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安徽省 > 蚌埠 > 五河县人物

仲米辉


[公元1972年-1995年]
  仲米辉,1972年10月出生于安徽省五河县一个农民家庭。他兄妹九人,仲米辉在六个男孩中排行第五,下边的三个妹子,便自然地称他为五哥。
  仲米辉从4岁起,就赶着家中的羊儿到河滩吃草;5岁时,就拿着篓子跟在大人到河边捞虾;到了六七岁,就成为小大人了,家中有好饭,让给弟妹吃,家中的好衣,让给哥嫂穿。
  1989年,仲米辉参军入伍,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
  1990年12月,连队奉命参加“引黄入商”施工活动,支援驻地人民群众的经济建设。在施工进入最紧张阶段的时候,仲米辉主动组织起十几名党员战士,成立突出队,专啃工地上的“硬骨头”。
  这一天,浑黄的空中骤然刮起了狂风。恰在这时,工地上出现了流沙层,而流沙层最怕大风天气,风大流沙急,稍有不慎,人员器械就有被覆盖在沟渠里的危险。局面十分危急。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纵身跳进沟里。由于沙雾迷漫,大家一时没有看清是谁。“快,把铁锹给我,你们都撤到外边去……”从被大风刮得断断续续的声音中,大家听出来了,跳到沟底的这个人是仲米辉!
  肆虐的狂风挟裹着流沙,搅得天昏地暗,人站在沟渠上,左右摇晃,似醉汉一般,站立不稳。流沙在狂风的助虐下,似一道黄色的浪涌向渠底,令人观之眼晕。
  仲米辉身边的流沙,一会就推到了他的腿胯。战友们一见此景,都纷纷跑下沟去。抡起铁锤,狠砸木桩,然后把树枝扎成捆儿,编成筚子,卡在木桩上,流沙被一点点挡住。
  沟底原来就积着水,随着人员的增多,积水也越来越显得深,数九寒天,冰碴砭人刺骨地疼。仲米辉跟他的战友们在冰水中整整坚持了两个小时,下塌的流沙才被完全阻挡住。
  七八个人累得精疲力竭,连往渠上边爬的劲儿都没有了。
  渠上的人要把仲米辉先拉上去,仲米辉对渠底的战友们说:“来,你们先上,我个子高,在渠底下托着你们!”就这样,他一个个亲手把战友们托上渠沿,自己最后一个爬上去。
  事后,战友们问他:“当你第一个跳下沟时,你想没想流沙会把你埋在渠底?”
  仲米辉轻轻地笑笑:“那一刻,谁还顾得上想那么多事儿,只觉得如果不跳下去堵沙,渠底下来不及撤走的战友们会葬身沙底!”
  这种惊险的场面,仲米辉不止一次地遇到。而每次遇到,他总是没有丝毫的畏缩,第一个冲到危险的前沿。
  就在仲米辉从军校毕业的前夕,郑州高炮学院组织的赴潍北靶场实弹射击训练0结束。学员们打出了好成绩,心中的高兴劲儿就甭提了。驻地的群众,也都携箪壶浆纷纷到车站欢送即将离去的子弟兵。
  越是热闹的时候,越是容易出事。一位送水的老大爷光顾张罗着给战士往水壶里加水,不小心把燃着的烟头掉到装载火炮的平板列车上。
  这个潜在的危险,沉浸在欢乐中的官兵们谁也没有发现。
  烟头,慢慢燃着了干燥的车板。
  列车西行,越驰越快。车板上的燃点借着风势,蹿起了火苗儿。火苗越燃越旺,等到押车的战士发现,火势已经很大了。
  “救火呀,车板烧着了……”一声惊呼,在急驰的列车轰鸣中,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列车在以每秒17米的速度行驶着。坐在汽车驾驶室里押车的仲米辉,凭他那灵敏的听觉,感到了车板上一阵小小的骚动。他推开驾驶室的窗口,伸头往后边一看,不由得变了脸色。他猛一下推开驾驶室的门,也不管有没有危险,一下就从高高的驾驶室跳到平板上。
  灭火需要水桶,而水桶此时正放在汽车后厢里!平板与后厢的落差足有两米高,若在平时,这两米高的落差,仲米辉会一晃而过,可眼下是在急驰的列车上,稍有不慎都会被列车巨大的惯性抛下车体,摔个粉身碎骨。仲米辉一连爬了好几次,最后才爬上去,取下了水桶。
