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贵州 > 遵义 > 桐梓县人物

张跃


[公元1918年-1953年]
  张跃,1918年生于贵州桐梓县新站区一个农民家庭。1948年11月,张跃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7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1952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历次作战中,张跃英勇顽强,曾荣立三等功两次。
  1953年6月27日,朝鲜前线的志愿军六二团九连受命接守5293高地。
  29日黄昏,九连驻地,一片繁忙,军民们紧张地做着战前准备,张连长正向一支整装待发的小分队作战前动员:“你们二班坚守的二号阵地,是高地的突出部。如果说,我们连是整个阵地斜插进敌人心脏的一把尖刀,那么你们班的阵地就是刀尖!它距敌只有300米,可以直接观察敌纵深的行动,拦腰切断轿岩山东侧这条敌人的运输线。守住5293高地就牵制了轿岩山的敌人,为大部队进攻轿岩山赢得时间,缩短攻击距离。我们连的任务是艰巨的,二班的任务就更加艰巨。”
  指导员接着说:“二号阵地是敌人拼死争夺的重点。因此,你们二班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党支部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发扬能攻善守的光荣传统,像一颗钢钉,牢牢钉在那里!”
  “请-放心,我们坚持做到寸步不退,寸土不让,人在阵地在!”指导员话音刚落,站在队伍排头的班长张跃,立即代表大家表示了决心。
  二班进入阵地后,便投入了抢修工事的紧张战斗。这个阵地原是敌人的纵深地带,几天来,经炮火轰炸,早已没有完整的工事可以利用了。他们刚把白天炸塌的交通沟重新垒起来,把工事凿成一人深的掩体,东方就泛白了。
  太阳升起一杆子高,成批的敌机飞来,对准5293高地进行轮番轰炸,弹片、石块在飞舞,滚滚的浓烟吞没了山头。蹲在掩体里的战士们,怒视着一架又一架俯冲下来的敌机,不停地用手中武器瞄准射击。一架敌机拖着一股浓烟坠落在南山边脚下,其他敌机见状,赶紧溜跑了。接着约有二个排的美国兵气势汹汹地向二号阵地扑来。
  张跃立即命令全班:“做好战斗准备!”
  当敌人爬到半山腰,“哒哒哒——”,张跃的冲锋枪首先打响,同时机枪、步枪一起吼叫起来。走在前面的五六个敌人顿时倒在山坡上,后面的敌人跳过同伙的尸体,一边打着枪一边继续往上冲。张跃操着枪一个劲儿横扫;机枪射手吴光先,紧扣扳机,左右摆动枪身;同志们把一颗颗手榴弹准确地投向敌群。敌人接二连三倒下去,活着的连滚带爬退到西侧半山腰一个楞坎后。接着,敌人改变了战术,用机枪正面压制二班,分两路向二班阵地包抄过来。敌人这一招,张跃早有预料,马上重新布置了火力,大声命令道:“吴光先压制敌机枪,王太琴、丁昌柏打东路,郭雷明跟我上西侧!”
  吴光先一个速射,向敌机枪猛压过去,东西两侧也同时打响。战士们抗击着几倍于我的敌人,越打越猛。两路敌人被堵在阵地前,一直抬不起头来。
  战斗正紧张进行着,二班机枪突然不响了,原来是吴光先左臂负了重伤。东西两侧的敌人乘机涌了过来。张跃一见,忙把枪口转向正面。吴光先看着涌过来的敌人,忍着剧痛,身体往前一顶又紧扣住扳机。涌上来的敌人遭到沉重打击,狼狈地向山下逃去。“轰!轰!轰!”炮班又将炮弹准确地砸在敌群中,烟雾里飞腾起敌人的钢盔和肢体。
  “好!打得好!”新战士丁昌柏大声欢呼起来。
  敌人丢下了20多具尸体,缩回老窝。
  敌人一退,张跃立即飞奔到机枪掩体里,一边给吴光先包扎伤口,一边关切地问:“怎么样?”
  “没事!班长,我能挺得住!”吴光先坚决地回答。
  张跃看着面前这位坚强的战友,心里一阵激动,他对围来的同志们说:“小吴是好样的,我们革命战士就是要有这种硬骨头精神,不消灭敌人,决不下战场!”
  在张跃的果断指挥下,一下午,二班连续打退敌人的两次反扑。战斗中,郭雷明英勇牺牲了。
  天渐渐黑下来,阵地前躺着一片敌人尸体,晚风吹来,散发着阵阵扑鼻的腥臭。
  张跃擦完枪,习惯地在阵地上巡视起来。走着,走着,他忽然警惕地停下了脚步,敌人阵地上出奇的沉静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急步返回,与战友们研究起来。
  “我看敌人准是给打懵了!”新战士丁昌柏天真地说。
  “不对!这里有鬼,敌人可能要搞偷袭!”老战士王太琴凭着以往的战斗经验作了认真的分析。
  “对!”张跃略加思索后马上作了布置:“吴光先休息,机枪留在山上;王太琴跟我到下边去,我们来个前后夹攻!”
