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亚洲 > 日本人物

丰臣秀吉


[公元1537年-1598年]
  经历
  青年时期
  丰臣秀吉于天文6年2月6日(1537年3月26日)出生于尾张国爱知郡中村(今爱知县名古屋市中村区),父亲为一贫困农户(有说法是下级武士[来源请求]),父亲弥右卫门,母亲是大政所。幼年时期取名为日吉丸(ひよしまる,Hiyoshi-maru),仕于织田信长成为武士之后改名木下藤吉郎(きのした とうきちろう,Kinoshita Tōkichirō),《绘本太阁记》为了传奇化成为“天下人”的秀吉,而记载秀吉的出生日期是1月1日。
  由于秀吉的出身并非显贵,有关于他早期的文献记载十分有限,仅大概知道他少年时曾在尾张、三河、骏河等地方活动,父亲曾在尾张地方国人众蜂须贺氏(蜂须贺正利)麾下当雇佣性质的杂兵,修理兵器锻造,七岁丧父八岁母改嫁入光明寺当小沙弥(被唤为秃鼠的原因),曾经在远江国引马城支城头陀寺城成为松下之纲(松下加兵卫,城主饭尾连龙部下)的部下,‘太阁记’记载秀吉元服时由松下之纲为乌帽子亲并命名中村(的)秀吉,但离开原因不明。(秀吉在1590年分配领地的时候,分封加兵卫远江国久野城1万6千石。)后从远房姨妈伊都父亲清兵卫的锻冶屋拿针贩卖。
  信长家臣时期
  姬路城
  1554年(天文23年)以小者的身分成为了织田信长的家仆,(明治以前成为土豪的私奴婢多半因为积欠地税或战时被“人狩”贩卖,成为“五色之贱”的贱民,多半是非自愿的,口份田只有良民的1/3),被信长唤为猿或秃鼠(文献中,信长只有在写给宁宁的亲笔信中称秀吉为“那个秃鼠”一次,猴子的绰号很有可能是江户时代小说家杜撰的,或是当上关白后因为出身卑微被人称为“猿关白”:狂歌:“まつせとはべちにあらじ木の下のさる关白をみるにつけても”,日语中的猿即为猴子的意思,这蔑称与“犬公方”类似,较难从正式文献中找到),地位在足轻与“中间”之下,作为小者中的“草履取”(草履是一种草制的夹脚脱鞋,草鞋则贴近凉鞋样式)的等级,若随信长上阵,“中间”可以持胁差或木刀,小者只能帮主公提武具或充当“人夫”。后来因帮信长拿草鞋时将草鞋放进怀里暖鞋获得信长的欢心。1555年陪同信长侧室生驹吉乃回娘家小折城的生驹屋敷,经吉乃介绍认识生驹氏亲戚蜂须贺正胜与川并众。1561年与浅野长胜的养女(浅野长政的义妹)宁宁结婚,从妻姓(苗字,岳父未从妻族苗字前本来的苗字)更名为木下秀吉(最早在1568年文书中有木下藤吉郎秀吉的副署记载)。1570年信长准备进攻朝仓义景的中途,在金崎遭到盟友浅井长政攻击背后(浅井家与朝仓家本身亦为同盟关系,因此并非浅井氏背叛),此战秀吉为殿后军一员,保护信长安全撤离(金崎之战)。
  元龟元年(1570年)姊川之役后,秀吉担任此役夺取的近江国横山城城代,并以此领地可动员的兵力一千人及在地情报,天正元年(1573年)在小谷城之战从防御土垒最矮(约一米五)的中段京极丸,切断浅井父子俩的防守区域,因此信长击败了浅井长政,长政自尽,浅井的旧属归织田家所有,以此功秀吉支配(领有一小部分600贯约2400石~3000石)北近江三郡十二万石成为城主,将根据地移至近江国今滨城,利用小谷城的土石建材增建今滨城后易名为长滨城。后赐苗字“羽柴”(=端柴,与惟任、惟住、原田、别喜等赐姓同,叙官也同样是九州国司)也就是木材裁切后的废木料,根据日本教会史记载,木下藤吉郎为一樵夫。部分日本作家历史研究者倾向木下藤吉郎曾贩卖过端柴或恐因出身低微招人忌故改此苗字,这说法与丰臣秀吉家族熟识的川并众从事的业务有很大关连性,秀吉认为木下此姓为自己流浪的时候的姓,为了匹配城主的地位,便改姓为羽柴(羽柴,取丹羽长秀和柴田胜家姓中各一字,因为和长秀关系较好,固放前)。
  他同时也招募家臣,在封为城主前他底下的家臣就是蜂须贺正胜(与力)、竹中重治(寄骑小姓)、前野长康(小六若党),尚未元服的福岛正则、加藤清正,一门众的浅野长政、羽柴秀长。而大谷吉继、石田三成等家臣,皆是出身于近江地侍小姓,增田长盛则出身尾张国中岛郡増田村,原为信长家臣后改寄骑羽柴秀吉。 1576年支援北陆柴田胜家对抗上杉军,秀吉因为和胜家战略上意见不一而擅自撤离,结果胜家在手取川之战中大败,使胜家和信长有所不满。在织田信忠的指挥下,秀吉参与攻击松永久秀的战斗。
