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北 > 保定 > 雄县人物

张晋龄


[公元1918年-1948年]
  张晋龄,1918年出生在河北雄县西楼乡南辛立庄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幼年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他只勉强读了两年小学,就不得不辍学,挑起生活的重担。他不但做农活,还挑担串乡做小买卖。在走街串乡时候,接触到了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在党的关怀下,他读了一些进步书刊,渐渐地对革命有了了解。
  1938年,在日军铁蹄践踏下的华北人民不堪忍受,到处燃起抗日救国的烽火时,张晋龄在共产党的指引下,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当村长后,为掩护我党我军的干部,配合区小队活动,组织带领民兵破坏敌伪的交通要道、割电线、围炮楼,以种种形式打击日军和汉奸走狗。残酷斗争的考验,使张晋龄迅速成长起来。在村里他很有威信,因他耳朵有点背,乡亲们都亲切地叫他“聋子”。1941年5月,张晋龄在家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工作更加努力,常说,要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党。他文武双全,不但领导群众武装打击敌人,而且还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敌人。他受党的委派,多次进雄县县城了解敌情,并利用各种渠道宣传党的政策,提高群众的觉悟。在他的宣传帮助下,为了糊口而去敌岗楼当杂工的同村穷苦兄弟张兰香成了我们的内线,后来还参加了八路军。两名本乡的伪军也带枪投诚,加入了区小队。
  张晋龄出色的工作,与他母亲、妻子的支持分不开。他的母亲李大凤在儿子的影响下,也加入了革命的行列,为组织跑交通,送情报,掩护革命干部,协助儿子做了大量的工作。敌人抓不到张晋龄,便将他的母亲抓去,威吓利诱,百般折磨,要她招出张晋龄和其他同志。这位革命的母亲面对敌人毫不畏惧,她坚定地说:“不知道我儿子到哪里去了,这村里当八路的就俺一家,没别人。”敌人毫无办法,只好把她放了回来。
  1942年,张晋龄的母亲和妻子赵淑婵先后加入了共产党。在这个革命的家庭里,一家人互相支持,并肩战斗。
  1943年,冀中人民经过艰苦的斗争,抗日斗争形势有了好转。第十分区党委抓住时机,决定一面巩固根据地,一面抓紧开辟新区。1944年冬,张晋龄受第十分区党委的派遣,来到涿(县)良(乡)宛(平)联合县第五区窑上一带开展工作,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根据地。他深入劳苦群众之中,宣传共产党和八路军抗日救国主张,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党的地下组织,领导群众减租减息。
  1945年,张晋龄带领区武工队转战永定河两岸,在京汉铁路线以东的窑上、葫芦垡、交道、南召一带,“三打”公益庄,“四进”葫芦垡,在良乡东关大集抓汉奸,处决了辛庄村作恶多端的恶霸田存衡。因此,这一带的敌人一听到张晋龄的名字,就非常害怕。而老百姓对共产党八路军却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张晋龄终于在这一带打开了对敌斗争的局面。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7年7月,国民党加紧了对平、津、保的控制,增强了平西、平南的军事力量,同时疯狂地向我平南解放区反扑,一时气焰十分嚣张。敌人在涿良宛县还建立了政权。我们的工作更加困难危险。窑上一带的斗争形势更加残酷、复杂。张晋龄按地委“县不离县,区不离区”的原则,出色地坚持了这一地区的对敌斗争。
  1947年秋,涿良宛独立营根据张晋龄提供的情况,有计划地粉碎了良、涿、固(安)三县敌人对韩营等村的进攻。张晋龄带领武工队,密切配合独立营,在辛庄截击返回良乡的敌人,打了个大胜仗。10月,张晋龄同王茂发一起,带领武工队30多人赴永定河东的大兴县鹅房大乡、郭公庄村取枪,辗转一夜,活捉了伪乡联保主任,缴枪14支。这一胜利,扩大了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张晋龄和他的武工队威震窑上一带,各项工作也进一步活跃了起来。
