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西自治区 > 钦州 > 浦北人物

张世聪


[公元1909年-1945年]
  张世聪(1909~1945),乳名云生,字学明,1909年农历七月十一日出生于广东省合浦县白石水(今广西浦北大成)勾刀水村的一个小康家庭。他家世代以农为业,到了父辈兼营商业,生活稍为宽裕。后因匪乱,其父被匪劫持,拿不出赎金而惨遭杀害。年幼丧父的张世聪兄弟三人,他排行第二,全靠母亲操持,家景渐窘。他8岁开始读私塾,学习勤奋,成绩很好,1928年7月考入广东省立第十一中学(今廉州中学)。由于他聪颖好学、品学兼优,曾多次受到学校嘉奖。
  1935年秋,张世聪来到广州,考进国立中山大学文学院文史系。在中大求学期间,他认真学习,追求进步,关心国事,接近进步同学,积极参加“读书会”、“研究会”等进步团体的活动,受到革命思想熏陶。是年冬,北平爆发了著名的一二九运动,广州震动很大,各大中院校师生举行-,支持北平师生的正义斗争。国民党当局出动-干涉,击伤学生多人,制造了“荔湾惨案”。张世聪勇敢地参加了--,与敌搏斗,冲出重围。通过这场斗争,他深受教育,政治觉悟日益提高。
  1936年11月间,张世聪由陈任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同盟。1938年春,他担任中大青年抗日先锋队第三小队副队长;同年5月,由黎永超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年7月,日本侵略者发动七七事变,大举侵略中国。面对日寇的疯狂侵略,国民党当局采取片面抗战和单纯防御战略。不多久,华北、华中、华南大片山河相继沦陷,广州也随之沦陷。接着日寇铁蹄又践踏北海涠洲岛。张世聪的家乡合浦成了抗日前沿。在这国难当头、神州满目疮痍之际,满腔热血的张世聪毅然决定辍学,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亲赴抗日前线。1938年7月暑假期间,他回到家乡,积极参加中共合浦县特支领导的廉州高中、初中学生的夏令营活动,与特支书记张进煊等人分别讲授《论持久战》、《社会发展史》等专题讲座及军事常识,以团结教育广大知识青年投入抗日救亡活动。10月,张世聪接受党的派遣回到合浦,在家乡白石水以教书为公开职业,与朱兰清、许家骅、邹鸿等一道从事地下革命活动。
  张世聪从广州回到白石水后,对原有的党支部进行改组,他担任支部书记,朱兰清为组委,许家骅为宣委。他致力于教育事业,主动与当地进步的中上层人士联系,很快就得到各方信任与支持,同时担任了东馆、金街、红岭和白石水四地小学的校长,以学校为阵地开展党的工作。他利用这一合法职位先后安排了李英敏(何世权)、岑月英、-、卢文、李华良等近20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知识分子担任这些学校的教员,不久就在小学建立起党的组织,为建立抗日根据地打下了基础。
  张世聪在家乡工作期间,和其他党员一道,一面教书,一面开展抗日宣传和党的秘密活动,组织“同心会”、“兄弟会”,把广大民众紧密团结在一起,并秘密发展党员。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建立了柑子根、勾刀水、金街、红岭四个党支部和白石水、茅坪两个特组,党员近百人,掌握抗日自卫团两个大队。他本人则深入群众、常常穿上土布衣服,头戴竹笠,脚穿草鞋,走村串巷,访贫问苦,帮做农活,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启发群众觉悟,深得群众信任尊敬,都亲切地称他为“张二叔”。
  1939年五六月间,中共合浦中心县委机关遭到国民党合浦县当局的破坏。8月,县委在白石水金街小学召开扩大会议,产生新的县工委。张世聪为这次会议的召开做了安全保卫工作,并列席了会议。会议决定把党的工作重点放到农村山区,建立农村根据地,着手组建白石水区委。县委成员李英敏(何世权)被派来任区委书记,张世聪任-委员。