  1577年赤松则房、别所长治、小寺政职臣从信长之下,秀吉受命攻略中国地方,任播磨国国主,根据城为姬路城,受命后不久别所长治及荒木村重背叛织田信长,秀吉讨伐,1579年使宇喜多氏完全臣服于织田氏,1580年别所长治和荒木村重战败,别所被捕,切腹自尽;荒木逃离,全家被信长诛杀。秀吉开始与毛利氏及山名氏交战,攻下了鸟取城、三木城、高松城等重要据点,秀吉在此发挥了长时间包围战城池战法–断粮(干杀し),使敌军提早开城投降。
  本能寺之变
  1582年明智光秀于支援秀吉出兵毛利氏途中,发动背叛兵变,攻占京都并夜袭投宿在本能寺的织田信长,是为本能寺之变,信长焚毁本能寺,尸骨无获,其长子织田信忠于二条御所战败后切腹自尽。当时羽柴秀吉正亲自率兵包围备中国的高松城。由于黑田官兵卫用计水攻高松城,而使光秀向毛利氏报信的信使隔天在被水包围的城下被羽柴军所抓,所以秀吉在事变隔天便得知消息。秀吉向毛利氏隐瞒信长身亡的消息,透过毛利家外交僧安国寺惠琼与城主清水宗治斡旋。之后,在毛利氏大老小早川隆景主导下,他迅速与毛利氏议和,并率兵在五日内“强行军”约200公里返京,并随即与明智军展开决战,这次行军史称“中国大撤退(中国大返し)”,行动之迅速大大震撼了京师的明智军。回师之时,秀吉以信长之名为号召,成功收纳流窜在各地的信长旧属,于山崎之战,大败准备不及的明智光秀,最终明智光秀逃走时被猎杀落难武士的村民杀死,秀吉乘机控制京都一带,不过无法阻止织田氏内部出现派系0。主要0为柴田胜家、织田信雄、织田信孝以及羽柴秀吉等派系。
  统一日本时期
  清州城复原品
  秀吉在清洲城重臣在清洲会议上得到多数织田族人与家臣支持,拥立尚在襁褓的信忠长男三法师(元服后称织田秀信)继任家督。但为此得罪了同属织田重臣的柴田胜家,导致其拥立信长三子织田信孝对抗秀吉。隔年,双方决裂,秀吉先迫使信孝投降,后来羽柴与柴田军在贱岳决战,最初胜家占尽优势,中川清秀遭到突击阵亡,但是秀吉率兵冲上前线使形势急变,最终秀吉取得胜利。随着羽柴军包围北之庄城,胜家与妻子阿市自杀,此外织田家另一重臣泷川一益则-蛰居,织田信孝不久被杀,丹羽长秀和池田恒兴归服,大致上平定了织田家内反秀吉势力。1583年,秀吉在石山本愿寺的旧址上建大坂城,当时到访的大友宗麟将它称为“战国无双的城”,但城堡在防御上亦有缺点,在大坂冬之阵中,真田信繁进行了修筑加强防御。
  1584年,原先与秀吉合作的信长次子织田信雄联合德川家康反对秀吉,羽柴军便与两人展开史称小牧·长久手之战的战事。此战之初拥有兵力优势的羽柴军直扑德川领地,但途中却遭到德川军伏击,有“鬼武藏”之称的大将森长可与池田恒兴战死,秀吉其后撤兵,改为攻击美浓国织田信雄,信雄投降,迫使双方谈和,德川军与羽柴军达成和战协议。
  1585年,秀吉派遣秀长、小早川隆景等将领攻打刚统一四国的长宗我部氏,利用兵力的差距迫使其归降并减封至只剩土佐一国。此外秀吉派遣藤堂高虎为首的部队,平定了杂贺众,首领铃木重意被斩首处死。此外,秀吉派重兵攻打越中国佐佐成政,开战派大军包围,成政不战而降。秀吉原本觊觎征夷大将军一职,不过流浪的前将军足利义昭拒绝收秀吉为养子,不入源氏籍,便无法成为将军。于是秀吉转目标为关白(需入摄家),当任的关白二条昭实也拒绝“收养”秀吉。1585年秀吉找上公家的前关白近卫前久认养自己(以本家藤原氏为姓),迫二条昭实让位,就任关白。1586年,为了拢络德川家康使其成为自己的助力,秀吉将其妹旭姬(四十二岁)嫁与德川家康(四十三岁),并为家康正室,甚至将自己的母亲大政所送回家康身边成为人质,德川家康此后臣从秀吉。同年,受天皇赐姓丰臣并就任太政大臣(平民出身者第一人),确立了政权。
