉知强敌毫无和谈诚意,假意应允,乃为拖延时间,困厄饥渴交迫之晋军,以便相机全歼。
  既已识破拓拔彦超诡计的药元福,还发现拓拔军虽兵多势大,但精锐不足,军纪涣散,经与冯晖合计,亲率精骑奇袭依山布阵之敌营。迅猛的铁骑,以摧枯拉朽之势,撼动敌军一部,引起全军溃乱。药元福则高举黄色旗帜、依预定之策,示意冯晖引军合击。此一战,拓拔彦超大败,狼狈逃窜,弃尸遍野。药元福与冯晖之军兵驻灵武,解朔方节度使王令温之军倒悬之危。
  逮后汉取代后晋,药元福顺应大势,归刘知远所属。乾祜元年(948)季春,河中、永兴凤翔三镇,举王景崇为首反叛。时后汉重兵集结鲁豫,无暇顾及西境。受命于危难之际的药元福,将寡兵稀,不足万人,而王景崇则南联后蜀,依托三镇之兵,志在一鼓荡灭后汉药元福之军。初始,两军对峙于宝鸡一线。王景崇依山列阵,高屋建瓴,药元福则驻军坡下,设栅死地,意在“置军死地而后生。”果如其所料,大战开始后,后汉军没有退路,拼死杀敌,作犹斗之困兽,先败后蜀援军,直追至大散关,杀敌十之六七。再重创三镇叛兵,使其丢盔弃甲,望风而遁。很快三镇之乱被平,凤翔永兴、河中地归后汉,药元福又徙升为淄州刺史。
  广顺元年(951),郭威取后汉而代之,建立后周。刘承斌余党、后汉徐州剌史杨温拒命,割据一方。郭威乃任命能征善战的药元福为行营兵马都督,与王彦超一齐讨伐杨温。杨温有胆拒命,不归顺后周,却无能率军,与药元福抗衡,仅用数月便被药打得一败涂地,命丧黄泉,徐州之叛被平,药氏又升任为陈州防御使。
  郭威称帝后,后汉高祖刘知远之弟刘崇,拒不用命,以河东节度使、北京太原留守之职,以太原为都,控河东十州,建立北汉,与郭威分庭抗礼。不久又趁后周初建,政局不稳之机,借契丹之兵,与汉军合兵一处,分五路讨伐后周,进攻晋州(州治今山西临汾)。郭威遣王峻督统大军进讨,命药元福为西北面都排阵使。药元福不辱使命、趁当时天降大雪,非作战天时,出其不意,雪大夜里突袭北汉契丹联军,迫其“烧营夜遁”。随后,兵不卸甲,马不停蹄,亲率骑兵尾追,直至兵家必争之地霍邑(今山西霍州)。时与药元福同时追击敌军的康延泽等将军,深恐孤军轻进,后续不继,畏懦不追。眼看前功尽弃、将给敌喘息之机,药元福力劝康延泽等:“刘崇悉发其人,挟胡骑而来,志看晋、降。今气衰力惫,狼狈而遁,不乘此剪扑,必为后患。”(见《旧五代史》)主张一鼓作气,乘胜追击。然康延泽等都不愿继续追进,主张穷寇勿追,此时,全军督统王峻也下令制止,药元福孤掌难鸣,只好放弃己意,随众班师。
  之后,元福还先后参加平息泰宁节度使慕容彦超之乱,平定定、序、曹三镇之叛。均以大捷凯旋而归,先后因军功而擢升建雄节度使,官加检校太尉、检校太师。
  综观药元福戎马一生,参战无数,多是野战奇袭,不拘成法,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从无败绩,诚为一代战将、长胜之军,叱咤于五代数十年间,直至77岁时,无疾而卒,寿终正寝。
  [以上内容由"杨肥肥"分享。]


同年(公元960年)去世的名人:
高保融 (920960) 五代十国时期南平国第三任君主 河南三门峡陕州区
李重进 (?~960) 五代时后周禁军统帅 河北沧州

下一名人:韩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