  不出张跃他们所料,10点多钟,两个班的敌人顺着西侧山沟偷偷地向二号阵地摸来。
  敌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楚,张跃和王太琴屏住呼吸。
  敌人爬到半山腰,见山头没有动静,速度加快了。
  这时,张跃高喊一声:“打!”两支冲锋枪一起开火,山顶上李学祥的机枪也同时吐出了火舌。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晕头转向,在交织的火网里东奔西撞,死的死,伤的伤,除四五个侥幸逃得性命外,其余都给报销了。
  这一仗,仅用了六七分钟。
  张跃他们拣起敌人尸体上的枪弹,迅速往回撤。这时,敌人才如梦初醒,又忙用机枪疯狂地扫射二班阵地。
  就在这时,连长派通讯员张传仁和炊事员刘月华给二班送弹药和饭来了。
  张跃握着通讯员的手问道:“小张,其他阵地上情况怎么样了?”
  “打得都很激烈。今天,我们连消灭敌人300多名。连长在观察所看到你们打得很出色,向营-汇报时,还特地表扬了你们哩!下午3点多钟,连长派炊事员老孙给你们送饭,刚到一号阵地东侧老孙负了伤。指导员还要我告诉你,明天是7月1日,希望你们再接再厉,用胜利庆祝党诞生32周年。”
  “吴光先同志伤势很重,你把他背下去。转告连-,请他们放心,只要我们在,就决不让敌人爬上一步!”张跃说着把吴光先轻轻地扶起,扶到张传仁背上。
  月儿伏在西山顶,张跃慢慢转回工事,看了看弹药,还有两铁盒机枪弹,用它是可以和敌人干一阵子的,心里很高兴。猛地,他又像想起什么急事似的,赶忙向三名正在休息的战友大步走去,但走了几步又停住了。原来,张跃想到昨天的情况,预料明天敌人肯定会更疯狂地反扑,战斗将更加激烈,这些弹药准不够用,还得再搜集一些。可是,当他听到战友们的鼾声,又犹豫了。29日以来,张跃带领全班与敌人整整奋战了一天二夜,没有睡过觉。眼看战友们才睡下两个多小时,让大家多睡一会才好。但月亮快落山了,离天亮只有一个多钟头,战斗马上就可能到来,不起来搜集些弹药不行啊!他终于走到同志们的身边,轻声喊道:“起来吧!”听到喊声,三名战士一骨碌爬起来。张跃看着还带有几分睡意的战友,亲切地说:“同志们,今天是党的光辉节日,我们要打个大胜仗,向党和毛主席献礼。等消灭了敌人,让你们睡三天,现在赶紧搜集弹药去!”
  于是,张跃和战士们一起搜集弹药,加固工事,做好战前准备工作,准备迎接激战的到来。
  天刚破晓,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火红的朝霞把激战的群山涂上了一层动人的色彩,二号阵地上,四颗红心随着党的脉搏在激烈地跳动;四名钢铁战士,在为捍卫中朝人民的利益勇敢地战斗。
  昨天,敌人对二号阵地发动了三次进攻,轰炸、强攻、偷袭,什么方法都用上了,可是一点便宜也没捞着。经过一夜的策划,今天又拼凑了两个连的兵力,对二号阵地发动了猛攻。
  “注意防炮,做好战斗准备!”张跃话音刚落,一发炮弹掠过头顶,在山后0了。紧接着成排的炮弹冰雹似的砸过来。顿时,阵地上火光闪兴,浓烟滚滚,巨大的气浪,震耳欲聋的声响,仿佛要摧毁这里的一切。
  随着敌人炮火转移,敌人上来了。
  战士们怒视着恶狼似的敌人。枪口随着敌影的移动。王太琴早就忍不住了,他不时望着张跃,像在说:“班长,打吧!”了解战友性格的张跃也不时地侧过脸来向他示意:“别急,让敌人再靠近些!”
