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西自治区 > 贵港 > 平南县人物

高义记


[公元1891年-1945年]

  高义记(1891~1945),原名高仕佳,大安镇人,是本世纪20至40年代平南头号资本家。
  抗日战争前夕是他的全盛时期。 在大安镇,开设商店5间,分别经营纱布、洋杂、海味、药材、杂货,还有一间牛皮怍坊;在梧州,开设义安船务行兼营纱布,还有一间竹庄;在广州,开设猪鸡牲口栏,兼营纱布转运业务;在香港也设有牲口栏,在玉林设有强安花纱行。高义记为了取得商业的有利条件,他对上海渠丰纱厂投资,是该厂主要的股东之一。他还经营交通业,有民泰、福泰两艘拖渡及大河清拖船,航行梧州至江口。有汽车两辆往来玉林、武林。
  鼎盛时,操纵桂平、平南、容县三县与香港、上海、广州之间的汇兑。此外,还收地租谷数万斤, 雇请行江、杂工与女仆数十人。 高义记少时家境贫寒,其父高祥泰开初还有点祖业,但他不务正业,不久家产荡尽,随即死去。孤苦无依的高义记。平时沉默寡言,在10多岁时,靠东拼西凑一点小本钱,上村收鸡贩卖度日。到20多岁,他的远房叔父高其昌认为他诚实可靠,请他做行江。每次允许他顺搭一笼鸡出香港。高义记赚得了一笔钱后,就开始独立经营贩鸡到香港的生意。不几年,成了个有点名气的行商,经营项目也日益增多。高义记虽不善辞令,但极工心计。民国初年,曾一度用假银在桂平、平南各地大量收购猪鸡。当时,大安除了高义记,还有妙和安等几家花纱店。高义记凭自己在上海渠丰纱厂有股份,且有汽车轮船以及经营汇兑业务各方面的优势,就运用以大吃小的手段与他们开展竞争。别人零卖洋纱一毫钱一组。他却卖五分钱一组,终于把别人的花纱店一个个“吃掉”。最后,他垄断了大安纱布市场,获取巨额利润。在航运方面也是如此。他把丹竹卢万骏开办的拖渡“吃掉”后,又独占了梧州至江口的航运业。
  高义记也讲信誉,有一次,他向香港日本三喜火柴厂订购火柴几百笠,装运这批货的轮船离港不远,遇台风袭击,触礁沉没。当其得知沉船的确实消息,还是将订火柴全部价钱汇给三喜火柴厂。从此,高义记取得三喜火柴厂加倍信任,给他在广西全省经销三喜火柴的权利,而且可以先付货后交款。这样,他就做了无本的火柴生意。
  高义记晚年办了一些公益事业。1943年,国民党政府通货膨胀,加上连年旱灾,米价飞涨,大安遍地饿民。高义记从农历四月初十到六月初十,每日熬1000公斤米稠粥济饥,救活了一些人。此外,他还带头捐修大安桥;独资铺砌大安附近几条石板路,长约20公里;修筑马行街码头;在武林公路上建风雨亭。又给大安第一小学建教学楼两幢,名曰“仕佳楼”;给龚南初中建礼堂一座。给鳏寡孤独者施棺材,棺材头务必写上“高仕佳捐赠”几字。1937年8月,淞沪战役开始。11月,上海沦陷,渠丰纱厂倒闭,高义记失掉大量股份,继而广州、香港、梧州、大安、平南、江口相继失陷,高义记的店铺、商行、作坊、钱庄统统倒闭,财势一落千丈。高义记晚年得了糖尿病,抗日战争末期,大安沦陷,他走避大洲。1945年死于大洲乡四月八冲。


同年(公元189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覃竹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