  1586年,九州大名大友宗麟向秀吉请求支援,1587年派遣秀长率领大军攻击岛津氏的支城,使义久投降,战后岛津氏被分配到萨摩大隅日向三国。平定九州后迁入聚乐第,同年十月于北野天满宫举办北野大茶会,邀请农民与公卿贵族,据说儿时玩伴石川五右卫门也有参加。1588年秀吉开始实行刀狩令,加强了兵农分离的政策。
  1587年,禁止基督教。1589年北条氏的家臣猪俣邦宪夺取了真田昌幸管辖下名胡桃城,导致秀吉下令全日本大名讨伐北条氏,不服从者将会受到失去领土的处分。次年3月1日秀吉率20万大军向北条氏攻击,攻陷北条各个支城下逐渐向小田原城包围,7月北条氏政、氏直父子开城投降。氏政、氏照两兄弟切腹自尽,氏直被流放到高野山,战后秀吉为各大名分封新的领土。1591年奥州大名“独眼龙”伊达政宗自动来请降,日本三岛(本州、四国、九州)到此统一。
  1591年,将关白之位让给外甥丰臣秀次,自称太阁(前关白的尊称)。1591年秀吉进行他人生中最后一场日本国内战争,派遣了蒲生氏乡、浅野长政及石田三成联同东北地方大名平定九户政实之乱。同年,秀吉命令茶人千利休切腹自尽,详细原因不明。一说是利休于寺庙摆设自己的雕像激怒到秀吉;另有一说是由于利休过于向秀吉进谏(例如反对秀吉意欲向大明出兵)以致。
  征伐朝鲜及晚年
  1592年丰臣秀吉率兵20万征伐朝鲜,兵员以西日本诸大名为主。战争初期,久经沙场的日军攻势猛烈、势如破竹,以极快的速度先后攻占朝鲜王京汉城与陪都平壤,并迅速攻占朝鲜境内大量主要城市,直趋明朝边境。朝鲜王马上向明朝求救。丰臣秀吉于5月攻占汉城后便研议要迁都北京,将北京周围10“国”之地献为御用,赐公卿以俸禄,赐其部下以10倍于原有的领地,甚至命丰臣秀次为大唐(中国)关白,日本关白由羽柴秀秋或宇喜多秀家担任,朝鲜则交给羽柴秀胜或宇喜多秀家统治。明神宗派遣辽东总兵李如松率兵入援朝鲜。在明军(约5万)和朝鲜三道水师提督李舜臣等的反击下,日军攻势遇阻。
  终于在1593年日军因遭逢损失,丰臣秀吉遂与明朝和谈。
  其实日方代表小西行长出身商人家庭,精于商业谋略,伪造秀吉降表与明朝议和,而明方使者沈惟敬本是市井无赖,就称秀吉的目的是要求恢复双方边贸易。双方于是缔结和约,日军就此暂退釜山。
  1595年,丰臣秀吉将丰臣秀次流放到高野山,然后将秀次处死,其过程严酷出乎人们意料,秀次的一家连同侍女和孩子39人都被砍头,之后尸首被抛荒不得埋葬。此外亦令秀次支持者切腹,包括前野长康等人。赐死的原因可能是当时舆论流传着“杀生关白”(丰臣秀次的绰号)过去所发生的乱行,加上秀吉打算以年幼的次男秀赖作为家中的继承人,因此秀次就成了眼中钉。
  文禄五年(1596年)九月,秀吉欢喜地迎接明朝使者,明、朝议和使来日,秀吉宴飨之。然宣读国书,始知议和实为册封,大明欲封秀吉为日本国王。秀吉方觉受骗,大怒道:“吾掌握日本,欲王则王,何待髯虏之封!且吾而为王,何以对天皇!”,并欲杀明朝使节,为旁人劝止,于是下令驱逐明朝使节。秀吉不久后再次遣兵入侵朝鲜。日军盘据釜山,再进逼汉阳。然而明朝援军(约8万)加入战斗行列后,日军攻势再度受阻,-死守于海岸各倭城。史称“庆长之役”。
  1598年8月18日,丰臣秀吉逝世于伏见城,享年62岁。死前他亦已托付前田利家监视德川家康及辅佐丰臣秀赖。而入侵朝鲜半岛的日军在接获五大老的命令及以石田三成为首的五奉行安排下,向明朝隐瞒了秀吉的死讯,随后与明朝议和并逐渐从朝鲜撤军。可是这场战役日军损失巨大;元气大伤,此役也埋下了德川家康日后成为征夷大将军的一个重要伏因。而日本与朝鲜的关系,到1607年才恢复正常。
  丰臣秀吉法名为国泰佑松院殿灵山俊龙大居士,自他死后至今日本各地仍存在不同的丰国神社,包括在滋贺县长滨市、大阪府大阪市、爱知县名古屋市等(江户幕府统治时期并不存在丰国神社,改为东照神宫,到明治时代才续渐恢复)。
  [以上内容由"yyy"分享。]


同年(公元153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598年)去世的名人:
刘焘 (15121598) 明中叶抗倭戍边将领 河北省沧州

下一名人:大流士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