  是时候了,张跃霹雳般地大喊一声:“打!”机枪、冲锋枪一起开火了,子弹急雨般的泼向敌群。
  “来吧,老子要你一个个的狗命!”张跃沉着果断地指挥着全班仅剩下的三名战士。
  一阵猛打,敌人吃不住劲了,慌忙向山下退缩。可是,又被挥舞手枪的一个家伙驱赶着涌上来。张跃看得真切,立即把枪口指向敌人军官,一个点射,那个家伙一头就栽倒,连同石头滚下山去。顿时,敌群就像没有蜂王的马蜂一样乱开了。
  “班长,打得好!”李学详说着,操起机枪他又是一猛射。敌人溃退了。
  敌人刚退到山下,又被志愿军的支援炮火一顿猛砸。看着眼前一片片横七竖八的敌尸,王太琴直乐得合不上嘴。
  狡猾的敌人见集团冲锋不成,又耍出新花招,采取散兵队形,满山遍野地向上涌。敌人的散兵攻击给志愿军炮火支援带来了很大的不便,也给二班防守阵地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但是敌人再疯狂吓不倒张跃。张跃他们四人抵御着四周冲上来的300多名敌人,像四颗钢钉一样,牢牢地钉在阵地上!
  “王太琴守住东侧,李学祥机枪顶着正面的敌人!”张跃说完,自己冲向敌人最多的西侧,跃入掩体,对着上来的敌人点起名来。前面四名美军当即送了命,吓得后面的赶紧躲到一堆乱石后。张跃拿起手榴弹扔了过去。随着一声轰响,把敌人炸得鬼哭狼嚎,没被炸着的“呼”地爬起来,急着往后跑。这可是难得的消灭敌人的好机会,张跃端起枪又是一梭子,四五个敌人被撩倒在一棵炸翻的松树旁。
  敌人的进攻就像浊浪冲击岩石,一次一次袭来,又一次一次被英勇的战士击退。
  仗越打越激烈。屡遭惨败的敌人恼羞成怒,疯狗似的把二号阵地团团围住,从四面八方向上涌。子弹狂风急雨般地倾泻过来,敌人甩过来的手榴弹就在张跃他们几米远的地方0,尘土、烟雾把山头笼罩得看不清对面的人。张跃他们在各自的掩体里,顽强奋战着,打退敌人多少次进攻都记不清了。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热浪滚滚,整个阵地就像一个不透气的大蒸笼,战士们汗水湿透了衣裳,嗓子干得直冒烟,饥饿、口渴、劳累一齐向他们袭来。但是他们顽强地坚持着、战斗着。
  张跃不时用干得发哑的嗓子大声鼓励战友们:“为了朝鲜,为了祖国,狠狠地打呀!”
  这口号似闪电,如雷鸣,吓得敌人发抖,鼓舞着战友们更勇敢地战斗。
  就在二班勇士与敌人、与困难作殊死搏斗的时候,主阵地上,连长正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二号阵地的情况,心里十分焦急。拂晓以来,敌人用两个团的兵力把整个5293高地团团围住,各个阵地打得都很激烈,坚守二号阵地的二班打得更为艰苦。现在,二号阵地仍然处于敌人的围困中,他们只有四个人了,半天来,弹药、饭、水还是送不上去,得赶快想办法派人支援他们。如果二号阵地失守,整个高地,整个战斗计划就要受到很大的影响。想到这里,他下了决心,命令七班仅有的半个班预备火速增援二号阵地。
  这时二班又与敌人干开了。7月1日这天,轻机枪打得非常出色,丁昌柏熟练地压着梭子,李学祥握着机枪像泼水似的扫射着,光他们就消灭了20多个敌人。敌人对这挺机枪恨透了,一心要拔掉这颗眼中钉,用三挺机枪的火力一起压了过来。“有我们的勇敢,就没有敌人的疯狂!”李学祥想起班长常说的英雄杨根思的话,毫不畏惧地顶了上去。正打着,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右肩,鲜血染红了军衣,他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仍然紧紧地将机枪抵在肩窝里。丁昌柏发现后,爬起来就要换他。
  “不要管我,快压子弹!”李学祥耸了一下疼痛的右肩,又一个劲地扫起来。
  “李学祥,干掉中间那个!”张跃发现敌人中间那挺机枪威胁最大,果断地命令着。李学祥一个长点射,敌人的机枪立即被打哑了。
  西侧是敌人进攻的重点,敌人乘我机枪火力被牵制的当儿,嗷嗷叫着向上冲。正当李学祥转动枪口支援张跃的时候,又一颗子弹击中他的头部。丁昌柏抑制着心中激愤,迅速抱开烈士的遗体,扑到机枪上。子弹带着满腔怒火、满腔仇恨向西边敌群倾泻过去。几个正向张跃射击的敌人,立即被打得四脚朝天。丁昌柏越打越气愤,越打越有劲,谁知打了一会儿,子弹光了。接着他拿起手榴弹继续同敌人拼杀。
  机枪一停,敌人逞凶了,西侧刚退下去的敌人,又潮水般地涌来。张跃大喊一声:“机枪!”原来,他刚才没有听到丁昌柏的报告。