  当时,日军已占领钦州、防城、南宁、盘踞涠洲岛、合浦已受到战火的严重威胁。张世聪和朱兰清根据上级党的指示,在当地发动和组织群众,反对汪派汉奸,反对当地反动政府横征暴敛:声讨-0、0助寇、图乐好色的白石水乡长梁文光,迫使合浦县政府撤销其职务。旧州乡长吴质平因与梁文光勾结0也遭到同样的下场。此后,许多乡保甲长由群众民主选举产生,白石水乡长由同情革命的韦六吉担任,共产党员朱兰清当选为旧州乡副乡长兼乡副队长。但梁文光不甘失败,不肯交权,还密告张世聪宣传-,蛊惑人心,聚众闹事,危害-。结果,张世聪被当局撤去校长职务。
  1940年春,合浦各地官吏与奸商勾结,大量抢购大米运往涠洲岛资助敌寇,造成粮价暴涨,引起民众公愤,由此爆发了有2000多人参加的-和--。白石水区委因势利导,组织群众去乡公所-,要求稳定粮价,禁止运米出境,不准横蛮拉丁0,反对无理撤销张世聪的校长职务等。在群众强大的压力下,梁文光把持的乡公所-答应部分条件,斗争取得初步胜利。接着,张世聪等又发动和组织群众拦截出境大米,平粜于民,帮助民众渡过青黄不接的“四月荒”。
  国民党当局派张黄区长黄南宾来拉拢张世聪。黄南宾对张世聪说:“你乃是堂堂大学生,是有用之材,做个小学校长岂不屈才?到政府去做事可以大显身手嘛!你若同意,包在鄙人身上。况且目下奸党作乱日甚,此间乡民无知,聚众滋事者有之,先生幸勿上当!”张世聪听后,毫不客气地说:“我读大学并不是为了做官,大敌当前,国危民忧,那些当官的不但不去抗日,反而-抢购大米、铜元等物资去资敌赚钱,大发国难财,这是何等可耻行为!我决不会与这些人同流合污。你如果是个称职的说客,还是由你去劝说那些当官的,少做或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吧。……群众起来抗日除奸,这是自觉的爱国行动,怎能说是聚众滋事?”黄南宾理屈词穷,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国民党把小江、西场的“米案斗争”镇压下去后,接着又要对白石水实行武装镇压。中共合浦中心县委书记黄其江同白石水区委成员李英敏、张世聪、王鉴远、朱兰清、岑月英等共同研究对敌办法,深感手中没有武器是不行的,决定要遵循党中央提出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原则,由张世聪出面组织民兵队伍,以武装自卫反对国民党的武装镇压。经过发动、筹备,6月6日,白石水、大成、旧州、张黄等地的武装民兵和群众近2000人集中在大成的栊檬坳大草坪,举行团练(当地民间惯用的联防形式)誓师。会上,张世聪精神抖擞,身佩驳壳枪,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讲,宣传共产党坚持抗战、团结、进步的主张,并警告那破坏抗日、-投敌、0倒退的家伙。接着,他与群众同饮羊血酒为盟,鸣枪立誓,决心与来犯之敌血战到底。
  1940年夏,国民党合浦当局惊呼白石水地区人民“造反”,企图武装镇压。7月初,合浦县长李平清率领县自卫大队和石康、多蕉、常乐、旧州、张黄各个分队共1000多人,前来进行第一次“围剿”。顽军兵分几路,同时扑向柑子根、东馆、金街、红岭等地。张世聪部署各村武装队伍,顽强抵抗。李英敏、张世聪一面指挥战斗,一面组织火线喊话,开展强劲的政治攻势,阐明己方进行武装自卫的道理,揭露敌人助寇为虐、镇压抗日民众的罪行。那些受骗前来“剿匪”的乡保队得知“围剿”的原来都是爱国抗日的百姓,都不愿参与残杀穷苦乡亲,加上被我方围困了一天,又饥又渴,部分乡保队便悄悄撤走了。对占据了东馆小学之敌,则进行武装-,迫使交还被捉的两名女教师才让其离去。之后,张世聪带队前往金街解围,不料在进军途中又与敌遭遇。战斗中张世聪的胞弟、共产党员张世柏不幸牺牲。接着,李平清调集县自卫大队三四百人又一次包围勾刀水村。被围在村中的我方战士13人奋起抵抗,与敌作战三天三夜,毙伤敌多人,后在晚上安全撤出。战斗结束后,敌人恼羞成怒,洗劫了村民财物,烧了村民房屋。张世聪一家财物化为灰烬,他年迈的母亲经受不起家破人亡的重大刺激,含恨而死。大嫂因无家可归,在山上产下婴儿,母子中风双亡。当胞兄张世河为此而精神病愈加严重。可是,张世聪把党和人民的利益置于家庭利益之上,强忍悲痛,振作精神,坚强地带领队伍继续奋战,表现了共产党人赤胆忠心的高尚情操。
  白石水地区“围剿”与反“围剿”的斗争,震动了整个广东南路地区。国民党顽固派惊恐万状,第八区督察员邓世增电告蒋介石,诬蔑白石水人民的自卫斗争是“奸匪-”。蒋即下令“彻底清剿”,邓还急切电请驻灵山的第二十六集团军总司令蔡廷锴派兵镇压。蔡廷锴派员查明白石水人民是反汪抗日的行动,拒绝出兵,并致函张世聪“静候和平解决”。
