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黑龙江 > 哈尔滨 > 呼兰人物

张伯彦


[公元1917年-1944年]
  张伯彦 (1917.11-1944.7)
  张伯彦,笔名征骊、信风,呼兰县南乡庙台子村人。1928年移居呼兰县城。其父张镜寰曾就学于北京朝阳大学法律系,后因家境变故,辍学回呼兰当教员。张镜寰为人忠厚耿直,具有强烈的爱国思想,对张伯彦思想性格的形成有很大影响。
  张伯彦在县城模范初高两级小学毕业后,升入县立中学。张酷爱文学,除阅读大量古典诗词外,还广泛涉猎中国现代文学和外国文学名著。其典丽的作文,每次都受到老师的好评,同学们争相传阅。1935年春,考入阿城师范学校。入阿城师范不久,就和爱好文学的同学,组织了文学团体《黎明社》,开始进行业余文学活动。1935年4月,用征骊的笔名,在哈尔滨《国际协报》副刊上,发表了处女作《影》(短诗),从此走上文学创作道路。在阿城师范的头二年,发表了几十篇诗歌、散文和随笔,成为《国际协报》副刊的主要撰稿人之一。当时日伪统治者强化政治统治,在严密的-和禁锢中,东北青年所共有的时代烦闷和对前途的强烈追求,在他的作品中都有深刻的反映。
  1937年末,从阿城师范毕业回到呼兰,在劝学小学(原模范小学)任教员。此时改笔名为信风,继续创作和发表了若干篇小说、随笔和诗歌。在题为《如此作家》的一篇小说中,假借主人公的口提出:"文章应为万民请命,替大众鸣不平!"这时期的主要作品有《吃豆腐杂感》、《闲话题壁文学》、《听蛙志感》、《寄铁窗下的待罪诗》、《乡居散记》、《亡命前的日记》、《黑色列车的犯罪》、《野鬼》、《茅亭》等。其思想内容多是揭露现实社会的黑暗,对劳苦大众的同情,抒发追求光明和进步的情怀。除在作品中影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唤醒民众进行反抗外,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张仍保持民族气节。他公开向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明确地告诉学生:“我们是中国人”。他不参加“遥拜”,不背诵“国民训”、“奉读诏书”,使一些师生十分惊讶。一次他在黑板上写:“一鞭一条痕,一掴一掌血,要以这种精神征服我们的敌人——惰性!"这是双关语,暗含要针锋相对和日本侵略者进行斗争。1940年5月,学校组织学生到呼兰河畔白沙子野游。一位教师因喝多了酒,醉得不能走,张让他坐拉食品的车回去,但日本人教师小岛不让坐。张和小岛吵起来,小岛辱骂中国人是"低劣的民族",不配坐车。他怒不可遏,操起木板子痛打了小岛。张在文学作品中所表现出的爱国与进步思想,早就为日本人所注意,痛打小岛进一步闯了祸。父亲为了儿子安全,先让其在家躲避两个月,后到农村达户井小学任教。半年后,因风闻警察特务部门的思想嫌疑犯名单上有他的名字,又转躲到石人城小学任教。1941年11月,张的亲友在偶然的机会听说特务要抓他,不得不立即远离家乡躲避,于12月初-天津
  到天津后,处境艰难。靠父亲求人,才躲在一个教会里。但他又不愿为教会办事而难以久存,因此在关内的一年多,半在天津,半在济南,也去过北平,到处寻找以身许国的出路。从天津寄给父母的一张照片背面,曾自题,"烽火连天,肝脑涂地,在这腥风血雨中,许多父母失去了他们的爱儿,你们的孩子依然顽健地站在这里......"。在给妻子的信中说:“有志的男儿,正有他们应当做的事情去做”。后来,与寄身教会的主事闹翻,失去立足之地,遂决心返回东北。
  1943年初,张潜回呼兰。伪苇河县长苏堃是其父亲的同学,以此关系到苇河县公署房地科任职员。1944年春,被特务认出逮捕。初送哈尔滨伪滨江省警务厅关押,后被送至吉林市伪吉林省警务厅监狱关押。宪兵特务对其施以各种酷刑,让他交待和抗联的关系,张破口大骂,最后竟被打死,年仅27岁。
  [以上内容由"looking"分享。]


同年(公元1917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4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李桂林