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北省 > 保定市 > 曲阳人物

张明


[公元1914年-1945年]
  张明,1914年出生于河北省曲阳县狼家庄一个贫农家庭里。刚满3岁,母亲就带着他讨吃要饭。8岁那年,他就给本村地主家放猪。苦难的生活磨练了他坚强的意志,也激发了他对黑暗社会强烈的仇恨。1933年,全国各地抗日怒潮不断掀起。他深知,倭寇不灭,-不除,国无宁日,民不聊生,于是毅然参加抗日救亡工作。在斗争中,他刻苦学习,努力工作,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1940年,他调繁峙县抗联会工作,先后担任六区财政助理和五区区长职务。
  张明来繁峙工作后,一心扑在工作上。他出生入死,日夜奔波,宣传群众,组织群众,领导群众同日、伪、顽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直到抗日战争胜利,整整五年他没有回过家。家人写信要他回去,他说:“大敌当前,党需要我们的是不惜自己的一切,尽快打倒侵略者。我不能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妻儿远道来看他,他不让她们久留,动员早日回去,免得给组织上添麻烦。
  1945年8月,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正当人民沉浸在欢庆胜利的喜悦之中,不料,繁峙县的阎锡山军、日伪合流占据了县城。张明领导五区群众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其时,以韩耀元为首的反动地主武装“爱乡团”大肆骚扰解放区,疯狂地烧杀抢掠,-倒算。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张明带领区小队铲除了无恶不作的汉奸李五官;又出其不意地攻入罪大恶极的敌营长刘鸿章的巢穴——大砂村,抄了刘鸿章的老家,把他抢劫、搜刮人民的钱财分给当地群众,给了敌人应有的打击。
  1945年12月1日,张明和区、村干部正在杜里坪村开会,由于奸细告密,遭敌包围。在这紧急关头,张明沉着应战,冷静指挥其他同志向北转移,自己奋不顾身地冲向村南高地,用枪声把敌人引开。在张明同志的掩护下,其他同志都安全突围,而他却被敌人团团围住。为了保护党的机密,他一面掩埋党的重要文件,又把来不及掩埋的文件撕碎、嚼烂,咽到肚里,一面继续与敌人战斗。最后,终因寡不敌众,在子弹打尽,身负重伤,无法突围的情况下,他被敌俘获。
  国民党把张明带到小戈村,又把全村的老百姓赶来,让他们供让张明的身份。群众看到张明被敌人抓获,都悲愤地低头不语。敌营长再三追问,见群众一直不说,急得团团乱转,尔后,贼眼一瞪,穷凶极恶地指挥士兵向群众开枪射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明撞开身边的匪徒,挺身说:“我就是区长,要杀要刮随你们,小戈的群众不认识我,这事和他们无关。”敌人这才丢下群众,把张明押到大峪村营部。
  敌人抓住张明,欣喜若狂,满以为从张明身上可以搞到共产党的不少机密。12月3日,城内敌军官白孟魁专程赶到大峪村,妄图诱降张明。白孟魁踱到张明跟前,嘿嘿干笑两声,皮笑肉不笑地说:“张区长,你在共产党那里是区长,到我们这边也给你个区长干干,还保你青云直上。”张明义正词严道:“我当的是穷人的区长,绝不当你们那害人的区长!”利诱不行,敌人又用酷刑拷打张明。正值隆冬,敌人把张明的棉衣脱掉,上身脱光,只留一条破单裤,关在冷房里。接着,又用站板凳,背砖等酷刑拷打。但张明咬紧牙关,守口如瓶。疼痛难忍时,就大骂敌人。第二天,敌人又割去张明的双耳。有个家伙指着张明狞笑道:“你们不是天天讲革命的烈火吗?今天让你尝尝烈火的滋味。”敌人竟把煤油倒在张明头上,用火烧。张明头发烧光了,头皮烧焦了,鲜血直流,疼得多次昏死过去。但他志如铁石,宁死不屈。
  12月5日,残暴的敌人要对张明下毒手了。这天,刺骨的西北风夹着雪花狂呼,北方大地一派萧杀,敌人把大峪村的群众赶到大庙里,妄图借杀害张明恐吓群众。面对噙着热泪送别的群众,张明强忍剧痛,大声说:“乡亲们,别难过,张明可杀死,革命杀不绝。我死不足惜,可惜没有完成党交给的任务。请转告同志们,继续战斗吧,胜利很快就要到来了!”说完,英雄的张明穿着血迹斑斑的单衣,迎着风雪,赤脚挺胸向敌人的刑场走去。被害时年仅31岁。
  1946年,繁峙县委、县政府追认张明为革命烈士,英名镌刻在“晋察冀边区繁峙县抗日战争英勇烈士纪念塔”上,千古流芳,永载史册。
  [以上内容由"东风人"分享。]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1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5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仲米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