  仅存的水泼完了,火势仍未扑灭。他忽然想起驾驶室里还有几瓶开水,于是就赶紧冒险登上驾驶室,取出开水瓶,泼到火上。随后,他用衣服压,身子滚,火势终于慢慢控制住,继而扑灭了。他一0蹲在车板上,浑身累得像是散了架。看看身子,衣服烧破了,膝盖露出了两个黑洞洞,手上、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
  由于仲米辉表现积极,1992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升任少尉排长。仲米辉当排长时间不长,却悟出了不少带兵的道理。他能从战士的食欲增减上觉察到战士是否有病,能从战士的情绪变化上判断出战士是否有难言苦衷。1995年11月,连队赴潍北靶场打靶训练期间,三班新战士高辉工作消极,脾气暴躁,看什么都不顺眼。仲米辉就断定小高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就找小高谈心。果然了解到小高的父母正闹离婚,小高情绪低落,态度消极,不再相信人间有什么真情和亲情,因为他父母为了各自的利益,连自己尚未成家的儿子也不管不顾了。他在安慰、关心小高的同时,分别给小高的父母写信,介绍小高在部队的成长进步情况,说小高平时思念父母之情和对他们闹离婚的伤心和失望,陈述父母闹矛盾对子女影响的道理,希望他们尽释前嫌,能给高辉一个完整的父爱和母爱。这种内容的信,仲米辉一连写了15封之多,直到小高的父母来信表示,无论他们大人怎样,都会支持高辉在部队干好工作,一定对高辉的成长负责。高辉从仲排长身上再度体会到了亲情。
  1995年8月的一个星期天,仲米辉把大家召集起来,说:“记不清是谁说的话了,说是‘浪费别人的时间,无异于谋杀;空耗自己的时间,无异于自杀’。眼下是双休日,有的是时间,怎样来有意义地度过这两天时间,学一点本领呢?”
  他见大家听得很认真,话锋一转,说:“一个革命战士,别的素质都挺好,但如果写一手歪歪扭扭的活像天书似的字,总不是一件雅观的事,我建议,从今天起,咱们成立一个书法学习班,业余时间坚持练字!”
  他向连里建议,成立了一个“书法学习班”,自己掏钱为30名战士买来了字帖和练字本。每天晚上8点至8点40分,只要连队没有集体活动,他都准时组织大家练字。战士小罗练一段时间字后,给家里写了一封信。他父亲回信批评他虚荣,说又不是写给女朋友看的,何必找人代写。时隔不久,当小罗的父亲了解到内情后,感慨万千:“没想到部队这么出息人,没想到一名排长就能这么设身处地地为战士着想。”
  1995年12月29日,离新年还剩下最后两天的这个夜晚,本来是济南军区某高炮旅一营二连全体官兵最开心的时刻。他们在旅机关举行的元旦文艺演出晚会上,以出色的表演赢得了旅-、机关及兄弟连队的阵阵喝彩。演出结束,官兵们群情激昂,行进在返回营区的310国道上。带队的是一位身材魁梧、面孔黝黑、长着两道剑眉的少尉排长仲米辉,他指挥着连队的官兵们边走边唱,雄厚嘹亮的军歌在国道上空久久回荡。
  当队伍踏上河南省荥阳市南关大桥右侧时,突然,迎面飞速驶来一辆“凌志”牌小轿车,当行至距队伍约50米时,车0后面突然冒出一串火花,随之车身左右摇晃,犹如喝醉了酒的醉汉径直向队伍横冲而来。
  情况出现得那么猝不及防,走在队尾的新战士尹高峰、林安顺在原地吓呆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值班排长仲米辉从队尾一步跃到吓呆了的尹高峰、林安顺身边,大喝一声:“闪开!”随即飞快地将他们二人往一边推去……随着“喀喳”一声巨响,火星四溅,两根粗壮的石雕桥栏杆齐腰斩断,仲米辉被轿车撞到15米高的大桥下,献出了年仅23岁的宝贵生命。
  1996年1月4日,某集团军党委批准仲米辉为革命烈士,并追记一等功;4月15日,济南军区授予他“无私奉献的好排长”荣誉称号。
  [以上内容由"阿童木"分享。]


同年(公元197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新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