  中共广东南路特委和合浦中心县委对这一场斗争极为重视,8月,把曾在延安学习军事的陆新及廖上智、周洪英等一批党员骨干调到白石水,加强了武装斗争的领导力量。这时,合浦县委决定组建白石水武装大队,建立武装党委,张世聪任大队长,陆新为书记,下辖三个中队。
  大队建立后,张世聪抓紧时间利用间隙练兵备战。当年10月,李平清又率兵千余(内有正规军一个营)第二次“围剿”白石水根据地。顽军疯狂进行封村搜山,砍伐树木,实行十户联保,-粮食,妄图切断群众与游击队的联系,困死游击队于山上。为避过强敌搜查,张世聪与陆新率队活动于深山密林之中,继续运用政治攻势和游击战术打击瓦解敌人。通过写标语、发公开信等形式宣传我方的政治主张,终使那个国民党正规营了解了-,不愿参与进攻,只驻不剿。其余之敌在游击队的伏击、袭扰下,最后只好撤走。第二次反“围剿”又取得了胜利。
  1940年秋,敌人第一、二次“围剿”被粉碎后,留下的一个中队顽敌仍在为非作歹。他们监视群众,-粮食,给游击队造成了很大困难。张世聪与陆新商量,决定以武装抢收他家熟了的几亩水稻,解决断炊之急。农历十月的一个早上,一支20多人的小分队开往稻田中,布置好警戒后找来部分群众协助突击收割。顽军发现后,出动了200多兵力进攻只有20多人枪的游击队。哨兵向张世聪报告敌情,他首先让群众离开,然后率小分队退入无人居住的木头田村。敌人立即把村子团团围住,扬言要来个“笼中捉鸡”,彻底消灭。顿时枪声大作,硝烟弥漫。在强敌面前,张世聪镇定自若,沉着还击。他把人员分成若干小组来对付10倍于我之敌,又巧妙地教战士们撑起粪箕诱敌打枪,以探明敌军火力点;利用床板和门板支起“人”字形的板架把敌人扔来的手榴弹挡开;又派人挖通各户墙壁,以利防御。
  战斗持续了两天两夜,打退敌人进攻十多次,但队伍处境仍十分危急,随时有被敌攻克的可能。张世聪即选派中队干部黄家祚、周洪英带领三个战士在上午乘敌开饭之机冲出重围,去找区委书记卢文,要求派人前来解围。当晚8时,游击队救兵赶到,敌人害怕陷入包围,天黑前仓促撤走。张世聪连夜带队伍离开木头田。
  1941年2月,国民党顽军对白石水地区进行第三次“围剿”。八区保安副司令陈国勋率兵千余,长驻白石水,施展其所谓“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策略,进行诱降活动,派人找张世聪谈判。白石水区委和武装党委对此作了研究,认为要以革命的两手粉碎-的两手,商定了谈判内容,决定派张世聪等人为谈判代表。一个黯淡的星夜,国民党谈判代表陈国勋、王秉元和一个参谋由当地知名人士张存芳引领来到大成地区无人居住的白石塘村进行谈判。陈国勋提出:1停止武装对抗,解散白石水武装队伍;2缴交全部枪弹;3张世聪、朱兰清两人写出悔过自新书;4张、朱二人要离开白石水地区,可到国民党政府做事或外出读书。对此,张世聪据理驳斥,并提出和平解决条件:1立即停止武装进攻;2惩办造成事件的祸首县长李本清、乡长梁文光、黄南宾等人;3赔偿群众损失;4抚恤被害群众家属;5保护当地民众的抗日权利;6不准随便逮捕爱国群众。双方相持不下,谈判陷入僵局,顽军诱降阴谋彻底破产。
  白石水地区的武装斗争在张世聪的领导下坚持了一年多。当时,敌人四出搜捕,队伍常住山上,弹药粮食短缺,常常断炊。起初,张世聪派人去自己家里要粮,敌人发现后又严加-,处境更为窘迫。经张世聪与陆新、朱兰清商量,决定把队伍拉到深山,开展生产自救,利用山上资源搞编织、造纸、烧炭、修木屐,换回粮食维持生活。再加上群众的少量支持,终于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坚持了下来。
  1941年九十月,陈国勋再次包围根据地大成、楠木根、三角塘、枫木根等70多个村庄,大肆抓捕民众。由于游击队伍早有准备,提前突出外围,损失不大。集结于山上的民兵一再要求张世聪率队与敌拼搏。但此时上级指示“要把武装斗争转变为政治斗争”。张世聪服从党的安排,转移到别的地方开展工作去了。
  1941年11月,张世聪来到雷州半岛遂溪县界炮镇老马村,组织安排他暂时在小学做杂工,后改任教员,以教学为掩护,继续开展地下工作,负责军事。在这里他改姓黄,人们称他“黄先生”。他在课余常到群众中去,与穷兄弟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参加围海造田,晚上到群众会集的“大话馆”去,了解民情,宣传革命,启发群众的阶级觉悟,很快就成了当地百姓的知心人。
