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 > 安康 > 紫阳县人物

阙治安


[公元1906年-1951年]
  阙治安(1906~1951) 八河道人,出身贫苦,早年被裹胁入陈定安匪部,民国二十二年(1933)逃回乡,被钟又可任用为自卫队分队长,后任庙目乡联保主任。钟又可死后,继任古道乡长。初,阙治安仅有钟又可送给他的3支枪,后增加到171支,他利用合法身分网罗亲信,扩充武装,在洄水湾一带横行无忌,被人称为“山大王”。一次,一只豹子钻进镇后山梁上的碉楼,被雇农张某打死。阙说这只豹子是“白虎星现身”,而他自己就是“白虎星”,将张枪杀于洄水湾街头。象此类无辜被杀者,共计22人。而他本人在供词中还说:“杀的人少,抢的人多”。阙治安因原配王氏不生育,便霸占乡里女子和他人之妻,共达4人。其部下张启明之妻颇有姿色,阙即密遣张出外抢劫,然后公开将其枪毙,以霸占其妻。居民吕某连得2子,阙认为他的妻子廖某“肯生儿”,强行夺去,令吕另娶。有一禹姓女子因阙强占不从,外逃被抓回,枪杀后陈尸路边。拉票勒赎和抢劫是阙治安发家敛财的主要手段。洄水湾有一殷实之家卢祖禄;阙知其有油水可榨,便于二十六年(1937)“拉票子”,逼其交出包谷12石(合3.6吨)、漆油1000公斤、马1匹、银洋20块 。又拉卢作壮丁,勒逼其出银洋100元。除了抢劫以外,阙搜刮民财之法还有多种:开设摊,抽头吃利;包办屠宰税,包收茶税以及洄道乡各种税收,浮派多收,从中渔利。民国三十一年(1942)紫岚2县政府重划边界,派仓粮320石(合96吨),尽入阙的私囊。洄水街道的住房大部分曾被陈定安烧毁,阙出钱在原址修葺一新,出租收房费。另外,阙家还开油坊、办药铺、做山货生意、放0。以至私出钞票,一度同国币同样在洄水一带市面流通。种烟、禁烟、收烟税,是阙治安发大财的一项重要来源。开始,他违禁强令全乡民众普种大烟,每当烟苗成长 “蛇脑壳”(即孕蕾)时,即派烟队长逐块估产,规定每把刀收鸦片烟5两抵税,每年可收鸦片烟1000多两至数千两。后,他又假令“禁烟”,将民众所收鸦片烟作罚款,中饱私囊。从三十六年(1947)始,他充作安康专署烟税帮办,包揽洄道乡烟税,从中渔利甚巨。阙用此项一部分收入,先后购买了不少0弹药。三十三年(1944),紫阳县政府发现六、八道河一带仍有鸦片种植,先后3次派遣武装人员前往查处。阙治安一面假做不知情,一面暗送数千元“草鞋费”给查办人员,使其代为遮掩。至紫阳解放前夕,阙治安变成了本县东南部最大的财东。他在紫、岚2县拥有年收租156石的田、地;有房屋5院;还有数箱金银和鸦片烟。仅解放后一次没收其金首饰87件、白银首饰6件、银元1312块、鸦片烟2000多两。三十八年(1949)秋,中共西北局城工部(城市工作部)派遣的秘密工作人员杨实到紫阳进行策反工作,经袁仲溪介绍,对阙治安进行攻心战,阙同意在解放军到达时不予抵抗。后,人民解放军55师某部由岚皋进军紫阳,洄道乡自卫队宣布投诚,故未牵制部队攻占县城的力量。阙治安一面向人民政府上交了一部分0弹药,一面却假报其家被土匪抢劫,暗中转移财物,隐藏0弹药;继而以出外治病为名携带大量烟土和山货,前往湖北老河口贩卖。河口-将其物查获没收,对他教育释放。1951年1月15日,阙在安康大南门外被解放军搜出所带烟土,逮捕关押。在狱中,先是0管教干部,企图越狱外逃;后假装向卫兵要水喝,乘其不备夺取手榴弹,图谋-。4月15日,被安康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枪决于安康体育场。
  [以上内容由"寻觅"分享。]


同年(公元190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1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钟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