  在危急时刻,张晋龄总是把困难和危险留给自己。一次他-文泉、田连仲执行任务时,被敌人包围,情况十分严重,他不顾个人安危,掩护同志们先撤。1947年11月,在固安保卫战中,张晋龄和区武工队住在陶营。一天早晨,发现敌情,王茂发马上带人接应埋地雷的民兵,还没等回来,敌人就来了。当时我们的大部队都已转移,张晋龄惦记着王茂发等人的安危,一直守在村口,直到同志们都安全回来,才一起撤离。
  固安失守后,张晋龄与区委暂时撤到固安东北梁各庄一带。还乡团占据了窑上,他们进行-倒算,并放出谣言说:“八路全被消灭了”张晋龄得知这一情况后,便在撤离后的一天夜晚,带领王茂发等五人绕开敌人的岗哨,悄悄回到窑上、官庄等村,把宣传品散发在大道上,把标语写到墙上。使人民群众知道八路军没有被消灭,“聋子”张晋龄又回来了,增强了老百姓对敌斗争的信心和勇气。
  1948年春节前,张晋龄同县长李景森、武工队房文泉等十几人到窑上开展工作,不料窑上村支部书记白信叛变投敌,勾结特务赵文华引来了国民党暂三军的一个团和骑兵队,在年三十拂晓前包围了村子。当张晋龄他们发现时,村子早被围得水泄不通,突围是不可能,他们进了地道。可是叛徒白信把地道分布图交给了敌人。敌人找到洞口,乱喊乱叫,见没人上来,就砸地道,用烟往里灌,仍没有人上来。张晋龄他们在地道里坚持了两天两夜,敌人让白信在上面喊:“敌人走了,上来吧。”通讯员试探着上来察看情况,被敌人抓住。他经不住敌人的威逼利诱,也向洞里喊:“敌人走了。”张晋龄信以为真,就上来了。他刚一出洞口,就涌来一群敌人,他知道上当了,忙举枪射击,可偏偏子弹卡了壳,张晋龄不幸落入敌人魔掌。李景森县长被浓烟熏得昏死过去后,也被敌人拖了上来。同一天,贾河村地道也被砸,五区区长崔振春同时被捕。这次损失惨重,共有11位同志落入敌手,四名民兵和群众在地洞里被熏死。
  张晋龄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敌人狂叫着:你就是那个“聋子”。他眯起两眼,睬也不睬,泰然自若。尽管敌人威吓利诱,严刑拷打,却始终动摇不了他的坚强意志。
  在押往北平第一监狱途中,张晋龄利用一切机会,向看押他的敌兵宣传我党的革命主张,讲解革命道理,揭露敌人的谎言。一个四川籍的国民党兵听到他的宣讲后,非常感动,倾诉了自己因家境贫穷,被抓来当兵的痛苦经历。当走到琉璃河时,敌人把他同其他被捕的同志关在一个房子里,等候火车。张晋龄趁机拿出自己仅有的钱,交给身边的战友说:“我还有点钱,用不着了,你们拿去,路上买点吃的。你们跟我不一样,要保重身体。”他是那么从容,显示了共产党人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在北平第一监狱,他与敌人进行了顽强的斗争,敌人严刑拷打,软硬兼施,都毫无作用。1948年3月27日,鹅房村还乡团的匪徒们把区委书记张晋龄和县长李景森、区长崔振春一同提出来,带到大兴县鹅房村,用铁丝穿透张晋龄的锁骨,在鹅房一带的几个村庄“游街示众”,恫吓人民群众,最后带到鹅房村西永定河大堤上,把几个村的百姓赶来召开“公审”会。英雄的张晋龄面对狰狞的刽子手,任凭鲜血直流,忍着剧烈疼痛,仍然同平时一样的沉稳、安详。他脸不变色,眉不皱,用他那坚毅、明亮、自信的目光,告别了乡亲,走向刑场。鹅房村西的河沟里响起了罪恶的枪声,年仅30岁的张晋龄同县长李景森、区长崔振春一起英勇就义。
  人民永远纪念为共和国而献身的烈士们。1972年,在张晋龄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北京大兴县鹅房村窑上,人民为他立了墓碑,修建了烈士陵园,每年清明节前后,都有少先队员、青年学生、乡亲和战友在他的墓前献上鲜花,静静地默哀、致敬,怀念这位被敌人杀害的区长。张晋龄烈士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以上内容由"baggio"分享。]


同年(公元191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士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