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浙江省 > 绍兴 > 诸暨人物

周平


[公元1927年-1952年]
  
周平
  周平,1927年生于浙江省诸暨县水带乡潘宅村一贫苦农民家庭。周平家靠父亲和哥哥给地主打短工维持生活。周平一天天长大,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乡亲们能过上有地种、有饭吃、有衣穿的好日子。
  1945年,周平参加人民军队。冬去春来,周平跟着部队转战南北,历尽艰难。他工作积极,作战机智、勇敢,打了不少胜仗。在入党申请书上,周平写道:“我这一辈子都交给党了,在以后的战斗中我一定以无比的顽强和毅力忍受和克服一切艰难困苦。”
  1949年,人民解放战争已获得决定性胜利,但顽固的国民党反动派与当地土匪相勾结,到处骚扰、危害人民。周平当时在部队任副班长,带领全班战士在安徽进行剿匪反霸斗争,被评为甲等模范。
  人民期待已久的新中国终于成立了,雄壮的国歌在祖国的大地上响彻云霄,周平泪流满面,思绪万千……
  1950年,美帝国主义在朝鲜燃起了战火。为响应党中央“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周平及战友们满怀着对侵略者的无比仇恨,满怀着为正义、和平而战的坚强决心,踏上了赴朝鲜的征途。
  志愿军五次战役的浴血奋战后,把敌人打退到了“三八线”以南,转入了战略防御并接受停战谈判。1952年,美军突然向志愿军战略要点五圣山的前沿阵地上甘岭发动“金化攻势”,作垂死挣扎。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拉开了序幕……
  一个月以后,志愿军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转入了反守为攻阶段。这时敌军仍以每日一至四个营的兵力继续对579·9高地展开猛烈攻击。为了更彻底地打击敌人,夺取11号阵地,上级决定周平所在营投入战斗。
  敌人的飞机哼哼地叫着,一连串照明弹挂在天空,但并没有发现志愿军部队。随着黎明的到来,敌机又来轰炸,沉重的0声、尖锐的呼啸声响声一片,焦枯味呛得人难以呼吸。经验告诉周平:敌人要开始进攻了。这时,每个战士的眼睛都紧盯着扑上来的敌人。周平身边初上战场的小吴说:“班长,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周平笑着鼓励他说:“不要怕,敌人只是一群纸老虎,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打”副排长一声令下,后侧的重机枪首先射击,战士们紧接着把一排排手榴弹扔向敌群。敌人一片片倒下。敌人的进攻被打退了。
  恼羞成怒的敌人把成百成千颗炮弹倾泻在11号阵地上。一个整营的敌人冲了上来,战斗已达白热化。在反复冲杀中,副排长王金钟中弹牺牲。周平一声不响,用自己的衣服盖好副排长,然后抬起炯炯有神的眼睛说:“同志们,听我指挥,我们要像副排长在时一样,守住阵地。”
  部队又恢复了坚强的战斗力,战士们又精神抖擞地投入了战斗。周平爬到副排长的位置上,传下命令:“机枪准备,放敌人进到我们30米,听令开火!”话音刚落,一发炮弹带着呼啸声擦过周平的头顶,“轰”的一声,掀起一团烟柱。接着,成串的炮弹向前沿阵飞过来。炮火之后,敌人又像蚂蚁似的向他们扑过来。
  “打!”周平喊,机枪手两臂一伸,一梭子弹就嘟嘟地猛扫了下去,打得敌人转身就跑。周平又大喊:“投手榴弹!”打得惊魂未定美国兵爬着向死尸堆里钻……
  前沿阵地恢复了短暂的寂静。周平用手抹了一把被烟熏得漆黑的脸,心里盘算着;艰苦的战斗还在后面呢!必须补充弹药。
  果然,下午敌人又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周平沉着地检查了一遍机枪,装好了弹夹。战士们也做了激战的准备,他们已不止一次受过敌人这种进攻的考验了。不能战斗的伤员在坑道里压子弹,捆手榴弹。等敌人渐渐靠近后,枪声又响成一片,震得地动山摇。周平左肩抵住机枪托把,连续地扣动扳机,美军洪水似的涌出来,倒下去,又涌出来……突然,周平觉得好像有人用烧红的烙铁烙他的后背和右腿,用手一摸,一看,血!他看看两边,没人看到,咬紧牙继续按着发烫的机枪筒子发射,机枪狂喷着火舌,阵前敌尸累累。
  经过一整夜的激战,周平带领着前沿阵地上的两个战斗小组,打退了敌人十次疯狂进攻,歼敌300多人。在这残酷的战斗间隙,周平和战友们忘记了饥饿,忘记了死亡,人在阵地在的信念鼓舞着他们。
  第二天早上,战斗开始了,敌人把成吨的炸弹向597·9高地倾泻,整营地向11号阵地冲锋。
  “打啊!我们是钢铁战士,永远不向敌人低头!”周平大声地鼓动着。战士们打得红了眼,牙咬得嘣嘣响。机枪手刘庆云在阵地右侧,向几十个敌人猛烈扫击。忽然,一发炮弹落在他的后面,掀起的泥土把刘庆云整个掩盖了。这时,敌人乘机冲上来了。正在左边指挥战斗的周平急忙抓起身边的自动枪,子弹像泼水一样浇在敌人堆里。敌人一心想拔掉这个眼中钉,炮弹接二连三地射来。蓦地,周平觉得左臂一阵撕心裂肺似的剧痛,自动枪落在地上。周平此时早已把个人安危置于度外,他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捆住断手臂,又投入激战。他手中的枪喷出一闪一闪的蓝色火苗,瘦削而愤怒的面孔,像雕塑一样。突然,“咣!咣!”两发炮弹在周平的左前方0了,弹片穿破了他的肚皮,流出的血把身旁的一堆子弹壳都染红了,肠子也流出体外。刘庆云急忙爬过来要背他到掩体去。周平吃力地但很坚决地说:“我命令你,继续战斗,别管我。”刘庆云眼含热泪地说:“是!”转身又投入了战斗。周平以无比惊人的毅力忍住剧痛,用手把肠子塞进肚子里,继续在前沿阵地上指挥战斗。当刘庆云负了重伤,倒在地上失去知觉时,周平不顾自己的伤疼,硬是背起战友一步一血印地爬回掩体。当周平精疲力尽没有力量再前进一步的时候,战友高良伦赶到,把他抱在怀里,不停地呼唤着:“班长、班长!”周平慢慢地睁开眼睛,艰难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祖国——我的母亲”的糖袋微笑着交给他后,在战友温暖的怀里合上了眼睛。
  战后,为了表彰周平的功绩,部队给他追记一等功,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英雄的名字,将永远载入史册;英雄的名字,也将永远活在朝中人民的心里。
  (万晓青)
  [以上内容由"关耳"分享。]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2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2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志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