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西自治区 > 柳州 > 柳城县人物

黄三弟


[公元1907年-1971年]

  黄三弟(1907-1971),壮族,名河清,排行第三故名三弟。社冲乡赶羊村人。
  三弟自幼聪明伶俐,记忆力强,常于灯前月下聆听父母亲和村中老人讲“古”,过后能熟记古代小说、戏剧中的人物和情节。因家贫,7岁已帮人牧牛,也是这时开始了学唱山歌。
  曾拜3位老歌手为师, 16岁左右外出打长工,所编山歌已大有长进。榨季时常做糖榨作坊烧火工,曾唱道:“我今烧火火烧心,手舞铁棍几十斤。日夜都在火塘转,一身象鬼不象人。”20余岁已能遇事唱事, 见物抒情。 民国21年广西民政厅所编《柳城县概况》中评述三弟:“歌王黄姓,……平生未尝读书,不识字,但天资敏慧,颇有贫民文学天才。曾在附近各县设馆传授歌摇,能随口歌唱,亘数昼夜无雷同之词”。当时歌手如云,然无有出其右者,故民间公认为歌王。民国26年,一次从东泉赴宴回经上雷,被韩彩凤请到公馆唱歌。三弟赞韩能征善战,谴责沈鸿英奸诈,深得韩彩凤尝识,临行厚赠人参半斤和银毫10元。又一次到柳州河南桂剧院看戏,不料被人认出,缠住要求唱歌。三弟唱了几首,观众和行人纷纷拢来,最后未卸装的演员也出来了。这就是“三弟唱歌人人爱,看戏观众也拢来,唱得戏子也来唱,唱得戏院散了台”的广为传播的故事。柳州对歌后,三弟名声大噪。桂林桂剧院人称女歌王的桂枝香托口讯相邀。于是,一场男女“歌王”的对歌就在市中山街口摆起了歌台。从古典小说如《西游记》、《三国演义》到民间传说如唐明皇游地府、刘全卖瓜等等,一问一答,竟至深夜。桂枝香提议暂停,边互唱边相送三弟回旅馆。三弟发妻病故后,意志消沉,无心唱歌。一次,-与邻村蓝达妹对唱,双方中年丧偶,同病相怜,互诉衷肠。蓝唱“树上斑鸡叫咕咕,叫得哥哭妹也哭;哥哭因为哥无嫂,妹哭因为妹无夫。”三弟接着唱“我俩生来同样苦,哥今无妻妹无夫,大家都是半壶酒,何不捐拢做一壶。”结果,山歌为煤,有情人终成眷属。
  “人头落地嘴还唱,生死要唱不平歌”。三弟路过柳江县曾唱山歌救下被财主管家强抢的民女莫莲姑。也曾闯宜山县署公堂唱歌申诉,使被东家诬告而羁押在牢的老实长工韦寻获得释放。还用山歌揭露了国民党官吏乘征兵之机抓丁0敲榨钱财的罪行。柳城县长鉴于黄三弟威名远播,不敢轻率捕人,欲借东泉歌霸张官太击败三弟,而使之名声扫地。民国36年元霄夜晚,由县府官员监场,大售门票,张官太率门徒20余人坐镇歌台,专等三弟到来,突然“袭击”。由元宵唱到正月十八晚。张自身残疾,阴毒缺德。一开始就吹嘘自幼饱读诗书,公然骂三弟为牛。又知三弟识字不多,欲以字谜难倒,竞出生字无底,午字出头讽喻三弟全家是牛。三弟忍无可忍,亦以官太脚残而将牛轭作扁担如何能挑担回东泉回敬。并立即-,将张官太抢劫水碾却嫁罪张亚连的罪行在歌场上暴光。气得张官太不顾歌场规矩,骂娘而去。
  后来,张官太又以《幼学》、《中庸》诘难,三弟则避己之短,扬己之长,连连逼得官太无歌可答,观众哄笑不止。官太借口“解手”离席喘粗气。最后,还是农民出身的歌王击败了“饱读诗书”的歌霸。
  解放后,黄三弟用山歌歌颂共产党,歌颂社会主义。土地改革时,参加了县山歌宣传队,走遍各区乡村,宣传土改政策及其伟大意义。此后历次运动中,陆续编出大量山歌,及时宣传党的政策。“文革”期间,黄三弟被造反派扣上国民党谍报员的罪名,集中整训了半个月。从此再不唱歌,郁闷成疾。1971年9月16日晨,含恨辞世。
  本县杨钦华、方寿德与已故作家黄勇刹合著《歌王传》已问世,录下了黄三弟传世山歌7000余首。


同年(公元190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71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陈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