  1942年2月,日寇在雷州半岛登陆。张世聪在老马村一带发动群众,建立武装联防队和锄奸小组,开展巡逻放哨、惩汉奸、除日寇、维持地方治安、破坏敌人交通线等活动,使这支队伍迅速成为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
  1943年间,海康、遂溪沦陷,国民党当局逃之夭夭,投降派周之墀纠合社会上的惯匪、流氓、赌徒之类结成一伙,自封“团长”,其妻陈惠珍任副团长,勾结日军,专门攻打抗日游击队,烧杀抢劫,奸0女,无恶不作。张世聪根据确凿情报,与陈兆荣、叶大林、马康胜率领一支队伍,化装成农民,乘周之墀夫妇在赤坎仔村宴饮之机,潜入该村,当场击毙周之墀。陈惠珍溜走,其后接任团长继续作恶,并扬言要消灭游击队,为夫报仇。翌年2月,老马、杨柑两地的游击队在张世聪率领下,会同黄其炜中队共200多人,前往杨柑圩活捉了陈惠珍,其部下亦被全歼。张世聪当即进行火线提审。陈惠珍谎报在白石水附近藏有大批枪弹。张世聪率队去收缴,刚到该村附近,即与日寇遭遇,展开了近距离的激战。张世聪与黄其炜指挥战士英勇还击。但我方处在两个水塘中间的开阔地带,受敌炮火严重威迫。黄其炜等八名指战员壮烈牺牲。张世聪右腿中弹多处,伤势严重。他命令队伍转移,自己隐藏在芦蒿丛中躲过敌兵追捕。天黑后强忍伤痛,爬行了20多里,好不容易爬到根据地肖坑附近,幸被在鸭寮看鸭的老农陈发发现,将其救护。张伤愈后又重返队伍,继续战斗。
  1944年冬,日军打通湘桂线,广东南路已沦为敌后。中共南路特委决定在1945年春季前后在整个高雷、钦廉地区全面举行抗日武装起义。高雷起义后,南路特委组建南路人民抗日解放军,张世聪任第三支队队长兼政委。1945年2月,合浦、灵山发动了武装起义,二支队挺进合浦,支援合、灵武装起义。其后,二、三支队骨干开会,宣布成立前线作战司令部,黄景文任司令员,张世聪任副司令员,统一指挥二、三支队作战。
  1945年2月间,国民党顽固派妄图趁合浦大队初建,二支队刚到合浦立足未稳、三支队又未及整编之机,一举消灭之。当月15日(农历大年初三),广东保安一团、合浦自卫军第二大队及乡保队1000多人向根据地扑来。双方在金街发生了战斗,应战一天后,因敌众我寡,黄景文、张世聪率部突出重围,转向马兰、龙门、小江,扫除沿途顽军,在马兰破仓分粮济贫,群众同赞“张二叔”的部队是为穷苦百姓打天下的队伍。
  武装起义期间,钦廉四属党组织领导人阮明不幸牺牲,南路特委任命张世聪为四属党组织联络员兼军事特派员。由于敌我兵力悬殊,我方处境困难,前线司令部决定由李筱峰、黄景文带二支队大部人马返高雷打击日伪,留下二支队的黄河大队和三支队的骨干,由张世聪指挥,在钦廉继续战斗。
  同年3月间,国民党广东保安一团,合浦自卫军第二大队以及国民党一五五师的四六五团2000多人进驻张黄,八区督察员兼保安司令张国元、副司令陈国勋坐镇指挥,对游击中心区域的白石水、旧州等地发动新的攻势,实行武装“围剿”,到处强迫并村围闸、砍伐山林、妄图把游击队困死山上。为分散敌人注意力,张世聪命黄飞带马俊英、陆之钦两个中队撤到安全地方,自己带部分队伍转移到较偏僻的大窝山一带。
  1945年5月6日清晨,由于叛徒指引,国民党第一五五师四六五团包围了大窝山。大窝山地势险峻,群山环抱,林木密茂,杂草丛生,有利于部队隐蔽。但时逢夏初,连日阴雨,部队行军后留下脚印,顽军顺着足迹追踪而上,向我军驻地进行搜索,步步逼近。张世聪沉着指挥,待敌兵进到伏击前沿时才下令还击,打得敌人狼狈逃窜。战斗继续数小时,敌方仍不断增兵。张世聪指挥部队撤退,自己为部队断后,用两支驳壳枪轮番射击,拖住顽敌,使部队得以顺利撤退。战斗一直相持到下午3时,张世聪等十多人壮烈牺牲。
  [以上内容由"lixunws"分享。]


张世聪相关
相关院校:

同年(公元1909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5年)去世的名人:
张华昌 (19291945) “一二·一”四烈士之一 云南省曲靖

下一名人:张华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