  形势紧急了,张跃顾不得隐藏,腾地一下跳出掩体,挺立在敌人的火力网之中,对着敌人一个劲地猛扫。敌人一个个倒下去,又一批批冲上来。突然,他的枪也不响了,冲在前面的敌人距离他只有30多米,再换梭子来不及了。子弹在他身边飞窜,手榴弹在他附近0。张跃面对着步步逼近的敌人,浑身是胆,跳进掩体,抓起手榴弹就是一阵猛掷。忽地,敌人一颗手榴弹掷到他的掩体内,他一把抓起来向敌群投去。手榴弹在敌人头顶0了,前面两个鬼子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摔了下去;后面一个被炸断了一只胳膊,像一头猪似的嚎叫着。
  张跃立在掩体上,将手榴弹一个接一个地投向敌群,组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火墙,在腾腾翻滚的烟雾上堆满了敌人残缺不全的肢体。在英雄战士的面前,敌人胆怯了,叽哩哇啦冲上来,又鬼哭狼嚎地退下去。
  敌人的冲锋又被打退了。
  三名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互相凝视着,大家虽然被硝烟熏黑了脸膛,干渴使嘴唇起了一溜白泡,但是,战火却把每一个战士的筋骨炼得更加无比坚强。经过短时间的沉默,张跃无比激动地说:“同志们,我们班坚守阵地已经两天了,眼下弹药没有了,情况十分紧急,我们都是喝野菜汤长大的苦孩子,是党把我们救出火坑,现在我们共同为朝鲜、为祖国战斗,我们共产党员、青年团员是钢筋铁骨,在这关键的时候,决不给祖国丢脸!”
  三名勇士同时举起了攥得紧紧的拳头:“我们是共产党员,是毛主席的战士,为了朝鲜人民和祖国人民而勇敢战斗,誓与侵略者血战到底!”这雄壮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昂,一声比一声响亮。
  这时,山下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敌人又畏畏缩缩地向阵地扑来了……
  实现钢铁誓言的时候到了!
  张跃“嗖”地抽出小锹,大声命令着:“王太琴、丁昌柏,你们回到各自掩体里,等敌人靠近了再干!”说着,箭一般地冲向西侧,隐蔽在掩体里。
  东侧和正面的敌人首先踏上阵地,丁昌柏、王太琴立即冲了上去,各自劈倒一个敌人,先后壮烈牺牲了!
  张跃紧握着锋利的小锹,一动不动地等着敌人的到来!被张跃打怕了的敌人,一直不敢轻举妄动,好一会,才有两个家伙战战惊惊地踏上交通沟沿。他们朝着交通沟哗哗地打了一梭子,见没有动静,便直起腰,跨了过去。
  “狗强盗,哪里去!”张跃大吼一声,腾地跳出工事,向鬼子扑去。那两个敌人听到喊声,被吓得魂不附体,一扭头,还没来得及分辨怎么回事,就挨了张跃一锹,脑袋立即开了花。前头那个家伙转头一看连忙端起枪,向张跃侧后刺来。张跃把身子一闪,那家伙趔趄了一下,张跃趁势猛地一脚,将敌人踢倒在地,接着便一脚踏着那家伙的背部,举起小铁锹,狠狠地砸了下去。张跃敏捷地抓起敌尸体的上的枪,对准后面三个刚露头的敌人,“叭!叭!”就是两枪,先后打倒了两个,再扣扳机,没有子弹了。另一个鬼子一见,便像恶狼似的扑来,张跃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他的枪,和敌人扭打在一起……
  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山后飞来一排排密集的子弹,一群狂叫着的敌人,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送了命。
  原来,七班长赵勇带领同志们冲破敌人的重重-,杀上来了。敌人遭到这突如其来的一阵猛打,吓慌了手脚,连滚带爬地退到山下。
  二号阵地,巍然屹立,人民英雄,气壮山河!
  赵勇他们怀着沉痛而悲愤的心情,悼念着亲爱的战友。眼前,王太琴、丁昌柏安详地躺着;张跃身上压着敌人死尸,两只铁钳般的大手卡住敌人的脖子,嘴里含着敌人的半只耳朵。那把沾满敌人脑浆和头发的小铁锹,甩在身后不远处两个血肉模糊的敌人尸体旁。
  赵勇俯下身子,慢慢地掰开张跃的手,和大家一起把烈士们的遗体小心地安放在交通沟里,又用湿毛巾轻轻地擦去他们脸上的尘土、血迹……
  张跃和他的战友们的英雄事迹,有力地鼓舞着同志们更勇敢地战斗。阵地上爆发出雷鸣般的吼声:“向张跃学习!为战友报仇!彻底消灭侵略者!”
  10天后,志愿军攻克了被敌人吹嘘为“钢铁阵地”的轿岩山主峰,全歼该阵地的守敌。美国侵略者在中朝军民的强大攻势下,-于7月27日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
  [以上内容由"曾灵军"分享。]


同年(公元191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5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周可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